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禁止踏入一步/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参见陛下!”

夜里,御书房内,蒋振南单膝下跪说道。

皇上打着哈欠说道,“平身吧,蒋爱卿!”

随即就疑惑又有些怒色的道,“到底有什么十万火急之事,需要三更半夜,把朕从睡梦中叫醒。蒋爱卿,朕希望你真是有特别重要重要的事情,否则,呵呵……”说着,皇上散发着圣上的威严冷笑两声。

只是面具之下的蒋振南,却看不出任何的表情,声音很是沉稳冷静的道,“打扰陛下的休息,是微臣的过错,请陛下罪恕!

不过,此次微臣有事相求,来求陛下的一道圣旨!”

皇上立即挑眉有兴趣的道,“求朕的一道圣旨!”

但随即,他的脸色猛然大变,威严厉声的道,“蒋爱卿,你让人把朕惊醒,就是为一道圣旨?你是不是太把朕对你的宠信,当成了为所欲为了啊?”

蒋振南并没有被圣上猛然大变的表情给吓着,声音依然沉稳的道,“求陛下恕罪!”

陛下:“……”他这假装生气,只是想要吓唬一下蒋振南,让他知道,他是真的生气了。

可现在瞧着,蒋振南依然沉着冷静,哪有一点被吓着的模样。

陛下也没有再为难蒋振南,立即收起严肃表情,笑着问道,“行了。朕也不跟你生气了。跟你生气,比自已生气还遭罪。说吧,到底是什么事,需要三半夜来朕这里求一道圣旨。

你也知道,朕的圣旨并不是这么容易下的。”

南园田庄二里外

宇文旭弘的属下黑影向他汇报道,“主子,三殿下似乎也是今天过来找大将军,从另一个方向而来。”

宇文旭弘轻皱了一下眉头,随即松开,嘴角没过一丝冷笑道,“哦,是吗?那正巧,本宫和三皇叔就可以一同去了。”

黑影看着晦暗不明的主子,有些担忧的问道,“这会不会引来大将军的怀疑?”

宇文旭弘犀利的眼神扫了一眼自已的属下,厉声的道,“他怀疑什么?他又能怀疑什么?本宫只不过同三皇叔一起去田庄里,找找他而已!要说怀疑什么,他只会怀疑三皇叔。”

说到这里,他的眼底划过一道阴鸷的厉光,嘴边带着嘲弄的说道,“毕竟这朝野上下,谁不知道三皇叔的母妃最得宠,而他也是皇爷爷最受宠爱的儿子,后面还有一个权势极大的周家为外家。

有这些优势诱惑条件,谁没有那个欲望和野心。

只是很可惜,三皇叔有这么好的条件,却是个冲动不会隐忍的性子,差点没有把野心写在脸上。

所以,他去找大将军,这目的,自然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至于本宫嘛,大将军有了未婚妻,本宫去恭喜一下,未尝不可?”

黑影跟着笑道,“殿下英明!”

宇文旭弘点了点头道,“嗯,走吧!”

没有走多久,宇文旭弘就和宇文非夜相遇了。

宇文非夜先是黑了黑脸,接着就恢复的冷漠的神态。

宇文旭弘很是恭敬的对着宇文非夜躬身拜了拜,“皇侄拜见三皇叔!”

随即就起身,似乎很是意外的说道,“三皇叔,真是巧啊!”

宇文非夜看到这笑里藏刀的皇侄就皱着眉头问道,“弘儿,你怎么会在这里?”

宇文旭弘笑着如实的答道,“听说大将军在这田庄里种田干农活,皇侄一时好奇,就想过来瞅瞅。三皇叔呢,来这有事吗?”

宇文非夜同样的回答说道,“三皇叔和弘儿一样,想要看看一个会打仗的大将军,到底是怎么种田的?这不好奇就来了。”

宇文旭弘笑着道,“既然如此,那三皇叔,我们一起?”

宇文非夜点了头。

“三皇叔请!”宇文旭弘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三皇叔和宇文旭弘一起来到南园田庄的门口。

让属下去叫了门后,小丁就打开了门。

看到宇文非夜和宇文旭弘,立即躬身的跪下道,“三殿下,长孙殿下!”

“起来吧!”随后,宇文非夜就冷冷的问道,“本宫和长孙殿下找你家大将军,你去汇报一下!”

小丁很是认真的说道,“很抱歉,三殿下,长孙殿下,大将军他没在田庄!”

听着这话,宇文非夜和宇文旭弘自然的理解成,蒋振南今天没有在田庄而已。

宇文非夜问道,“那你家大将军什么时候回来?”

小丁摇了摇头道,“不知道。大将军没有说,不过,他和林姑娘都是去了很远的地方,很有可能十天半个月,也或者一两个月,都不回来!”

这下子,宇文非夜和宇文旭弘听明白了。

蒋振南这是不声不响的离开田庄,去了别处,而且归期不定!

不过,他们并没有注意林姑娘这个称呼。

“你说什么?”宇文非夜却是不相信的说道,“大将军已经没在田庄内,那么他的那个未婚妻呢?”

如果未婚妻在田庄内,说不定蒋振南最多三五天就回来了。

“哦,和大将军一起离开了啊!”小丁理所当然的说道。

林姑娘可不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大将军离开,她当然也跟着离开了。

哦不,其实是反过来了。

应该是林姑娘离开,大将军当然跟着离开了!

“大将军和未婚妻一起离开了?”宇文旭弘皱了皱眉头,有些惊讶了,“他们有交代说去哪吗?”

小丁摇了摇头道,“没有!只不过说了一句,去很远的一个地方。”

“很远的地方?”宇文旭弘狐疑的问道,“哪个很远的地方?他们又是去干了什么?”

对于他们来说,蒋振南的身份必定不一般。

现在虽说不是打仗的时期,但重掌兵权的他,这行踪肯定很受人关注。

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哦,应该说去年开始,蒋振南的行踪就开始漂浮不定,时不时的出现在京城,又时不时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京城,即使那些暗中监视的人,也跟踪不到蒋振南的下落。

所以一下子,蒋振南的行踪成迷,已经成了各大政党的猜测。

听着宇文旭弘的问话,小丁摇了摇头说道,“抱歉长孙殿下,将军什么也没有交代!他们作为主子,也不可能向我们这些属下交代行踪。

不过,要说交代吧,大将军就交代我们这些属下,让我们好好打理这个田庄!”

听着小丁的话,宇文非夜和宇文旭弘互相对视了一眼,紧跟着就皱了皱眉头,似乎在深思。

很快,宇文非夜就说道,“既然如此。本宫和弘儿就进田庄里瞅一瞅,看看有什么吸引大将军的,让堂堂一个镇国大将军,放着镇国大将军府不住,住到这田庄里,本宫很是好奇呢,这里到底有什么东西这么吸引大将军呢?”

跟着一个属下,宇文非夜也没有拐弯抹角,直接说要进田庄。

说着,又转过头对着宇文旭弘道,“弘儿,我们一块进去吧!”

宇文旭弘没有拒绝的点头道,“好的,三皇叔!”

只是他们想进去,也要看人家允许不允许了。

他们也不经过小丁的同意,两人想要直接跨门而去。

却不成想,被小丁拦下了。

“对不起,三皇子殿下,长孙殿下,大将军有令,没有经过他的允许,任何人不得跨足南园田庄一步!”

宇文非夜和宇文旭弘脸色顿时一黑。

随即宇文非夜的脸上就扬起一块愤怒,他厉声的骂道,“不识人的狗东西,你可知你拦下的是谁?”

小丁被骂,可却仍坚持的说道,“三皇子殿下,我们这些属下只是遵令行事,请三皇子不要为难属下!”

宇文非夜黑着脸,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你这个混账东西,如果本宫非要进去呢?”

小丁很是为难却又坚持的说道,“三殿下,没有大将军的允许,谁也不允许进入田庄,请三殿下不要为难我们!”

这下子,宇文旭弘眼底的精光一闪,心里立即确定了,这田庄里肯定有什么秘密,否则,只是一个小小的田庄而已,蒋振南为何要阻挠外面的人进去?

所以,宇文非夜非要进去,他也不打算劝说,让他放弃。

因为,他也是想跟着一块进去。

他看着态度很是坚决的小丁,立即笑着问道,“本宫也不是为难你。既然这田庄大将军不允许任何进去,总有一个原因吧。那你跟本宫和三皇叔说说吧。”

宇文非夜此刻也是反应过来。

他眼睛微眯,盯着小丁一会,也跟着厉声的问道,“说吧!说出一个原因,否则,一个小小的田庄,本宫还真非进不可!本宫倒要瞧瞧,如果本宫进去了,他蒋振南能拿本宫如何?”

小丁只是一名小小的属下,面对皇子皇孙的咄咄逼人,一时半会,他也无可奈何。

但是,他是大将军的兵,不管是皇子皇孙,他只听大将军一个人的命令。

小丁只得卯足了劲,很是认真严厉的执行大将军的命令。

可对上皇子皇孙,他也只是小兵一个啊。

现在皇子皇孙要的一个原因,他一个小兵哪能知道。

正待小丁被为难满面通红,不知如何是好时,突然一道吊儿郎当的声音传进几个人的耳朵当中。

“嘻嘻,三殿下,长孙殿下,你们又何必为难一个小小的属下呢。”

宇文非夜和宇文旭弘抬眼望去,微微诧异的道,“郭兵!”

郭兵手中拿着一样东西,正从里头走了出来,听到皇子皇孙的叫唤,他立时应道,“是呢,正是下官!”

然后,神色一敛,很是认真的拜见他们两位,“下官参见三殿下,皇长孙殿下!”

就算再不喜欢宫里的那些人,但是礼仪不能废,否则,可就真给你来个藐视皇家威严的罪名,那就不好了。

再说,这事,宇文非夜又不是没有做过。

宇文非夜淡淡的说道,“起身吧!”

“谢三殿下,谢皇长孙殿下!”郭兵起身。

只是宇文旭弘却微眯了眼,盯着郭兵手上拿着的东西,疑惑的问道,“郭大人,你手中拿的是什么东西?怎么瞧着像圣旨?”

郭兵笑了笑,也不跟他们拐弯抹角的说道,“皇长孙殿下说得没错。下官手中拿着的,不是像圣旨,而是的确是圣旨!”

宇文非夜和宇文旭弘两人的瞳孔都突然猛得剧烈一缩。

心中都隐隐有一股猜测。

很快,宇文非夜就显得有些急促的问道,“这是什么圣旨?”

但心里却在疑惑和不相信,“怎么可能?只是一座小小的田庄而已!”

可事实……

郭兵立马很是严肃的说道,“这是未经大将军蒋振南的许可,任何人,都不允许踏进南园田庄一步的圣旨!”

虽心中已经猜测到,但亲耳听到郭兵说出来,两人还是感到万分惊讶。

尤其是宇文非夜,简直不可思议惊呼道,“这怎么可能?父皇怎么会下这样的一道圣旨?这南园田庄也只不过是圣上给蒋振南的奖赏,只是一块农田而已,父皇怎么会突然下这样的圣旨?”

郭兵表情很是严肃的厉声反问道,“怎么,三殿下是在怀疑这道圣旨吗?要知道假冒圣旨,可是抄家灭九族的大罪,就算下官胆子再大,也不敢拿着一道假圣旨唬弄二位!

既然怀疑,那么二位还是亲自验证一下圣旨的真伪吧!否则,这种伪造圣旨的滔天大罪,下官可是背不起!”

说着,就把手中的圣旨递给宇文非夜和宇文旭弘。

二人同时打开圣旨。

看到圣旨里的内容,及玉玺印迹时,两人的瞳孔再次一缩,还是不太理解及感到不可思议!

父皇(皇爷爷)怎么会突然下这样一道圣旨?

其实圣旨的内容很简单,就如郭兵所说:南园田庄没有经过镇国大将军蒋振南的允许,任何人,都不允踏入南园田庄一步,否则按违逆之罪判处!

这里的任何人,就是包括皇宫内皇子皇孙嫔妃,及各皇亲贵族!

即使是圣上踏入这里,也需要经过蒋振南的许可。

所以,理解了圣旨上“任何人”时,两人不震惊,那就真的太假了。

宇文旭弘虽说震惊,但倒是很会隐藏自已的情绪。

不过,心中更加确定,这田庄绝对有天大的秘密,否则,陛下哪里会这么慎重的下这样一道圣旨?

所以,明的不行,只能来暗的了!

无论如何,都要派人探出这里头的秘密。

宇文非夜拿着圣旨,到现在都没有反应过来,很是不可思议的喃喃说道,“怎么会这样?”

郭兵似乎有些小心的看着宇文非夜,唤道,“三殿下,你……你没事吧?”

宇文非夜听着郭兵的叫唤,立即意识到自已失态了。

随后,他脸色有些焦急的对着郭兵说道,“既然有父皇的旨意,那本宫就不再为难你们了!”

说着,就带着自已的属下离开,脚步有些匆忙。

宇文旭弘与郭兵点了点头之后,也紧跟着离开!

望着宇文非夜和宇文旭弘离去的背影,招人的桃花眼,一抹厉光闪过,清丽的脸庞也浮想一抹淡淡的讽刺,嘴角微微上扬,小声的说道,“这事不出一天,京城上上下下都应该知道,这大将军的南园田庄,成了他们的禁地了!”

心中却在叹息和说不出的郁闷。

头儿把圣旨留给他,可他自已却和林姑娘逍遥自在去了。

跟在林姑娘身边,肯定有很多有趣的事发生,只是这次,头儿让他留下来,监督这南园田庄。

唉……

看到唉声叹气的郭兵,小丁小声的问道,“郭大人,这圣旨什么下来的?属下怎么不知道啊?”

郭兵睨了他一下,翻了一个白眼,没有好气的说道,“本少爷也不知道。只是昨天三更半夜的,头儿把圣旨一扔,仍到了本少爷的床头,只说一句,好好监管这南园田庄,就和林姑娘离开了!真是气死我了!”

小丁,“……”真是为郭大人感到同情。

不过,小丁也是疑惑的问道,“郭大人,你知道大将军和林姑娘到底去哪了吗?”

郭兵摇了摇头,郁闷的道,“不知道!”

……

果然如郭兵猜测的那样,不到一天,哦,不到半天时间,各方势力,都已经知道,蒋振南又一次离开了京城!

但是,他的南园田庄,却被圣上下了圣旨,未经许可严禁入内!

这下子,各方势力,对这南园田庄也是好奇和疑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