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2章:你给本小姐滚!/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蒋振南一回到南园田庄,就看到林月兰言笑嫣嫣的在门口站着,迎接着他的回归。

刹时间,那冰冷带着悲凄的心,一下子如冰雪融化,温暖了起来。

那些人如何对他,已经不在重要了。

因为以前的过度期待,逐渐被消磨,已经完全变成了冷漠,没有失望,没有绝望,那就变成了陌生的对待。

你能指望一个陌生人,对你如亲人一般的热情吗?

那根本就不可能的事。

所以,他为何去纠结一个陌生人对他的态度?

他现在已经有在乎的人,而那人给了他温暖,给了他温情,同样的给了他爱。

为了这抹温暖,为了这份爱,无论如何,他都会好好守护,不会让任何人来破坏!

想到这,蒋振南加快了脚步,走向林月兰,牵着她的手,有些责怪的说道,“月儿,今天天气有点凉,你不用站在门口等着我的,你平常都这么累,应该在屋子里好好休息一下的。”

说着,拿下身上披风,为林月兰给批上。

林月兰没有拒绝,只是笑了笑道,“没事。事情办得如何了?”

蒋振南有些淡淡的说道,“就如月儿预估的那样,那对夫妻,就想着随便应付我一下了事!”

林月兰笑着问道,“那明天镇国公府这桩婚事,是要如期举办了。那镇国公夫人,不是要气昏过去?”

蒋振南点了点头道,“没错。我回来时,她已经气晕了过去!”

林月兰,“哈……”

蒋振南看着林月兰那清丽绝美的容颜,有些迟疑的道,“月儿,那蒋振烨会不会真被曾艳丽克死啊?”

不是他惋惜蒋振烨,而这桩婚事,算是强制性了。

他怕蒋振烨万一真被曾艳丽克死,他的名声就算了,他有些担心的是,一旦蒋云峰夫妇闹起来,圣上的威名,会有所损害。

不管怎么说,圣上也是因为他赐婚的。

林月兰猜测到蒋振南所想,她拍了拍蒋振南的手背,说道,“放心吧。我让小绿派小家伙们监视着蒋振烨,他就算想死也死不了的。”

蒋振烨如果死了,蒋云峰夫妇肯定会疯狂的报复。

她倒是不怕他们的报复,对她来说,他们即使再疯狂,她也有能力反击回去。

只是,蒋云峰和闻玉静夫妻,让南大哥从小到大吃了多少苦,连着他们那一双儿女,抢了南大哥的东西,还觉得理所当然。

因此,如果就这么让蒋振烨死了,那就真是太便宜他们这些人。

所谓的越是希望,到最后越是失望,甚至是变成绝望!

镇国公府的那对夫妇,那对兄妹,不是一直希望除掉南大哥,好让蒋振烨名正言顺的继承镇国公府吗?

呵呵,她偏偏不会让他们所愿意。

她就让他们看得到,吃不到,眼睁睁的看着镇国公府被他们视为眼中盯耳中刺的人去继承,相信这种滋味,肯定比绝望还难受吧。

第二天

户部尚书府和镇国公府两府结亲的日子。

官场上的文武百官,都陆续到两家贺喜。

虽不知道有多少真心,但脸上那带着热嘲的笑意,让蒋云峰和闻玉静瞧着特别的愤恨。

“恭喜镇国公大人,恭喜夫人!”一上来就是道喜。

可在京城,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这曾艳丽克夫不说,竟还在前几天与下人偷情,为此,镇国公府的人闹到了宫里,本以为可以解除婚约的,可不知为何,他们一回到镇国公府,皇后娘娘的懿旨竟然到了。

这懿旨还不是解除婚约,而是让镇国公府的人务必好好的办这场婚事。

外界之人,谁也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但在上流圈子里,有些看似秘密,实际上早就不是秘密的秘密了。

短短的时间内,逐渐传出,所谓的曾家大小姐与下人偷情,并且被镇国公夫人当场抓住,实际上是镇国公府为退了这场婚事,而设计的一出戏码。

好在伺候在曾艳丽的丫头下人,在背叛曾艳丽之后,良心过不去,在镇国公夫人一离开之际,就把真相告诉了户部尚书夫妇。

这一下子,曾夫人不干了。

既然镇国公府如此欺人太甚,那就就别怪他们曾府的人,不留任何情面了。

所以,在镇国公府夫人闹到皇太后宫殿时,曾夫人已经皇后跟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诉说着大女儿及曾府的委屈。

这才有了,皇后娘娘的懿旨。

这事传开之后,那些圈子中的贵妇人,立即深深觉得闻玉静做事太狠太会算计,所以这样的人,可以交,却不能深交,否则真的哪天被她算计了都不知道。

因此,贵妇圈子的贵妇千金们,都有个深深的默契,那就是与镇国夫人,必须保持一定的距离,可以结交,但也是必须提高戒备!

不过现在嘛,这圈子中的贵妇们,都在暗暗嘲弄和讥笑闻玉静的所作所为,真是自作自受!

就算曾艳丽被她算计成功了,如她所愿,与下人有染。

然而,与下人有染的曾艳丽,最后还是嫁给了她儿子蒋振烨。

蒋振烨头上的绿帽子,真是绿的冒油啊!

只是这样的亏,他们不吃也得吃!

“恭喜镇国公夫人!”

男人是蒋云峰和蒋振烨父子去招待,贵妇千金,则是由闻玉静和蒋雯母女招呼。

闻玉静脸上看不到一点喜气,阴沉的应道,“同喜!”这态度这语气,好像来人是欠了她几百万俩银子。

来恭喜的妇人,眼底划过一丝轻蔑与不屑,面上也表现的不喜,不过,她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暗暗的撇了撇嘴。

所有人都看出闻玉静的脸色的阴沉,及脾气的恶劣,没有多少交情,或者一般交情的人,只是上去说了一道,“恭喜!”之后,就回到自已的位置,与交好之人聊天说地的。

那些与闻玉静交情好的人,虽开口说“恭喜”之后,劝慰着闻玉静,说道,“蒋夫人,事已成定局,你就想开点吧!烨儿是个有福气之人,一定会长命百岁的!”

说是这样说,也是这样安慰。

但京城谁不知道,曾艳丽确实是个克夫命,谁娶谁丧命!

也不知道是镇国公蒋云峰,或者蒋振烨在年宴上惹了圣上不高兴,才会这样一道婚事。

可他们能说圣上害人不浅吗?能说圣上的坏话吗?除非你想抄家灭族!

所以,他们只能同情闻玉静,却不能帮上任何忙!

闻玉静咬牙切齿恨恨的道,“要我家烨儿死的人,是那个贱种!我们肯定不会如他所愿,我家烨儿一定会活得好好的,活长命百岁,气死他们!”

“是是是,蒋夫人,你就别气了。你家烨儿一定是个有福气的人!”

就在这时,蒋雯哭着跑过来,对着闻玉静道,“娘,我不要去招待她们了!她们真是欺人太甚!呜呜……”

“怎么了,雯儿?”旁边一个侍郎夫人连忙问道,“哎呀,别哭了,哭得眼睛红红肿肿的,兔子眼似的,就好看了!”

说着,这夫人看向四周,然后对着蒋雯的耳朵小声的说道,“今天来了很多青年才俊,雯儿这么漂亮,肯定能吸引他们的目光。所以,不要哭了啊!”

蒋雯一听,立即捂着嘴,然后向四周望去,果然很多未婚男人,往她们这个方向看来。

为了维持自已美丽清纯懂事的形象,蒋雯立刻不哭了。

闻玉静疑惑的问道,“闻儿,怎么了?”

蒋雯看了看四周的贵妇们投过来的目光,立即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娘!我去招待各位姐姐妹妹们了!”

实际上蒋雯因为年宴上对着自已的大哥大骂,因此受到圣上的责备。

她的形象因此一落千仗!

那些贵妇们怕蒋雯带坏他们的儿女们,严厉警告自已的儿女,与蒋雯保持距离。

因此,这段时间,无论是那些贵户千金们所下的邀请贴,还是她所下的拜贴,都会被拒绝。

至于理由很简单,那就是没时间,有其它安排。

所以,蒋雯的交际圈,一时之间似乎封闭,出来了,进不去。

方才,那些千金名媛们,就是在一起嘲笑蒋雯的没有教养,没有素质,被蒋雯听见了,然后气跑了。

就在蒋雯要立刻往千金聚集处走去时,一个嬷嬷过来,对着闻玉静耳语了几句。

闻玉静本是阴沉的脸,立即变得更加黑沉。

她咬牙切齿的道,“他还有脸过来!”

蒋雯疑惑的道,“娘,是谁呀?”

闻玉静没有回答蒋雯,而是对着这些夫人们说道,“各位夫人们,你们先聊,我有急事,就先离开一步!”

说完,就匆匆往门口方向走去。

蒋雯一时好奇就跟在后面。

当走到镇国公府大门时,看到已经围了一圈子的人了,还有些人对着门口指指点点什么。

蒋雯更加疑惑和好奇了,这门口来得到底是什么人物,竟然引来这么多人围观!

走过去,看到蒋振南带着一张银色面具,穿着一套银色盔甲,佩戴着一把大刀,立即愤怒的道,“蒋振南,你来这做什么?这是不欢迎你,你给本小姐滚!”

蒋雯的话一落下,在场的人,都以很不可思议带着异样的眼光看向蒋雯。

似乎蒋雯变成了怪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