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5章:拉下去斩头示众!/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蒋雯的尖锐之声,再一次打破了现场震惊又安静的气氛。

蒋雯像是很接受不了蒋振南身边有个女人的事实,她指着蒋振南继续道,“你是个天生煞星命,克父克母克妻,有哪个女人敢嫁给你?就她,”

她又指向林月兰很是不屑的道,“难道她不是看你上镇国大将军的身份,想要将军夫人?当然了,也要看她有没有这个命去享受当将军夫人的滋味!”最后一句,所有人听着就觉很是愤恨的感觉。

实际上,蒋雯也确实愤怒及愤恨。

因为,犹豫闻玉静对她一直以来的灌输就是,蒋振南的一切,如将军府,及将军府内的一切财产,都是他们兄妹俩的。

因为,蒋振南不会有女人。

没有女人,就代表着没有继承人。

那自然而然的,他的东西,肯定归为他们所有了。

可现在突然冒出一个女人,还说是他的未婚妻。

这事情对镇国公府的人,可是大了去了。

蒋雯对林月兰的侮辱,让蒋振南很是愤怒。

他凌厉的对着蒋雯说道,“蒋雯,如果你的嘴巴再不干净。本将军看你的嘴干脆就不要了!”

这意思是缝了蒋雯的嘴。

蒋雯又害怕又恼怒的道,“你敢!”

蒋振南说道,“你再敢说一句月儿的不是看看!”

骂他野种也就罢了,竟然敢当着他的面,骂月儿为野女人。

月儿可是他捧在手心里的宝,他都舍不得说一下,竟然让蒋雯这个女人给骂了。

蒋雯又惊恐又害怕,直直的怒瞪着蒋振南和林月兰,却再也不敢说什么了。

对于蒋振南说到做到的手段,她还是听说了的。

此刻,她很有自知之明的,没有丧失理智的再去大骂。

林月兰站出来用手再拍了拍巴掌,眼神灼灼的盯着闻玉静,轻笑着道,“镇国公夫人对于一双儿女的教育,真是让本姑娘大开眼界啊!开口闭口都是野种什么。就是不知道,你们口口声声大骂的野种,实际上是你们的大哥?如果他是野种,那么你们是什么?那生你们下来的人,又是什么?是野种的爹娘吗?这么说来,不就是老野种吗?”

“噗嗤!”不知是谁听到“老野种”三个字,实在忍受不了笑出了声。

但大部分却是强忍着笑意的。

“你……你胡说八道!”蒋雯反驳不出来,“他蒋振南明明她不是爹的亲生儿子,不是野种是什么?”

林月兰却很是淡定的说道,“哦?你说蒋振南不是镇国公的亲生儿子啊?可有证据吗?如果没有证据,那么,”

面具之下与蒋振南如出一辙锋利的眼眸,锐利扫视了一下蒋云峰夫妻俩,然后继续轻云淡烟的说道,“镇国公府所犯的可是欺君之罪,这可是抄家灭族的大罪,蒋大小姐,你可要想清楚哦!”

蒋振南一出生就上了蒋家族谱,而且因为种种原因,蒋振南又成了镇国公府的继承人,还是圣上亲自赐封的。

如果蒋振南不是蒋云峰的亲生子,不是蒋家子孙,那么蒋云峰,哦不,是整个蒋家都有欺君的嫌疑。

因为,蒋振南上了蒋家族谱是铁板钉钉的事实,谁也不能否认。

听着林月兰的话后,蒋雯本来被打红肿的脸,刹时间又变成了一片苍白,吓得整个人看起来都毫无血色。

闻玉静感觉到今天蒋振南是特意带着这个野丫头来捣乱的。

可是,这丫头战斗力特别强,还伶牙俐嘴的,他们根本就说不过她,最让她气愤不过的是,打了她的一双儿女,她似乎还得感谢她呢,气得她真是浑身哆嗦。

“嗯,这位姑娘说的是。”宇文旭弘突然插口道,“蒋二少爷,蒋大小姐,你们可要想清楚,这话该不该说哦?”

皇长孙这么一插话,立即让这气氛更加诡异起来。

蒋云峰突然怒气冲冲的对着蒋雯,一个巴掌就扫了过去,怒骂道,“是不是我平时惯坏你了,什么话都敢说!”

这下好了,被林月兰扫过两巴掌的脸,已经打落了两颗牙齿,嘴里还松了五六颗,蒋云峰这一巴掌下去,这五六颗牙齿,全部掉落了下来,一包血水,喷涌而出。

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就这么被打的惨兮兮的,看着也是怪可怜的。

不过,现在在场的人,都是身份高贵的宾客,对于口无遮拦的蒋雯,没有一点可怜同情之心。

祸从口出!

她就是嘴贱。

所以,这个下场是她自作自受的。

蒋云峰打了蒋雯一巴掌之后,立即对着三皇子和皇长孙很是恭敬的说道,“三殿下,长孙殿下,是微臣教子无方,让大家看笑话了!”

看着蒋云峰诚恳的态度,宇文非夜想要说什么,却被宇文旭弘抢先一步,对着蒋云峰很是严肃的道,“镇国公,你要道歉的对象,可不是本宫和三皇孙!”

没有指名是谁,但是在场所有人都知道,蒋云峰该道歉的是蒋振南。

但是,让一个老子去给儿子道歉,蒋云峰却拉不下这个脸。

站在那里,满脸通红,似乎一直在纠结。

宇文非夜有心卖蒋云峰一个好,他端着长辈的架子,笑着对与宇文旭弘道,“弘儿,这事要不要道歉,向谁道歉,是不是应该问过大将军本人,你呀,就是太心急了。”

这是给蒋云峰一个台阶下。

同时,也是在暗示蒋振南,不要蒋云峰向他道歉。

因为一个父亲给儿子道歉,怎么看着有些说不过去。

当然了,这是宇文非夜的看法。

“大将军,蒋二少爷和蒋大小姐虽说错了话,但他们毕竟已经受到了教训,镇国公也是诚恳的认了错,你看是不是……?”后面半句并没有说出来,实际上就是说,是不是不要他向你道歉了?

宇文旭弘有心帮忙,但是宇文非夜毕竟比高一个辈分,他也不好去反驳,让宇文非夜失了面子。

要知道这一次宇文非夜是代表着父皇过来祝贺。

他失了面子,就代表着父皇失了面子,同时也就表示着整个皇家失了面子。

为了皇家权威着想,他是不会再出反驳三皇子的。

他心里在暗自猜测着,就不知道蒋振南是要如何做了。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

林月兰冷笑着看宇文非夜,挑衅一般的问道,“三皇子,如果有人骂你一句野种,你是不是应该大度的原谅他?”

“放肆!”宇文非夜脸色一沉,整个人显得严厉威严,“本宫堂堂一个皇子,竟然被你诬蔑野种,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来人,把这个女人给本宫拉下去,打三十大板,给她一点惩罚教训!”

宇文非夜一说完,就有两个属下站出来,要拉走林月兰。

“本将军看谁敢动!”蒋振南霸气的喝厉道。

“三皇叔,万万不可啊!”眼看着宇文非夜不管不顾蒋振南的面子,开口就要打杀这个红衣女子,脸色立即一变,赶紧劝阻道。

蒋云峰夫妇,和蒋家兄妹俩倒是心头一喜,其余的人,则纯属看热闹的成份在了。

只是,心里微微有些好奇疑惑,甚至带着惋惜。

这个红衣女人到底是谁,是不是蒋振南的未婚妻,已经不在重要了。

重要的是,这三十大板一落下去,她还有没有命在,都还不知道呢。

至于蒋振南,他只是一个将军,对上皇家皇子皇孙,也是只有低头的份。

蒋振南的阻拦和皇长孙的劝阻,让那些想要把林月兰拉下去的侍卫不敢乱动了。

宇文非夜看着宇文旭弘一阵恼火,厉声的道,“怎么,本宫教训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弘儿也要阻止吗?”

但不等宇文旭弘回应,他又带着威严凌厉的对着蒋振南,振振有词的说道,“蒋振南,本宫不管你与这女人到底是什么关系?但是,她口出污秽,诬蔑皇家子嗣,按律法,是当场杀头之罪!只是,本宫看在你的面子上,只给这女人三十大板而已,如此,你还要违抗本宫吗?”

蒋振南丝毫不妥协的道,“月儿既然是本将军的未婚妻,无论如何,本本将军都要护她周全,绝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

这是明确告诉宇文非夜,如果他执意要让林月兰受到这样的伤害,那么他就反抗到底。

宇文非夜气得脸色铁青。

他早就知道这个蒋振南是个狂妄桀骜不驯的人,杖着父皇的撑腰,对他们这些嫔妃皇子皇孙们,从来不放在眼里。

现在好不容易抓了他一个弱点,他怎能轻易放过。宇文非夜冷冷的说道,“蒋振南,你确定为了一个女人,跟皇家对抗吗?要知道,人一旦维护她,那么示同犯罪!大将军,本宫劝你,还是想清楚,为一个女人触碰皇家权威,值不值得!”

蒋振南想也不想断然拒绝的道,“如果一个男人连自已的一个女人都放弃保护,那么,他有什么资格作为一个男人?何况,我一个堂堂的大将军,如果连一个女人都保护不了,怎么去保护龙宴国百姓?”

蒋振南不说则已,一说话,则让人惊讶不已。

因为一个女人,都上升到天下百姓安危来了。

我靠,谁说蒋振南不喜女人来说,这不,就因为一个女人,都与皇子皇孙对上皇家权威来了。

宇文旭弘脸色猛然一变,他立即劝声道,“大将军,只是一个女人,何必把话说得这么严重?况且,你身后的这个女人,也确实犯了皇家大忌,诬蔑皇家子嗣。三皇叔只是责令给她三十大板,已经是法外开恩了!”所以,你要识趣,别为了一个女人真跟三皇叔对上啊。

只是蒋振南似乎油烟不进,他眼神冷冷的瞧了宇文旭弘一眼,然后再冷哼一声,“哼!”

宇文非夜气得脸色铁青铁青的。

说实在的,他真恨不得,利用这个把柄把蒋振南给打压下去,省得他堂堂一个皇子,还得看一个臣子的脸色。

然而,他心里却是很清楚。

在明面上,他不敢真的彻底得罪蒋振南。

一个是蒋振南是真的很受圣上的宠信,二是,龙宴国的安定还需要蒋振南来守护。

在他登上那个位置之前,明面上,他还必须恭敬对着蒋振南。

只是,现在,能杀杀蒋振南的气势,他当然不会放过了。

宇文非夜随即笑了笑道,“大将军,男子汉大丈夫,何患无妻?如果你喜欢女人,本宫三皇子府肥燕环瘦,细肢柳腰,娇艳俏丽各种绝色美人,随便你挑,随便你选,你想要多少,本宫就送你多少,如何?”

在他的猜测当中,或许蒋振南这二十多年都没有真正的接触过女人,所以,现在难得碰到一个愿意接近他的女人,他当然要护着捧着了。

但是,如果有一大批漂亮美丽的女人,供他选择供他玩乐,他还会在乎一个只会给他闯祸的女人吗?

宇文非夜的想法,也确实是天下大多数男人所认为的那样。

然而,事实总是有意外……

“不如何!”清脆的悦耳女声在安静的氛围之中,显得很是突兀,可又是这么的特别。

所有人很是诧异的看向出声的红衣女子。

只是,她没有站在蒋振南的身后,而是直接站在蒋振南的面前,意味十足。

谁也没有料到,蒋振南没有应声,出声的人会是这个红衣女子。

看到林月兰站出来,宇文非夜黑着脸,再问一遍,说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林月兰很是从容淡定的说道,“我说不如何!那些肥燕环瘦,细肢柳腰,娇艳俏丽各种绝色美人,还是留给三皇子自已享受吧!我的男人,只有我一个女人足矣!”

林月兰的话很轻很淡却又很霸道。

可她的话,却仿佛如一道惊雷,把在场的人,都给炸了起来。

这个女人真是……

太过惊骇世俗!

只是这个女人到底哪来的底气,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片刻之后,一些老固执老不修的官员,立即恼羞成怒的大骂道,“真是伤风败俗,伤风败俗!一个女人,还没有成亲,开口闭口我的男人,哪个男人不是三妻四妾的,这还没名没份的,竟然想着独占,真是不知羞耻,不知羞!”

蒋振南却给他们回了一句,“本将军愿意!”

刹时间,在场又一阵惊愕的眼神看向蒋振南。

林月兰却是淡淡的笑了笑道,“三皇子殿下,你听见了吧?”随即神色一冷,与蒋振南如出一辙的冷冽气势,立即散发,周围的人都能感觉到,尤其是离她最近的三皇子和皇长孙。

林月兰接着凌厉的说道,“所以,谁也别想给我男人送女人,送一个,我杀一个,来一双,我杀一对!然后,本姑娘,绝对再赔他一个天仙般的人物,让他夜夜享受一雨水之欢!如果谁想要试试,尽管来!

哦,那个天仙到底是个什么模样,就要看本姑娘的心情了!心情好的,或许只是还一个满脸麻子的女人陪伴;可万一刚好本姑娘心情不好,那还一个满脸脓包的女人,也说不定!”

好霸道!

所有人都被林月兰的气势给惊倒了。

只是她又是哪里来的自信?

宇文非夜也是被这气势给吓了一跳。

可是随即他就皱了皱眉头,这气势好生熟悉。

只是,这可能吗?

宇文非夜心里很是疑惑。

片刻之后,宇文非夜冷声的说道,“本宫不管你哪来的底气,或者是哪来的自信,更或者这些都是大将军给予的?但是,你诬蔑皇家子嗣,就是侵犯皇家权威。你如何执迷不悟,不知悔改,看来那三十大板的惩罚,还是太轻。

既然敬酒不吃吃罚酒,那么,本宫成全你!”说到这,他凌厉的喊道,“来人,这女人所犯诬蔑皇家子嗣罪,给本宫拉下去,斩头示众,立即执行!”

这个罪名一下来,在大庭广众之下,即使是蒋振南想要包庇,也要看允许不允许。

他倒要看看这个蒋振南,为了一个女人,如何来对抗他一个皇子。

闻玉静和蒋家兄妹,听着这个女人要杀头,更加惊喜了。

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女人,让他们吃了多大的亏。

不过,这下好了,这女人就要死了。

他们就是吃了亏,也算是报了仇了。

“怎么,这就恼羞成怒了?”明明要被拉去砍头的人,可这神色还是如此的镇定淡然,漫不经心的说道,“我只是假如一下有人叫你野种,你堂堂一个皇子就对着无辜的本姑娘要打要杀的,怒火冲天,要人命来着。

那蒋振南呢,被自已的弟妹,口口声声毫无顾忌的叫着野种,如果没有人教,没有人包庇,他们敢这样对待南大哥?

要知道,他蒋振南,可是上了蒋家族谱,被皇上认可,堂堂正正的蒋家嫡长嫡孙,凭什么被人骂野种?俗话说,子不教,父之过!

蒋振烨和蒋雯这兄妹俩从小跟在父亲镇国公面前,受教育长大的。现在,这教育出现了问题,难道就不是镇国公大人的问题吗?所以,镇国公为他所出现的问题向被人骂作野种的大儿子道歉,有什么错吗?”

这话题又被林月兰给拉回来了。

在别人认为生死之际给拉回来的。

“所以,三皇子殿下,你确定为了一个假设的问题,给本姑娘按上莫须有的罪名,要了本姑娘的命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