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4章:狠毒,搓骨扬灰!/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蒋振南是知道小绿的,一是根藤蔓,且是万物之王。

但是,他却并不知道,小绿还可能跟其它植物沟通。

对于他们这些古人来说,这花花草草树木之类的,可都是没有生命的。

林月兰微笑着点头应道,“是的。小绿是万物之王,只要愿意,它可以尽知天下事,因为,这事上,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瞒过种植在地上的植物,或者是那些爬行飞行的动物们。”

听着林月兰这么一说,蒋振南立即明白了。

他恍然大悟的说道,“所以,你一直让小绿听着闻玉静,只要她一有动作,你立刻就知道,而且还针对她的那些阴谋进行了破坏!”

林月兰笑着点头道,“没错!不过,面具大叔,说实话,”

说到这里,林月兰的表情微微严肃了起来,她继续道,“你这个后娘还真是个心狠手辣而且有手段的女人。你能从她手中活了下来,还真是命大啊!”

蒋振南听罢,只是紧紧的抿着嘴唇,眼里倒没有多大的波动,随即,他冷笑着道,“哼,如果这个女人没有心计,蒋云峰也不会被她给哄住,让的一个小小的商户之女,一跃成为有身份地位的镇国公夫人。”

林月兰微微迟疑了一下,说道,“南大哥,小绿向我汇报一件事情,我希望你有心里准备!”

蒋振南有些疑惑的问道,“什么事情?”

林月兰很是认真的说道,“蒋振烨的婚事并没有退成,反而变得更加牢固了。这事对于闻玉静母子来说,简直是要气疯了。

就算现在有圣上的圣旨及皇后的懿旨,即使这婚事就在后天要办了,闻玉静还在想方设法要给蒋振烨退去这门亲,毕竟,那曾家大小姐是个名副其实的克夫女,她可不敢有丝毫失去蒋振烨这个儿子的心里……”

蒋振南猜到了一些,他问道,“所以,她又把主意打到了我头上来了,是不是?”

林月兰说道,“没错。这一次,她没有下跪孝道什么的威逼,而是直接威胁了!”

说到威胁时,林月兰眼底闪过一些心疼,但脸上的表情依然很是冷静。

蒋振南疑惑了,“威胁?什么威胁?”

他从镇国公府逃出来时,除了当时身上所穿的一套破旧衣服,他不曾带过一丝镇国公府的东西,而且,他从一个十岁孩子上战场杀敌,到十八岁成为大将军,靠的得都是自已性命拼搏,在战场上杀千万敌人给杀出来的,根本就不曾沾过镇国公府任何的光。

所以,他自认没有任何把柄在蒋云峰和闻玉静手中,那么,现在他们到底是想要怎么样的威胁他?

很快,林月兰就给他解惑了。

林月兰点了点头道,“嗯。他们打算利用你母亲威胁你!”

听到这个答案,蒋振南的瞳孔猛然剧烈收缩,脸色巨变,他不可置信的道,“我母亲?!”既然是疑问又是肯定。“他们打算怎么用我母亲来威胁我?”

林月兰让小绿向蒋振南说这个事。

小绿的那两片尖芽拍了拍,边角还有些微红,知道小绿情绪的林月兰,很明白,小绿这是愤怒和气愤。

小绿说道,“姑爷主公,那女人打算让你母亲搓骨扬灰!”

蒋振南神情猛然剧变,很是震惊的道,“把我母亲搓骨扬灰?”

是了,他的母亲还在蒋家祖坟!

以蒋云峰对他母亲淡薄冷血无情的模样,他们是有可能做出,把她母亲重新挖出来,然后搓骨扬灰!

蒋振南此刻,第一次表现出了对蒋云峰的怨恨与愤怒,他咬牙切齿的说道,“他……他怎么敢?”他是指蒋云峰。

林月兰立即说道,“他怎么不敢?比起蒋家子嗣来说,你母亲一个过世生前又不受待见的蒋家媳妇,根本就微不足道!所以,你蒋家的那些族人,对于蒋云峰和闻玉静挖出你母亲的行为,肯定也是睁一眼,闭一眼!”

小绿的两片嫩芽立即弯了弯,附和的道,“就是,就是!何况,那些老不死的,都收了闻玉静那个毒女人的好处。”

蒋振南紧紧的抿着嘴唇,深邃的眼眸深深的看着林月兰,此刻,林月兰看到的他,眼底是深深的失望和痛苦。

是啊!

亲生母亲,生前是那样的不幸,死后,还要受到被人搓骨扬灰,灰飞烟灭,让他这个儿子很是可怜很是痛苦,更是一种绝望。

生前,他无法保护母亲,死后,就算无论付出任何代价,他都要把母亲保护好。

林月兰紧紧的握着蒋振南的手,给他安慰和力量,只是,她还有件事,必须跟蒋振南说,“南大哥,小绿还打听到了一件事,就是你母亲的死,与闻玉静,蒋云峰,甚至当初的那个老太太都有关系。”

蒋振南听到这个,更是不敢接受一般,他猛然的退后几步,嘴里喃喃的说道,“怎么会?怎么敢?”

他的亲生母亲,竟然是人害死的。

他知道当时母亲生他时,是真的难产大出血而死,是意外,所以,他一直很自责自已,害死了母亲。

他以前也曾怀疑过他母亲的死,不寻常,所以,在成为大将军,手中有权势之后,就暗自去查了他母亲的死因。

可是,查到的结果,就是他母亲是真的在生他时,难产大出血而死的,真的是个意外。

现在他的月儿告诉他,他母亲的死,根本就不是意外,而是有预谋的被人害死的。

害死她的人,除了一个觊觎她位置她所不认识的女人之外,竟然还有她的丈夫及婆婆。

蒋振南整个人发怔,声音有些颤抖的问道,“月儿,小绿所说的这些还能找到证据吗?”

他是相信小绿的,所以,才会直接问证据。

然而,这事都过去二十五六年了,如果之前有什么蛛丝马迹,或者被遗漏的线索,那么现在肯定被摸平了。

因为,不管是物证或者是人证,以闻玉静谨小慎微的性格,肯定都被毁得一干二净了。

所以,在他当上大将军之后,派人去调查,才会一无所获,这才确信,他母亲的死,可能是真的是个意外。

只是现在……

小绿两片叶子摇了摇,说道,“姑爷主公,小绿现在还没有发现什么证据或线索。我只不过,是听着以前你母亲院子里的那些小伙们说的。因为,以前你母亲平常都很照顾它们,所以它们记着你的好,听着小绿在查她儿子的事,它们就把这事告诉了小绿。

只不过,这事对于你们人类来说,是有些年久了,可对于伙伴们来说,时间过得并不长久。只是,植物小伙们有个很大的缺点,那就是,生长年际越短的植物,这记性是越差。所以相对于活得千年百年之长的老植物们,当年你母亲院子当中的那些植物,年代都不是很长,最长的也才是百年之下栽种的,相当于人类三四岁的年纪。

三四岁的孩子,并不记事!只是,还是有一些年老的记起当时的事,才清楚了当时你母亲被人暗害的过程。只是,他们不能移动,那些孩子们记性也差,根本就无法把信息传达到他们的耳朵之中。”

说到这里,小绿的两片黄嫩尖芽耷拉下来,颇为愧疚的说道,“对不起,姑爷主人,小绿没用,目前,还查不到那毒女人和那渣男暗害你母亲的证据。”

蒋振南听着小绿这样说,立即说道,“小绿,别这样说!该说愧疚的应该是我。是我麻烦你和你的小伙伴们。

同样的,我也很感谢你和你的小伙们,如果不是你们,我一直会以为我母亲是真的意外难产而死的。

我真的真的很谢谢你们!”

说着,他伸出一左手轻轻抚了抚小绿耷拉下去的两片黄嫩芽。

小绿听着蒋振南这么说,立即又打起了精神,有些激动的说道,“姑爷主子,你真的不怪我们吗?真的感谢我和小伙伴们吗?”

蒋振南点了点头道,“嗯,当然是真的。我还要再一次说谢谢呢。”

说到这里,他抬起头对上林月兰有些担心的眼神,说道,“月儿,别担心,我没事的。我一定会查清我母亲的死因。即使他们之前把那些证据毁得再彻底,肯定也有疏忽的地方!”

小绿立即说道,“嗯,姑爷主公,小绿我一定会帮你的。我还发动我那些小伙伴们一起找,一定会为你母亲之死真相大白的!”

蒋振南嘴角咧一咧,说道,“谢谢小绿!”

小绿的两片嫩黄芽,立即往左右两边摇摇,这说明它很是高兴!

镇国公府

蒋振烨的房间里

蒋振烨狐疑的看着他娘,道,“娘,你说这次,那个孽种一定会回来,答应帮忙退婚?”

闻玉静了点了点头道,“嗯。”

可蒋振烨却很是怀疑,一点都太相信的样子,他道,“娘,这话你已经说了很多次了,每一次都说必定能给我退婚成功。可现在你瞧瞧,有哪一次退婚成功的?每一次的结果,就是,不是你挨打,就是我挨骂,没有一次好的。

你现在在跟我说,这一次必定会让那贱种回来,答应帮忙退婚。可是,娘,那贱种凭什么会帮忙了?如果他真要帮忙的话,早就帮忙了,那我还用得着被逼迫着娶那克夫女吗?”

自从蒋云峰得知圣上和皇后娘娘督促他们赶紧办好婚礼之后,他几乎就被他爹锁在他自已的院子,去哪里都有人跟前,即使去个如侧,也是近身跟着。

因为,他爹真的怕他跑掉!

这让蒋振烨郁闷苦恼又愤怒,但更多的却像有些认命了。

可现在他娘又跑过来,跟他说,他退婚一事,还有希望,他却一点都不敢相信了。

闻玉静瞧着儿子郁闷颓废毫无精神的模样,整个人看起来更加憔悴了,立时心疼不已。

她说道,“烨儿,这次你真的放心了。因为,这次那贱种必定会帮忙的因为,他那死去的娘,还在我们的手中。如果,他敢不来,不把你的婚事退掉,我让他那死人娘搓骨扬灰!所以,如果他真是个孝顺的儿子,他就不得不回来,不得不乖乖照做!”

本为那贱人的尸体是另有用处的,此时,却不得不拿出来提前用了。

否则,没有儿子,她以后算计的再好,得到的再多也没有用。

蒋振烨闻言,先是一愣,随即就是震惊,再最后,立即变得惊喜。

蒋振烨兴奋激动的说道,“娘,你说的是真的吗?”

但随即又狐疑的道,“可是那样做,蒋家那些老家伙同意吗?还有爹,他也同意?”

闻玉静先是不屑的笑着道,“哼,他们当然同意了!”

随后她又自信满满的说道,“比起蒋家单薄的子嗣来说,一个死去的媳妇算得了什么!而你爹,对那个贱人更是恨之入骨,更是没有意见了!”

蒋振烨听罢,这就放心的点了点头,“这就好。”

但很快他就心急的问道,“那娘,你什么时候让那个贱种回来?”

闻玉静拍了拍儿子的手背,说道,“我已经派人去通知他了。算算时间,也快到了!烨儿,你好好的睡一觉,养足精神,等你醒来,就退婚了啊!”

蒋振烨点了点头道,“嗯!”

就在这时,下人来报,“夫人,南少爷回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