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1章:木偶式(一更)/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牌匾要落到蒋振烨头上的那一刹那,不知从哪里刮来一阵大风。

这阵大风,竟然莫名其妙的把这牌匾吹偏一下方向,刚好与蒋振烨擦肩而过,直直落在蒋振烨的跟前。

所有看着的人,都是目瞪口呆,惊魂甫定!

这是说蒋振烨运气太好,命不该绝,还是说蒋振烨的命太硬,曾艳丽的克夫命或许克不了他?

但不管怎么样,比起曾艳丽的前几任丈夫,真是幸运太多。

没有在迎亲当天,出意外而亡!

等大家反应过来之际,尤其是曾府上下,看着有惊无险的姑爷,都大大松了一口气。

暗暗安慰自已道,“还好,还好,这次的姑爷估计命比较硬,刚好能对上他家小姐的克夫命!”

曾府的下人,迅速把摔落的牌匾捡起来,以防挡着过路。

然后,肥胖的媒婆,紧张的心松了一口气之后,很是轻松的笑着对蒋振烨说道,“新郎官,请吧!”

蒋振烨在牌匾掉落砸在他的头上那一刹那,早就惊得根本反应不过来,脑子一片空白,呆若木鸡。

只是,他的一只手紧紧握着从林月兰那里拿过来的平安符。

然后,就这么眼睛睁得大大的,眼看着这曾府的牌匾就要砸到他的头上。

随知,不知是平安符起了作用,还是他运气太好,突然其来的一阵大风,竟然把牌匾砸落的方向吹偏了。

然后,他活了下来!

只是,他却心有余悸的不敢松一口气。

等反应过来时,脸色变得极其苍白,表情极度惊恐,手足无措很是慌张的喃喃道,“不,不,我不娶了,我不娶了!”

说着,就要拉下他肩头上的红花,极度慌张的掉头就要离开。

只是,这是圣上赐婚。

即使有再大的风险,他们都必须完成这场婚礼,否则,圣上来了忤逆圣意,无论是镇国公府,还是户部尚书府,都逃不了罪责。

因此,没有人敢让蒋振烨离开。

“少爷,你不能离开啊!你一旦离开,错过了吉时,圣上怪罪下来,谁都承担不了责任啊?”跟着来迎亲的下人急忙劝着蒋振烨道,“少爷,方才的惊险过去了,相信少爷福大命大,不会再出事的。”

“对啊,少爷。如果你现在就回去了,可是难逃杀头之罪的啊!”

就在这是地,曾夫人走出来,对着蒋振烨冷哼一声道,“蒋振烨,你现在回去,本夫人就立马进宫禀明圣上。到时,这违逆圣意的罪一下来,可就不关我曾府之事!”

她这是明显的威胁。

看到方才那惊险的一慕,曾夫人心里也是有打算的。

既然蒋振烨能躲过方才的惊险,或许,蒋振烨是她儿命中注定的男人也说不定。

因为,前几任,可是没有一个能躲过危险的。

所以说,蒋振烨和她儿可能是天生一对,她儿说不定下半生就有幸福了。

既然被她认定了蒋振烨是曾艳丽的幸福,曾夫人怎么可能就让蒋振烨在眼前逃了。

蒋振烨脑子一片空白。

他根本就不想娶,可逃又逃不了。

最后,脑子空白,表情麻木的任人带着他去迎娶曾艳丽。

镇国公府

自从蒋振烨去迎亲之后,再加上突然而来的庶长子长孙,这气氛,说不出的古怪。

让人说恭喜不是,让人不说恭喜也不是。

谁让镇国公府子嗣单薄,突然有一个孙子,肯定就会上心的。

然而,曾府也不是省油的灯。

就是不知道曾艳丽进门之后,要该怎么样去闹了。

一边的角落里,蒋振南和林月兰却大大咧咧的酒桌上吃吃喝喝,哦确却的说是林月兰在吃吃喝喝,蒋振南只是在一旁看着她吃,时不时的还给她的碗碟里夹些菜,面具之下露出的厚唇,明显带着很是宠腻的笑意。

跟他们一桌的宇文非夜和宇文旭弘,一只手捏着一只小酒杯,然后,表情有些惊讶的看着林月兰毫无形象的吃喝。

这人怎么看起像八百年没有吃过东西?

两人的眼睛都是微微眯了眯,对林月兰却从未有过的好奇。

“月儿,吃慢点!”蒋振南根本就没有顾忌周边人的眼色,一边给林月兰夹菜,一边劝说。“这些菜比起你做的来,差了一千倍,你怎么吃的这么有味道啊?”

林月兰把嘴里的菜巴咋几下,咽下去,然后说道,“人逢喜事精神爽嘛!今天心情好,所以,胃口就好了。胃口好,吃什么就好吃了!”

人逢喜事精神爽?

周围的人,听着一脸黑线。

这镇国公府虽是办喜事,但谁不知道,没有一点喜事的气氛。

偏偏这人这么没有眼色,还说喜事心情好。

不过,瞧了一眼旁边的蒋振南,心里立即了然。

感情是为大将军打抱不平,现在幸灾乐祸来着啊。

这么明显,大将军也不管管,这么大大咧咧的,就不怕落下把柄给御史官员,然后在圣上面前弹劾他。

不过,瞧着这模样,连皇子皇孙都没怎么放在眼里,当然也不怕什么御史大人了。

不知过了多久,门外立即有人大喊道:“新娘新郎官回来了!”

一下子,又有很看热闹的人涌向门外。

闻玉静从蒋振烨出去之后,就担心的不得了。

因为之前曾艳丽嫁过的五任丈夫,有两任是在成婚迎亲之日而死的。

所以,她也怕蒋振烨有什么意外。

现在听说新郎官回来了,整个人立马激动的往门外走去。

至于蒋云峰则是在招待贵人,其实这心也是提着,现在听到人回来了,心里的石头立即落了下来,暗暗松了一口气。

闻玉静匆忙赶到门外,看到安然无恙的蒋振烨,立即松了一口气,但随即发现蒋振烨的表情有些不对劲,瞧着怎么木讷,更像有些惊恐不安的样了了,这明显是被给吓着了啊。

闻玉静立即担心的问道,“烨儿,你这是怎么了?”

蒋振烨只是木讷的走着,完全像个人偶。

闻玉静唤了几声,蒋振烨都没有任何反应。

闻玉静立即凌厉的问着搀扶蒋振烨的小厮,“少爷这是怎么了?”

小厮低着头应道,“夫人,方才在迎亲时,曾府的牌匾差点落到了少爷的头上,所以,少爷可能被吓着了吧?”

闻玉静诧异又惊又怕的道,“什么?”

随后就快步走到蒋振烨的跟前,打量了一下蒋振烨,很是担心的问道,“烨儿,你这是哪受伤了?你说句话呀,可别吓着娘啊?”

小厮低着头对闻玉静说道,“夫人,少爷并未被砸到,所以,他身上也没有受伤。估计,就是惊了一下,或许一会缓缓就好!”

闻玉静立即对怒气发泄道小厮身上,怒骂道,“住口!只是惊了一下,你家少爷差点被牌匾砸到,你就只说惊了一下。来人,把这个护主不力的狗奴才给拉下去乱棍打死!”

小厮吓得脸色一白,立马哀求道,“夫人饶命啊,夫人饶命啊!”

跟着曾家大小姐过来的人,瞧着闻玉静的做法,立即有些不妥。

站在花轿前的浓妆艳抹的媒婆,立即上前,小声的说道,“夫人,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不宜见血啊!之前二少爷是有惊无险的躲过一劫,那可福气啊。大难不说,必有后福嘛。夫人,今天你就饶过他,明天再说,可好?”

闻玉静尽管很不待见这门亲事,但事实是今天确实是蒋振烨的大喜日子,要拜堂成亲,如果真打杀了这下人,见血了,那后面的霉运岂不是跟着来。

闻玉静想了想,问道,“红媒婆,你也看到了我家烨儿这模样,也不可能去拜堂。你说可怎么办?”

只要没拜堂,那么他们就不算是夫妻。

所以,看到蒋振烨这副模样,闻玉静立即计上心头。

拖延拜堂,或者干脆把拜堂一礼给拖延掉!

媒婆皱着眉头,也不知道怎么办。

只是,今儿个这里这么多大人物在这,这拜堂不拜堂,也不是她一个媒婆说了算的。

“不行,今天一定要拜堂!”花轿中的新娘子立即大声的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