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5:回镇国公府提要求/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蒋镇振南回到镇国公府时,那些下人一个个震惊的呆愣着。

蒋振南是谁?这天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啊!?

可问题是,这京城的人谁不知道从蒋振南当上大将军之后,就不曾踏进镇国公府半步。

对外公开是大将军事务繁忙,实际上只有两府的人很是清楚,两家几乎是仇人的状态。

而且在蒋振南不在京城时,蒋振烨和蒋雯就住在将军府,可谁知,蒋振南一回来,就把兄妹俩赶出了将军府。

这事之后,他们夫人可是发了好大的怒火呢?

他们老爷夫人少爷小姐都很不待见,甚至对蒋振南是仇恨,而蒋振南呢,对镇国公府的人也没有一点人情,他的弟妹住在将军府里,说赶就赶!

当然了,镇国公府的镇长子与镇国公府之间的恩恩怨怨,他们这些做下人的,肯定不清楚了!

所以乍然看到蒋振南的回来,他们还是很惊讶的!

心里在暗暗猜测,难坏成是为他弟弟蒋振烨的婚事?

不过猜是这样猜的,他们可没有胆子上前询问去。

这时,管家慢腾腾的走了过来,然后,对着蒋振南说道,“大少爷,夫人在厢房等着你了!”

嘴上叫着大少爷,可是神情动作没有一点对蒋振南这个镇国公府嫡长子大少爷的尊敬,更是一种怠慢和鄙视。

管家说完,也不管蒋振南如何回应,就转身离开,似乎在给蒋振南带路。

蒋振南也没有多说话,只是跟在管家的后面。

到了厢房的门前,管家就立刻很是恭敬的说道,“夫人,我把大少爷带过来了。”

里面传出闻玉静的声音,“让他进来吧!”

没等管家让他进去,蒋振南是直接跨进厢房。

他直接凌厉的问道,“拿我娘的尸骨来威胁我,你到底要做什么?”

这里只有她和蒋振南两个人,她也不装了,脸上直接带着冷笑道,“哼,本夫人要你做什么,你不是心之肚明吗?”

蒋振南道,“你要我去给蒋振烨退婚?”

“没错!”闻玉静应道。

“哼,你说的轻巧。这婚事是圣上下旨所赐,怎能就本将军说退婚就退婚?”蒋振南也不是这么好被威胁的。

闻玉静依然冷笑着道,“哼,这本夫人不管。本夫人只要看到我的烨儿与曾艳丽的婚事退了就成!本夫人知道你有这个本事。”

说到这里,她就愤怒的对着蒋振南道,“如果不是你,我家烨儿,怎么可能突然被圣上赐下这样一个难堪的婚事。蒋振南,本夫人真是小看你了!”

蒋振南却冷哼道,“哼,明明是你们自已自作自受的结果!”

如果不是她一心想要撮合他娶曾艳丽,也就不会惹怒他,让他直接用功绩与圣上提了条件,那就是让圣上赐婚于蒋振烨与曾艳丽。

他就是要让他们知道,他蒋振南可不是小时候,让他们随意拿捏的。

闻玉静听着蒋振南如此说,气得脸色立即变得青红交织。

她正想又要说什么时,蒋振南直接说道,“要我退婚可以。我有两个要求!”

闻玉静这下子真的气得铁青,脸色极其的难看,她近乎咬牙切齿的愤恨的说道,“蒋振南,现在你还敢跟我提要求,你现在有什么资格跟我提要求!”

蒋振南却不理会闻玉静的愤怒,直接说道,“一是,我要去蒋家祠堂看到我娘牌位,二是,我要到蒋家祖坟看到我娘的墓碑!”

闻玉静听着蒋振南径直提出的这两个要求,这脸是青了黑,黑了又青。

想了不想直接拒绝道,“不可能!”

那贱人的灵位根本就不在蒋家祠堂,甚至连灵位都没有设一个,让她怎么让他去见?

其二,这贱人也不是葬在蒋家祖坟,而是随意的葬在一个荒郊野外。

况且,就算为了手上有一个筹码,她也不可能随意把那贱人的位置暴露给蒋振南。

蒋振南似乎能料到这样结果。

他直接说道,“你什么时候做到这两个,那么我什么时候就去宫里给你儿子退婚。不过,你要记得,你儿子的婚事就在后天,机会只有一次!”

闻玉静恨恨的道,“你娘在我手里,你就不怕……”

说到这里,她却说不下去了。

因为蒋振南锋利的眼神狠狠的盯着她,然后厚厚的嘴唇里冷冷的吐出两句话,“如果我娘被搓骨扬灰了,那么,你家儿子会发生什么事,本将军就不知道了。反正,你儿子娶得一个克夫女,不是吗?”

这是说,蒋振烨随时死去,大家会想到的,根本就是被曾艳丽克死,而不会怀疑到他身上来。

闻玉静听着这样的威胁,脸色一白,整个人微微颤抖起来,她不可思议的道,“你……你在威胁本夫人?”

蒋振南冷冷的说道,“彼此,彼此!”

你威胁本将军,本将军也可反过来威胁你!

到时,就看是你毁了我娘重要,还是毁了你儿子重要!

只是,对于闻玉静来说,这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当然是她家烨儿重要,至于死去的那个贱人,怎么可能比得让她家烨儿。

闻玉静根本就不曾想过,蒋振南竟然还有这样狠辣的一招。

她愤恨的说道,“本夫人真是小瞧你了!”随后,她又立即说道,“行,我答应你!不过,你必须先把这事办了!”

蒋振南听到闻玉静应下这样的话,带着面具的脸上,虽看不出任何表情,但银色面具不曾遮过的微微上扬的唇角,及两个洞孔露出的双眸,都表现出了对这话的讽刺与嘲弄。

闻玉静真是把他当三岁孩子,或者是傻瓜,这么好骗吗?

先办事?

等办完事了,他们了却一桩烦事,可是他呢,这弱点却仍然在他们的手中,或者是又随时可以把他娘拿出来,威胁他做事?

不过,他并没有辩解什么的,只是很冷冽的说道,“我必须先要看到我娘的灵位,及我娘所葬之处!你什么时候应下,本将军就什么时候应下!告辞!”

说着,他不等闻玉静有任何的反应,径直离开,只是走了两步,他又停顿了下来,似乎在提醒的说道,“哦,这婚事就在后天吧!不过,本将军可不是这么有耐性之人!”

这是在告诉闻玉静,他能等,可蒋振烨却不能再拖!

实际上这也是在提醒闻玉静,要退婚只能是今天,明天,否则谁也改变不了结果了!

因为这是圣上所赐婚约,除非两人的结合真是天理不容,否则的话,圣上绝不可能自已打自已的嘴巴,当天成亲,让他们当天退婚。

闻玉静也乍然想到这一点,脸色又变得难看了几分,青了白,白了红,红了又变青。

她这是又气又急又怒的表现。

之前,她以为拿着元姝彤那贱人的尸骨,这个贱种就会乖乖的听话,自然的,蒋振烨的退婚一事,就成了十拿九稳了。

所以,在这个时间上,她反而变得没有这么着急了。

可没有想到,这贱种……

看着蒋振南远去的背影,闻玉静默默记下这个暗亏。

以后,要对付蒋振南,真是必须细心且又小心,否则,一个不注意,就被他反击回来了。

之前吃过的几次亏,就是给她最为深刻的教训。

敛了敛脸上的表情,片刻间,又恢复了在人前的端庄高贵妇人。

她把管家叫了过来,说道,“阿平,你立即到闻府,让我哥哥派人,把那贱人的尸骨移到蒋家祖坟的旁边,记着,要做得像样一点,别让人看出破绽。”这是对于要做得像二十多年前做的旧坟。

“其二,让人立刻做一块那贱人的灵牌,派人偷偷放到蒋家祠堂!记住,一定要快,这两件事,关系到烨儿的退婚一事。”

管家江苏平立即应道,“是,我立即去办!”

但随即又疑惑的道,“可是,夫人,这蒋振南真的这么听话吗?会不会有所不妥?”

闻玉静显然也想到这一点,深思片刻,说道,“阿平,这样那蒋家祖坟旁边的,就放一座空棺!至于,那贱人的尸骸,就暂时别动。

只要那贱人的尸骸在我们手中,那贱种总是有顾忌的。我们手上也有对付他的乘胜筹码!”

江苏平想了想,应道,“嗯,我立即去办!”

等管家离开之后,闻玉静总算冷静了下来,随后冷笑的道,“哼,蒋振南,你不是要看牌位和墓碑吗?那行,本夫人就做一个牌位和墓碑给你看!至于能不能看到你那个贱人死娘,就要看本夫人同意不同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