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7章:恶臭!(一更)/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兄妹心里虽很是清楚,嘴里发出恶臭,肯定与面前这个不明身份的女人,有很大的关系。

但是,看到大家因为他们嘴里散发的气味,再加上自已闻着都恶心不已,这都让她们受不了。

与其与林月兰就这么毫无好处的对着干,还不如先顺着她这一次,以后他们暗地里骂,谁能知道。

最后,两人都妥协了,当着镇国公府所有客人的面,发誓不再骂蒋振南为野种贱种,否则,每骂一次,烂嘴巴十天,满嘴浓疮!

蒋雯发誓完,红肿的双目,恨恨的瞪着林月兰道,“我们已经发过誓了,我嘴里的气味,可以解决了吧?”

林月兰听着蒋雯的话,似乎有些疑惑,随即声音很淡的道,“你们嘴里发出的恶臭,跟本姑娘有什么关系?”

随即又想到什么似的,继续说道,“哦,不对。是有些关系。方才我不小心拍巴掌时,把指甲缝的里恶臭药物,给拍没了。”

说着,还特意伸出她的白嫩的纤纤细手看了看,恍然大悟般的接着说道,“本姑娘还纳闷儿呢,本姑娘这些防狼的药粉哪去了,原来是不小心飘到了二位嘴里了啊。

蒋二少和蒋大小姐,真是对不住啊。本姑娘也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是特意。

就在林月兰说她指甲缝里藏着恶臭药物时,周边的客人立即吓得远离了要月兰好几步,本来蒋振南和林月兰周围的空间就大,现在变得更大,这些人似乎把蒋振南林月兰,蒋家兄妹,蒋云峰夫妻给包围着。

“哎呀,失误,失误,蒋二少爷,蒋大小姐,真是抱歉了!”林月兰的语调有些阴阳怪气再次抱歉说道。

像要特意强调她不是故意,然后诚心道歉。

“解药呢?”蒋振烨咬牙切齿的问道。

他才不相信,这人是不小心的。

她一定是故意的。

“抱歉了,蒋二少,没有解药!”林月兰很轻淡的不带一丝歉意的说道,“不过,蒋二少,蒋大小姐放心,沾上这药物,只需要每天喝上二十斤水,十天就可以消散,不用解药的!”

众人:“……”好阴险!

二十斤水,这是让人在水里淹在水里不成?

这是跑茅厕要把腿跑断节奏吧!

蒋振烨却一点都不信,怒瞪着林月兰道,“本少爷不信!”

林月兰却摊了摊手,很是无辜的说道,“本姑娘确实没有解药,你们不信也没有办法啊!不过,你们真心有疑惑的话,可以去找大夫啊!看看那些医术高明的太医大夫们有没有办法给你们配出解药啊?”

这恶臭是她配来专门对付镇国公府的人,这解药也就只有她能配。

所以,他们就算找太医大夫,都是徒劳无功的。

蒋振烨和蒋雯真是气打不一出来。

可是,今天他们一家四口,包括三皇子和周国舅都在这女人手里吃了大亏,恐怕,这女人是备而来,他们根要就应付不了,也就只能妥协了。

兄妹俩只能咬牙切齿的恨恨的吃下这个暗亏了。

以后有机会,他们一定要报复回去。

林月兰的伶俐、凌厉、阴狠、护短的手段,一下子让再场的人,留下很是深刻的印象。

只是他们心里更加好奇的则是,蒋振南到底是哪找的未婚妻?

不过,瞧着一开始闻玉静就对她愤恨咬牙切齿的样子,他们应该是见过面。

有人立即打定了主意,向闻玉静打听一下这个女人的来历背景。

蒋家兄妹在威胁逼迫之下妥协了。

可是,对于林月兰轻轻松松就能下毒一事,让所有人心有余悸!

宇文旭弘眸里的精光一闪,双眼微微眯了眯,随后,他就很是好奇的问道,“大将军,你这未婚妻会毒术?”

蒋振南却摇了摇头,说道,“她不会毒术,只会一点医术!”

他这话……

医毒不分家,会医术的人,会毒术不是很正常吗?

但是,瞧着这个红衣女人,在大庭广众之下,轻轻松松就下毒,恐怕她的毒术根本就不低,那么说来,医术肯定很精湛。

那么说来的话,蒋振南去年所中之毒是很有可能是这个女人给解的?

可是,那食心毒就算是神医无涯子恐怕都解不了,这女人能解?

这女从到底是打哪冒出来的,又是何主神圣?

她为何会与蒋振南私订终身?

这些疑惑瞬间萦绕在宇文旭弘心间。

心里暗道,“看来必须派人去查查了!”

然后,他不动声色的再笑着问道,“大将军,这姑娘是你未婚妻,就是不知将军你从哪认识的这么一位聪明绝顶的姑娘?还有,她为何会带着一副面具?”

宇文旭弘看似好奇,实际上就是在打探林月兰的底,也想知道这个红衣女人到底长什么模样。

蒋振南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但是在他心里,月儿的倾城倾国美貌,他一点都不想别人看到,尤其是那些皇家的人。

因此,蒋振南也是漫不经心的回道,“月儿只不过是一位乡下过来的姑娘,不懂规矩,请长孙殿下多担待!”

结果,什么也没有问出来。

闻玉静真是气煞了。

她倒没有想到这个野丫头的战斗力竟然这么强,在南元田庄时,让她吃了一个这么在亏,现在在镇国公府,这丫头以一已之嘴,力抵整个镇国公府也就罢了,竟然对上了三皇子还能全身而退,不仅如此,还让三皇子一个堂堂皇子低头向她道歉。

这个蒋振南到底是哪来的好运气,随便找到一个女的也就罢了,可这个丫头不仅是首富柳逸尘的妹妹,而且长得如此出色又有本事。

这样的女人,蒋振南这个贱种怎么配得上?还有这个丫头是什么眼光,放着京城多少青年才俊不要,偏偏看上蒋振南,真是嫌自已命长了吗?

想到这,闻玉静眼珠一转,对林月兰问道,“这位姑娘,你来京城的日子恐怕不长吧?”

林月兰有些不明闻玉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是啊?怎么了?”

闻玉静一听,立即一喜,她道,“既然你是南儿的未婚妻,那应该很是了解南儿吧?以前,让他娶妻,他不肯,说不想害了人家姑娘。没有想到,南儿的缘分在你这啊!南儿算起来周岁有二十有五了,不知姑娘你多大?家住何方?打算什么时候成亲?我和南儿他爹好上门提亲!”

她昨天是知道这女人是柳逸尘的妹妹,但她偏偏假装不知,自有目的。

闻玉静的话一出,林月兰立即明白了闻玉静的打算。

听着这些好话,实际上却是挑拨离间。

这是拐弯抹角的告诉林月兰,蒋振南隐瞒了林月兰一些东西,比如天命煞星,不然,他也不会二十五周岁了,还没有成婚。

这事可以在京城任何一个人口中打听,这也怪林月兰来京城不久。

对京城不熟悉,自然就被蒋振南欺瞒了。

如果林月兰是真正的哪家不谙世事的大家闺秀,也或许对蒋振南真的一点都不了解等等,或许真有可能被闻玉静挑拨成功。

毕竟,这么晚不成婚,总是有原因的,更何况,那是煞星命,只要微微一打听就能打听出来,根本就无法隐瞒的,当然这前提是了解京城之事。

闻玉静就是试探着林月兰之后,才会说这样的话。

林月兰立即笑着应道,“哦,这些就不扰夫人的担心了。本姑娘虽与南大哥私下订了亲,成为未婚夫妻,但是本姑娘年纪尚小,成亲之事,暂不着急,至于了解的不了解的,本姑娘都心中数,更加不用扰烦镇国公和夫人忧心了。还有,本姑娘只是独身一人的孤儿,所以,本姑娘的终身大事本姑娘自已做主,不用镇国公和夫人上门!”

千斤拔四两,就把闻玉静的挑拨给拨回去了。

林月兰是在告诉闻玉静,他对蒋振南很了解,她的挑拨没有用的。

闻玉静真没有想到,真有不怕死的女人,会嫁给蒋振南,又只能暗暗咬牙。

只是她还是很不甘心,正待想要再说什么。

林月兰阻止了她要说口的话,说道,“哦,吉时快到了吧?新郎官是不是该去接新娘了?”

被林月兰这么一提醒,这些看热闹的客人们,才想起,这里正在办一场婚事,之前,时辰还不到,亲娘还未迎回来。

现在看了看天色,是吉时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