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0章:李老夫人/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匹快马在小路上奔驰。

两条黑色的披风,随着马的快速奔驰,而随后飘扬,墨黑的长发,更随风飘动。

“吁!”一道女声响起。

蒋振南和林月兰让马停了下来。

他们已经离着青丰城城门很靠近了。

看着进进出出的百姓,林月兰说道,“南大哥,到了青丰城了!”

蒋振南点了点头道,“嗯,我们进去吧!”

林月兰点了点头,然后,两人继续往前走去。

这次林月兰和蒋振南都没有再带任何人。

有时候带多了人,并不是多好的事,会耽误事的。

李府

李发枝看着他娘每天都拿着一面铜镜,左照右照,还时不时的抚摸着两鬓有白变黑的发丝,顿时有些无奈。

以前,他娘时不时的大吵大闹,接受不了自已老去的事实。

可是,自从他命人把从林月兰那里买来的千年雪莲,偷偷的给他娘喝下去之后,他每天都能看到他娘的变化。

先是脸上的皱纹逐渐散去,然后,身上那些老年黑斑了也慢慢消失,最后,就是他娘的银发也逐渐变黑。

因为他娘不愿意接受老去的事实,所以很是抗拒照镜子。

自然的,就不知道她身上的变化。

他也命令下人,没有经过他的允许,绝不能向他娘泄露自已变回年轻状态的事实。

下人们虽然很惊奇老夫人怎么会越变越年轻,但是主人家的命令,他们不得不遵从,不然,这条命就不要了。

在有一天,李老夫人很是哀怜的坐在池塘边,瞧了瞧四周下人们,是想着自已,之前无论自已怎么自杀,都会被人救下。

那么这次,要不直接跳塘吧。

说不定,这些下人来晚了,然后,她就可以一命呜呼,不用每天活得这么痛苦,还连累自已的好儿子,成天提心吊胆。

想到这,就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瞄了一下,离着很近的丫头,然后,三两步走到池塘边,就打算跳塘时,突然“啊”了一声大叫起来。

这些下人,因为每天都要看着老夫人,不让她自杀成功。

所以,在老夫人刚用眼角偷瞄时,就注意到了,然后,所有人全身戒备,打算等老夫人一跳塘,就把人立即给捞起来。

至于为何不阻止老夫人跳塘,那是因为老夫人每一次的自杀方式都不会重复,如果说要重复的话,那么就是在老夫人自杀前,阻止过她自杀,所以,第二天,她就会以同样的方式自杀。

下人们发现这个特点之后,立即上报家主李发枝。

李发枝在深思之后,立即做下决定:除了防止他娘喝下立即毙命的毒药之外,其它自杀方式随她去,唯一有一点,一旦他娘开始自杀,那么立马救人。

所以喽,下人们看到老夫人要跳塘而不阻止的原因。

只是,这次就奇怪了。

明明老夫人打算立即跳池塘的,怎么突然大叫起来,脸上的表情惊恐之中,好像还带着欣喜。

不过,下人们还是吓了一跳,七八个人,一拥而上,很是担心的问道,“老夫人,你怎么了?”

“都给我让开!”李老人很是恼怒这些下人,挡着她照池塘这面镜子了。

下人们一开始倒是没有反应过来,等老夫人三吼四怒,再一把把挡在她面前的小厮推开时,就明白了。

原来,老夫人要照镜子了。

有眼色的丫鬟,立即跑去房间,然后,对老夫人说道,“老夫人,镜子,镜子!”

这一次,老夫人没有抗拒照镜子。

把镜子拿过来一瞧,立即发现了镜子中的人物变了一个大模样,吓了一大跳。

她不可思议的问向自已的贴身丫鬟,“小衣,这真的是我吗?”

小衣不敢有丝毫隐瞒,如实的应道,“是的,老夫人,这镜子中的年轻漂亮女人,就是您!”

老夫人能从衰老的状态变加年轻的时代,也让跟随李老夫人的丫鬟嬷嬷么一阵羡慕。

不过,她们知道,他们只是下人,没有夫人这么好命,可以吃下天下难寻的至宝——千年雪莲。

李老夫人很是震惊指着镜子中的自已说道,“这是我,这是我!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年轻漂亮了?这简直跟我嫁入李府时的模样,一模一样!”

小衣很是说话,她道,“老夫人,你本来就是年轻漂亮啊。只是,你平时不照镜子,当然没有发现了!”

李老夫人很是狐疑的看着小衣。

她虽老了,可并不糊涂。

她很肯定,她能变回年轻漂亮状态,肯定是她的那个好儿子做了什么。

这时,她才想起,近段时间,无论是谁一看到她,眼里立即变得澄亮澄亮的,她心里还犯着嘀咕呢,她这天天寻死的人,大家看着似乎挺开心的呐。

当然了,她也不会多注意下人的情绪,只是心里有些不高兴而已。

可不高兴之后,她又照样闹着自杀。

正在李夫人抚着自已的鬓角,想事情想的出神时,一道焦急的男声传过来,“娘,你这是怎么了?”

不过,当看到她娘拿着一面镜子,不断的照着自已的模样时,心底的担忧慢慢的消散了一些。

他偷偷的松了一口气,然后,走到他娘面前,搀扶着他娘娘,问道,“娘,你看你根本就没有变老,是不是?你还是这么年轻,这么漂亮不是。”

李老夫人总算回神过来,看着面容有些憔悴的儿子,心里一痛,说道,“枝儿,真是辛苦你了!娘让你操心了!”

李发枝突然眼睛有些发涩。

他娘有多久没有关心他了。

想想,应该是自从他爹去世之后,他娘一夜之间老了那天起吧。

李发枝握着他娘的双手,很是激动的说道,“只要娘好好的活着,儿子再苦再累也值得!”

李老夫人哭了。

她这时真觉得自已真是太自私了。

为了一个死去的丈夫,永远记得自已年轻漂亮的状态,不管不顾年幼的儿子,一边要面对族人争权夺势,一边还时常要照顾她,那时,他多苦多累啊!

老夫人想到这,就一阵心痛,她轻抚着儿子的两庞和发丝,哭着说道,“枝儿,以后为娘再也不会想着丢下你了。以后,咱俩娘好好的过日子吧!”

李发枝立即感动的哭了,抱着他娘大哭起来,“娘,娘,你总算想到不会丢下枝儿了。娘,娘,以后不要再丢上枝儿不管,好不好?以后,咱俩娘就这么好好的过,好不好?”

他一个人支撑李家这么一个大家,真的很苦很累。

可现在看不到他娘已经清醒过来,他觉得他再苦再累也值得了。

李老夫人抱着自已的儿子,在后背轻轻拍了拍,哭着说道,“好,好,娘再也不会丢下我的枝儿了。以后,我们娘俩就这么好好的过吧!”

周围的下人们,对这一幕,都感动的哭了。

他们一开始以为老夫人不接受变回年轻漂亮的状态,因为以前家主给她买了紫云花,她拒绝服用,她不想就这么突然变回年轻。

他们以为,这次也是如此。

所以,以为,老夫人会再次大吵大闹起来,因此,才会赶紧把家主给找回来。

没有想到,他们的老夫人,突然再这一刻清醒过来。

好感人啊!

呜呜……

自从李发枝的娘忽然间豁然开朗的解开了心结之后,对于变回年轻漂亮,也不再排斥。

更是知道,自已是在吃了千年雪莲的效果之后,剩下的雪莲,就坚决拒绝吃了。

因为,这么好的东西,她认为该为李发枝的媳妇留着。

虽说李发枝现在还没有娶妻生子,但是,这还必须留着。

李发枝拗不过他娘,只得找出特殊储具,把剩下的天山雪莲装好,放好,以备不时之需。

李老夫人心结解开之后,整个人变得开朗快活了。

以前,老抗拒照镜子,倒现在,这镜子都不离手的状态,时不时的给自已照一下,还要问着,“儿子,娘真的变漂亮年轻了。到了下面,你爹应该不会嫌弃了吧?”

李发枝轻声的叹了一口气说道,“娘,爹生前最爱的人就是你!无论你变成什么模样,爹都不会嫌弃你的。你就放心吧!”

他爹生前,只有他娘一个女人,没有小妾通房什么的,所以,后院之中倒是很干净,没有乱七八糟的龌龊事。

只是李老夫人很是担心的说道,“我就怕我离开你爹久了,他会忘记我,然后,在下面找一个更年轻漂亮的女人!到时,我找谁哭去啊!”

李发枝摇了摇头说道,“娘,不会的。爹,他这么爱你,根本就舍不得你流一滴眼泪,又怎么会去找别的女人,让娘伤心流泪呢。”

李老夫人听罢,点了点头,笑着道,“确实!如果你爹真找了其他女人,我就拿着刀先把那女人杀了,再杀你爹,然后再自杀。反正,你爹就不能找别人!”

李发枝听罢,摇了摇头,随即附和,“嗯,到时儿子一定会帮您的。”

“少爷,外面有人找!”

正在李发枝陪着他娘时,下人突然过来汇报。

李发枝轻轻皱了一下眉头,问道,“是谁?”

下人汇报道,“她说她姓林,林记药铺的林!”他这是按原话转达的。

李发枝一听,神色有些激动的从坐位上站起来,说道,“快快有请!”

随后命令道,“吩咐下去,这是位贵客,千万不要莽撞唐突了客人,有,让管家去我书房拿我珍藏的龙井贡茶出来,招待客人!”

下人一惊,立即意识到,那两位真是家主的贵客!

立即恭敬的应道,“是!奴才这就告诉管家吩咐下去!”

李发枝对着李老夫人说道,“娘,儿子有客人要招待,不能再陪着娘了。娘如果累的话,就先去床上躺一会。小衣,扶着老夫人回屋休息。好好照顾老夫人!”

小衣应声道,“是,少爷!”

李发枝匆匆赶到门口,果然看到林记药铺的当家林月兰站在门口,跟着她的保镖一起。

李发枝上前迎道,“林妹妹!”

林月兰笑着道,“两个多月不见,李大哥看起来红光满面,有什么好事吗?”

李发枝笑着道,“托林妹妹的福,我娘已经清醒恢复。”

林月兰立即有些惊讶的道,“哦,那真是恭喜李大哥了!”

之前听说李发枝说过她娘的事,当时她就认为他有病,是那种心理疾病。

没有想到,再次见面,那人的心里病却好了啊。

看来这空间养育的东西,还能治愈心里疾病啊。

李发枝作了一个请的手势,“林妹妹里面请!”

林月兰跟着李发枝到了客厅。

不过,一路上,林月兰迎接的都是李府下人古怪的眼神,蒋振南凌厉的扫视了他们一眼。

林月兰有些奇怪的问道,“李大哥,我脸上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吗?”

李发枝看着林月兰白白净净的脸蛋,一时有些愣神,没有反应过来,“没有啊,怎么会这么问?”

林月兰没有说话,只是指了指那些来往走到的下人,随后才说道,“那为什么他们用这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林月兰这么一说,李发枝立即反应过来,李府的下人反应的古怪,立时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没什么。可能是平时来李府的人,一般是男客人,所以,现在难得有个女客人,他们就一时好奇了。”

确实,来李府的人,都是有商业来往的男客人,至于女人,没有。

不是说女人不来李府,其实恰恰相反,想要来李府的女人,多得是。

李府虽是商人,没有什么权势,但是有钱啊。

有钱,就可能过少奶奶的荣华富贵的日子。

只是,李发枝在少年失去父亲时,看清了人情冷暖,二是,他娘的病,也是他的一块心病。

没有治好他病,他也无心找女人。

那些来李府的女人,目的都很是明显,李发枝严厉下令,让下人拒绝他们来李府。

林月兰,则是他们这三四年来,第一个来李府的女客人,而且还么受家主重视,因此这些人的第一反应,当然是认为,林月兰与他们家主之间的关系很不一样。

另一头

一个丫鬟匆忙从外面赶到李老夫人的屋子,神色急切,且看着又有些开心。

李老夫人看到回来的丫头,立即好奇的问道,“小萍,是不是女客人?”

小萍丫头笑着说道,“老夫人真英明!少爷这么隆重接待的客人,确实是个女客人。而且那个女客人呀,长得天仙一般的美。”

李老夫人立即惊喜的从床上蹦了下来,“小萍,你说的是真的吗?枝儿,他接见的真的是个女人?”

小萍点了点头,应道,“没错,老夫人!奴婢很肯定及确定!”

李老夫人立即双手作祈,说道,“阿弥陀佛!真是谢天谢地,枝儿总算开窍了,想要娶妻生子了啊!”

说到这里,她叹气一声,“说来,这些年,都是我这个娘耽误了他。如果不是因为我,或许我家枝儿早就娶妻生子吧。”语气当中显得很是遗憾。

小衣和小萍立马安慰道,“老夫人,你千万别这么说。被少爷听见了,他又该不高兴了。”

李老人眼睛一转,立即对着两个丫鬟说道,“走,我们瞧瞧去,看看枝儿与那女客人怎么相处?”

小衣和小萍相互对视一眼,然后,说道,“老夫人,这不好吧。如果让少爷知道,你不好好休息,去……”

李老夫人却是摆了摆手,神秘的说道,“我们现在偷偷去,你们家少爷不会知道的。行了,走吧!”

两个丫鬟很是无奈的对视了一眼,然后,搀扶着老夫人,“偷偷”却瞧瞧将来可能李府的女主人。

林月兰和李发枝进来不久,管家很是麻利的上茶。

林月兰端起茶,轻呡了一口,赞道,“好茶!”

李发枝笑着问道,“林妹妹,你也懂茶?”

林月兰却摇了摇头道,“我哪里懂茶啊。不过,李大哥这茶喝着就是清香,心旷神怡!”

蒋振南也端起一杯茶,喝了一口,只是,他是喝不出好不好的。

他一个粗人,还真不会品茶。

李发枝正想说什么,突然屏风后面有什么动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