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3章:林月兰出现/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蒋雯那突然一吼,那突然一指,给了现场看热闹的人,有官员,有贵妇,也有千金,最主要的是还是一那些未婚的青年才俊,都是一片震惊!

他们在年后就听说,那镇国公府的大小姐蒋雯是个口无遮拦,刁蛮任性的女人,当着圣上及各个达官贵人的都可以大骂镇国大将军为野种,贱种。

圣上当时发威,把蒋振烨当场杖责三十大板,责令蒋云峰夫妇,把一双儿女给教育好,省得他们目无兄长,不分尊卑,在圣上面前,都敢大骂他的爱将。

虽说年宴上之事,都是高门贵族,可是,这圈子就是这样。

哪里发生了一点什么风吹草动之事,立即传遍整个圈子。

因此,蒋振烨和蒋雯目无兄长,在圣上面前,在大庭广众之下,对兄长不敬的事实,传到圈子中的每一个人的耳中。

那些身份比蒋振烨和蒋雯兄妹贵重的青年千金,都暗暗思量,与他们保持距离,省得被他们带坏了名声,以后娶嫁受到影响。

至于那些身份比不上蒋家兄妹的人,除了对他们讨好,也同样十分小心与他们交往,既讨好了他们,又保持了自已的高洁。

也就这对糊涂兄妹俩,看不明白圈子中的微妙变化。

此刻,本来就不应该她多嘴的蒋雯,突然在人群之中,蹦出这么一句,让所有人真是大开眼界。

这次来参加喜宴的官人贵妇们,有的实际上就打着看能不能结亲的主意。

可现在看到蒋雯这个样子,立即打消了这样的念头。

或许他们的门户比不上镇国公府,但是娶妻当娶贤。

如果娶一个祸害回去,那就是祸害家族三代。

所以,他们宁愿娶一个贤良淑德的低门户的大家闺秀,也不愿意娶一个刁蛮任性,目无尊卑的高门千金。

蒋雯或许不知道她这么一大声嚷嚷,本来还有些名声的她,立即被打消殆尽,从一个清秀端庄的大家闺秀,变成了刁蛮任性的千金。

等闻玉静从惊讶之中反应过来时,简直是想要再一次被气昏过去。

现场一片人群在看着这热闹,瞧着他们的表情和眼神,在看向蒋雯时的异样,立刻让她醒悟到,她现在根本就不能晕过去。

因为,蒋雯的名声,只能靠她去挽回。

然而,她还没有开口,另一道声音……

“蒋振南,你这个野种,怎么会出现在这?”

蒋振烨一身红色喜服,面上看着完全没有成为新郎官的喜悦,而是眼眶发青,面容憔悴,脸色苍白,简直是个白无常,即使是在大白天,看着也很是吓人。

“哦,对,你是来看我笑话的,是吧?现在看到了,看到我娶一个丑女,你高兴了吧?”

说到这,他的表情立刻露出憎恨不已的目光,愤怒的吼道,“蒋振南,我告诉你,我不会这么容易死的。我还没有继承镇国公府,还没有当上镇国公,我怎么可能就被这么一个丑女人给克死?”

蒋振烨的话一出,让所有人比方才更加惊讶。

但是,看到明显消瘦下去,面色极其难看的蒋振烨,很多人来看笑话的人,心里立即诧异不已。

难不成,曾艳丽已经在克蒋振烨不成?

那曾艳丽这克夫命,真是太硬了!

刹时间,很多人立即对蒋云峰夫妇产生了同情。

不管先前,他们是真的想要曾艳丽嫁给蒋振南,是真心为蒋振南好呢,还是暗地里想要设计蒋振南,利用曾艳丽克死蒋振南,但此刻,他们已经自食恶果承担了起后果。

对于圣上来说,比起一个镇国公府的一个可有可无的嫡二子,当然是能保家卫国,又是镇国公府的继承人更加重要。

他不敢赌,那曾艳丽克夫的真实性。

既然他们夫妻在他的眼皮底下,算计自已的爱将,那他就给他们一个深刻的教训。

如果蒋振烨没死,是他命大,死了,那就是他的命。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蒋振南第一次对那对夫妇反击回去,与圣上谈了条件,皇上当然是十分乐意成全。

当然了,这圣上的想法,也是这些人自已给捉摸起来。

不过,蒋振南与皇上谈条件之事,除了圣上和蒋振南,就没有外人知道了。

蒋振烨的话一出,再一次让人质疑了蒋云峰夫妇对一双儿女的教育了。

在大家族内,有些龌龊是很正常的。

有些家族,同样与镇国公府一般,元配去世,留下嫡长子,再娶继妻,再生下儿子的。

但是,他们却不敢明目张胆的暗害嫡长子,或者教育子女大骂嫡长子之类,因为,毕竟嫡长子的身份,最正统,比起他们来,更为尊贵,所以,不能随意的动手。

可是,像镇国公府,在这样的日子,把龌龊摆在明面上来说的,恐怕也就只有镇国公府了。

这或许是蒋振烨所受的打击大太了吧,所以才会把愤恨发泄到了蒋振南身上。

毕竟,所有人都听说,本来这曾艳丽是被镇国公夫人说给蒋振南的,结果,却给说给了自已的儿子蒋振烨,圣上赐婚,不能有丝毫抗拒!

但不管怎么说,受到多大的委屈,在这样大庭广众之下,唯一能做的,也就只有忍!

可愚蠢的人……

因此,这次他们带着异样的目光,不是望向蒋振烨,而是他们夫妇了。

蒋云峰瞧着这些同僚宾客们那异样的眼神,本是阴沉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通红的,这是羞的,也是恼的。

他立马对蒋振烨呵斥道,“烨儿,你住口!他是你大哥,不是什么野种!还有你的婚事,是圣上所赐,关南儿什么事!”

如果蒋振南是野种,那他蒋云峰是什么了。

还有这婚事就是关蒋振南的事,此刻也不能说出来。

在这种时候,这种场合,蒋云峰就算再愚蠢,也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只是蒋云峰这一刻是聪明的,奈何有人不配合,拖他后腿啊。

只听蒋振烨大声的说道,“爹,你和娘不是告诉我和妹妹,这蒋振南是元姝彤那贱人不知和谁生下的野种吗?”

这话一出,整个现场一片安静!

闻玉静却吓得脸色立即变得煞白,然后差点晕了过去。

只是的指尖紧紧的嵌入肉里,血丝流出,这样的疼痛一再提醒她,不能晕过去,否则的话,她的烨儿就真的不要在这圈子中混了,以后,别说当镇国公,就是科举,都会取消他的名次。

只是因为,人品失德!

“啪!”

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在这寂静之中响起。

这响声让人的眼神不由的看向去。

然后,他们就看到了一个身材高挑,穿着红色裙子,带着红色蝴蝶面具的女人,站在蒋振烨面前,拍了拍手,随后,他们立即很震惊的发现,蒋振南三两步跨到她的跟前,拉着她的手,看了看,很是心疼的问道,

“手疼不疼啊,你看都红了!下次不用你动手,我自已可以解决的!你看你这细皮嫩肉的,万一被打疼了,心疼的可是我啊!”

啊!

在场的人,先是震惊,接着就是诧异,外加嘴角抽动,最后,又是震惊。

这人是蒋振南,他们眼中人人惧怕的煞星镇国大将军?

不会是有人假装的吧?

他们可是早就听说,蒋振南一身戾气冰冷的气势,实际上更让人惧怕的则是,他的沉默寡言。

更是听说,只要他说话,就是要人命!

传闻或许有些夸张,但相信这些事也不是空穴来风的。

因此,现在乍然听到看到蒋振南对一个红衣服女人,说了一堆话,而且句句肉麻,那就更值得怀疑了。

“这是大将军吗?”

“这是镇国大将军蒋振南吗?”

“哦,不对,这带着蝴蝶面具穿着红衣服的女人,是谁?”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瞧着这女人打蒋振烨,很明显是因为蒋振烨方才那一翻话惹怒了这红衣女人。可现在问题是,这红衣女人与大将军是什么关系啊?谁给我一个答案啊!”

答案很快就揭晓了。

蒋振烨被这突来的一巴掌给打懵了。

随即反应过来,捂着半张脸,对着她怒吼质问道,“你是谁?凭什么打我?”

林月兰露出在人前的一张小巧娇嫩的粉唇,扯了一定的弧度,轻笑着道,“哦,不好意思。我不是那什么谁。我只是听着那些话,特别刺耳,手痒的想要挠一挠,这不,一不小心,就挠到你的脸上!哦,真是对不起了!”

众人:“……”

手痒想挠一挠?这么清脆的一巴掌,只要有眼睛的人都知道,可是用了力气的,否则,蒋振烨本来消瘦的脸,怎么可能立即胖了起来?

蒋振烨:“……”手痒?唬小孩子呢。

看到蒋振烨被打,闻玉静本是有些空白的脑袋,立即清醒过来。

她先是诧异道,“是你!”接着就怒目而视的大怒道,“你来这里做什么?没有邀请贴,谁让你进来的?”

林月兰似乎才发现闻玉静一般。

她先望了望四周的人群,随后很是尊敬的说道,“哦,是镇国公夫人啊!真是失敬失敬!”

随即话锋一转,很是“关心”的问道,“夫人,你的双腿膝盖还疼吗?要不要本姑娘再给你看一看?”

众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