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3章:是他,一定是他!/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碰!”

是瓷器等等东西摔碎的声音。

蒋振烨一脸惨白,双眼怒火的瞪着闻玉静,大吼般的问道,“娘,你到底做了什么?你不是说退婚一事,已经是铁板钉钉了吗?那个曾艳丽都被人大庭广众之下,抓到与下人的奸情,怎么现在还要我娶了她?这不是往我头上按上绿油油的帽子吗?还有圣上怎么可以这样?”

“啪!”

这是大巴掌的声音。

接着就听到蒋云峰怒骂的声音,“闻玉静,你到底干了什么蠢事?怎么皇后娘娘下懿旨,让你好好操办这一场婚事?”

这场婚事,他们本来就很不愿意接纳的,怎么可能用心去操办这样丢人现眼的婚事。

可现在偏偏皇后娘娘特过派人过来下懿旨,要闻玉静这个当家主母,务必好好的操办……

他这夫人不是说去进宫里退婚的吗?

为何婚事没有退成,反而成了这样的一个局面?

闻玉静在宫里时,已经被曾夫人骂得狗血喷头,还不小心被她挠了几下,虽不是很严重,但挠在脸上,总是有些痕迹,再加上她已经被圣上和皇后娘娘敲打与警告,心里早就憋了肚子火。

可回到家里之后,儿子又埋怨她,丈夫对她是又打又骂,顿时,这股子火,立刻冲上了头顶。

她抬起头,捂着被打的红肿的脸蛋,对着父子俩立即喝道,“对,对,我是干了蠢事。为了烨儿能够成功退婚,我让人收买了曾艳丽身边的丫鬟,给曾艳丽下药,为了万无一丝,我还派人控制了她的家人。

还有那个与曾艳丽发生奸情的那个下人,也同样被我控制了家人,使得他不得不听话,背叛主子。

所以,我昨天亲自去户部尚书府,明面上是与曾夫人谈论成亲的相关事宜,实际上,我就是去捉奸的。”

听到这里,蒋云峰瞳孔突的一缩。

蒋振烨听着,紧紧的咬着嘴唇。

他倒是没有想到,曾艳丽与下人发生奸情一事,竟然是她母亲一手主导。

按着他娘以往的手段,这个计划可以说是万无一失了。

可是为为什么失败,他的婚事为何没有退成?

闻玉静眼底满是阴鸷,脸上是滔天愤怒的道,“可谁知道,那个丫鬟和下人,在我一离开曾府后,就把我威胁他们之事告诉了曾炀。可是,他们却把真相瞒得死死的,偷偷的进宫,找皇后娘娘去了。”

可她呢,还要在自已府中装模作样,假装气昏昏睡过去,等“看了”大夫之后,才能“醒来”。

结果呢,她已经完全从主动变成了被动,就成了这样的局面。

早知道的话,她应该是在第一时间,找人把那丫鬟和下人,杀人灭口,死无对证!

那么退婚一事,肯定能成功。

这一切怪就怪在自已“昏睡”了一下,还拒绝见到曾府的人,否则,曾府有她收买的人,肯定能偷偷的给她送消息,那她就不会这样的惨烈的局面了。

听着闻玉静的话后,蒋云峰很是狐疑的问道,“那个丫头和下人的家人控制在你的手中,那他们怎么会在你一转身的时候,就把真相告知了曾炀他们?你想想自已,是不是哪里有什么纰漏?”

闻玉静的手段,他还是知道的。

向来是精密算计,很少会出这么大的一个纰漏的?

所以,他现在弄不懂,问题到底出在哪了?

闻玉静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李大妹只是说那丫鬟和那下人,突然跑到他们面前,说明真相的。”李大妹就是曾夫人。

这样的事实,他们更加的接受不了。

蒋振烨听罢,简直要气炸了。

他依然对着闻玉静大吼大叫道,“你不是说控制了他们的家人了吗?难道你早就把他们放了?不然,为何等一个转身,他们就出卖了你?”

蒋振烨这实际上是个没有多少脑子和聪明的人,之所以会成为京城的七公子之一,靠的不过是他娘在后方的策划与运作。

现在倒好,她娘为了他的事,弄得心神憔悴,他不说一丝感恩的话,还总是心生埋怨,说她做事没有做好。

闻言,闻玉静本是青白红肿的脸,此时却显得更加难看了。

她黯然疑惑的道,“这就是我很是疑惑的地方!”

蒋云峰问道,“难不成你真早早就把他们的家人给放了?”

闻玉静立即否认的道,“不可能!我没有这么愚蠢!”这事都没有办成,怎么可能就把那些贱民给放了?

更何况,她也根本就不可能放过这些人。

因为,只有死人,才会最守秘密!

蒋云峰当然也想到了这一点,因此,他就不明白了,那两人就真的不怕他们家人的安危吗?

蒋云峰立即问道,“那么现在那些人呢?”他说的是指那个丫鬟和下人的家人。

闻玉静眼神迸发出剧烈的怨恨,恨恨的说道,“死士来汇报,那些人已经被人救走了!而且还是他们向曾炀汇报真相之前!”

蒋云峰更加震惊了。

怎么会这样?

这明明不可能的事吧?

蒋云峰疑惑的问道,“难道是曾府的人?”随即,他又摇了摇头道,“这根本就不可能。因为时间根本就对不上!”

按照常理,如果是曾府的人,那么就应该是先救人,再有可能让他们开口说出真相。否则,很有可能,他们为了家人,宁死不说的!

闻玉静咬牙切齿恨恨的说道,“如果让我知道哪个人特意跟我们作对,我一定让他们碎尸万段!”

既然不是曾府的人,那么一定是他们所不知道的第三个人。

可这人到底是谁?为何跟他们作对,蒋云峰夫妻是一点都不知道。

蒋振烨听着父母的谈论,也立刻明白了事情原因后果。

他立即很是肯定的说道,“一定是他,一定是他!”

“是谁?”蒋云峰夫妻俩立即问道。

“那个贱种——蒋振南!”蒋振烨愤恨的说道,“除了他,谁会跟我们镇国公府作对?除了他,巴不得我娶曾艳丽那个克夫女,等把我克死之后,镇国公府就他一个子孙了,那么整个镇国公府不就是完完全全是他的了吗?”

越说越觉得这么回事。

“所以,他获益是最大的!一定是他的。”蒋振烨继续愤怒又恨毒的说道,“爹,娘,你们明知道那是我们镇国公府的煞星,为什么你们不在他小时候就把他杀了,留着他,一直在跟我们作对,现在还想要害死我啊!”

蒋云峰和闻玉静听罢,脸色立即变得更加难看。

如果真是蒋振南的话,那么就说明了他的势力真的很恐怖,更加说明,他真的要置于他们烨儿死地。

不得不说,他们是歪打正着。

只是,说是蒋振南,可他一点都没有参与破坏闻玉静计划的行动。

说不是蒋振南吧,事情又确确实实与他们有关系。

蒋云峰立即沉声的问道,“你确定你设计曾艳丽的事没有泄露吗?”

闻玉静很肯定的立即说道,“我都是吩咐死士去办的事情!绝不可能走漏风声的!”

这些死士都是闻家培养出来的,很是忠于她,绝不能出现背叛的可能。

蒋云峰这就奇怪了。

他道,“如果这事情真是那孽种做的,破坏了你的退婚计划,那么他是怎么得到消息的?要知道,这事你可是连我都瞒着做下的。”

这简直是不可能出现的局,可偏偏出现了,偏偏他们现在根本就找不到任何的解答。

此时,蒋振烨很是烦躁的怒道,“我不管是不是那贱种做下的。我现在要立马退婚,我不要跟曾艳丽成亲。否则,我会死的。”说到死,他是既惊恐更是害怕不已。

曾艳丽可是克死了两任未婚夫,三任丈夫的克夫女。

如果他真娶了她,他还有命吗?

蒋云峰和闻玉静紧紧的皱着眉头。

蒋振烨和曾艳丽的婚事是由圣上钦赐,皇后娘娘懿旨监督,他们现在根本就没有任何办法了。

可是,他们心里更加恼恨促成这桩婚事,又暗中破坏她退婚事宜的蒋振南。

闻玉静眼底仿佛染上了提淬的剧毒,脸上表情极其的怨恨与愤怒,她咬牙切齿低声的道,“蒋振南!”

南园田庄

除了郭兵和柳逸尘对破坏闻玉静好奇,实际上连蒋振南也是好奇不已。

闻玉静计划成功与失败,可不是什么毫厘之差,而是根本就无差。

因为没有时间差!

这普通人根本就没有人可以做到!

晚饭过后,蒋振南和林月兰依然如往常一样,在这小路上散步。

四处无人,除了虫鸣叫声,可以说根本就是安详寂静的。

蒋振南牵着林月兰的手,很是好奇的问道,“月儿,你到底是怎么破坏闻玉静退婚计划的?”

林月兰笑了笑,然后抬起自已的左手,指了指,说道,“呐!”

蒋振南惊讶了一声道,“小绿?!”

林月兰点了点头。

小绿慢慢变大,伸出它的两片黄嫩芽,弯了弯,说道,“姑爷主公,你好!”

蒋振南一脸的震惊!

她一边伸手摸了摸那两片黄嫩芽,一边说道,“小绿的身份很特殊。它可以与任何动植物交流与互动。”

蒋振南很是聪明,他道,“所以,月儿,你的意思是,小绿指使那些植物们救下被闻玉静控制的那些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