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4章: 未婚妻 霸气维护/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镇国公府门外,还站着两个人,一个是三皇子宇文非夜,一个是皇长孙宇文旭弘。

他们一个是代着皇家来镇国公府祝贺的,一个是说实在的,纯粹过来看热闹的。

这个看热闹的人,就是长孙殿下宇文旭弘。

因为他想要知道,被逼迫着娶一个克夫女的镇国公府,到底是怎么办这场喜事的。

他隐隐知道,在这场婚事的背后,可是有蒋振南在怂恿。

猜测到这样的答案之后,他可是有些惊讶。

镇国公府的那对夫妻及那对兄妹,可是对蒋振南有多翻的不满及愤恨,甚至恨不得蒋振南去死,然后,镇国公府和镇国大将军就由他们直接来继承。

听说,镇国公夫人与皇宫里某位皇子皇孙联手,暗害过蒋振南呢。

都威胁到性命安全了,要说蒋振南真不计较,他都认为不可能。

这不,蒋振烨的婚事,就是蒋振南对闻玉静的反击。

这一招够狠的!

所以,他就猜测,这蒋振烨的婚事,蒋振南说不定会来呢。

只要蒋振南会来,那么这热闹就少不了。

不过,还别说,刚到镇国公府门口,这热闹就来了。

至于三皇子,他是代表着圣上来镇国公府祝贺的。

一个镇国公府的嫡二子,圣上不可能亲临祝贺,太子的身份也非同一同,不可能降低身份,只是给镇国公府的嫡二子祝贺这婚事,所以,三皇子身份是差不多了。

这三皇子虽不是太子,可他的母亲了备受圣上宠爱,连带着他也很受宠。

所以,皇上派他过来,已经很给镇国公府面子了,这也算是皇上给蒋云峰夫妇的一点恩惠和补偿吧。

皇子皇孙,刚好在门口巧遇!

只是双方还没有来得及打招呼,就听到镇国公府传来的一阵阵热闹。

他们双方透过人群,看到站在蒋振南身边的穿着一身红裙的女人时,瞳孔都猛得一阵剧烈收缩!

蒋振南身边有女人?

哦,不对,竟然有女人能靠近蒋振南三尺之内?

不对,不对,蒋振南似乎是牵着那个女人的手?

两人简直是糊涂极了,却又是震惊不已!

传闻中,没有没有女人能靠近蒋振南三尺之内,因为蒋振南长期在战场上的厮杀,导致他身上一股血腥嗜杀的煞气,孩童啼哭,女人惊恐尖叫。

传闻中,蒋振南也很不喜女人靠近,传言中有敌国派很美丽女人,使用美人计,刺杀蒋振南,结果,蒋振南一点都不会怜香惜玉,一脚把人给踢死了。

踢死了还不算,听说,当着千万属下士兵的面,把那美人的皮给刮了下来,然后,把肉放到锅里去煮,把揪出来的敌人间谍,及那些出卖军情的背叛者,一人一碗羹汤,强行惯到肚子里。

当时,当场吐出来的,除了吃人羹汤的人,还有千万军兵,也都当场吐了出来。

从此之后,所有人都不敢喝汤了!

最主要的是,在也不敢有人出卖军情给敌人。

蒋振南的手段,他们再也不敢领教!

所以,蒋振南的治军之严,也是有一定手段和道理的。

可现在,一个不知打哪冒出来的女人,竟然如此得冷血大将军的厚待,最主要的是,一句句肉麻的情话,从一个严厉冷酷无情的人口中说出,这简直比太阳打西边出来,天下红雨还震惊。

尤其听到他那句:你看你这细皮嫩肉的,万一被打疼了,心疼的可是我啊。

宇文非夜和宇文旭弘同时踉跄的退了两步。

最后,宇文旭弘看向宇文非夜,很是迷惑的道,“三皇叔,这是咱们冷血无情鼎鼎大名的镇国大将军所说的话吗?这么肉麻!”

宇文非夜只是木讷的点了点头。

这人绝对不是蒋振南,一定是有人假冒的。

叔侄俩一致的想法。

不过,两人并没有急着进去,他们想要看看,这场热闹还能怎么个热闹法。

听着林月兰问候镇国夫人,这双腿膝盖是不是还疼时,所有人的反应则是,镇国公夫人认识这个红衣女人。

闻玉静听着林月兰说她的膝盖时,让她立即想起,在下人面前露出的那白花花的小腿,还有回到府里之后,蒋云峰的嫌弃,这一切都让她倍感侮辱,可却又无法改变的事实,只能是打碎牙齿往自已肚子里咽。

现在乍然听到林月兰的问候,立即让她醒悟,那时她的膝盖突然疼痛,一定是这个女人搞得鬼。

因为,她听她口口声声说会一些医术。

一个会医术的人,很是不容易了解人身上弱点的。

闻玉静眼睛迸发出凌厉带着愤恨的目光,嘴里几乎咬牙切齿的道,“是你,对不对?是你搞得鬼是不是?”

她问的是,实际上她膝盖突然巨疼,是林月兰给弄的。

林月兰听罢,摊了探手,很是懵懂不知的问道,“夫人,你到底在说什么?什么是我搞得鬼?”随即,像是明白过来一般,道,“哦,你是说你的裤子质量太差,一拉就断,然后在下人面前露出你那双白花花的小腿这事,是吗?”

你自已想要受辱,那就成全你!

“哦,夫人,这事是我不对,听着你的膝盖疼,就有些心疼的想给你看看,可这是,你的裤子轻轻一拉就……”林月兰没有再说下去,在场的人,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哈……

众人听到镇国公夫人,露小腿了?而且还是在下人面前?

这事真是够劲暴的。

要知道,一个贵妇人在除了丈夫面前,露出肢体,或者是衣冠不整什么的,那可是有清白嫌疑的。

刹时,所有人都带着异样的目光看向闻玉静,而有些男人,则是带着一抹嘲笑和轻视看向蒋云峰,更有甚者,直接露出赤裸裸的淫秽目光,看向闻玉静的小腿处。

现场在这一刻,突然变得很是诡异,甚至是有人觉得这种气氛,有些人人窒息和不安。

但同样的,有人对这个红衣女子的身份更加好奇和疑惑。

跟在蒋振南身边,还与闻玉静认识,这就有些古怪了。

闻玉静气得脸色青红交织。

她怎么也不曾想到,这个死丫头竟然这么的口无遮拦,就这么把她的糗事给暴露出来,让她不得不再一次面对众人的嘲弄,讥笑,甚至是眼神的侮辱。

闻玉静和蒋云峰根本不曾想到,蒋振南竟然会把这个野丫头给带过来。

现在还被她如此侮辱,可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且心态不稳,一时之间,他们不知怎么去反驳林月兰。

“你是谁?竟然敢跑到镇国公府来撒野!”蒋雯这时突然跳出来指着林月兰大骂道,“来人,把这个不知哪冒出来的野女人给本小姐打出去!”

一个高门千金小姐,嘴里时不时的冒出粗鲁之词也就罢了,现在竟然开口闭口就是打打杀杀的,真不知成何体统。

蒋振南立刻站在林月兰跟前,很是霸气大声的喝道,“本将军看谁敢!”

锋利的眼神,扫了一下四周,让那些胆小的人,噤若寒蝉,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一个,缩在一旁,抬起头,不声不响的看着热闹。

蒋振南公然的维护红衣女人,再一次让众人惊愕一把。

然后,看向林月兰的目光,不只是好奇和疑惑,而是带着一种审视和观察了。

虽带着一张红色蝴蝶面具,看不出她的真实容貌,但是她一出场,就打了蒋振烨一巴掌,奚落了闻玉静,还让人无话可说。

蒋雯看着蒋振南的维护,听着蒋振南的话,一张嫩白的脸,红白交织,一双圆目怒瞪着蒋振南和林月兰两人。

随后,她有些底气不足,可是看了四周那些异样的眼光,再想想这里毕竟是镇国公府,是蒋家,且在大庭广众之下,就算是蒋振南都不敢拿她如何。

她鼓足了勇气,厉声的怒道,“蒋振南,今天是我哥哥的大喜日子。你瞧瞧你带了一个人才什么样的野女人,一上来就给了在哥哥一个巴掌。”

然后眼光很是不屑的扫过蒋振南和林月兰,鄙视的道,“哼,果然是野女人配野种!怪不得要出面维护了!”

啪啪!

这一下子,可不是一个巴掌,而是直接两个重重的耳光。

然后,所有人都明显看到蒋雯的脸,迅速红肿起来,嘴边流出一抹血丝,再然后……

“噗!”

嘴里吐出一大口血出来,而血水中还包裹着两颗牙齿。

这两个巴掌,真真是拍得太重了。

所有人用惊疑的目光瞪向打人之后,且若无其事般再轻拍拍手的红衣女人。

哦,不对,这红衣女人方才明明离着蒋雯有一定的剧烈,然后,他们眼前只是觉得红光一闪,刹时就听到了打耳光的声音。

这短短的时间之内且让所有人在没有反应过来时完成的一切,又一次让所有人惊愕不已。

心里都有一致的想法。

这红衣女人恐怕不简单。

就在他们思绪婉转的瞬间,又听到差点让他们摔倒的话。

只听到蒋振南再一次很是心疼的道,“月儿,都说了,这些事我来,你看看你,这手又被打红了吧!”

众人绝倒!

明明更惨的是蒋雯好不好,人家被打肿了脸,打出了一嘴的血,还打落了两颗牙齿,他倒是先关心打人的手红不红的问题。

等闻玉静反应过来时,简直要疯了。

她对着林月兰大怒骂道,“你这死丫头,是不是跟我们有仇是不是?我知道你跟南儿交好,可你也不能因此就随便打人吧!”

得,都这时候了,她还在暗示众人,这女人打她的一双儿女,是因为受到蒋振南的指使。

她就是想把脏水泼到蒋振南身上。

虽说在昨天,她与蒋振南撕破了脸皮,但在场的宾客们不知道啊。

但是,他们知道蒋振南与闻玉静的关系不和,可闻玉静一直是个贤妻良母。

所以只要之前,她还是维持着一个慈善的继母,再加上蒋振烨的婚事,蒋振南也掺合了一脚,理所当然了,这就表示,蒋振南就是是很不满他们一大家子,趁着喜宴之时,来这里捣乱。

然而,在场的宾客们也不是糊涂,不是傻瓜。

即使之前闻玉静的表面工作做得再好,可她之前让一双儿女去将军府,霸占着将军府,又以借口父母之命,打着为蒋振南好的名义,向圣上提出蒋振南娶曾艳丽,再让人不屑不耻的是,相传她教育优秀的一双儿女,被教育的,对着自已的大哥大吼大叫,还大骂野种等等,如果不是蒋云峰和闻玉静夫妻俩暗地里这种大骂蒋振南,他们的一又儿女可以这样使劲的作吗?

虽说,方才他们好像听到了一个爆炸般的新闻,蒋振南似乎不是蒋云峰的亲生儿子什么的。

呵呵,只要蒋云峰没有公开承认,那么蒋振南的身份,是也是,不是也是。

最重要的一点是,如果蒋振南不是蒋云峰亲生儿子,那镇国公继承人的位置,有蒋振南的事吗?

子嗣对于任何一个家族来说,都特别的重要,绝不能混淆视听,有一丝含糊。

即使蒋振南当上这镇国公府继承人,有圣上在背后做推手,可如果蒋云峰拿出证据,证明蒋振南确实不是蒋家人,相信圣上也不会难为人,让一个外人去做镇国公府的继承人,不是吗?

所以,蒋云峰和闻玉静在一双儿女面前的这样诬蔑蒋振南,说不定有有安慰他们的成分,同时也是很确定的告诉他们,蒋振南不得他们喜欢的原因。

然而,蒋云峰夫妻是万万没有想到,这双儿女竟然是如此的愚蠢,在大庭广众之下,骂蒋振南贱种也就罢了,竟然还诬蔑他的亲生母亲。

只要有一点孝心血性的子女,就会任人侮辱。

不过,让他们更加没有想到的是,为蒋振南出头的人,竟然是一个女人,一个穿着红衣,带着红色面具的女人。

所以,这一次即使闻玉静想要把脏水泼到蒋振南身上,恐怕是有些困难了吧。

林月兰放开蒋振南被拉着的手,走向闻玉静,面具露出的粉唇,明显可能看到似笑非笑,且是轻蔑的弧度。

林月兰直接拆穿讽刺的道,“得,镇国公夫人,你甭把什么坏事儿都按到南大哥的头上去。来这里的客人,可都是带着眼睛,带着嘴巴的。你问问再场的每一个,看看你的一双好儿女,是不是该教育教育?”

瞧了一眼被打这肿脸的蒋振烨和蒋雯兄妹,接着道,“本姑娘打他们还是轻的,如果这事在圣上跟前闹着,两人,一人三十大板可是逃脱不了。本姑姑娘早就听说,在年宴上,某人因为对自已大哥不敬,可是被圣上好生教育了一翻,是不是,镇国公夫人?”

闻玉静咬牙切齿大声的道,“好个伶牙俐齿的丫头!”

“哦,对了,如果你认为本姑娘所说的不是这个理,不是事实的话,你可以让外面两位做个主。”

林月兰的话一落下,大家的目光一致看向外面。

现场先是一片安静,可接着现场就“轰”的一阵响动,然后一致跪下,嘴里大声的喊道,“三皇子,皇长孙,千岁千岁千千岁!”

两个本在外面好好看热闹的,而且看得津津有味的宇文非夜宇文旭弘,突然被人,呃,这么的一指,顿时先是有些愕然,随即有些羞赧。

毕竟,他们是皇子皇孙,竟然在大臣门前看热闹,怎么都有些不好意思吧。

宇文非夜和宇文旭弘先是对视一眼,随即轻咳了一声,“咳……,诸位起身吧!”

“谢三皇子,皇长孙!”

宇文非夜先跨进镇国公府,宇文旭弘紧随其后。

然后,两人就站到了蒋振南和林月兰面前,眼前盯着两人,哦,不却确的说是双眼盯着穿着红衣的林月兰,都各自挑了挑眉。

方才,他们可是瞧得很清楚,所有人都下跪了,可这红衣女子却直直的站着。

蒋振南看着两位灼热的目光,眼眸微微眯,面具之下的表情微微不喜。

他立即挡在林月兰面前,对着两人躬了躬身道,“三殿下,长孙殿下!”

蒋振南是一品大将军,武官最高品级,除了面见圣上必须下跪之外,其余的嫔妃皇子皇孙亲王,只需躬身拜一拜就行。

宇文旭弘很是好奇林月兰的身份,笑着问道,“将军,这位女子是?”

蒋振南说道,“这位是我的未婚妻月儿!月儿,过来拜见三皇子,皇长孙殿下!”

林月兰微微躬身的道,“月儿拜见三殿下,长孙殿下!”

声音清亮悦耳!

可是宇文非夜听着这声音,轻轻皱了皱眉头。

这声音,对他来说,好像有些耳熟啊。

很像那个人。

只是这声音又有些差别。

一个还比较稚嫩,一个成熟!

不过,现在他还是思考的这个的时候。

因为,他们听到了什么?

他们听到了蒋振南介绍这个女子的身份是:未婚妻!

未婚妻!

这吃惊的,可不止是皇子皇孙殿下,在场所有人,包括蒋云峰夫妻都吃惊不已。

气氛又是安静不已!

就在这是,一道异常尖锐的声音,突然响起,“不可能,这根本不可能的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