第381章:求做主!/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清宁宫

一个有六七十岁头戴金凤簪,化着精致妆容,五官方圆的老太太,躺坐在贵妃榻上。

一黑蓝色霏缎宫袍,上衣和裙子都绣满了凤凰,裙裾上连缀着夺目耀眼的蓝宝石。黑色上衣,衣服上勾起的领口,及领口上用金黄丝线绣起那瑰丽无比的祥云图案,上衣用银色丝线绣出的牡丹,颈项上戴着一串大珍珠,看起来华丽无比,很是霸气。

只是在她右下手跪着一个看起来才三十出头,一脸憔悴的妇人。

“太后,请你为臣妇做主啊?”妇人哭泣的道。

站在皇太后身边伺候的一个老嬷嬷,神情有些不满的问道,“镇国公夫人,太后身体不好,有什么事就说吧,哭哭啼啼的影响太后的心情。”

当今圣上都快六十岁了,而想而知,作为圣上的母亲皇太后,肯定是有七八十岁了。

对于这个年代,七八十岁已经是长寿之命。

话虽如此,可是他们还是想要活得更长久一些,尤其是这些养尊处优的贵人们。

所以喽,一大早就看到妇人在自已面前哭哭啼啼的,这可是严重影响心情,心情一不好,身心健康自然就受影响。

这个哭啼的妇人,自然就是镇国公夫闻玉静了。

闻玉静这么聪明,当然知道此举会引起皇太后的不悦,但是为了自已儿子,她只能硬着头皮过来,否则,她家烨儿这一辈子不是被那个曾艳丽给毁了吗?

闻玉静一哭一边讲述道,“皇太后,臣妇求您给作主,那曾府真是欺人太甚了!”

皇太后听罢,微微皱了皱眉头,神色凌厉威严的问道,“说吧,到底怎么回事?你说的曾府应该是户部尚书曾府吧?如果哀家没有记错的话,皇上下旨让你们两府成亲家了吧?”

闻玉静听罢,微微低着头的表情有片刻的僵硬,但很快就恢复过来。

她哭诉的道,“皇太后说得没有错。皇上是把曾府的嫡长女赐婚于臣妇的烨儿。可是,皇太后,您不知道,曾府那边真是欺人太甚。明知道曾家大小姐与我家烨儿是圣上赐婚,可是曾家大小姐,她……她……”

说到这,似乎说不下去了。

只是她的表情又是愤怒又是委屈。

皇太后凌厉的开口问道,“那曾家大小姐是怎么了?这么难以说出口。”

对于户部尚书曾炀的嫡长女传言,她有所耳闻。

听说是个克夫的女子,而且她还见过几次,长得肥胖粗鄙不已。

因此,对于把曾家大小姐曾丰丽赐婚于镇国公府二嫡长,皇太后是有些不同意的。

作为侯爵百年世家,镇国公府到了蒋云峰这一代虽有所落魄,但毕竟威望还摆在那里,况且,镇国公府的子嗣本就单薄,把一个克夫的女人赐婚给镇国公府的嫡二子,这不等于让蒋振烨断子绝孙吗?于情于理都不太好。

这很有可能让天下人对他这个皇上有所看法,说皇上故意让人家断子绝孙。

把一个克夫女嫁过去,不是断子绝孙是什么。

然而,听到皇上的解释之后,她知道皇上有皇上的考量,一般皇上做了主之后,她都不会去反对圣上。

所以,对于曾府与镇国公府的赐婚一事,也就没有在管了。

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两家明明成亲在即了,镇国公府的主母哭诉过来了。

闻玉静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讲述着道,“皇太后,这不是两家婚事在即了吗?臣妇就想去曾府看看,还有什么不足或者补充的吗?比如聘礼。

可是,就在臣妾和曾夫人商量完事情之后,突然听到曾府后院传来一个丫鬟的尖叫声,我们还以为出了什么事,随即都跑到后院去看。谁知道……谁知道……”

说到这里,闻玉静好像说不下去的感觉。

皇太后对闻玉静这样说一半留一半话,有所不满,她厉声的道,“蒋家的,要说就好好说,你这样吞吞吐吐,是想要吊着哀家的口味吗?”

闻玉静立即磕头说道,“皇太后恕罪!不是臣妇吞吞吐吐不肯说,而是,那些话实在难以说出口啊!”

皇太后狐疑的看着闻玉静道,“哦?那你告诉哀家,你们到底看到了什么,这么难说说出口?”

闻玉静对上皇太后严厉的表情,一咬牙说道,“回皇太后,当臣妇和曾夫人赶到后院的一处房屋时,看到的就是那曾家大小姐赤身裸体的趴在一个男人身上。而且,那男人还是曾府的一个下人!”

皇太后听罢,先是一冷,随即就震怒的说道,“荒唐,真是荒唐!”

闻玉静接着磕头的道,“所以,请皇太后为臣妇,为镇国公府做主啊,这曾家大小姐,这么的……,蒋家实在娶不得啊?

镇国公府的嫡二子,虽不是头婚,但是以身份地位来说,就算娶个低门户的清白的女子,也不愿意娶个高门户的淫娃荡妇啊!

这可是毁了我家烨儿,毁了镇国公府的名声啊,皇太后,您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啊!”

几次三翻的请皇太后为他们做主,不就是瞄准了皇太后最看不得,也是最厌恶那些水性杨花的荡妇。

以镇国公府的身份、背景、地位和名声来说,是绝不能娶一个水性杨花的荡妇祸害了整个镇国公府。

虽说曾艳丽是克夫,虽花痴,看到美男就走不动路,可毕竟不曾让人捉奸在床。

现在倒好,于临成亲之际,被人捉奸在床,无论怎么看,确实是欺人太甚了。

皇太后震怒之后,沉着冷静了下来,凌厉威严的表情,瞧着是像在思考。

片刻之后,她说道,“既然如此,那哀家……”哀家为你们做主,劝说皇上取消这么门婚事。

这事只要皇太皇开口了,圣上十有八九还是会听的。

但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一个老太监过来汇报,说道,“皇太后,张公公过来了!”

张公公就是对上身边伺候的太监。

此时过来,肯定是有事。

皇太后立即应道,“让他进来!”

闻玉静提着一颗心,等着皇太后开口,说取消这辡婚事的,可没有想到,中途咬出一个太监出来,气得她脸色发青。

但是,她很快就把表情藏得很好,只是化着妆容的脸,看着还是一直苍白憔悴着。

张公公进来后,对皇太后施礼之后,直接说道,“皇太后,陛下让奴才过来,把镇国公夫人带到坤宁宫!”

坤宁宫是皇后的寝殿。

皇太后一听,立即问道,“张公公,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张公公说道,“是户部尚书的夫人请皇后娘娘作主,说镇国公府欺人太甚!事情到底如何,皇上皇后要请镇国公夫人解释一二!”

皇太后立即惊讶的道,“这是怎么回事?”

按着闻玉静的说法,明明是曾府的理亏,可这会儿,怎么曾府的人,像是有冤屈啊?

张公公笑着摇了摇头道,“皇太后,您老人家的身体不太好,就好好的休息吧。这事等陛下皇后娘娘弄清楚事实真相之后,自会向你您老人家解释!”

皇太后点了点头道,“嗯!”

随后就对闻玉静说道,“蒋家的,听着了吗?”

闻玉静不知出了何事故,心里猛然心惊肉跳的,有一股很不好的预感。

她很想现在请皇太后出面,可是现在惊动的是皇上皇后,她只能硬着头皮应道,“是,皇太后。”

皇太后点了点头道,“嗯,这事既然惊动了皇上,那就向皇上说吧,好请皇上为你镇国公府做主吧。哀家老了,只想好好休息!你们退下吧!”

闻玉静心里一沉,却只能应道,“是,皇太后!那臣妇告退!”

南园田庄

郭兵对于林月兰用了什么方法去阻止闻玉静的退婚一事,真是太好奇了。

他缠住林月兰说道,“林姑娘,你就告诉我吧,你到底是想怎么做,才能让闻玉静退不了婚啊?”

林月兰手头上称着稻种,对于郭兵的难缠,置之不理。

现在刚好要下种的时日,林月兰让人挑出那些成熟饱满的谷粒,当成种子。

当然了,这一千多亩地,也不是所有都是种稻谷。

不过,实在被缠烦了的时候,她对着郭兵嘿嘿一笑道,“呵呵,想知道啊?”

郭兵猛然的点头。

林月兰却冷笑着道,“哼,本姑娘偏不想告诉你!”

实际上,这根本就用不着计谋什么的。

只要把真相还原出来即可。

至于如何还原这个真相?

对于别人来说,可能还需费些劲,可对于她来说,呵呵,那还不是很简单的事。

坤宁宫

长得很圆润的曾夫人一看到被带过来的闻玉静,立刻愤怒的冲上前去,就要扫闻玉静几个大巴掌。

好在宫里的几个嬷嬷阻止了她的动作。

不过,她仍然很是愤慨的对着闻玉静大骂道,“你这个恶毒的妇人,怎么可以这么恶毒?”

闻玉静脸色一白,心里很是忐忑不安,但此时,她只能镇定。

她立即反驳回去,“曾夫人,请不要血口喷人!我怎么就成了恶毒的妇人了?明明是你们教女无方,成了水性杨花的女人,怎么反过来,我成了恶人了?”

曾夫人一听,双手叉腰的怒骂道,“我呸!明明是你设计我女儿,现在你还有脸在这说我女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