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8章: 送礼!(二更)/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月兰一提醒,众人才发现,还没有把新娘子迎回来呢。

只是,看着蒋振烨半张猪头脸,就这么出去……

呵呵,想来这是由史一来,第一人顶着被打猪头脸,苦着脸去迎接新娘的新郎官吧。

但是,镇国公府一家子可是巴不得所有人都忘记这些时刻吉时什么的,他们宁愿没有吉时,那就不用去迎娶那样的新娘。

然而,圣上赐婚,再有圣上派三皇子过来祝贺,这迎娶新娘一事,就不能躲过,否则,违逆圣旨的罪名下来,整个镇国公府吃不了兜着走。

林月兰突然从怀里拿出一张黄符纸,说道,“听说那新娘是个会克夫的。本姑娘担心蒋二少年纪轻轻,就真的遭遇不幸什么的后,又把事情赖到了南大哥的头上。因此,为了避免南大哥被诬赖,本姑娘去了听说祈愿很是灵验的灵隐寺,求了一个平安符。方丈大师说,有了这个平安符,就会保人平安的。”

说着,她就直接递给蒋振烨,道,“呐,蒋二少,拿着吧!这平安符真的很灵验的。”

实际上,是她自已鬼画符随便画的一张。

真让她去灵隐寺只会蒋振烨求一张平安符,那简直是做梦!

实际上,有了这张符,蒋振烨要死都难了。

因为,这就是现代的监控器啊。

一听说是灵隐寺的平安符,蒋振烨立即激动的接过来。

他是真的很怕死啊。

所以一听说这是从灵隐寺弄来的平安符,立即接过来。

也不想想,跟在蒋振南身边的女人,而且还一心维护蒋振南的女人,真的会为了他去灵隐寺求平安符?

太天真了吧!

闻玉静听罢,却脸色一白,想了不想,就拍掉了蒋振南手上黄符,然后,很是害怕大声的对林月兰说道,“不用你的假好心!我们不用你的东西!”

林月兰一点都不恼的道,“既然如此,那我自已收起来!南大哥,这平安符以后你带……”说着时,就要弯腰去捡起那张平安符。

“不,我要!”林月兰的话还没有说完,蒋振烨却很是急切的从地上捡起来,生怕慢一步,就被林月兰收回去一般。

殊不知,他根本就没有看到在林月兰弯腰那片刻,嘴角露出的讽刺与嘲弄。

闻玉静现在根本就不敢收蒋振南,或蒋振南身边这个女人送出来的任何东西。

这几天所发生的事,让她深深感觉到,蒋振南像是要开始报复他们一家子了。

所以,他们绝不可能无缘无故且这么好心的去灵隐寺求那平安符。

这一定是一道邪恶的符!

闻玉静黑着脸,劝说道,“烨儿,这符我们不能收。如果你真需要灵隐寺的平安符的话,娘就去求一张!把这张符还给你这位姑娘!”

“不,不……”蒋振烨紧紧的抓着这道平安符,仿佛抓着救命稻草一般,无论如何都不肯放手。

林月兰笑着说道,“夫人,你放心吧!这绝对是一张能保护蒋二少的平安符。今天蒋二少就是去迎娶曾大小姐进门的好日子,不是本姑娘诅咒,实在是那曾大小姐的命格惊奇,说不定,这蒋二少就可能会……,所以,为了以防万一,还是揣上为好!”

“不,本夫人不相信你!”闻玉静很是固执对着林月兰凌厉的道,“你和他一样,都想要害我儿,害死我儿之后,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得到镇国公府的一切!”

“即使不害死你的儿子,南大哥也是名正言顺镇国公府继承人!”林月兰很是犀利的反驳道,“可以很明确的说,只要南大哥他一天是蒋家嫡长嫡孙,那么他就是镇国公府的继承人,那么将来整个镇国公府就是他的,他根本就没有必要去害人,不是吗?”

说到这里,她一针见血的指出,“反倒是你们,镇国公夫人,应该说,只要南大哥一天还是镇国公府继承人,那么你的儿子就根本没有机会继承镇国公府。所以说,要说害人,谁的害人目的更加明显呢?”

呵……

听着的人,真是倒吸了一口气!

这女人,真是什么话都敢说!

虽说京城的上流圈子中,像闻玉静和蒋振南之间的恩怨,谁不知道,然而,大家都是装明白揣糊涂,谁也不想多管闲事的捅破!

现在这个女人,就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大大咧咧的把掩着藏着的肮脏龌龊心思,给揭露出来,这不是想要给自已惹上杀身之祸吗?

这都还没有嫁进门呢,即使有蒋振南护着,可镇国公府的势力也不能小觑啊,万一蒋振南一个疏忽,造成了她意外身亡什么的,那该是多么的遗憾。

当然了,这只是他们之间的的家务事。

他们这外人可不会多管闲事。

闻玉静此刻真是似了林月兰的心都有。

如果眼神可以杀死人的话,相信林月兰已经被闻玉静杀死了千万次。

最终闻玉静咬牙切齿的道,“你真是想多了!”

随后就对蒋振烨说道,“既然好心相送,烨儿你就好好拿着吧!说不定真能保你平安!”万一你出事了,那么就是这人害的。

这话闻玉静没有说出口,但是在场聪明人,都明白。

林月兰似乎不予计较,她又道,“既然这平安符,蒋二少已经收下了。那么,就快出不发接新娘子吧,错过了吉时,可是不好,不好,到时圣上怪罪下来,都承担不了责任!”

她特意说圣上,就是提醒,蒋家人,不管愿意不愿意,这新娘子还是要接回来的。

说着,还特地让开了路。

林月兰这一动作,很多人也下意识的把路给让出来了。

等大家反应过来时,蒋振烨的面前,已经有一条又宽又直通向门口的路。

蒋振烨一咬牙,带着红花,拿着黄符,就朝着门口走去。

这是圣上指婚,他不能反抗,否则就是杀头之罪。

之前,产生过逃婚的念头,被他亲爹禁足几天之后,也算是明白了。

天下之大,莫非皇土!

就算他逃,又能逃到哪去?

逃不了,到时被抓回,还是杀头?

与其杀头,还不如与命运博一博,说不定,他是唯一不被曾艳丽克死的人呢?

就在蒋振烨要踏出门口之际,林月兰的清淡的声音又再度响起,“哦,对了,在你迎娶新娘子时,本姑娘还要给你送上一份大礼!”

闻玉静怒吼道,“你又要做什么?”

一听这所谓的大礼,就不是好事儿。

林月兰笑呵呵道,“呵呵,这个大礼是真的大礼,对你们来说,可是很欣喜的礼物哦!”

“不,我们不要你的大礼!”闻玉静想了不想的直接拒绝道。

她心头有一种直觉,这所谓的大礼,会给她带来惊天风浪!

林月兰却摇了摇头道,“夫人,你何必这么心急吗?本姑娘说了,这份大礼,你们一定会喜欢,就一定会喜欢的!”

就在这是,周德宏又再度冒出来,厉声的道,“你这女人又在这卖什么关子?还有,既然你口口声声说大将军是镇国公府的继承人,那么你这个女人就要认清楚,如果你要进镇国公府的门,镇国公和夫人,就是你的公公婆婆。

对于公公婆婆如此不尊不敬之人,就是不孝!这还有什么资格嫁入镇国公府?”

说到这,他又转过头对着蒋振南说道,“大将军,你就这么放任这个女人在这搅风搅雨的?而且,对你的爹娘如此不敬不孝的女人,你还要维护?不怕天下人唾沫星子把你淹没吗?”

我靠,这个老家伙!真是多管闲事!

林月兰在心里暗骂道。

不过,你真以为就这么说几句,就怕了你了?

呵呵……

蒋振南睨了一眼周德宏,说道,“周国舅,如果耳朵疼,就请大夫看看!”

呃,这话是什么意思?

随即有聪明人反应过来。

这是说周国舅耳朵出毛病,听不清话啊。

呵呵,什么时候镇国大将军也会拐弯抹角的骂人了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