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5章:周文雅/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府

周德宏一回到府里,就问着下人,“老爷呢?”

“在后花园!”下人应道。

他匆忙走向后花园。

还没有到后花园,就听到从凉亭之中传出来一阵阵悦耳动听的琴声。

凉亭之中,赫然一个身着粉紫色衣裙女子。

只见她梳着朝阳五凤髻,头顶斜插着一支珍珠钗,皮肤白净。

圆润秀气的耳朵,圆阔白净的额头,一对精心细苗的弯弯秀眉,小巧笔挺的鼻梁,红艳欲滴的双唇,长长张开的睫毛。

此刻,这女子低头眼帘,一双白嫩如青葱的纤纤玉手,正在拨弄琴弦,轻声吟唱!

正在这时,一阵细风吹来,撩起凉亭中的轻纱软幔,同时,细风掠过女子的额头,黑发轻扬,衣袂飘起,像是在仙境中看到仙女一般,如梦如幻。

这美人抚琴的一幕,让远处的人,都看得有些呆了。

倾声侧耳的听着悦耳琴声,眼睛盯着凉亭上的美人,一动不敢动,生怕一出声,就会把美人吓走。

不知过了多久,一首曲子末了,女子似乎听到了动静,立即抬起头,一双动人明艳的美目即入人前,看到来人,她似乎没有一点意外,红唇轻启,淡淡的喊了一声,“爹!”声音悦耳动听,但听着似乎无任何感情。

没错,这女子就是号称京城第一美女第一才女的周文雅。

她同样是周德宏的嫡长女。

周德宏反应过来,轻声咳嗽了两声,轻步走过来说道,“雅儿所弹出来的琴声更加悦耳动听了,听得爹都忘了周边的一切,我的女儿,不愧是京城号称第一才女啊!”

坐在旁边一白须老者周振林,也就是周德宏的爹,立即唬着一张脸,说道,“我们雅儿可是名副其实的第一美女第一才女,什么号称,胡说八道!”

随即,他又和颜悦色的对着周文雅道,“雅儿,你应该累了,下去休息吧!”

一看周德宏有些匆忙的神色,就知道周德宏肯定有事向他说。

不过,有些事,周家向来都是瞒着周文雅的。

周文雅的美貌和才华,是他们周家争权夺势的筹码。

他们现在的目的,就是把周文雅推上皇后宝座,然后生下龙子,之后……

周文雅很清楚她在周家存在的意义。

周家花大量的资源,动用无数的金钱,砸在她的身上,尽心尽力的培养她,无非就是把她打造成利用的工具。

不过,她根本无所谓。

出生在大家族的子女,从一生下来,就很清楚自已的命运。

要不就成为有利用价值的工具,要不就直接成为家族不要的弃子。

有利用价值的人,家族会给你最多的资源,会给你家族的荣耀,然后,自已风光无限,之后,或许联姻,成为家族的联姻工具,或是送入皇宫为妃,但不管哪一种,都是有利于家族的势力发展。

而她们这些嫁出去的女子,有了强大的家族依靠,就会在婆家内有底气,风风光光的过着自已少奶奶或者一人之下,万人之下妃子好日子。

说白了,他们与家族也只是相互利用的关系。

周文雅很明白自已的使命!

那就是当上皇后!

她的目标,同样是母仪天下的位置!

所以,她有美貌,更是认真的都学习才艺!

周文雅淡淡的起身,然后,很是优雅恭敬的对着两人说道,“爷爷,爹爹,雅儿告退!”

周振林和周德宏看着远去倩影,就把眼神淡淡收回。

周振林沉着脸,直接的问道,“说吧,去了镇国公府一趟,神色这么匆忙的跑来,是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让你如此的慌里慌张的?”

周德宏看着他爹沉着的脸,看了一下四周,然后,低着头向他爹说道,“爹,蒋振南去了镇国公府参加婚宴。”

周振林却很是淡然的说道,“蒋振南是蒋云峰的嫡长子,弟弟结婚,作为哥哥去参加,不是很正常的吗?”

蒋振南是镇国大将军,掌握龙宴国三分之一的兵权,也就蒋云峰那个傻子,才会把这个有才能有权势的儿子,给推得远远的。

他也不想想,自已也有个女儿,如果把女儿送进宫里当妃子,到时生下一儿半子的,加上大儿子有兵权加势,那么,那个孩子坐下皇位,简直是轻而易举之事。

到时,他就可以做一个权势滔天的国舅公,那多好啊。

只是可惜呀,那蒋云峰眼皮子太浅,就为那一个有名无实的镇国公爵位,对大儿子如此厌恶,甚至恨不得人家消失。

周振林只是感慨一下,暗道,“也就感谢蒋云峰那个猪脑子,否则,他们周家就多了一个劲敌!不过现在嘛,蒋云峰笨是笨了点,但借助他镇国公府的威望,成为盟友倒是可以!”

周德宏并不清楚他爹内心的想法,他只是如实的说道,“蒋振南是去参加了镇国公府的婚宴,但是他是带着未婚妻过去的!”

“什么?”周振林很是惊讶的从座位上站了出来。

“碰!”

就在一处花园的角落传来动静。

“谁?”周振林神情很是严厉的喊道。

“喵……”一只猫从那角落里跑了出去,直接跳跃到另一处花丛中。

周德宏说道,“爹,是一只猫!”

周振林点了点头,疑惑的问道,“那女子是什么身份来历?”

周德宏摇了摇头,“蒋振南只是介绍了一下那个女子是他未婚妻,而更让大家好奇的则是,那个女子同样带着一副面具出现在众人面前!”这是让他疑惑的地方,

“爹,您说那会不会是因为如蒋振南一样,长得太丑,需要用面具遮颜面?”

周振林凌厉的道,“她长得丑不丑,我们不用管。我想要知道的是,那女子为何会让蒋振南另眼相待,以老夫的猜测,你所说的那个女子,肯定有什么过人之处。”

周德宏听他爹这么一说,连忙把在镇国公府时,那女子的所作所为,一一讲述给了周振林听。

周振林听过之后,立即沉默了片刻,沉声的问道,“你说三皇子在那个女子跟前吃了大亏?”

周德宏点头道,“是的,她以一个假如,给三皇子按上一个利用皇权欺人,陷害无辜的罪名,在大庭广众之下,让三皇子不得不低头道歉。”

周振林轻抚着自已的白长胡须,没有任何表情的再问道,“那个女人还在大庭广众之下给蒋振烨兄妹俩巴掌,还让人说不出一个不是来,是不是?”

“对!”周德宏点头应道,“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那女子还在大庭广众之下,给蒋振烨蒋雯兄妹俩下毒。那毒虽轻不要人命,只是嘴巴发出阵阵恶臭而已,可是,在那么多的贵人面前,尤其是三皇子和皇长孙还在场,她就这么没有任何顾忌般的给他们下毒。

爹,你说她是不是因为有蒋振南的撑腰,而蒋振南似乎也就那么的放任她的所作所为,所以,才让她在喜宴上这么无法无天?”

周振林没有说话,一只手轻敲着凉亭上的那张石桌,一只手轻轻抚着白胡须,似乎在做深深的思考。

随后,他就摇了摇头,很是肯定的道,“不!她肯定不是因为后面有蒋振南在后撑腰才会那样嚣张的!她一定有这个能力,或者是底牌,让她知道即使得罪了那里的任何一个人,都能全身而退!

还有,宏儿,你自已应该发现了,镇国公府的蒋云峰夫妇及他一双儿女,还有三皇子,再加上你在旁边协助,却没有一个人能斗过那个女子的一张厉嘴。”

周德宏有些疑惑的道,“所以,爹的意思?”

“这样无拘无束,无所顾忌,却让人捉不到任何出错,聪明绝顶的女子,肯定不会是普通人家能培养出来的。宏儿,你立即派人去调查这个女子的来历,或许这个女子,更或是她身后的家族,会是我们争取蒋振南站到三皇子这一阵营的唯一弱点。

还有,记住:能先不得罪她,尽量不要得罪她,甚至是要讨好或者巴结好。除非是万不得已时……”周振林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知道事情的重大,周德宏立即很是慎重的道,“是,爹,儿子会好好吩咐下去的!”

“嗯!”周振林满意的点了点头。

随即,他似乎又想到了什么,问道,“听说周文才拒绝了周家所给应天书院的名额,可他仍然进了应天书院,是不是?”

被爹提醒了这件事,周德宏似乎想到某件不好的事一般,皱了皱眉头,带着些愤怒生气的说道,“那个周文才真不识好歹。我们周家去书院的两个名额,好不容易给了他一个。

他倒好,一口拒绝了!”

“可他拒绝了,他还是进了应天书院!”周振林苍老的眼眸很是深沉的盯着自已的嫡长子,凌厉的说道,“你就不想想,他是周家人,没有周家,他是怎么进去书院的?”

对于这个自已亲自培养出来的嫡长子,周家继承人,周振林真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不是很聪明,却又是那么容易冲动和动怒,做任何事自以为事。

这样的性格,就是有一片江山送到他面前,他也自以为骗人的,而不是直接夺取它,成为自已真正的江山。

他暗暗有些担心,他这个花了无尽心血培养出来的周家继承人,真的有能力继承周家吗?

会不会在他百年之后,给周家惹来祸事?

为避免将来周家走向没落,所以,他才迟迟不肯把家主位置交出来,为的就是尽可能为周家的未来做好安排。

他也算是为周家用心良苦了。

听着他爹的训斥,周德宏立即一懵,随即反应过来自已真的做错了。

很快他就低头认错,“爹,我知道错了!”

周振林严肃的问道,“你错在哪里?”

“我错在太过轻心大意。”周德宏认识到自已的错误说道,“知道周文才那小子拒绝了周家的好意,却仍然能进书院读书后,没有再让人去调查下下,周文才的身后,到底是谁在帮他,或者是有什么势力在扶持他?与我们周家是敌是友等等……”

听着周德宏终于意识到自已的错误,周振林心里总算有一些安慰。

“这个继承人也不是无药可救!”本是动摇换继承人的心,又立马回归原位!

毕竟培养一个继承人,可不是这么简单之事。

他这么大年纪,周德宏从小到大一直在做着这个继承人,如果真要换人的话,他的反弹肯定是最大的。

何况,周德宏有个亲妹妹在宫里做最为受宠的宠妃,外甥是受宠爱的三皇子,还有个倾城倾国的美貌惊人,很有可能做皇后的嫡长女,就凭着这些人的关系,周振林都不可能随意废除周德宏的继承人位置。

否则,第一个不同意的,就是宫里的那位了!

周振林再次微微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既然想明白了,那就派人好好的把那臭小子的身后势力给挖出来。是敌人,就尽早铲除,如果可能利用的,就成为盟友,获得他们的支持,可知道?”

周德宏立即恭敬的应道,“是,孩子一定派人好好调查!”

“嗯,你下去吧!爹累了,在这休息会儿!”

“是!”

周家紫梅院,周文雅一进房屋,就立即着急的把房门给关了。

此刻绝美的脸蛋,此刻暴露出一丝着急,及一丝不甘。

贴身丫鬟小翠看着平时沉着冷静的大小姐,有这样的表情,立即关心的上前问道,“大小姐,你怎么了?这慌里慌张的模样,是出什么事了吗?”

周文雅靠在门上一会之后,就慢慢的挪到了桌前,小翠立即给她倒了杯水,说道,“大小姐,先喝杯水!”

周文雅接过水杯,轻呡了两口,然后,说道,“小翠,他有未婚妻了?”

小翠先是一愣,随即就反应过来,“大小姐,你的意思是,大……,有未婚妻了?”

周文雅轻轻点了点头道,“没错!我亲耳听到爹爹和爷爷说的!”

小翠很是吃惊的道,“这……这怎么可能?”不是说天命煞星,不能娶媳妇的吗?

“对,不可能!”周文雅突然间扔掉了手中的杯子,发了疯一般的大叫道,“不可能!他怎么可能会有未婚妻?不是说京城没有女人敢嫁给他的吗?那他那个未婚妻是从哪冒出来的?他怎么能有未婚妻?”

她的眼底迸发出强烈的厉光,不甘和愤怒,甚至是有一种,得不到就毁灭的决意!

看着她家小姐一碰到那人之事,就变了个人似的样子,立即心惊胆战的小声劝道,“小姐,你小声点,可千万别让人听了去啊!”否则,老爷子肯定会狠狠的让大小姐受罚!

只是周文雅嘴里却一直在念叨着,“他怎么能有未婚妻?他怎么可以有未婚妻?……”

……

蒋振南和林月兰回到田庄之后,就知道,今天因为她的意外出现,已经让很多人给盯上了。

或许很多人,都自认为她会成为蒋振南的弱点。

所以,以后,这田庄或许会很热闹。

只是……

林月兰冷笑着道,“他们来,本姑娘就必须在田庄等着接吗?”

蒋振南也预料到这个问题,他牵着林月兰的手说道,

“月儿,我不会让任何人过来打扰你的!”

他的月儿,凭什么他们想见就见。

所以,只要他的月儿不想见任何人,他都不会让人去打扰到月儿的。

林月兰摇了摇头,说道,“放心,我本就没有打算一直在这田庄里。等我离开时,就算他们想要来找,也是找不到的。”

听着林月兰这么一说,蒋振南立即想起,林月兰在舟山城里,跟舟山首富李发枝约定好了,开春去那什么原石开发场。

蒋振南想了想反正最近太平,没他这个大将军什么事,他就陪着林月兰一块去。

蒋振南点了点头,说道,“嗯,说得也是!”

两人很是有默契,虽没有说出口,但是两人似乎就这么约定下来。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林月兰和蒋振南就开始彻底忙碌起来。

------题外话------

现在更新时间改到早上九点到九点半之间,请亲们早上九点半之后,都可以看到新章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