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6章:必须道歉/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月兰凌厉的眼神对上宇文非夜有些错愕的眼神,冷冷清清的再说道:“所以,三皇子殿下,你确定为了一个假设的问题,给本姑娘按上莫须有的罪名,要了本姑娘的命吗?”

林月兰一把把自已诬蔑皇家子嗣的罪名,给撇的一干二净,反而给宇文非夜按上一个强词夺理,强权夺势,滥用皇权,陷害无辜百姓的罪名。

这一下子,现场的气氛又立即变得诡异起来。

心中不由的暗叹:“好一个伶牙俐嘴的女人!怪不得,三皇子要斩杀她,还么淡定,原来,她的嘴,这利索,把黑的都说成白的!这下好了,三皇子,有理说不清了。一个欺负无辜百姓的帽子盖下来,他就有口难辨!”

林月兰凌厉的语气,一下子让认为占理的宇文非夜变成了滥用皇权的皇子了。

宇文非夜这脸色真是难看的紧,青了黑,黑了又青,来回变化。

随后,他铁青着脸咬牙切齿的说道,“好一张利嘴!”

林月兰说得有理有据,如果在暗处,任凭她如何伶牙俐齿,都逃脱不了污蔑皇家子嗣之罪,坐实罪名,斩杀这样的人,轻轻松松,根本就不用任何借口!

可在大庭广众之下,就算他是一个堂堂皇子,也根本就不敢再拿她怎么样,否则,就真是做实仗势欺人,利用皇权陷害无辜百姓了!

他还真不能拿她怎么样。

这个暗亏他记下了,只是这账他是要算到蒋振南头上去。

如果这女人不是有蒋振南撑腰,她哪来的底气,跟他一个皇子对抗。

林月兰笑道,“过奖过奖!本姑娘只是实话实说,不是吗?不过,话说回来,每个做错事的人,都必须为自已的错误负责,比如道歉,补偿什么的。”

这话一出,所有人再次一愕。

尤其是宇文非夜和宇文旭弘,更是以一种不可置信的目光盯着林月兰。

片刻之后,宇文旭弘反应过来,他微微惊讶的问道,“姑娘,难道你要三皇叔给你道歉吗?”

一个不明身份的平民,有什么资格让一个皇子向她道歉。

可林月兰却轻轻反问过去,“长孙殿下,这难道不应该吗?本姑娘方才也说了,每个人都必须为自已的错误负责。既然三皇子殿下冤枉我污蔑皇家子嗣,实际上,本姑娘只是一个假设而已。他却因为一个假设要杀我的头。如果我不为自已据理力争的辩解,众目睽睽之下,这刀下可能又多了一缕冤魂。这可多冤啊!所以,即使是三皇子,也得为自已的错误负责,不是吗?”

好吧,这话说得他根本就无法辩解!

宇文旭弘暗道。

然后,他用一种爱莫能助的眼神看向三皇子。

毕竟,朝廷里大部分文武百官都聚集在这里,三皇子要给交代的不仅是这位红衣女人,还有这些官员呢。

这气氛一下子又变得安静及僵凝起来。

但是,很快这气氛,又被人给打破了。

“你这个女人,真是胆大包天,痴心妄想,要三殿下给你赔礼道歉,甚至索要赔偿,你以为你是谁啊?只不过是跟野……他身边的一个无名无份的女人罢了!真是妄想!”

随即,她如猪头红肿的脑袋,转头看向三皇子,很是讨好的说道,“三殿下,您身份高贵,根本就没有必要给这样一个来历不明不白的女人道歉。她污蔑皇家子嗣,您能饶恕她,已经是她的造化,她不敢恩也就罢了,还得寸进尺,让您失颜面。

这样的女人真是可恶,您不必看在野……大哥的面子上饶过她!”

说完,她眼睛都肿成只下一条缝隙的眼睛,及红肿的脸庞,得意的冲着林月兰笑了笑。

这模样怪渗人的!

林月兰看着面目全非,打落了这么多牙齿,口齿还这么利落的蒋雯,一时之间有些无语。

看来蒋雯的冲动和愚蠢,真是不可救药了。

她难道不知道,这一切本身就是她给引起的吗?

她自以为给三皇子抱不平,殊不知,却更是强调了三皇子以权欺人的事实。

林月兰却不理会很是得意的蒋雯,只是似笑非笑的看向宇文非夜,淡淡的说道,“所以,三皇子你的意思和蒋大小姐一样吗?”

实际上暗示的意思,如果你的意思与蒋雯一样,那么你堂堂一个皇子的教育与素质,也就与蒋雯一样。

蒋雯现在是个什么名声,在场有眼睛有耳朵的人,都能听到看不到。

那就是一个刁蛮任性,蛮横无理却自作聪明素质低下的女人。

宇文非夜是个聪明人。

当然知道林月兰话里的意思了。

他微微低着头,思考再三,纠结再三,最后做出的决定,却是不得不做出对他来说,很是屈辱的选择。

就在他想张口之际,一阵很是洪亮的怒吼声传来。

“好一个黄毛丫头,真是太放肆了!”一个留着胡须看着有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从门口跨了进来。

看样子,他像是在门口站了听了好一会了。

林月兰面具之下的表情挑了挑,淡淡冷冷的问道,“你是谁?”

“放肆!”这男人又一阵怒吼!

林月兰的脸色一冷,凌厉的道,“本姑娘还放伍了呢!”

这个中年男人指着林月兰,气得差点跳脚道,“你……你……你这丫头,真是太没规没矩!目无尊卑,目无尊长,竟然还敢挑衅皇家权威!”

林月兰冷淡的说道,“本姑娘没规矩?本姑娘目无尊卑,目无尊长?请问,你是怎么看出来的?说来,还不知阁下尊姓大名,你突然冒出来多管闲事,又是哪一位?”

“你?”这位男子怒指着林月兰。

“舅舅!”三皇子突然一脸黑线的上前喊道。

随后,蒋振南上前给林月兰介绍道,“月儿,这位京城四大家族之一的周家继承人周德宏,也是三皇子亲舅舅!”

三皇子的母妃是周文雅,是周家嫡长女,也是周德宏一母同胞的亲妹妹。

林月兰了然的点了点头,“哦,原来是这样。”

但随即,她就很不给情面的直言道,“怎么,难道三皇子要像小孩子打架一样吗?自已打不赢,输了,要家长出面,扳回一局不成?说来,本姑娘也不要什么,也只是要一个道歉而已,这根本就用不着家长出面吧?”

这话说得很明显是讽刺和嘲弄。

三皇子被这么一说,瞬间耳臊!

周德宏凌厉的再大喝一声,“放肆!”

林月兰冷笑道,“周国舅,难道你嘴里除了说放肆,就没有其它词吗?”

在场的人,再次倒吸了一口气。

这……这女人,真是无法无天!

就算有镇国大将军给她撑腰,她也不能一再,再而三的,去得罪皇家贵族吧!

她真如蒋振南所说,是他的未婚妻,以后她真嫁入将军府,得罪了这么多人,以后,还怎么在京城立足啊?

林月兰的无法无天,一下子又把周德宏给气得脸青一阵,黑一阵!

只是他说不过林月兰,转头就看向蒋振南,厉声的问道,“大将军,你就任何在文武百官面前,甚至皇家子孙跟前,任意妄为吗?还有,你说这个女人是你的未婚妻?就这样无法无天的未婚妻,难道就不怕给你惹下滔天大上祸吗?”

他这是开始挑拨蒋振南了。

周德宏也是认为林月兰的无法无天,是蒋振南所给和纵容的。

因此,只要挑拨蒋振南把人给甩了,那么这个女人的路,就走到了尽头。

只是很可惜。

在场的人,没有任何人了解林月兰,也就无法理解林月兰和蒋振南之间的关系。

他们都以为是林月兰攀附蒋振南,实际上呢,没有林月兰就没有蒋振南。

蒋振南冷冽的回答周德宏,“周国舅,本将军根本不觉得月儿无法无天!在场的人眼睛看得到,听得到,难道他们也认为月儿是无法无天吗?她说的每一句难道都是胡搅蛮缠,歪理吗?”

蒋振南的话落下来了,却没有人敢吭声。

因为,按理是红衣女子占理。

可是,他们不能说啊。

这不是得罪人的事嘛。

一方是三皇子,一方镇国在大将军,无论得罪哪一方,都不好。

所以,保持沉默,却变成了最好的回答!

周德宏被蒋振南这么一呛声,再看了看眼神漂浮,或者低着头的众人,这下,气得一个后仰。

这些没用的东西。

他怒指着蒋振南,“你……”

宇文非夜立即阻止道,“舅舅别说了!”再说下去,丢脸丢面子的只会是他们,甚至威胁到他们的名声名望问题。

所以,现在最好的做法就是……

“这位姑娘,对于本宫方才的错误,本宫抱歉!”三皇子道歉了。

三皇子真的道歉了!

这个认知,让所有人很是惊讶,可又觉得在意料之中!

因为,这个女人是真的很厉害。

三言两语,就把三皇子和国舅爷给驳的无话可说。

现在,更是逼迫的一个三皇子不得不向一个不明身份的女人低头。

林月兰笑着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三皇子听罢,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可就是无法去反驳!

只能扯着脸皮,冷笑道,“看来本宫还得感谢姑娘的大度了?”

林月兰打蛇上棍道,“三皇子,不敢当!”

随后,她眼神冷冷的盯着一直站在宇文非夜背后擦汗的蒋云峰,冷厉的道,“三皇子,这下子可以让镇国公为他的教之过道歉了吧?”

那是肯定了!

所有人心里都是这么认为的。

连堂堂一个皇子殿下都不得不对你低头,区区一个镇国公能逃得了吗?

三皇子冷眼瞧了一眼蒋云峰,带着戾气的道,“那是当然!”

随后就对蒋云峰带着几分迁怒,厉声的道,“镇国公,这位姑娘说得对。子不教,父之过!即使大将军是你的儿子,但是你另外一双儿女的教育失败,让他们目无兄长,就是你的责任的失误!所以,你还得向大将军道个歉了!”

本来他只是代表着父皇来参加婚礼的,可却不成想闹得这样一个丢脸的份,而这一切的源头,都是因为蒋云峰的一双儿女。

特别是蒋雯顶着一张猪头脸,看似为他不平,实际上更是把他陷入不义,更是让他恼火。

这镇国公府的一家人,真是猪脑子!

三皇子都已经低头,发话了,蒋云峰就算再怎么不满,也不能反驳,更加不能反抗。

只得心不甘情不愿的向蒋振南低头道歉,说道,“南儿,是为父不对,没有把你的弟妹教育好,父亲向你道歉。你大人有大谅,就原谅弟妹这一次吧!”

最后一句话的意思,让他不要去计较野种一事。

林月兰嘴角冷笑,心道,哼,想得倒是轻松。

蒋云峰本以为这么说,这么做,蒋振南应该会是欢天喜地的点头说原谅了。

毕竟,从小到大,蒋振南对他这个父亲一直有儒慕之情,渴望他的父爱。

现在他这个父亲都亲自对他低头了,他难道不应该感激吗?

可是……

现场在他说完这翻话后,一直很是安静,甚至变得诡异和古怪起来。

哦不,是众人的眼神看向蒋云峰透着异样和古怪。

没有想到,蒋云峰偏心偏成这样。

连三皇子因为一句假设的野种,而怒火冲天,最后还自已吃了这么一大亏。

他们倒是把自已血缘关系的人骂作野种,到了最后,就这么轻松的还要人家原谅,哪是有这么便宜的事?

果然……

“镇国公,如果本姑娘耳朵没有问题的话,”说着,林月兰故意掏了掏耳朵,接着说道,“你似乎要南大哥原谅你的一双儿女,是吧?”

蒋云峰知道,只要这个女人开口,就没有好事。

他黑沉着脸,冷声的道,“没错!”

随后,他又理所当然的说道,“你要本国公向他道歉,本国公已经道歉了。既然本国公道歉了,那自然烨儿和雯儿所犯之错,就必须原谅了!”

林月兰简直对他无耻的话气笑了。

她说道,“既如此,南大哥如果不原谅,你待如何?”

蒋云峰很想大声的说道“当然继续逼着他原谅了!”

只是听着林月兰的下一句话,他这理直气壮立刻了放了气的球,一下子瘪了下去。

林月兰说道,“镇国公,你可要想清楚。这里朝廷大部分文武百官,还有皇子皇孙的眼睛,都在盯着看着呢!”

蒋云峰眼睛微眯,片刻转过头,对着蒋振烨和蒋雯怒喝道,“过来,给你们大哥跪下道歉,说你们错了,以后不会再犯!只要你们大哥不原谅你们,就不许起来!”

这一下跪一招确实有用。

蒋云峰不想摆着架子向蒋振南诚恳的道个歉,却逼着他的一双儿女来,而且还径直逼迫蒋振南不得不原谅。

林月兰心里骂了一句,“老狐狸!”

随即,她又阻止道,“哎,别!今天是大喜的日子,这可是新郎官,就这么下跪,可别触了霉头。别到时候出了什么事情,又赖到了南大哥的头上,那南大哥可真是有理说不清了,再说他的嘴笨,就算有理,他也不会说!”

她说的可是事实。

他们可是经常做这样的事!

蒋云峰简直要被林月兰搞疯子了,这不好,那也不对。

他黑沉着脸,问道,“你到底要本国公怎么样?”

林月兰双手抱胸,眼神淡然的盯着蒋云峰,不言不语!

谁也不知道林兰到底想要干什么。

片刻之后,林月兰只是冷然的说道,“很简单!本姑娘要你们发誓,绝不能再骂南大哥一句野种,贱种,否则,就每骂一次,就烂十天嘴巴,满嘴浓疮!”

这……

没有人想到,林月兰真的对“野种”,竟然如此的追究,如此的介意!

“你……”蒋振烨和蒋雯立即怒瞪着林月兰,“你有什么资格?”

他们从小到大骂蒋振南野种贱种,已经完全习惯了,随时随地,脱口而出!

如果真不让他们骂,根本就不习惯!

所以,让他们发誓不骂蒋振南野种贱种,怎么可能?

林月兰冷冷的盯着他俩,冷厉的道,“看来你们是不愿意了?既然如此,”

说着,林月兰突然拍了拍手,然后说道,“那你们就等着烂嘴巴吧?如果不相信的话,你们现在可以张开嘴巴试试,这嘴巴是不是臭的?”

“本大小姐的嘴巴可不臭!”蒋雯一个怒吼。

可她一吼完,周围的人,立即闻到一股恶臭味道,而且十分浓烈。

而散发恶臭的源头,则是……

眼光一致看向蒋雯那红肿的嘴巴。

然后,周围的人很是统一的迅速退了几步,离蒋雯和蒋振烨兄妹俩远点。

就连蒋云峰和闻玉静都受不了的退后了几步,脸色晦暗不明。

但是,他们的眼神却是更为怪异的看林月兰。

他们就不信,蒋雯的嘴巴突然散发与这人无关?

蒋雯自已也感觉到这恶臭的气味,她愕然又惊恐的道,“怎……怎么会?”说完,却迅速用手捂住了嘴巴!

林月兰再一次严厉的问道,“你们是发誓还是不发誓?”

两兄妹被吓怕了,立即点头应道,“我们发誓,我们发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