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7章:雅?不认识/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带着面纱的白衣女子?”林月兰立即有些疑惑的道,“你有问过说她是谁吗?”

小丁点了点头道,“问过。但是,她没说,只是拿出一样东西,让属下交给大将军,说大将军看到这东西,自然知道自已是谁!”

林月兰看向小丁手中所说的东西,立即有些风中凌乱了。

因为,那是一块白色绢帕,且帕子上绣着一个“雅”字,刺绣功力很深啊,绣的很别致。

这是有什么故事吗?

林月兰心里立即嘀咕起来,同时心里有些微微的酸起来。

随后,她似笑非笑的看向小丁,拿过绢帕翻来覆去的瞧过一次之后,又递给小丁,对他说道,“你们的大将军在给烈风洗澡,你把这东西拿过去给他瞧瞧。”

小丁从林月兰手中接过绢帕,看着林月兰的笑容,心底却有些发渗,暗暗的祈祷自已的将军,那个白衣女人跟大将军真没有什么关系,否则,以林姑娘的“小心眼”,估计以后没有什么好日子过了。

小丁立即机灵的应声道,“好的,属下现在就拿去给大将军!”

至于现在要不要让那白衣女子进来,小丁很是识趣的不问林月兰。

有一种直觉告诉他,那个白衣女子,很有可能是林姑娘的情敌。

想到,小丁立即有些嘀咕了。

大将军此前二十四年,可一直没有姑娘敢靠近他,更别说嫁给他,成为将军府的女主人。

可是现在倒好,不说林姑娘是怎么成为大将军未婚妻的,但是,从林姑娘成为大将军的未婚妻后,不知打哪冒来一女人,成为他的烂桃花。

心里再次默默祈祷自已大将军与那个女人真真真的没有一点关系。

小丁拿着这块绣着“雅”字的白色绢帕,默默的那边池塘走去。

不一会,小丁就来到蒋振南面前,倒是没有对林月兰那般的讨好,而是有些敬畏的说道,“大将军,外面有个白衣女了求见!”

蒋振南立即疑惑的道,“白衣女子?什么白衣女子!”随即就没有任何纠结果断的说道,“不认识,把她给打发了!”

他的身边除了林月兰,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女人。

小丁:“……”这与他想像中的不一样。

不过,小丁对大将军的作为很是高兴。

但是……

小丁有些苦着脸把手中的那块绢帕递到蒋振南的跟前,说道,“大将军,那女子让我把这东西交给你,她说你就会知道她是谁。还说一定会见她的。”

小丁在心里却在狐疑,这东西对于男女一说,完全是一种信物啊。

对于未婚男女来说,可以是私订终身的信物;

对于已婚男女来说,这可是偷情信物。

所以,那白衣女人拿女人这么私密的东西给大将军看,一看就不好心,有不良企图。

蒋振南看都不看小丁手中的东西,对着小丁厉声的呵斥道,“本将军除了月儿,根本就不认识什么女人。所以,她拿什么东西过来,跟本将军有什么关系。去,给本将军把她给打发了。以后,再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人来找本将军,一律打发!”

小丁有些愕然,随即就反应过来,道,“好,将军你息怒,属下立即就把那女人给打发了。”

实际上心里却有些可惜的。

如果大将军真认识那女人,还去见了那女人,说不定他们这些属下就有大将军的热闹看了。

只是,大将军根本想也不想,就立即要把人给打发了去。

小丁走后,大将军看着他的背影,冷哼道,“别以为本将军不知道你们都想看本将军的热闹,想对月儿献媚,哼,想得美!”

大将军这醋吃得……

小丁往回走时,在路上看到林月兰,哦不,是林月兰特地在路上等着小丁,然后双手抱胸轻笑着问道,“小丁,大将军他怎么说?”

小丁立即讨好的笑道,“林姑娘放心,大将军根本就不会去见那白衣女人,他让属下立刻把人给打发掉。这不,属下不是急着去把人给打发了嘛。”

林月兰似乎不太相信狐疑的道,“哦,是吗?那大将军就没有说,这块秀气精致的绢帕是怎么回事吗?”

小丁迅速摇头道,“没有,没有,林姑娘你千万别误会。大将军对这块绢帕根本就没瞅一眼。”

林月兰似乎相信了小丁的话,点了点头,“哦,是吗?”

小丁很肯定的再点头道,“是的,是真的。”

“那行,你去把人打发了吧!”林月兰把路让开了,让小丁过去。

小丁心里立即松了一口气,总不知道为什么,在面对林姑娘时,总感觉比面对大将军还紧张可怕。

可明明林姑娘长得这么可爱美丽的啊。

田庄门口

一个穿着白衣衣裙,戴着白色纱帽整个头部都给遮掩起来的女子,在门口有些着急的走来走去,旁边穿着翠绿色丫鬟衣服的女子,立即上前说道,“大小姐,已经进去汇报了,大将军看到那块绢帕,一定会出来见你的。”

实际上,小翠也不是太敢肯定。

因为大将军如果还记得他家大小姐的话,早就应该来找大小姐了,而不是等到现在,他身边还有了未婚妻。

只是周文雅却摇了摇头,看不到纱帽之下的任何表情,她轻淡的说道,“小翠,你说他的未婚妻是个什么模样?听说在镇国公府时,是戴着一张面具的。”

小翠立即冷哼,带着不屑的说道,“哼,那还用说。一定长得很丑,不能见人,才会带着面具。所以嫁不出去,才会赖上大将军。就是不知她使用了什么歪门邪术,让大将军对她这么另眼相待,对她这么维护。”

她都打听清楚了。

那个女人就是个惹事精。

除了针对镇国公府之外,还对上三皇子,让三皇子堂堂一个皇子,对她低头道歉,简直不知所谓。

哼,她有这样的底气,不就是依仗着身后的大将军嘛。

否则,三皇子灭她这样一个小人物,也只是眨眼间的事而已。

听着自已的丫鬟这么说,周文雅心里微微安定下来。

可却仍然是有些担忧和忐忑不安。

她又说道,“小翠,如果像你所说的那个所谓的未婚妻,真的是个丑八怪的话,那大将军为何会让她做未婚妻?”

她心里觉得,蒋振南或者是真对那个女人上心的,否则,以蒋振南那冷酷严厉的性情,是绝不能随便让一个女人靠近他,还让允许做她做未婚妻的。

所以,她心里总是放不下的担忧。

这次,他们从周府偷偷出来,就是找蒋振南,探一探这个答案的。

瞧着自家大小姐那种患里患失的模样,既可怜又痛心。

她是知道自家大小姐是从小就喜欢大将军的,有小时候的相遇,也有对英雄的崇拜,才导致她对蒋振南产生爱恋。

但是,她家大小姐从小就是个美人胚子,然后,自然就成了周家培养的对象,把她打造成京城才貌双全的京城第一美女。

周家的目标,是要把大小姐送上皇后之位,自然而然的,大小姐就绝不允许有其它心思,否则,周家能培养一个她,同样能培养另一个她。

在大家族没有利用价值的子女,也就成来了废弃的对象,自然的,就没有好日子过了。

因此,大小姐一直不敢在任何人面前暴露对蒋振南的心思。

也就对她这个贴身丫头诉说一下。

小翠在心里重重叹了一口气,安慰周文雅,说道,“大小姐,你还记得大将军现在多大的年纪了吗?”

“那当然!已经二十有五了!”周文雅快速的应道。

“对,已经二十有五的年纪了。可你要想想,在京城各大家族的青年,早早就成了亲,像大将军这般年纪的人,有人孩子都已经十来岁了。”

小翠说道,“可大将军仍然单身一个。虽传言大将军是煞星,是个克妻命,无人敢嫁。但大将军就因此真的不想成亲,他就不寂寞吗?所以,以奴婢猜测,那个女人肯定是主动靠近大将军的,这才让大将军有了成亲的念头。至于,这人是丑是美,完全无所谓吧。关了灯,哪个女人都一样,只要能让男人发泄,为男人生儿育女就行,不是吗?所以,大小姐,你就放宽心,大将军肯定不是因为喜欢而让她做未婚妻的。”

这就是蒋振南找到的只是用来泄欲和生儿育女的工具,与爱无关。

只是她说这话,好像是下意识的去忽略在外边打听到的,蒋振南对于那女人的霸气维护,及对她的无限宠腻。

实际上,她也不敢告诉她家大小姐,因为她担心她真的会忌妒的发疯。

听着自家丫鬟如此说,周文雅想了一想,确实有些道理。

大将军有权有势,却没有女人敢嫁,可年纪已经摆在那了,再不娶妻生子,那若大的镇国将军府,以后谁来继承啊。

她不介意蒋振南身边有多少女人,但是,她是绝不允许蒋振南除了她之外,爱上另一外女人,否则……

周文雅紧紧握着拳头,眼底疯狂无人可知。

如果蒋振南和林月兰看到她这样的眼神表情,一定会说,这人简直有毛病。

自已喜欢不争取,却不允许他喜欢别的女人。

瞧着汇报的人去了有一会儿了,估计大将军就要出来了,周文雅给自已整理了一下仪态,然后还有些不放心的问道,“小翠,我身上有什么不妥吗?”

小翠打量了片刻,轻笑着道,“大小姐,没有哪里不妥。很漂亮,即看不到面容,但瞧着这曼妙的身段,也能迷倒京城所有男人,大将军也是个男人,当然也不例外!”

小翠一说完,两人就听到从里向外的脚步声。

周文雅立即紧张起来,两只手不断的绞在一起,互相搓着。

小翠有些调皮的对着周文雅道,“大小姐,大将军估计出来子。一会儿进去之后,你就和大将军好好聊聊,奴婢就不打扰了。”

周文雅紧张立即有些消散,有些害羞跺了跺脚说道,“敢打趣你家主子,看我不撕了你的嘴!”

说完,作势就真的要上去撕丫鬟的嘴,小绿立即笑着求饶的道,“大小姐饶了奴婢吧,奴婢再也不敢了!”

小丁出来时,就看到主仆两人在打闹。

同时,两人一看到他出来,也立即停止了打闹,然后,眼神一致向里瞧去。

但是,没有看到想要看到的人后,两人的眼神立即暗了下来。

小翠上前询问道,“这位小哥,大将军他是不是在里头等着我家小姐?”

说着,小翠就要扶着她家小姐进去。

被小丁拦了下来。

两人疑惑的看向小丁,小翠厉声的问道,“你是什么意思?”

小丁轻咳了两声,然后,很是认真的对他们说,“对不起二位,我家大将军说不认识二位,请二位回去吧!”

说着,小丁就把手中的绢帕还给周文雅。

听着小丁的话,周文雅真是又羞又恼,面纱之下的脸色,也同样是又红又白。

小翠先是一愣,接着就立刻反应过来。

她很是恼怒的质问道,“你到底有没有去问大将军?还有,到底有没有把东西给大将军看?不然,大将军怎么见也不见我家小姐,就让我家小姐回去?你知道我家小姐是谁吗?一定是你有没有把东西给大将军看!”

一系列的责问,让小丁先是一愣,然后立即怒喝回去,“嘿,我说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家大将军不见你家小姐,你责怪上我了?

我告诉你,我呸!连个脸都不露的女人,谁知道你家小姐是谁啊?难道她的身上写了她是谁,然后我家大将军就必须见她?

你这是哪门子的孬理?去去去,赶紧离开这里,我家在大将军说不见就不见。

别两个女的赖在这里,还要不要脸啊!让人看见了,还以为大将军的人,欺负女人呢。”

小丁的嘴也是厉害啊。

把小翠反驳的一时发懵,然后,脸色立即变得青红交织。

她指着小丁,怒不可遏却又不知说什么,“你……你……”

小丁没有好气的道,“你你你,你什么你。没有听清吗?赶紧离开!”

小翠真的气得上前就想撕烂小丁的嘴巴。

她没有想到,只是一个小小的守门的下人而已,嘴巴这么厉害,态度这么嚣张。

最后,她很是愤怒的尖声再问道,“你知道我家小姐是谁吗?她是周……”

周文雅立即严厉的喝声阻止道,“小翠,闭嘴!”

小翠很快反应过来,她差点暴露了自家小姐的身份。

她转头看向周边那些看热闹,衣裳简朴的人,脸色立马一白,眼睛里的惊慌,显而易见。

如果她就这么把自家小姐是京城第一美女兼才女,是周家大小姐的身份,暴露出来,然后被传出一个女人去找一个男人的绯闻,那么她家大小姐的清白就不保了,那她就会成为周家的弃子,别说当皇后,当皇后的人,哪能这么不检点的,就是与其它家族的人联姻,也都是被嫌弃的,所以,最好的下场就是送人作妾。

想到这样严重的后果,小翠真是害怕极了。

好在她家小姐是理智的,在关键时刻,喝止了她,否则这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啊!

但是,随即小翠就眼神很是愤恨的瞪向小丁。

如果不是他,她怎么可能差点犯这么大的错。

小丁被这恐怕的眼神瞪得莫名其妙,不过,无所谓了。

两个女人被拒之门外,没了面子,当然会怨上了他。

周文雅在小丁开口赶她们回去时,心里简直不敢相信。

她一点都不相信,那蒋振南看到她的绢帕时,还不知道她是谁?

甚……甚至还是连见也不见一面,就把她给赶回去?

这是蒋振南吗?这是她的南哥哥吗?

不,不,她的南哥哥绝不会这样对待她的?

双手握成拳,圆润白嫩的指尖,紧紧的掐入了肉里,划出一道道血痕,似乎再用力一些,就会渗出新鲜血液出来。

此时此刻,她的脑子只是闹哄哄一片,似乎根本就不容许她去思考。

好在小翠的愤怒之声,把她给震醒了。

等反应小翠就要说什么时,脸色一白,赶紧出声喝止。

如果真被小翠说出了身份,那么她这一辈子就被毁了。

一个女人的名声,何等的重要。

即使她再喜欢南哥哥,但是,名声却更为重要。

否则毁了名声,她以后的好日子就没有了。

周文雅深呼吸了几下,紧握的拳头,稍微放开一些。

然后,很是优雅的对着小丁说道,“这位小哥,我们这就告辞!多有打扰,请原谅!”

随即转身对小翠说道,“小翠,我们走!”

“是,小姐!”小翠应道,狠狠的瞪了一眼小丁之后,就跟着她家小姐离开了。

小丁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看着远去的背影疑惑的嘀咕道,“也不知道是谁家大小姐,这么的隐秘。”

摸了摸自已的后脑勺,就转身想要进去。

然后,“呵”的一声,吓了一跳。

慌张紧张的唤了一声,“林姑娘!”

林月兰此刻正双手抱胸的靠着门边上,似笑非笑的看向远去的主仆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