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7章:斗2/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逸尘看着气定神淡的林月兰,有些好奇的问道,“妹妹,这闻玉静可不是个简单,而且还是颇有心计的女人,那蒋振南真的能应付过来吗?”

林月兰淡淡的道,“大哥,你是不是小瞧了南大哥啊!不管怎么说,南大哥是个当大将军的人,胸怀的是天下,战略计谋所有之处乃是战场,宅院之中那些妇人的心计,真能设计到南大哥?以前,他是不予计较,只是现在嘛,闻玉静那个女人触及了南大哥的底线!”利用他母亲,不就是触及底线嘛!

柳逸尘笑着道,“妹妹,虽说女人最为了解女人。但你呀,毕竟还是个小女孩,所经历的事世可能少些!有句话叫:最毒妇人心啊!闻玉静为了她的儿子,可能什么事都能做出来,这就很有可能让你的南大哥防不胜防呢?”

林月兰:“……”

柳逸尘还真了解女人。

林月兰笑了笑,调侃的直接说道,“大哥,你还真了解女人啊!看来你接触的女人很多啊!”

柳逸尘:“……”他这是不打自招还是自露本性啊?

林月兰立即很有兴趣的问道,“来来,大哥,你来说说,你以前有过几个女朋友?”

柳逸尘略为疑惑,“女朋友?”

“哦,就是你谈过几次恋爱?”林月兰解释道。

但不等柳逸尘应答,她自说自话般的道,“哦,对了,向你种有钱有势且长得又挺小白如小白脸的男人,那那些倒贴过来的女人肯定多的是。也不知道你娶了几房妾收了几个通通房,既然有这么多女人,哪里需要谈什么恋爱啊!”

柳逸尘:“……”一脸黑线。

这丫头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东西啊

他很洁身自浩的好不好,哪有什么妾室通房啊,更别说那什么谈恋爱。

说起谈恋爱什么的,那也只是在遇上这丫头之后,才知道的新词而已。

如果以前真谈过什么恋爱,那他早就娶妻生子了,以至于现在用得着天天看着两人秀恩爱牙疼吗?

柳逸尘轻敲了一下林月兰的脑袋,没好气的说道,“你这丫头是不是谈恋爱谈的满脑子都是风花雪月了?竟然乱想着大哥身边的女人多?”

林月兰轻抚着自已被敲的脑袋,有些委屈的道,“我说的本来就是事实呢?谁知道你现在还是不是处男啊?”

柳逸尘脸色一黑,“你……”

这话题是不是有些歪了啊?

……

蒋振南径直来到蒋家祠堂之后,看到那一排排一行行列祖列宗的牌位,锋利的眼睛微微一眯,立即迸发出一股渗人的戾气,在这本身阴森的祠堂里,更是一种寒冽。

他只是静静的瞧着这些祖宗灵牌祠位,声音很是冷静又冷冽的说道,“我娘的牌位在哪?”

他虽没有指名道姓,但是跟来的人,都很清楚,蒋振南质问的是蒋云峰。

因为,在这镇国公府里,只有现在当家作主的蒋云峰才有这个资格安排元姝彤的牌位。

但是,蒋振南看到这里,却根本没有元姝彤的位置,就算是最前面一排,也没有一个空位,这代表什么,谁都清楚!

蒋振南之前料想到,蒋云峰很有可能没有把她娘的牌位,放在蒋家祠堂,这就代表着,蒋家根本就不承认有元姝彤这个媳妇。

那他娘孤苦一生,死后竟然还没有安生之处。

想到这,蒋振南的心里立即刺痛,对蒋云峰是从失望变成绝望。

不过,即使他娘的牌位并没有放在蒋家祠堂,那又如何?

他娘是他蒋云峰明媒正娶的妻子,外界之人,都很是清楚,他娘元姝彤就是他蒋云峰的元配妻子,而他蒋振南就蒋家嫡子嫡孙,这可都是写上族谱的,无人可辩驳!

所以,既然他娘死后,没人把她放在蒋家祠堂,那么他这个做儿子的,就为她争取一个位置。

他蒋云峰,闻玉静不是一直对他当上这个镇国公府继承人的位置,又恼又恨吗?

以前他不在于自已是不是镇国公府的继承人,更是无志于继承镇国公这个爵位。

他自认为男子汉大丈夫,就必须顶天立地,自已创造一翻事业出来,对于靠家族基业,祖宗庇佑得来的前程,那根本应不值得骄傲。

所以,他从当上大将军之后,就一直不屑于继承镇国公府。

可是,镇国公府的人一直在造妖蛾子,他就想着给他们教训,让他们看着却吃不着,但总有一天,他是会脱离镇国公府的。

现在想来,他对他们真是抱以太大的希望,以为他们只是小打小闹而已,没有想到,他们竟然连他娘的身份都不承认,甚至是在糟蹋她。

这是他不能容忍的。

蒋振南面具之下的表情变化,无人能瞧见,他紧握的双拳,暴突的青筋,却明显表现出他的愤怒及气愤。

蒋振南在问一遍,“我娘的牌位在哪个位置?”

蒋云峰本在蒋振南闯进蒋家祠堂时,肚子里就憋着一肚子怒火,等到了祠堂,他正想发作时,不曾想蒋振南看到牌位后,那冰冷肃杀的气势,立即把他给吓懵了。

他从没有见过蒋振南如此阴戾冰冷嗜血的气势,就好像这里随时就被成了战场一般。

一想到战场,蒋云峰乍然想到,蒋振南就是从战场嗜杀过来的,杀过的人,没有上万也有上千,毕竟他从一个十岁的孩子,一步步当上大将军,根本就不是小打小闹那般。

一想到这,蒋云峰额头汩汩的冒出了冷汗。

蒋振南就是一个杀人狂魔,如果他的回答,让他一个不满意,把他给杀了可怎么办?

蒋云峰此刻可是真的怕了。

他以前不怕,是因为无论他做了什么,蒋振南除了一身冰冷,爱理不理的模样,却从未出现这种要杀人一般的情况。

听到蒋振南再问第二遍,蒋云峰却如被吓傻了一般,立即让闻玉静不满。

不过,为了安抚蒋振南,她抢先道,“这个南儿啊……”

“闭嘴!”他寒气冷冽的道,“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说话!”后面一句是直接针对蒋云峰。

闻玉静气得脸色青了又黑,黑了又红。

但是为了大局,她只能暂时忍下。

她轻轻的拉了拉蒋云峰的衣袖,小声的说道,“老爷,傻愣着做什么,南儿在问你话呐!”

然后,用眼神示意蒋云峰指一个位置,先把蒋振南应付过去。

蒋云峰回过神来后,得到闻玉静的暗示,此刻,他也明白,绝不能不惹火蒋振南,否则,这后果可不是他能想像的。

蒋云峰立即恢复了神气,指了一个位置,对着蒋振南怒吼道,“你这个孽子,从踏进府里之后,就不曾叫过我一声爹,竟然还敢对我大吼大叫的。”

说着,他眼神从角落里瞄到一根有婴儿手粗的棍子,拿起来又继续说道,“我今天要当着蒋家列祖列宗的面,教训教训你这个逆子不孝子!”

说完之后,就朝着后背劈了过去。

“啪啦!”

蒋振南站着的位置纹丝不动,但是这根棍子却变成了两段!

蒋云峰和闻玉静,及一众吓人看到,立即惊得睁大了眼睛,很是不敢置信。

这么粗的棍子一棍子下去变成了两截,可这人却看不出一点事!

这太不敢相信了!

蒋云峰和闻玉静却顿时吓得脸色苍白,脚步踉跄的退了几步。

他们一直知道蒋振南能当上大将军,靠得肯定不是运气,还有可能他身上的一股蛮力。

可万万没有想到……

如果他真要杀死他们,可能就如捏死一只蚂蚁吧!

蒋振南不管身后之人什么反应,他直接从傻愣的管家手中夺过元姝彤的牌位,然后,按着蒋云峰所指向的找到一个代表蒋家媳妇的位置放过去。

然而,当他把牌位放过去之后,拉过牌位下面的小抽屉——空空如也时,一身的戾气顿时爆发。

他厉声的喝问道,“这真的是我娘的灵牌位吗?”

闻玉静先是没有反应过来,但她看向那灵牌下面,煞时脸色又白了几分。

她真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出了错。

在祠堂灵牌位置下面,都会有一个小抽屉,然后里面会有一个小册子,介绍此人身份及生平事迹,以供后了解。

她只顾着去应付蒋振南,匆匆的临时做了一个牌位,然后,在祠堂里,按着蒋家媳妇的位置,把元姝彤的牌位放上去就行。

可是,她忘记了放小册子了。

闻玉静眼睛飞快的转啊转,就想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闻玉静说道,“南儿……”

“闭嘴!”蒋振南再一次喝道,“你一个妇道人家,没有资格在祖宗祠堂里说任何话!”

闻玉静脸色铁青,两只垂下的手紧紧握成拳,长长尖锐的指尖,几乎嵌入了肉里,可见她极大的愤怒。

蒋云峰反应过来,他厉声的喝道,“他是你母亲,怎么没有资格说话了?”

蒋振南面目之下的两孔露出明显讽刺的目光,他幽幽的道,“我的母亲在这里!”他指着元姝彤的灵位。

随后,声音更加冷冽无情的道,“她只不过是一个继室,有什么资格当我一个镇国公府嫡长子的母亲!”

闻玉静紧紧的握着拳头,那嵌入肉里的尖锐,流下了一道道血丝。

闻玉静暗恨咬牙切齿的道,“蒋振南!”

蒋云峰听着蒋振南的话,气得更是浑身发抖,他指着蒋振南气怒的骂道,“你……你个混账东西说得什么混账话啊!”

蒋振南紧紧的抿着嘴唇,锋利的眼睛紧紧的盯着蒋云峰,十分冷淡的道,“本将军说的就是事实!”

随后他转个身,把他娘的牌位放好,之后,再从怀里掏出一本小册子,放进了牌位下面的小抽屉,推回去。

最后,他弯腰对着灵牌位,很是庄重严肃的道,“娘,你生前是蒋家媳妇,死后,也还是蒋家媳妇。有儿子在,任何人都不能再欺负你了!”

当蒋振南从怀里掏出小册子时,闻玉静和管家江苏平的瞳孔猛然剧烈一缩。

心里顿时慌张不已!

小册子是什么东西,那还用说。

可是问题是,为何蒋振南会准备这个东西?

难道他已经知道元姝彤在蒋家祠堂并没有位置?

这怎么可能?

然而,就算不可能,事实却摆在他们面前,所以才会让他们心慌不安。

蒋振南安置好元姝彤的牌位之后,转过身,又厉声的问道,“我娘的坟墓呢?在哪?”

蒋云峰闻玉静夫妻及管家江苏平对于这突如其来的话题,有些愣神。

他们以为蒋振南至少还要发一阵大火,可现在直接问上了元姝彤葬身之处了。

还是管家最反应过来,他说道,“大少爷,我们已经准备好了马车,请我们来!”

随后,管家很是恭敬的对蒋云峰和闻玉静说道,“老爷,夫人,老奴就带着大少爷去大夫人那了!”

蒋云峰点了点头。

闻玉静同样的点了点头说道,“嗯,快去快回,一定要好好的伺候大少爷!”

管家应道,“是,老爷夫人!大少爷,请!”

然而,蒋振南却看向蒋云峰和闻玉静,冷冽以一种不容反抗的气势说道,“你们必须一起去!”

蒋云峰和闻玉静心头一震!

闻玉静听着,心里更是显得慌张和不安。

暗暗的道,“难不成这贱种觉察到了什么吗?不会的。”她暗暗的摇头,“他绝对猜不到那墓碑下面是一座空棺的!”

闻玉静心里不断的安慰着自已。

随后,她拉了拉蒋云峰的衣袖。

蒋云峰反应过来,大声且带着愤怒的应道,“去就去!”

实际上,他并不知道元姝彤的坟墓已经被盗了!

很快一行人,立即坐上马车,朝着蒋家祖坟方向而去。

马车走了大概有一个半时辰,来到一个地方,是个小山头。

这里埋葬的就是蒋家的祖先。

一行人下了马车。

然而,管家却并没有把人带去蒋家祖坟,而是走到与之相邻的一个小山头。

蒋振南直接问道,“怎么回事?我娘没有葬在蒋家祖坟,却葬在祖坟旁边?”

这话他问的还是蒋云峰。

蒋云峰被质问的面红耳赤,喃喃的说不出一个理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