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章:败露!/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元田庄

林月兰在自已的房子,问着小绿道,“小绿,事情如何?”

小绿说道,“很顺利!哎,主子,你说这姑爷主公平时看着沉默寡言,这么冷冽的男人,本应该对他那个冷血无情的父亲,早应该失望才对,那个人渣,因为自已的私心,对自已刚出生的儿子就起杀害之心。更何况,那人渣把他亲生母亲给害死了,姑爷主公不应该为母报仇的吗?如果这样还原谅他那个所谓的父亲,那真是,呃,叫什么,太圣母,是吧?”

小绿说得愤愤不平,更有一种对蒋振南恨其不争的感觉。

林月兰微微摇了摇头,轻轻抚了抚小绿的两片黄嫩芽,轻笑着道,“小绿,你不太懂!这里是封建的古代,更是一个很注重‘孝’的天下。他们从小接受到的教育,就是孝顺父母,不管父母对错,或者是犯了多大的错,作为子女的,都必须无条件的对父母孝顺,原谅父母的不是。

你姑爷主公虽是靠自已的本事,当了一个威风凛凛的大将军,可他毕竟也是这样的大环境之下长大的啊。

更何况,因为从小受到父亲的厌弃,反而让他心生了对父亲的儒慕之情,更是渴望一种父爱。

所以,才会对蒋云峰所做的事情,甚至是对闻玉静及蒋家兄妹所做的事情,睁一眼闭一眼。”

小绿听着,很是不解的道,“主人,这不就是圣母嘛。姑爷主公,应该让他们难过的,而不是放过他们的。”

林月兰再次摇了摇头道,“哦,他是个面冷心软的男人,可是他同时也是有一定自已的底线,不会无限的放任他们过份下去的。

你不说听到了,蒋家兄妹要霸占将军府,成为将军府的主人嘛,你姑爷主公一回去,可不就是没有一点情面的,把他们兄妹俩给赶出将军府的吗?

还有啊,那蒋云峰和闻玉静不是想要拿捏他的婚事,把他娶一个那样克夫又臭名远扬的女人为妻的吗?这不,他立即反了一军,直接把这婚事落到他们宝贝儿子蒋振烨的头上去了。

至现在,蒋云峰和闻玉静都在为蒋振烨的婚事头疼呢。

你说,他这也不是纯粹的圣母不是。”

小绿想了想,点头道,“主人,你说的也是。主要是姑爷主公之前一直生长在这样封建的大环境之下,他的所作所为也是可以稍微理解。只是,以前,他真的显得很是圣母了,我不高兴。如果,他再这样容忍那些坏人,主人以后要嫁给他,肯定会吃亏的!”小绿有些担忧的说道。

林月兰摇了摇头笑着道,“小绿,你认为你家主子吃过了这么一大亏,会轻易这么会被人算计不成?再说了,不是有小绿你,小空,小泉你们在帮我吗?我还能再被人害了去?”

小绿听罢,似乎思索了片刻,点头说道,“主子说得也是!以后,小绿,小空和小泉一定不会再让主人受到那样大的伤害。如果姑爷主子,真是个分不清好坏的男人,大不了,主人和他分手,找个更好的男人!”

林月兰点了点头道,“是是是,小绿说得对。这个男人真还对杀母仇人心软,做个圣母男,不用小绿你提醒,主子我就立马和他分手。”

随即,她话锋一转,说道,“不过,小绿,我们可以对他慢慢调教不是!”

小绿立即应道,“嗯嗯!”

林月兰笑着道,“好了,小绿,你再听听,现在那边是什么情况了。”

小绿从桌子下滑下去,然后,爬出窗户,溜到墙角,与一株绿色植物碰触,片刻之后,它又爬回到林月兰的房间。

小绿乐呵呵的道,“主人,我打听出来了。这姑爷主公果然现在正对蒋云峰夫妻发火了。呵呵,看来,他并不是那么想当圣母男的么。”

林月兰点头道,“嗯!”

……

这座所谓的元姝彤的“坟墓”,只是临时做出来,给蒋振南看的。

所以,很多东西根本就来不及处理。

可闻玉静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蒋振南竟然会突然动元姝彤的“坟墓”,这让他们一点准备都没有。

现在,闻玉静只能祈祷蒋振南不要开棺验尸了,否则,她现在从哪里去变出一副尸骨出来。

闻玉静想到这,却是暗暗后悔,早知道,就真的应该做充分一些,在棺材里放一副白骨在里头。

反正,这人都死了二十几年的人了,肯定也就剩下一堆白骨了。

只要是白骨,蒋振南就是有通天的本事,也不可能验出来,这里的白骨根本就不是他那个贱人亲娘了。

蒋振南听到小四十二的汇报,有些狐疑的道,“你说这像是新堆的坟墓,泥土松软,而且潮湿?”

小四十二点头应道,“是的,大将军!”

蒋振南听罢,立马跨步走到坟墓前,亲自查看起来。

果然如小四十二所说,这泥土很是松软,潮湿,根本就像是新堆上去的。

蒋振南转头立即质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蒋云峰一懵,也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他因为厌恶元姝彤,更何况是他害死的元姝彤,作贼心虚,对于埋葬元姝彤一事,更是不上心。

所以,这下葬一事,完全是老太太作主,把元姝彤葬到蒋家祖坟旁边,至于在哪个位置,他根本就不清楚。

他更不知道的是,在闻玉静嫁入镇国公府,生下儿子蒋振烨,知道不能杀死蒋振南之后,闻玉静就让她娘家的人,偷偷把元姝彤的坟墓给挖了,然后,藏在一个荒郊野外的地方。

其目的,有两个,一是万一将来,她控制不了蒋振南时,她就可能拿着元姝彤的尸骨进行威胁。

其二,就是她绝不容忍,元姝彤这个贱人出现在蒋家的范围之内,即使是蒋家祖坟旁边也不行。

如果不是因为蒋振烨的婚事,她根本就没打算让蒋振南知道元姝彤那贱人的埋葬之处。

只是即使如此,她也没有打算把元姝彤的真正埋葬之下让蒋振南知道。

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

蒋云峰对于突然出现转移元姝彤坟墓一事,也是个措手不及。

他听着闻玉静的意思,蒋振南这个逆子,就是想要知道他母亲的埋葬之处而已,根本就没有想过,蒋振南利用老太太之死进行威胁,让元姝彤葬进蒋家祖坟。

更出乎他意料的是,这元姝彤的坟墓,好像出现的问题。

面对蒋振南的质问,蒋云峰再一次喃喃呶呶的说不出一个解释来。

“这……这,本国公也不知道。”

蒋振南的双眸立即迸发出锐利之光,直直的射向蒋云峰,吓得蒋云峰足足的后退了几步,背后的冷汗汩汩冒出。

因为他似乎感觉到蒋振南对他的杀心!

蒋振南犀利的问道,“你不知道?你竟然说不知道。你可知道里面葬的是谁?是你的元配妻子——元姝彤!现在,她坟墓出现问题,你竟然说不知道!”蒋振南明显是压抑着怒火。

蒋云峰被责问的根本就说不话来。

这时,闻玉静又想站出来为蒋云峰辩解什么。

突然,那些挖坟墓的人,似乎动了什么,这棺材口的封木,猛然露开了一个大口子,随后,立即有人惊讶的道,“咦,这是怎么回事?这棺材好像是空的?”

蒋振南闻言,立即蹲下身子查看起来。

然后,他沉声凌厉的命令道,“把棺木给本将军全部打开!”

属下之人立即遵命。

闻玉静听闻言,脸色猛得一白,立即站出来阻止,大声的道,“不可以!”

蒋振南锋利的双眸冷冷的看着她,冷冽的问道,“为什么不可以?”

闻玉静解释道,“南儿,你娘毕竟葬身于此二十几年,你突然动她的坟墓,已经是打扰她的清静了。你现在再动她的棺木,难道是想你让娘不得安宁吗?”

好吧,这闻玉静到现在还想着把责任推到蒋振南身上。

蒋振南听着闻玉静的狡辩,没有说话,身上的寒冷与阴森简直与这阴森森的墓地交呼相应,十分的渗人。

闻玉静感觉一股阴冷从脚直接冒到头上,然后,让她浑身颤抖不舒服。

随后,她听到蒋振南冷冷的声音,“就是为了我娘能够安眠,本将军更是亲自查看一下,跟我娘见个面。这棺木里的,真是我娘,我三叩九拜来谢罪,相信我娘也会原谅我的!动手!”后面的一句,很明显是对着属下人说的。

命令一下,属下的人,就开始“唰唰”的动起手来。

片刻之后,棺木被打开来了。

然而,让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是,这棺木里,别说是尸骨陪葬品,就是连一件衣服都没有。

空棺!

是一副真正的空棺!

这让所有人一头雾水!

不说是这是大少爷(大将军)亲娘的坟墓吗?

可这……

这又是怎么回事?

看到蒋振南不顾她的阻止,把棺木打开了,闻玉静整个人顿时全身发软,像要随时瘫软下来。

最坏的结果,还是出现了。

可让她感觉更难受的是,她浑身上下都感觉到冷,冷,除了冷,还是冷!

而这冷的来源之处,却是……

闻玉静望向蒋振南,哦,却确的说是望进蒋振南的双眸,那一双很冷藏着嗜杀的眼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