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4章: 靠不近(二更)/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皇宫的路上,宇文非夜和宇文旭弘是一起的。

两人快到皇宫大门时,似乎商量好一般,都下了马车。

叔侄又是相视一笑,然后,走在一起,往皇宫方向。

两人都在说着镇国公府所发生的趣事。

然后,宇文旭弘似乎疑惑又似乎漫不经心的问道,“三皇叔,皇爷爷把曾艳丽这个女人指婚给镇国公府,真的是因为蒋振南吗?”

宇文非夜眼底的精光一闪,随后眯了眯眼,反问回去道,“那弘儿认为呢?”

宇文旭弘一愣,似乎没有想到宇文非夜会把问题抛回给他。

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摇了摇头说道,“侄儿也猜不透皇爷爷的用意。不过,”

说到不过时,他的眼睛看向前方,犹豫着要不要说的样子。

宇文非夜又似乎立即调动了好奇心,疑惑的问道,“不过什么?”

宇文旭弘摇了摇头说道,“侄儿听说,年宴会结束之后,皇爷爷单独把蒋振南叫到御书房,到了第二天,圣旨就下到了镇国公府!”

宇文非夜疑惑了,“年宴会结束之后?”

宇文旭弘点了点头道,“三皇叔应该还记得,在年宴上,镇国公夫妻,想要以父母身份,给蒋振南说亲事,而说给蒋振南的女人,就是今天的新娘曾艳丽。不过,却被蒋振南给当场拒绝了!

可我龙宴国是以‘孝’治国,不管怎么说,蒋云峰夫妇还是有权插手蒋振南的婚事。这一次可以拒绝他们,那下一次呢,再下下一次呢……,蒋振南只要还没有成亲,总有一天拒绝不了父母之命!”

“所以,你怀疑那天晚上,蒋振南很有可能与父皇做了什么交易不成?”宇文非夜眼里发着亮光的问道。

宇文旭弘立即摇了摇头道,“这皇侄就不知道了。”

随即看了看天色,又说道,“三皇叔,侄儿有事要处理,就先行告辞了!”

说着,他对宇文非夜恭敬的告辞。

看着宇文旭弘远去的背影,宇文非夜眯了眯眼睛,突然对着跟随他的护卫,问道,“宇文旭弘这是什么意思?”

属下想了想道,“他这话意思,或许他真知道那晚蒋振南和圣上做了什么交换条件?”

宇文非夜道,“所以,他这是故意要瞒着本宫?”

属下道,“属下猜不透长孙殿下的意思。”

宇文非夜想了想说道,“你派去调查一下,那晚蒋振南和父皇到底做了什么交易?还有立马派人去查清蒋振南身边那个红衣女子的底细?”

说到这,他又想到什么,继续说道,“本宫记得蒋振南现在似乎呆在他的南园田庄。如果本宫所料不错的话,那女子肯定也是在南园田庄。看来,本宫改天要去那田庄看看才行!”

“哦,对了,那些监视田庄的人,有信息传回来吗?”

属下立即应道,“监视的人,传信说,那田庄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们一直靠不近?”

宇文非夜立即疑惑的道,“靠不近?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田庄被蒋振南派人保护的密不透风不成?或者这田庄里真有秘密?”

属下摇了摇头道,“殿下,并非如此!而事实却恰恰相反,这田庄外面根本就没有人保护,而在里面的人,听说都是干活的人,却没有巡逻守护的护卫?”

所谓的听说,他是知道从里面走出来的人说的。

因为,那些偶尔出来玩一玩,他们派人跟踪给听到的。

宇文非夜更加疑惑的道,“还有这样的事?那靠不近又怎么说?”

属下斟酌了一下说道,“回殿下,是这样的。每一个要靠近的南园田庄的暗卫,都会莫名其妙受到攻击。然后要不就莫名其妙受伤,断胳膊断腿的,要不就是莫名其妙的消失不见,连尸骨都找不到!”

说到这个,他这个属下也是心惊不已。

因为,这似乎完全超出了他们的认识,总感觉有一种鬼祟作怪般。

宇文非夜先是很是吃惊,接着就怒喝道,“这什么重要的情况,为何没有在第一时间汇报本宫?”

属下立即下跪,说道,“殿下息怒,属下不是不汇报,而是属下想查清事实真相,再向殿下汇报!请殿下恕罪!”

宇文非夜沉默了片刻,再问道,“除了我们派去的人靠不近,其他皇子皇孙的呢?”

“一样!”属下只是简单的说了两个。

宇文非夜立即明白了这意思。

随后就嘀咕道,“看来蒋振南突然回南园田庄一定有什么目的,这里面一定藏着天大的秘密!既然暗的不行,那就来的明的吧!你下去安排!”

属下应道,“是,殿下!”

另一边,走远的宇文旭弘,属下疑惑的问道,“殿下,那三殿下真的会去调查那夜蒋振南和圣上所谈之事?”

宇文旭弘冷笑一声道,“呵呵,以三皇叔多疑的性子,他必定会去调查!只要他调查到了什么结果,你立即让人汇报过来,知道吗?”

属下应道,“是,殿下!”

“还有蒋振南身边那个红衣女人,立即派人去调查她的来历背景,又如何与蒋振南相识,又怎么会成为蒋振南的女人?直觉告诉本宫,那个红衣女人很不简单!”

属下立即应道,“是,殿下,属下立即去办!”

别说殿下,就是他的认知告诉他,那个红衣女子,很能真的很不简单!

一个女人能把镇国公府搅合的鸡飞狗跳,让镇国公府吃了这么一个大亏,还不能拿她怎么样;又能把有权有势皇家威严的三皇子得罪,不仅能全身而退,还让一个堂堂皇子低头道歉。

这些怎么看,都不是一个简单女人能做出来的事。

属下思索了片刻之后,又问道,“殿下,蒋振南现在居住在南园田庄,要不,我们可以先去探探?”

宇文旭弘微微低着头,沉思着脸,问道,“那些人还没有任何消息传回来吗?”

属下摇了摇头道,“据他们汇报过来的情况,则是,他们似乎靠近不了那田庄?”

“怎么回事?”宇文旭弘严肃着脸,沉声的问道,“只是去一座田庄监视一个里面的人物而已,怎么会靠近不了?”

属下也是很郁闷又古怪的说道,“这事属下正在派人调查!这事确实显得诡异。明明那田庄之外没有任何护卫守护,但是,我们的暗卫一靠近,就莫名其妙被攻击,甚至是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宇文旭弘立即吃惊的道,“还有这么诡异的事?”

但随即又说道,“看来,蒋振南突然回田庄还真是有秘密!黑影,暂时把人先撤回来,等本宫先去那田庄探探蒋振南再说!”

想了想,他又喃喃的说道,“或许,去年消失的大半年,就是他的奇遇也说不定!”

属下立即遵令道,“是,殿下!”

皇宫御书房内

皇上听着暗卫的汇报后,沉思了片刻,就问道,“今天那女子跟着大将军去了镇国公府参加婚宴?而且是以大将军未婚妻的身份?”

暗卫二号应道,“是的,陛下!”

陛下又问道,“那你估摸着那女子多大年纪?”

他听蒋振南说过,应该才十三岁左右吧。

十三岁,这根本就还是个孩子吧。

暗卫二号回应道,“殿下,那女子身着一身红衣,带着一张红色面具,身材高挑,但属下这样看不出来她的年纪!”

皇上立即有兴趣的道,“哦,同样是带着面具?”

“是的!”暗卫应道。

陛下就有些疑惑的道,“怎么会带着面具出现呢?难道她也如蒋振南一样,这容貌丑陋,见不得了?所以两人同病相怜,才在一起的?”

但很快圣上就否定了自已的猜测,“不。林家村那边传信说,那女子是长得很是绝色。这么说来,她不是因为丑,恰恰相反,是因为太美了,才带着面具的吗?”

暗卫二号跪在地上,听着圣上自言自语,没有吭声。

随后,他又继续汇报道,“陛下,大将军似乎很宠那红衣女子?”

这下,陛下更有兴趣了,挑了挑眉道,“哦?说来听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