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2章:出发!/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少爷,该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出发了!”随从向李发枝汇报。

李发枝点头应道,“嗯!”

然后,看向门边站着眼神略为担忧和关心的母亲。

他上前说道,“娘,你放心,儿子也不是第一回出远门,我会照顾好自已的的,你就不用担心了。在家好好照顾自已,该吃吃,该喝喝,该玩玩,该睡就睡,没人可管你!”

李老夫人听着儿子的话,“噗嗤”的笑了出声,“行了,你真把娘当三岁孩子哄啊。”

随即,她话锋一转,看着马车,心中还是不免有些担忧的道,“儿子出行母担忧啊!不过,枝儿,出门在外,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已,知道吗?”

李发枝点头应道,“这当然!”

然后,李老夫人看着笑容满面的儿子,心里似乎不太死心的说道,“儿子,昨天晚上娘所说的话,可都是真心话,你可一定要想清楚啊!娘瞧着那位姑娘是个好的,如果错过了,那可能会遗憾一辈子的事啊!”

李发枝听着她娘又开始唠叨这事,额头又不免布满黑线,他轻抚了抚额头,道,“娘,这事你就别操心了啊。人家姑娘已经有未婚夫,儿子再插足进去,那不是成了抢人姻缘的恶人吗?”

李老夫人听罢,脸一唬,说道,“谁说恶人的?男未婚,女未嫁,有更好的选择,为何不选择?那姑娘和那男人如果是夫妻也就罢了,可他们只是未婚夫妻,只要有能力,谁都有机会的。要知道,当初你爹,也是从我未婚夫手中把人给抢过来的,这不,才有了你嘛。儿子,听娘的,为了以后自已的终身幸福,你一定要把握机会,知道吧?”

李发枝心里微微叹气,他真不知道他娘哪里来的这么大胆的言论。

他爹是把他娘从别人的未婚人手中抢过来,那是因为那个前未婚夫简直是个渣,正妻还没有进门,妾室通房一大堆,更可恶的是,连庶子都已经生了好几个了。

这样的人,嫁过去,只会受委屈。

他爹爱慕他娘,怎么可能看着心爱的人,就这样跳入火坑,受一辈子的委屈,所以,才会略使用一些小手段,就把他娘给抢过来了。

说是小手段,实际上,就是用几个店铺,把他娘给换过来的。

可现在,明明情况与他娘当时的情况很不一样。

人家是正正经经的未婚夫妻,而且他们两人是情投意合,互相喜欢,就算他有意介入,也介入不了,更别说把人给抢过来啊。

既然如此,他又何必做这个恶人,不仅没有把人给抢到手,还有可能彻底的得罪林月兰。

他可知道林月兰医术精湛,手里宝贝不少,这样的人,可最不能得罪,万一有一天,他要求到人家头上呢?

李发枝说道,“行了,娘,我知道了。你回去吧,不要想太多,知道吗?”

李老夫人再叮嘱了小心,注意身体之类的话后,就进屋子了。

林月兰和蒋振南昨晚在李府直接歇下的,所以,今天早上就和李发枝一起离开,下人们该为他们准备的,也都一齐准备好了。

不过,两人是没坐马车,而是骑着自已的马。

蒋振南骑的是烈风,林月兰的马,是蒋振南从皇家马场之中,为她寻得一匹白色汗血宝马,林月兰一眼就喜欢上了,取名烈云!

此刻,两人坐在马背上,听着母子俩的念叨,起初还是很羡慕的,毕竟人家母子情深,而他们都是被抛弃的克星煞星。

然而,后面听着听着,直让他们嘴角抽搐。

这李老夫人,心还真宽,言论也真够大胆的,简直是像现代人的风格。

直接让自已的儿子,抢人家的未婚妻。

蒋振南则是满脸黑线,如果不是知道李老夫人真的只是无心之过,他都要去跟一个老太太计较了。

等李发枝要回到马车上时,立时感觉到两道锋芒,直射向他,让他后背寒毛竖起,感觉到森森的恶意。

他顺着光芒看向去,发现这敌意来自马背上的蒋振南。

他一时之是反应不过来,不知怎么就得罪了这位南公子,但眼神触及到他腰上别着的大刀时,立即反应过来,这位南公子是个武林高手,自然的,内力也是深厚。

那自然的,他和他娘的对话,肯定传入到他的耳中了。

想到这,李发枝也有些不好意思了。

这公然人家面前说要抢人家的未婚妻,任谁的态度,也不会好吧。

不过,李发枝还是应着头皮向李振南点了点头,随后看向另一匹马背上的林月兰,却对上了她似笑非笑带着调侃的眼神。

李发枝立即醒悟,很有可能也听到他与他娘的对话,这下更加不好意思了,面对林月兰时,他的脸还是有些微红。

不过,很快他心里就明了,这林月兰恐怕也是有武功的。

不然,以林月兰和他们之间的距离,不可能听到那样的对话。

李发枝顿时头皮发麻,带着羞涩的对林月兰说道,“我娘说的那些只是无心的,林妹妹,你就不要放在心上!”

林月兰挑眉说道,“哦,你娘说了什么?”

李发枝顿时一噎,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难道要他再把他娘的话重复一遍,那就是找死的节奏啊。

他不小心再次对上蒋振南凌厉的眼神,然后就听到一声冷哼,“哼!”

得,这南公子敌意这么大,就算有什么说,也不能说了,还是进马车躲着为妙。

李发枝对着二人点了点头,立即就躲进了马车。

三人,再加上李发枝的一个马车,和一个随从,共五个人出发了。

玉石原石场地,是南云城。

那个地方,听说专出翡翠玉石的地方,如果运气好的话,很好可能路边上的一块不起眼的石头,都有可能有翡翠。

为此,那些很多人,不干活,专门找石头去开石,如果运气好,还很有开出一块好玉,然后一夜爆富呢。

不过,有精明的之人,很快就看到里面的商机。

他们不开石,而是专门捡着看着表象有玉的石头,然后,卖出去。

只要你出了钱,买下这块石头,不管有没有开出翡翠玉石,商家都管不着。

由此,在南云城形成一种新型的赌风——赌石。

在赌石界里,流行一句话:一刀爆富,一刀穿麻木。

这意思是,运气好一夜爆富,运气不好,可能万贯家财,一无所有!

没有一定的财富,还真不敢玩赌石。

所以,赌石界里,似乎又有一种圈子,叫贵富圈。

因为,几乎会玩赌石的人家,不是贵,就是富。

李发枝是做玉石翡翠生意的,他的翡翠玉石铺,在全国各地都有。

他的翡翠玉石来源,主要是收购那些被人赌出来的玉石。

他在南云城开了一家最大的原石铺,很受那些贵人富家们的青睐,生意自然的红火。

不过,这次带林月兰过去的,不是他的原石铺,而是直接原石开场地。

他不知道林月兰有什么目的,但是,这是他与林月兰之间的交易,但在另一方面来说,林月兰也算是他的恩人,他欠她一份人情。

因此,她有什么要求,他都会尽量满足她。

三人到了南云城城门口,李发枝说道,“前面就是南云城了。这个南云城,也被人叫做赌石城!”

听着李发枝的介绍,林月兰挑了挑眉。

原来在这里,竟然也有叫赌石城的啊。

要知道,在现代,也有赌石城,而且那个赌石城赌得特别厉害。

不过,这里的人,倒也会玩啊。

林月兰不得不感叹一下这个。

林月兰看着城门口写着“南云城”三个字时,笑着道,“李大哥,我们进去看看吧!”

一行五人,就进了南云城。

林月兰一走进南云城,就发现,这与现代赌石城腾冲没有多大区别。

两条街道上,都摆满了卖石头的摊子,密密麻麻的,谁也瞧不出,这里面到底有没有翡翠石头。

两边的铺子,除了几家大酒楼之外,大部分就卖原石的铺子,其它的商口,也只是零星几家,并不多。

李发枝对着两人说道,“林妹妹,南公子,我们赶路赶了三天,要不先到我的院落处休息一晚,明天再出来转转?”

林月兰一眼瞧着琳琅满目的石头,眼睛微眯,然后点头道,“嗯,也好!”

赶了三天的路,确实累了。

因为这里是李家玉石的来源地,李发枝也会时常过来,所以早就在这城中比较安静的地方,买下了一座幽静雅致的院落。

来到李家院落之后,三个各自洗漱一下,吃了点东西,就各自回房间休息了。

一来到房间,林月兰就布置了一下房间,不让外人打扰,就是有人突然闯进来,也能在第一时间发现,不至于突然暴露秘密。

做好这一切之后,林月兰就轻抚了手腕上的小绿。

随即喊了一声“进去”!

之后,林月兰就处在了另一个地方——空间之内

小绿很快就从林月兰的手腕上滑下来,有些激动的对林月兰说道,“主人,我们都感觉到了,这里确实有淡淡的灵气散发出来。”

林月兰惊喜的道,“哦!是从这些原石上发出来的吗?”

小绿点了点头道,“嗯,是的。”

林月兰当即决定道,“那我们明天就在这赌石城先逛逛,把有灵气的玉石,一个不漏的先找出来。”

毕竟,现在有灵气的东西,对于林月兰,小绿,小空和小泉来说,很是重要,且珍贵,他们不能放过任何一个。

小绿点了点头道,“嗯,我同意主人的做法!”

反正他们都已经来了这里,当然要好好寻寻了。

一开始,他们是用从末世带过来的晶核,来维持他们各自运转的,再加上主人的异能等级的升级,也用了一些晶核,很快,晶核消耗越来越大,所以,才急需有灵气的东西来代替补充。

恰巧,在安定县时,从姬家兄弟的身上,感受到了一丝灵气,那灵气是从一块玉佩身处传过来的。

林月兰设计从姬家那里夺了这一块有灵气的玉佩,让小泉微微恢复一些生气,但也只是一些而已。

近段时间,因为主人开的酒楼越来越多,开发种植地,也是越来越多,那么自然的,所有灵泉水也是越来越大,所以,所消耗灵气也就越来越频繁了。

所以,他们需要的是大量有灵气的翡翠玉石,那些没有被打磨加工过的原石里的翡翠玉石则是最好的选择。

主仆几人决定之后,林月兰决定好好的在空间里,再修炼提升一下异能。

因为空间灵气不足的原因,她很少使用异能,只是偶尔弄出来威吓一下那些自以为是,让她很是厌烦的人。

以前,她是在小地方小作为,可现在不一样了。

因为,她以蒋振南未婚妻的身份,开始进入到京城各方势力的眼中。

所以,她现在需要异能的发挥了。

除了保护自已,更多的是,为了保护她想要保护的人。

比如,蒋振南,爷爷,师祖,朋友及她的一众属下等等……

她伴着小绿,可以倾刻间,毁灭这个天下,如果天下有人执意不让她活着的话。

不过,那是以前,她一个人时的想法。

她现在身边多了一个男朋友,亲人朋友及很多衷心的属下,所以,就算为了他们,她也努力尽量的不要去毁灭这个天下,给他们一片存活的天空。

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去保护他们。

林月兰在空间之中修炼异能,而外面,却突然间,雷鸣电闪,狂风暴雨,那些建筑树木似乎有拔地而起,呼啦啦的直直呼啸。

李发枝的屋内,随从关窗户时,嘴里说道,“奇怪,明明刚才这天好好的,怎么就突然变得这么块啊?这才二月中旬,而不是时刻变天的六月啊。”

然后,他又转头问向李发枝,说道,“少爷,有没有觉得这天有些古怪啊?”

李发枝看着外面恐怖的天气,有些疑惑,说道,“是有些奇怪。这才二月份,往年这个时候,至多也只是一些小雨,哪会像现在变化的这么快。”

随从关好窗户之后,点了点头,附和的道,“就是,就是!”

随即李发枝就摇了摇头笑道,“行了,行了,这天变化无常之事,哪是人为所能控制和猜测的。不用多想了,你下去休息吧!”

“是,少爷,您也好好休息!”随从出去之后,随手关了门。

林月兰隔壁的蒋振南,眼睛有些出神的望着窗外呼啦啦的大雨,再抬头望了望隔壁,若有所思!

他方才明明感觉到,从林月兰进去那个屋子之后,没有多久,林月兰气息瞬间消失在那个屋子。

他很肯定,林月兰绝对没有离开隔壁的屋子。

而这雷,这闪电,这暴雨暴风,是在林月兰气息消失不久之后,才突然来临的。

想到这,蒋振南的心思有些沉沉的。

如果真如他猜测那样的话。

那么,他的月儿真的很强大,堪比神仙,而相对的,他在她面前,是那样的渺小。

但无论多么渺小,一旦月儿的秘密暴露,成了天下人惧怕的对象,那么,他就算与天下人为敌,也要护月儿周全。

想到这,蒋振南立即拔出他的大刀,在这雷鸣电闪之下,练起大刀。

第二天

林月兰精神气爽的跟着蒋振南和李发枝打招呼。

“早啊,南大哥!”

“早,月儿!”蒋振南的精神也是不错。

“早啊,李大哥!”

“早啊,林妹妹!”李发枝打着哈气跟林月兰打招呼。

“咦,李大哥,你的眼皮都有些发青,是昨晚没有睡好吗?”林月兰有些奇怪的问道。

按理说,他们都赶了三天的路,很累了,一沾床就能睡过去的吧。

可……

李发枝打着哈气,伸了伸懒腰,有些抱怨的说道,“别说了,昨晚那么响的雷电,那么大的暴雨,根本就睡不好!”

林月兰:“……”

昨天晚上竟然是这样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