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9章:大礼一份1(一更)/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蒋振国拐弯抹角的骂人,又让人微微惊讶了一翻。

等周德宏反应过来时,耳朵一阵臊,羞得这脸色又红又白。

蒋振南这是说他耳背,听不到人话。

明明林月兰说得很清楚了,说是送大礼,这有什么不孝的吗?

偏偏周德宏想要借题发挥,这不是招人厌嘛。

随即,他对蒋振南冷哼一声道,“哼,好心被当驴肝肺,冥顽不灵!不听老人言,总有你吃亏的时候!”

蒋振南却是一本正经的说道,“周大人,本将军多谢谢你的好心了!吃亏不吃亏,本将军自已心里有数!”

任谁都能听出这里面讽刺意味。

林月兰眼里的厉光一闪,对着周德宏淡淡的说道,“周国舅,你又何必心急为镇国公夫人出头呢?本姑娘的礼物都还没有送上来,你又是怎么知道本姑娘是在这搅风搅雨,而不是好心?说不定,镇国公和夫人很是喜欢这份大礼,也说不定呢?

看来周国舅的关系与镇国公府的关系真是不一般啊,就这么会镇国公府打抱不平,那镇国公和夫人,真真是应该感谢你了!”

她说这话,意是在告诉这里的人,周府与镇国公府的关系好,那就表示,镇国公站队三皇子一派,在场的人,可是要清楚自已的立场才行。

其实,当今圣上虽年纪大了,但身体健康,在位几年毫无问题,且已经有太子,站队一说根本就不能明目张胆,更不能在明面上拉帮结派,再加上镇国大蒋军蒋振南的态度不明,所以,在镇国公府的关系处理上就显得很微妙了。

因此,林月兰这话一出,在场的很多官员,这神色都是晦暗不明。

一时之间,这气氛真是显得有些尴尬,谁也不敢去附和林月兰的话,虽心里有些默认。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一阵骚动。

“让我进去!让我进去!”

蒋云峰脸色一黑,立马问道,“外面是怎么回事?”

守在外面的小厮立即进来汇报道,“回老爷,外面跪着一个女子,还带着一个两岁的孩子,说是……说是……”

眼睛睨向蒋振烨,却顿时害怕的低下头,再小声的说道,“说是二少爷的儿子!”

“什么?”

这消息让众吃了一惊。

要知道今天可是蒋振烨娶妻的日子,突然冒出一个女人,还带着儿子,这怎么看,都像是在打曾府的脸面啊。

本来就听说,在成婚的前两天,两家闹得很不愉快,这下子,更加热闹了!

蒋云峰闻言,立即怒喝道,“你不知道今天是少爷的大喜日子吗?什么随便乱七八糟的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孩子过来,就是烨儿的种吗?去,把人给赶出去,可别冲撞了贵人们。”

小厮却犹豫了片刻,小心的说道,“可……可是老爷,那孩子真的和少爷长得很像!”

他这话一出,蒋云峰和闻玉静立即有些愕然,心底甚至有些惊喜。

蒋家子嗣单薄,三代单传,到了蒋云峰这一代,才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虽说嫡长子不被他承认,可就是改变不了子嗣单薄的事实。

现在突然冒出一个长孙,怎么说也算是一件好事。

按着蒋家命运,蒋振烨有了儿子,那么蒋振南生不儿子,也不说不定。

只要蒋振南没有子嗣,那么镇国公府,或者是镇国将军府,还不是尽数在蒋振烨的子孙手中。

思绪婉转了片刻,闻玉静立即对着蒋云峰说道,“老爷,要不,我们去看看。如果那孩子长得真与烨儿很像,很有可能真的是蒋家子孙!”

蒋云峰犹豫了片刻之后,也就点头答应了。

自然,后面跟着的一群像是看热闹的客人。

一到门口,果然看到一个身穿粉色衣裙的女子,长得倒是有几分姿色,带着一个孩子跪在门口,低着头。

似乎听到响动,立即有些惊喜的抬起头,看到前面的一群了,但转眼间,就认出了蒋云峰和闻玉静夫妻。

她立马磕头,说道,“老爷,夫人,求你们收留我们母子,我们是实在无处可去,我才会带着孩子过来,认祖归宗,求老爷夫人开恩啊!”

说着,她就对着旁边白白嫩嫩的孩子说道,“涵儿,叫爷爷奶奶!”

孩子靠在女人的旁边,胆怯却又脆声声的叫道,“爷……爷,奶……奶!”

在蒋云峰和闻玉静一出门口声,眼睛就立即被这个白嫩的孩子给吸引了目光。

因为这孩子太像蒋振烨小时候了,简直是一模一样。

因此,心里立马确定这孩子就是蒋振烨的亲骨肉!

听着孩子稚嫩又脆声声的声音,闻玉静的心立马就软了,三两步走到这孩子跟前,二话不说,就抱起孩子。

说抱还不如是抢更为实在。

因为她没有经过孩子母亲或孩子的同意。

闻玉静瞧着他白嫩的脸蛋,用手微微掐了掐,说道,“真可爱!老爷,这孩子一看就是烨儿的骨肉,可不能让他流落在外啊!”

蒋云峰在看到孩子的第一眼,在心里就已经认定了这孩子就是蒋家子孙,主要是跟蒋振烨真是太像了。

蒋云峰点了点头道,“嗯,把人带回府里!”

就在这时,这个女人又磕头说道,“谢谢老爷夫人肯让孩子认祖归宗,艳儿在这感激不尽!”

很快,她就楚楚动人带着哭泣的道,“只是艳儿与涵儿从没有分开过,而且艳儿在家乡闹灾,无处可去。求老爷夫人,收留艳儿吧。所艳儿不求母凭子贵,做少爷的妻妾,只求老爷夫人让艳儿有个落脚之处,陪着涵儿长大,为奴为婢艳儿都心肝情愿!”

蒋云峰和闻玉静的脸色顿时一僵。

他们看到孩子那一刻,真是太激动,尽然忘记了孩子的母亲还在一旁。

如果是平时,他们大不了去母子留,也不会有任何的把柄。

可在这么多客人面前,根本就能这样做。

就在这时,林月兰突然走过来,看着蒋云峰手里抱着的孩子,笑着说道,“镇国公,夫人,这个大礼,还满意吗?”

这话一出口,所有人又再一次被惊讶了。

原来,这个红衣女子所说的大礼,就是在蒋振烨大婚之日,给蒋振烨送上一个庶长子,给镇国公夫妇,送上一个孙子。

如果换作子嗣兴旺的家族,这是狠狠的打脸,可是换作子嗣单薄的镇国公府来说,确实是一份惊喜,一份大礼。

可是,蒋云峰能说“满意”吗?

这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下,结结实实的打他的脸吗?

闻玉静听着林月兰的话,满是欢喜的脸,顿时如霜冻一般,把她的表姑情完全给凝住了。

她是要蒋振烨的子孙,可代表喜欢林月兰给她找出来的孙子。

顿时看着这个孩子脸上就闪过几分厌恶。

林月兰看着闻玉静变化的表情,说道,“这孩子跟二少爷可是长得一模一样吧?本姑娘听说,蒋二少在几年前,可是娶过一个大家闺秀,只是难产而死,孩子也不曾保住!为此,蒋二少年方二十五了,还未曾有一子半女的。”

说着,又淡淡的瞧了孩子一眼,继续说道,“这孩子可是实实在在蒋二爷的骨肉哦!”

蒋振烨在看到女人和孩子时,早就呆若木鸡。

等反应过来时,他大跨步走前去,惊讶的叫道,“艳儿,真的是你?”明显有几分惊喜的。

艳儿眼角含泪的道,“少爷,是艳儿!”但看到他的脸时,明显有些吃惊。

“这两年你去哪里了?我问过妈妈,她说你回老家了呀!”蒋振烨神情很明显的激动。

只是,他口中“妈妈”称呼一出,又让人愕然了。

原来这女人以前是妓院里的啊。

林月兰却在这时,又打断了他们的续情,淡淡的说道,“蒋二爷,吉时已到,请出发吧!毕竟是圣上赐婚,耽误不得!与这女人有什么旧叙,有什么情谈,至少得等迎亲吧!”

林月兰这话直接决定了这个艳儿的命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