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8章:斗3/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面对蒋振南厉声带着煞气的质问,蒋云峰面红耳赤,喃喃呶呶的说不出一个理由来。

闻玉静倒像是准备充足,她严肃着脸,叹了口气,说道,“南儿,你不能怪你父亲,没有把你母亲葬在蒋家祖坟。这其实是老太太生前的主意!”

说这话时,两只手放了握,握了放,有些气愤与羞恼,生怕惹这个贱种不高兴,让她闭嘴!

不过,蒋振南此次倒没有让她再一次闭嘴。

闻玉静暗暗的吸了口气,说道,“你母亲毕竟是难产死亡,对于老太太来说,这是个不详之人,是不能葬在蒋家祖坟,否则,就会破坏祖宗们的安宁,于蒋家的子孙后代很是不利!”

反正蒋家老太太已经死亡,把一切推到老太太的身上就是了。

至于是真是假,老太太已经不在世了,谁能证实呢。

听着闻玉静的话,蒋振南一双锋利的眼睛,只是紧紧的盯着蒋云峰,厚厚的嘴唇冷冷的似乎很是怀疑的道,“是吗?”

蒋云峰对上蒋振南那对锋利的眼睛,就宛如两把锋利的尖刀对着他,仿佛他一个回答不满意,这刀子就捅到了他的身上。

闻玉静再次拉了拉蒋云峰的衣袖,示意他赶紧附和她的话。

蒋云峰被闻玉静提醒,立即严正及带着父亲及妻子威严,说道,“哼,难产之人,本来就是污秽不详之人,有什么资格葬在蒋家祖坟!把她葬在蒋家祖坟旁边,已经就是对元姝彤最大的恩赐了!”

说得那个理直气壮,那个理所当然!

蒋振南看着闻玉静的小动作,再看到蒋云峰的冷静与理智,连个妇人都不如,嘴角再次微微上扬,露出一个讽刺的弧度,毫不掩饰!

闻玉静和蒋云峰瞧着蒋振南那锋利的眼神之中,满是讽刺和嘲弄,不知为何心里又突然心生不安起来。

闻玉静紧紧的拉着蒋云峰的衣袖,但手却紧紧的握着蒋云峰的胳膊。

“哧!”蒋云峰立马感觉到胳膊的疼痛,看着闻玉静的双手紧紧的掐着他的胳膊,脸色立即一黑,然后,动作一甩,对她怒吼道,“你在做什么?是想要把我这胳膊废了吗?这么用力!”

在这蒋振南面前,及一众下人面前,丝毫不给闻玉静面子。

闻玉静被蒋云峰甩开时,本是微白的脸色,变得又白又红,这是气的。

等听到蒋云峰的怒吼时,是白变红,红了又变紫,来回变化。

她这是又气又羞又恼。

这一次针对就是蒋云峰这个当丈夫的。

在外人面前,竟然不给她这个夫人一点面子。

可是,闻玉静知道自已不能反驳。

闻玉静立即道歉,说道,“抱歉,老爷,我没有注意到!”

蒋云峰却没有理会闻玉静的道歉,而是撸起自已的衣袖,想要瞧瞧伤势。

当看到胳膊上的十个紫黑色手指印时,他真是怒了,一把掌就甩了过去,“这就是不是故意的?如果是故意,你是不是真的要我的胳膊给废了啊!”

从一出生就是镇国公府的继承人,养尊处优,没有受过任何的苦,更别说身上有什么伤势的。

这下倒好,一下子给他印上了十个青紫印,怪不得这么疼呢。

蒋云峰突然甩闻玉静一巴掌,除了蒋振南,跟着来的下人护卫,明显是一愣!

这可是当家夫人啊,平时,老爷对她这个妻子,可是宠爱有加,甚至言听计从。

可就是因为不小把他胳膊给掐的一些青紫,就打人一巴掌?

这颠覆了他们夫妻恩爱的形象了。

被打的闻玉静先是一懵,等她回过神来时,顿时感觉到了羞辱。

他们夫妻二十五六年,平时连吵口脸红都少,可现在就因为她不小心的弄得小伤痕,就不顾场合的,直接给了她一个巴掌,众目睽睽之下,让她这个镇国公府当家主母的威信何在?

然而,闻玉静毕竟是个很能容忍的女人。

现在,所有人,特别这个贱种在旁边看她的笑话,她不能失去任何理智,否则,更对自已于不利。

此刻,她很好的克制自已差点暴起的脾气,被人打了一巴掌,还得低声下气的说道,“老爷,对不起,对不起!”

蒋云峰在打了闻玉静一巴掌之后,才反应过来到底做了什么。

不管闻玉静做错了什么,她始终是自已的夫人,而他却没有顾着她的面子,让她在人前丢了面子,所以,心里立即有些过意不去。

只不过,他拉不下这个脸来道歉,只得讪讪的说道,“以后注意点!”

闻玉静立即说道,“嗯,老爷,以后我一定会注意的!”

蒋振南始终在一旁看戏,面具之下冷酷的脸庞浮现讽刺和轻视。

他以前总认为蒋云峰这个父亲,就算对他不好,但他确实对闻玉静这个夫人,及她所生下的一双儿女是情真意切的。

所以,他特别羡慕他们其乐融融的一家子,尤其是羡慕蒋振烨和蒋雯兄妹俩,父亲这么的疼爱他们。

当时,他时常在想,如果他娘没有被他克死,还在世的话,是不是在父亲怀里的人就是他了,他们一家是幸福快乐的一家子。

但是,他知道,他们那个幸福快乐的家,早在他出生时,就被他给毁了。

那时,他真的一点都不怨恨对他的不喜欢,甚至是对他起了杀心的蒋云峰。

因为,他始终觉得自已是个罪人,害死母亲,让父亲失去妻子的罪魁祸首。

这样的内疚之心,一直伴随着他二十几年。

即使后来他长大,当上了大将军之后,明白父亲在母亲生前就背叛了她,可他还是无法去怨恨蒋云峰这个父亲。

因为,他的母亲因他而死是事实。

他时常在想,如果母亲没有死,知道父亲背叛了她,她会怎么做?是原谅他吗?

所以,他一直对蒋云峰的所作所为睁一眼,闭一眼,即使是闻玉静这个女人,做得过分,他也觉得理解,毕竟,他占了她儿子的位置。

可现在看到蒋云峰如此愚蠢又自私自利行为,他的心更是一寒,再加上他已经知道他母亲的死,是他愧疚的父亲参与害死的,这心就更加冷了。

以前对他所抱的希望,现在全部变成了冷血无情。

蒋振南本是冷眼看戏的心情,立即一扫,看向蒋云峰那副有些心虚的嘴脸,嘴角勾起,很是狐疑的问道,“哦,是这个样子吗?”

蒋云峰从来对蒋振南这个儿子是有些畏惧的,特别是他封为镇国大将军之后,这强悍的气势,更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只是,在他心底的意识里,就算蒋振南这个长子,就算再强大再有气势又如何,他蒋云峰是他蒋振南的父亲,他就是打他骂他,他蒋振南能奈他如何?

然而,此刻,不知是因为心虚,或是对元姝彤这个元配有点愧疚什么的,所以,一直对蒋振南盛气凌人的姿态,此刻却有些弱弱辩解道,“那是当然!”

蒋振南点了点头,表示了然。

随即,他的手一挥,然后,蒋云峰和闻玉静等人就看到周围的树里,突然冒出一些穿着军装的士兵,很显然,这些人,就是他蒋振南手下的那些兵,大概有十来个人,更让他们奇怪的是,他们每个人的手中,似乎都拿着锄头铁锹之类的。

蒋云峰和闻玉静心头顿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小四十二快速走到蒋振南面前,道,“大将军!”

蒋振南点了点头,冷冽的道,“动手!”

“是!”以小四十二为首的士兵,一致异口同声的道。

什么动手?

就在蒋云峰和闻玉静疑惑之时,然后,就看到这些士兵的方向,似乎是朝着老太太的墓碑而去。

蒋云峰脸色一变,大惊的道,“逆子,你们要做什么?”

当看到那些人拿着锄头铁锹在动老太太的坟墓时,蒋云峰大惊失色的叫道,“住手,住手,通通给本国公住手!”

说着三两步就跑到了他们跟前,试图阻止他们的动作。

可他发现,这根本就是徒劳无功。

因为,这些人根本就不听他的话。

他立即看向了蒋振南,目光之中带着凌厉厌恶,他咬牙切齿的问道,“逆子,还不让他们住手?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蒋振南声音冷冽却又平淡的说道,“你不说是我娘是难产而死,是个不详之人吗?我怎么记得老太太好像是病死的,这同样是不详吧。听说老太太死时,满脸的哀怨与不甘,这样死得不甘不愿的人,可是会被怨气缠生,无法投胎,所以会化成怨鬼,或者是厉鬼,找替身,然后,自已好投个好人家。

哦,这种怨气缠生的怨鬼厉鬼,要找的替身,不能是别人,只能是与他关系很是亲近的蒋家人。有可能是你这个作儿子的,也有可能是你的一双儿女。”

蒋振南越说,让蒋云峰和闻玉静夫妻毛骨悚然,心里隐隐生出一种恐惧与害怕。

尤其是说找替身时,那种惊骇折表情,让所有人都看得一清二楚。

“至于本将军,她肯定不能找来,甚至是连靠近身都不可能。因为本将军可是天生煞星,煞住一切邪门妖物!

所以,这老太太葬在蒋家祖坟,可不是庇佑蒋家子孙,反而有可能是个祸害,那你说要不要把她移出蒋家祖坟呢?”

听着蒋振南的话,蒋云峰感觉身上似乎流失了力气,连让他们住手说这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一时之间,整个蒋家祖坟,只听见锄头和铁锹挖地碰撞的声响。

此刻,闻玉静没有阻止蒋振南的行为。

因为,听到老太太死于非命,葬在蒋家祖坟,不但庇佑保护蒋家子孙,很有可能是个祸害,祸害她的一双儿女。

她现在是巴不得蒋振南把这老太太的坟墓移走。

但是,蒋云峰却与她一样想法。

这老太太怎么说,是他爹的原配妻子,生下他这个儿子,为蒋家做了贡献,于情于理,都必须葬在蒋家祖坟,葬在他爹的旁边。

如果,只是因为蒋振南一时的恐吓,就把自已亲生母亲的坟墓移走,不说外界对他的指指点点,甚至是批上不孝的罪名,就是死后,他也无颜面对他爹娘。

蒋云峰厉声的喝道,“住手,住手,都给我住手!”

那些人的动作依然不停。

蒋云峰深深吸了一口气,大声的问道,“你到底要做什么?”

蒋振南见蒋云峰总算聪明了一回,立即伸出手,做了一个阻止的手势。

属下立即停止了行动。

蒋振南说道,“很简单!就是把我娘葬进蒋家祖坟!”

蒋云峰想也不想的断然拒绝的道,“想也不要想!”

蒋振南听罢,只是淡淡的“哦”了一声之后,这手势往后摆了摆,意思是让他们继续。

然后,蒋云峰就看到了这些人又开始在动老太太坟墓。

眼看着越挖越多,越挖越深,就要露出棺材木,他又立即大声的道,“行,本国公答应了!你让他们住手!”

蒋振南没有立即让他们停下,只是淡淡的问道,“镇国公大人,不嫌弃我娘是个污秽不详之人了吗?”

蒋云峰深吸了一口气,道,“不会了!”

心里却暗道,先应付一下这个逆子,等他带着他的手下一离开之后,他立刻让人把元姝彤的坟墓移开。

然而,蒋云峰人算不如天算,哦,还是人算,算不过人家!

蒋振南听到蒋云峰的答案之后,就又摆了一个手势。

那些属下很是明白。

立刻把挖出来的泥土填回去,动作很是迅速。

随后,就立刻转移阵地,来到元姝彤的“坟墓”前,立即开始挖动。

闻玉静此刻,根本就没有闹明白,明明只是带蒋振南来看他娘的墓碑的,为何现在变成了让那贱人葬回蒋家祖坟。

如果元姝彤以蒋家媳妇的身份葬在蒋家祖坟,那么百年她归西之后呢,又葬在哪里?难不成要葬在蒋家祖坟旁边?

越想闻玉静越不甘心。

但很快她又想到,这坟墓下面,只是一副骗骗蒋振南的空棺!

如果被蒋振南发现的话……

不,不会的。

只要不打开棺木,就发现不了,更何况,这人都死了二十多年,尸骨都快化成了骨头,所以,根本就不可能认出来。

没容她想多久,蒋振南的属下立即过来汇报道,“大将军,这坟墓好像有些不对劲!”

蒋振南问道,“如不对劲?”

小四十二道,“大将军,这好像是新堆的坟墓,泥土松软,而且潮湿!”

闻玉静和蒋云峰顿时一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