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1章: 鼓励追人/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发枝立即严厉的喝道,“谁,出来!”

屏风后面的动静突然嘎然而止。

李发枝再次凌厉的喝道,“出来!”

这一次,屏风后面就传出叽叽喳喳的声音了。

“都怪你,不是你发出动静,枝儿能发现我们吗?”一道女人声音从屏风后面传来。

“老夫人,这可不能怪奴婢啊,”另一个听着较年轻的声音辩解道,“明明是你要靠近屏风,结果,撞上我了,才会让少爷发现的。”

听着这些很是熟悉的声音,李发枝一阵抚额,然后有些无奈的说道,“行了,娘,你们就出来吧!”

他根本就没有料到他娘竟然会过来偷听。

李老夫人和两个丫鬟,很是不好意思的扭扭捏捏的从屏风后面走出来。

李老夫人被抓包,感觉很不好意思,她怪罪着小衣说道,“都怪你,不抓稳我。不然,就算我靠近屏风,只要不发出动静,枝儿也不会发现我的。”

李发枝额头满是黑线,再次抚了抚额头,再次无奈的叫唤了一声,“娘!”

李老夫人瞧着儿子,很是不好意思却又倔着说道,“好嘛,好嘛,我就是过来看看,枝儿……”

她本来想说的就是想看看李发枝招待的是什么女客人。

结果一抬头,发现长得很是惊艳绝色的林月兰,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立刻快步走上前去,很是热情的问道,“哎呀,这位姑娘长得真是标志啊!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啊?和我家枝儿是怎么认识的?你家住哪儿,远不远呢?……”

劈里啪啦的问了一大堆。

简直是要调查户口一般。

林月兰被李老夫人拉着手,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很是疑惑及古怪的表情看向李发枝,似乎在问,“这是怎么回事?你娘怎么这么热情?”

这也不怪林月兰迟钝。

因为,她根本就没从那方面去想。

倒是蒋振南,很快很应过来,知道李老夫人肯定误会了什么。

之后,一脸的黑线。

只是李老夫人毕竟是长辈,所以,他现在又不能说什么,只能用犀利的眼神狠瞪了一下李发枝。

意思很是明显,赶紧解释!

李发枝不知道自已第几次抚向额头了。

自从他娘清醒过来之后,人直接变得很开朗了,对于他这个好几年不曾问过的儿子,猛然关心起来。

尤其关于成亲之事。

时常问他有没有中意的姑娘什么的,或者打算什么时候成亲之类,都被他以各种借口给搪塞了过去。

所以,以为是自已耽误了儿子的终身大事,伤心自责了一段时间之后,立马很是热情的给他相各种姑娘。

最后,不得已,他以有心上人,且心上人举家探亲去了为由,让他娘不要再给他相各种姑娘了。

所以,现在他娘看到林月兰,以为就是他的那个心上人,让他娘给误会了。

接受到蒋振南这个林月兰贴身保镖的犀利眼神之后,眉头也只是轻轻皱了皱,有些疑惑。

不过,眼下先解开误会要紧。

李发枝立即上前拉开他娘,不让他再拉着林月兰接着问。

他说道,“娘,你误会了。林姑娘只是我的一个朋友,哦,不,现在只是我认的一个干妹妹而已!”

李老夫人一听,立即不相信的问道,“枝儿,你说什么?这个林姑娘不是你口中的那个心上人吗?”

李发枝摇了摇头道,“不是啊,娘。所以,你不要再问那些问题,把人家林妹妹都问的不好意思了。”

林月兰听着李发枝这样,这才反应过来,李老夫人如此热情态度的原因。

她立马否认的说道,“老夫人,您还真是误会了。我与李大哥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只是因缘巧合之下,李大哥成了我的干哥哥!”

听着干妹妹干哥哥的解释,李老夫人还很是狐疑瞧了一会林月兰,再看向李发枝,问道,“真的?你们没有骗我吧?”

李发枝立即摇头道,“没有,没有,娘,儿子我绝对不会骗你的。”

林月兰也说道,“老夫人,我们又何必骗你呢?其实,我是个有未婚夫的人!呐,就是他!”

林月兰指向一旁坐着的蒋振南。

这下李发枝是有些惊讶了。

之前,林月兰介绍这位南公子时,说得是贴身保镖,也就贴身护卫。

没有想到,没过多久,他们就成了未婚夫妻了。

不过,对于是不是真正的未婚夫妻,李发枝也是很狐疑的。

他不知道这是不是林月兰为了骗他娘,而撒下这样的谎言的。

不过,转念一想,这又完全没有必要。

一个女人的名节和清白,何等的重要。

她又何必为了一个才刚认识的老太太,而撒这样一个毁女人名声的谎言。

所以,那就只能说明一点,他们是真的未婚夫妻。

李老夫人是女人,当然也是想到这点。

所以,她眼神立刻黯然下来,很是失望。

不过,她不死心的问道,“枝儿,你的心上人到底在哪?什么时候把人带回来给娘看啊,什么时候成亲?娘还等着抱大胖孙子呢。”

他娘当着客人的面,这样问他,让他顿觉得很不好意思。

他立马打断他娘的话,说道,“娘,我和林妹妹有很重要的事相谈,你就回屋里休息去吧!”

转过头,对着两个丫鬟命令道,“扶老夫人回屋里休息!”

两个丫鬟躬身恭敬的应道,“是,少爷!”

然后,走向李老夫人,搀扶着她,说道,“老夫人,我们回屋吧!”

李老夫人也知道儿子可能真有事,也就打扰了,随着两个丫头就直接离开了。

但走时,她很是不死心的说道,“枝儿,你和这位姑娘真没有关系?”

李发枝坚决的摇头道,“没有。娘啊,你回去好好休息,不要多想了!”

等李老夫人离开之后,李发枝很是尴尬对林月兰说道,“抱歉,林妹妹,我娘,她,她误会了!”

林月兰微笑着摇了摇头道,“没事!”

随即她又说道,“老夫人现在真的很年轻,很漂亮,而且很开朗又活泼。看来,李大哥,你这个儿子真的把她保护的很好!”

李老夫人一看就是一个很是单纯善良的女人。

深宅内院之中,其实真没有几个能真正的单纯和善良。

可李老夫人,一看就是被人保护,所以,才会一直单纯和善良。

李发枝苦笑着道,“我爹临死之前,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好好保护我娘,而且我从小在我爹耳熏目染之下,就发过誓,一定要我娘每天快快乐乐的,不让她受到任何的污染和烦恼。

可是,自从我爹去了之后,我娘就深受打击,一夜之间性情大变,不接受老去,又不接受年轻,更是动不动就自杀。

这些年,不知有多少次,我真的很怕,很怕,我娘就真的突然之间离开我了。”

林月兰点了点头说道,“想必那段时间,是你最苦最累的时候。”

李发枝笑着道,“可不是。不过,总算过去了。我娘她现在好好的,那之前做得一切都是值得了。”

说到这,他停顿了一下,很是真诚的说道,“说来,还真是谢谢你的千年雪莲。如果,不是你的千年雪莲,我娘她还不知道……”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恢复。

这话没有说出来,大家都明白。

李发枝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千年雪莲有这样的奇效,但是,他确实很是感激林月兰。

林月兰却摇了摇头道,“不用感激我。我跟你之间是有交易的。”

李发枝当然记得与林月兰之间的交易。

不过,他觉得,只是带她去看看原石场地,根本就不是什么代价。

如果林月兰想要,那么李家玉石铺的所有玉石都可归林月兰所有。

李发枝说道,“林妹妹,如果你真需要翡翠玉石,我李家名下的所有翡翠玉石都可能赠与您,可以不用再去那么远的原石场地的。”

林月兰摇了摇头,说道,“李大哥,你误会了。我要的不是这些东西。”她需要的是很具有灵气的翡翠玉石。

可那些店铺里翡翠玉石经过了那些加工,根本就把这些灵气给散去了。

李发枝有些不解了,“不要那些东西?”不要那些东西,干吗跑到原石场地去啊。

林月兰微笑着应道,“我去原石场地,有其它目的。”至于什么目的,她当然不可能告诉李发枝了。

李发枝也是个识趣的人。

知道林月兰不说,他也就不再问了。

他说道,“今天二位就在李府住下去。明天早上一早,我就和二位出发!今天我就吩咐下人,准备好一些东西!”

林月兰点头应道,“好!”

李发枝站起身来,对林月兰和蒋振南说道,“作为东道主,里应好好招待贵客。二位如果不嫌弃的话,就由再下带路,让二位参观一下鄙府,如何?”

知道这个贴身保镖是林月兰未婚夫之后,李发枝对待他的态度,自然发生了改变,是一种客人的态度,而不是对待下人或属下的态度。

对待客人是一种恭敬平等的态度,而对于客人的仆人下属,只要同样的仆人下属招待就好。

林月兰和蒋振南跟着李发枝去参加李府。

可以说不愧青丰城最为有钱的人家。

房子雕梁画栋,屋内设计的富丽堂皇,价值连城的古董花瓶,摆放的很是大气优雅,庭院则是优雅宁静且又安详,没有其它大家族喧闹和乌烟瘴气,或许这李府没有宅院女人之间勾心斗角有关系吧。

林月兰笑着对李发枝说道,“李大哥,这李府真是安静和祥和,你肯定也是做了很多努力吧?”

一个商人,没有靠女人的裙带关系,就把事业做得这么大,的确很不简单,且从李府的后院之中,可以看出,李家的家风良好,教育素质很高,听着李发枝的话里的意思,李家的家风都是只娶一妻,没有三妻四妾什么的,这就更加不简单了。

林月兰倒是有些佩服李家人了。

李发枝笑了笑,没有直接应答。

不过,从那些苦涩的笑容之中,可以看出李府有今天,确实很是努力和付出了很多辛苦。

另一头,回到屋中的李老夫人,还是不太相信儿子说词。

她问着自已的丫鬟,“你们说说,枝儿是不是骗我的?那个姑娘长得真是美啊,枝儿不可能不心动啊?”

小衣和小萍两个丫鬟,相互对视一眼,两人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膀,然后,小衣对李老夫人说道,“老夫人,少爷说不是应该就不是了,他不至于来骗你啊!况且,那位姑娘不也说了,她是有未婚夫的人,而且那个未婚夫就跟在她的身边。老夫人,一个姑娘家的名节,可不是随随便便开玩笑。”后面一句,丫鬟说得很是严肃。

她瞧着那位姑娘对他家少爷确实没有一点意思。

因为她的目光很是坦荡,坦然自若,没有一点羞涩,看着少爷的眼神,也是没有一点爱恋。

反之,她看向那个所谓的未婚夫时,浓浓的温情。

眼神,是骗不了人的。

听着丫鬟的解释,李老夫人轻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也知道女人家不能拿名节开玩笑,可是,枝儿,他都二十有二了,很多同龄人的孩子,都已经满地跑了,可他却不曾娶妻,这让我实在担心啊。这不,好不容易来了一位姑娘,以为是有戏的,没有想到,唉……”

丫鬟立即安慰说道,“老夫人,你就别操心了。或许,大少爷的缘分还没有到呢。况且,你不也听说了,少爷他是有心上人的,只是这个心上举家探亲去了而已。”

老夫人却摇了摇头,“没有。枝儿,他没有心上人。他所说的心上人,只不过是来骗我的,安慰我的。”

两个一惊,互相对视一眼,然后诧异的道,“怎么会?”

李老夫人说道,“知子莫若母啊!枝儿只不过怕我太操心了,所以,才会想到那样的借口来敷衍安慰我而已。”

两个丫鬟依然有些不相信,“可……大少爷……”他家少爷怎么会骗老夫人呢?

李老夫人摆了摆手说道,“人啊,老了,就爱操心。枝儿的婚事,一直是我心头上一桩重事。李家的男人重情,痴情,在没有遇到自已喜欢的人之前,他们宁愿不娶。这就是李家为何,世代只娶一妻之事。

只是,枝儿年纪大了,所以,我才会担忧,会不会真的不娶,所以,我才会一天到晚给他张罗好姑娘。枝儿也是心烦,所以,就编了一个有心上人的谎言给我。”

两个丫鬟有些懂了的点了点头。

随即,她们就听到老夫人说,“方才那位姑娘我看着不仅长得好,心也是善的,如果枝儿喜欢,我可以鼓动他去追求一下,或许真能成李家媳妇也说不定。”

两个丫鬟立即惊悚了。

鼓励儿子去抢人家的未婚妻,老夫人会不会太……

李老夫人又说道,“要知道,当初枝儿他爹,也是把我从别人手中抢中来的。”

两个丫鬟互相对视一眼,“……”不知道怎么说了。

难道应该说是家风如此吗?

随即,李老夫人又振奋的道,“对。如果枝儿对那位姑娘真是有意的话,我应该鼓励鼓励他,把人给抢过来当自已的儿媳妇。”

说着,李老夫人又不打算休息,要出去了。

两个丫鬟连忙把人拉住。

老夫人一出一出的的,如果真让她就这么出去鼓励少爷抢人家的未婚妻,那可是闹笑话的。

再说,那一对男女客人,身份不明,或许是他们得罪不起的也就不定。

小衣连忙劝说道,“老夫人,你当着人家姑娘的面,说这事,多让人尴尬啊,更何况,那未婚夫还跟在身边,万一惹恼了人家,就不好了,是不是?”

李老夫人一想,点头道,“你说的也对。所以,我得单独跟枝儿说这事,并且鼓励他大胆追求,为了自已的幸福,加油!”

小衣,小萍:“……”

老夫人的想法,还真是奇特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