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3章:买下黑石头!/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人吃过早饭之后,李发枝就带着二人,在这南云城大街上逛逛去。

虽说一开始是冲着原石开发场地而去的,但林月兰要求先到这里到处逛逛,看看能不能找到中意的东西。

这里虽是赌石城,却有卖各种品相的翡翠玉石,及花瓶古董之类的。

李发枝对南云城很是熟悉,毕竟,这里是他的玉铺源地,时常都会关顾这里,所以,这次他为林月兰带路。

至于蒋振南,完全就是一个陪同。

他是一个粗人,只能大概看出一块玉的品质好,至于怎么个好法,他也不怎么知道。

至于其它的,花瓶字画古董之类的,他更是欣赏不来。

李发枝是做一行的,当然是这一行的五花八门,都必须懂一些,否则被人坑了骗人,都不知道向谁哭诉去。

听着前面的两人的夸夸其谈,谈笑风声,让蒋振南想到在李府出发前,李老夫人所说的那些话,在现在看着这画面,不知道有多刺眼,心里有多郁闷就有多郁闷。

一会眼神有些小委屈的看了看林月兰,一会儿又犀利的瞪了瞪李发枝,这让林月兰和李发枝有些莫名其妙。

尤其是李发枝,他更不知道又在哪里让这位南公子不高兴了。

不过,蒋振南不是大姑娘,他也不会去哄人,所以,他就与林月兰继续说着话,“林妹妹,这街头上的花瓶字画,虽很多是假的,但是有眼光的人还是很容易捡漏的。不过,或许普通百姓没有这样的闲情逸致,不过,那些权富之人,倒是很热衷于捡漏。”

毕竟,捡一漏,一证明了自已的眼光,二是,也算得了一笔意外之外。

当然,这漏也不是这么好捡的。

林月兰赞同的点了点头。

随即,她的眼光就立即盯了向一处。

她手轻轻抚摸着绿镯子,若有所思的样子。

实际上,她是在跟小绿沟通。

“林妹妹,林妹妹,”李发枝轻声唤了几声,随后顺着她盯着的目光而去,发现,是盯着地摊上一块很不起的黑石头。

林月兰走向那个地摊。

地摊的主人,在这坐了大半天了,总算等到一个客户,立即很是热情的迎了上去,问道,“客官,中意哪块原石?放心,我这个摊子绝对是童叟无欺,价格公道!”

一双如老鼠般细小却精明的眼睛,滴溜着似乎打着什么主意。

看这几人的衣着打扮,不是富就是贵。

只要这三人看中了他摊子上的东西,他都可以宰一顿,发一小笔小钱。

有了这笔小钱,又可以与花月楼的如花好上一段时间。

这人在心里有什么打算,林月兰三人根本就不知道,也管不着。

林月兰蹲下身子,指着那块黑皮石头,问道,“老板,我可以看看这块石头吗?”

地摊主立即热情的说道,“当然!”

说着,就把这块石头,挪到了林月兰的跟前。

林月兰手一摸到这块石头,小绿就立即感觉到一丝淡淡的灵气,从里头传出来。

小绿兴奋的说道,“主人,没错。这块石头里面是有灵气的翡翠。”

林月兰应了一句,“嗯!”

然后,就抱起这块石头,左右打量了一下,用异能探入感知。

这块石头表面上是一块黑皮包裹着,里面却有一块高级品种的翡翠。

之后,林月兰放下石头,问道,“这块石头多少钱?”

小摊主小眼睛眼神一转,笑着道,“这块石头是我精挑细选出来的卖的,里面绝对有翡翠,客官买下这块石头,绝对不会亏的……”

林月兰摆了摆说道,“行了,直接说多少钱吧?”

一看这人就知道打什么主意。

不过,她林月兰的主意,有这么好打的。

“三百两!”小摊主咬咬牙说道。

这摊上的石头都是自已捡的,能卖上一块,他就赚了。

看着前面的客人,似乎中意这块石头,他当然要狠狠的宰一顿了。

李发枝皱着眉头,也蹲下身子来,端着这块石头翻来覆去的看。

之后,他对林月兰说道,“林妹妹,以我多年经验来看,这块石头根本就不出了料,不用花费这钱去买了?”

林月兰赞同的点了点头,然后,对着二人说道,“走吧!”

这下子,小摊主有些傻眼了。

就这样要走了?

不是很中意这块石头的吗?

他开这么高的价,就是指望着他们能砍砍价,不管砍了多少,他还是能赚的,毕竟,这是一场无本买卖的。

可事实就是,这些人根本就不跟他讨价还价,直接走人的节奏啊。

这下子,他急了。

他立即说道,“唉,别走啊!相信我,这块石头绝对能开出料子的。”

林月兰果然没走,只是似笑非笑说道,“既然你说能开出料子,不如你自已开出呗,这样可能赚更大一笔,又何必卖廉价的原石呢?”

李发枝在旁边立即点头附和道,“就是啊,就是啊!老板,要不你自已开出来,让我们看看呗!”

旁边有些围观的人,立即大笑起来。

小摊主一噎,不知如何反驳。

他的脸被憋的通红通红,这是急的。

最后,他咬牙道,“姑娘,这块石头三十两卖给你,如何?我已经亏本买卖了!”

蒋振南立即冷哼道,“只不过是一块从石沟里捡来的石头,就是卖一文钱,你也亏不了!”

小摊主立即有些哑口无言!

在这摆地摊货的人,大多数都是自已去捡石头来卖的,根本就不需要成本。

小摊主有些欲哭无泪的说道,“那就十三两吧!十三两真的很便宜了!”

林月兰也不难为他了,伸出三个手指,直接开口说道,“三两!本姑娘只出三两,你会卖,我就买,你不卖,我就直接走人,去其它地方看看!”

这下子小摊主直接点头了,“卖,卖!那姑娘,你现在就把这石头拿去!”

本以为,这人会讲价到三文钱的,结果,还是给了三两银子。

这以于普通人家的他们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可以维持两三个月的生活了。

李发枝却在旁边说道,“林妹妹,就这么一块石头,你花三两银子,会不会太亏了?”

小摊主一听,是真的要哭了。

他立即说道,“这位客官,赌石本来就是有亏有赢的,是吧?有人花上天价买块石头,可能就是废料。有可能一文钱,买上一块石头,可能就开出天价翡翠玉石,这也说不定的不是。”

李发枝立即说道,“那行,我们就用这一文钱,买下这块石头,你看如何?”

小摊主一愣,随即就反应过来,诉苦道,“客官,你就别逗我了行不行?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娃,全家人就靠我这一点微薄的收入生活。你说你就给一文钱,清汤面都要三文一碗,这钱连买半碗清汤面的钱都不够,怎去去养活这一家老小啊?客官,你就行行好,可怜可怜我吧!”可真不要讲价讲到一文钱啊。

李发枝瞧着小摊主的可怜模样,顿时大笑道,“行了,这次看你可怜模样,就不再压低你的价了。不过看你以后,还敢不敢看人狮子大口开喊价了!”

反正三两银子,也不多,就当可怜这个被他们爽乐了的小摊主。

再说,看着林月兰似乎真的挺中意这块黑石头,花点钱买下来也是值得了。

最终,这块黑石以三两银子给买下来了。

至于周围看热闹之人,同行们对于这个小摊主可是羡慕的要死。

毕竟,这是一种无本买卖,消耗的也只是时间而已。

三两银子,可以维持好长一段的生活了。

不过,那些来往行人,则是看傻子般的看着林月兰等人,心里暗哼道,“就这么块黑石头,一看都没有任何料,竟然还花这么高的价,给买下来,真是被人耍了都不知道。”

看到林月兰等人已经付过钱,拿过了这块黑石头,立即有人眼珠转了转,出声道,“这旁边就有解石的,要不姑娘,现在解出来,省得带回去,又得带出来解开!”

林月兰看向这些人,表情上无一不是看热闹的成分,有同情,也有幸灾乐祸。

林月兰暂时没有出声,只是,她看向了小摊主,对他勾了勾手指,很是明显,让他凑过来。

摊主很是疑惑的凑过去。

林月兰在他耳边几句之后,小摊主立即摇头道,“不行,绝对不行!”

林月兰轻笑着道,“老板,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你确定?”

摊主听罢,立即有些迟疑的看着地摊上的这些石头。

如果,这些石头全部卖出去的话,需要分七成给这个姑娘,怎么说,他很是不情愿意的。

可是,这位姑娘说了……

摊主把握不准,最后,他咬牙确定了一下,“如果真是那样,我同意了!”

反正都是赌,赌输了,他也没有什么要损失,赌赢了,或许他还能大赚一笔呢。

“行,就按你说的办!”摊主再次说道。

林月兰笑着道,“老板果然是聪明人!”

在场的,除了蒋振南内力深厚,知道他们谈话的内容之外,其余的可都是普通人,根本就不知道,他们在打什么哑谜。

蒋振南掂了掂手中的石块,然后,表情带着宠腻和纵容的柔意,淡淡的看着林月兰。

李发枝倒是不明所以,表情也是有些疑惑的望着林月兰。

林月兰没有解释。

只是对着方才问她是否要解石的人,挑了挑眉应道,“好吧!”

说着,就示意蒋振南把石头抱过去。

离这个摊主的两三个位置,就有一个解石摊子。

当然,这个解石摊子,不会像现代人这么先进,画好边线,直接进行切割,有必要时,再人工擦石。

这里的解石摊子,要用的主要是人力,毕竟,这石头坚硬,根本就不好切,而且还要切得特别小心,不能损坏了里面的东西,否则,一旦遇到好的玉石被毁了,客人要求赔偿的话,就是倾家荡产也赔不了。

当然了,解石风险大,获益当然也大了。

如果当场解出一块玉出来,一般都会有个大红包,遇上一个大方的客人,这赏银可是非常可观,有可能好几年都赚不来的。

因此,这一行业还是很吸引人的。

林月兰他们解石的摊子是两男一女,瞧着像是一家三口。

年长的那个男人接过石头,认真的问道,“这石头要画线吗?”

要画线,就直接按线条直接解开,如果不画线,一般都擦石。

擦石是个慢工活,耗费的时间久,当然,这钱给的也多。

因为怕遇上赖账的客人,其实主要是那些没有解出玉料,而不给钱,所以,这一行的规矩,则是,解之前,先付一半工钱,解到一半时,再进行付另一半。

林月兰点了点头。

从他们摊中拿过颜料,然后,开始画线。

等画好线之后,老年人再严肃的问道,“已经确定了吗?万一因为画线错误,中途解石出现毁损,我们是概不负责的!”

一行有一行的规矩!

办事之前,把事情讲给清楚,是每一行的规矩。

林月兰点头说道,“老人家,线已经画好了。你们按着线条,以五公分的厚度行走就行!”

这块石头也就十五公分大小的样子,按着五公分的厚度下去,那不就剩下一点点吧,应该还不到婴儿拳头大小吧?

这里面真有玉石?

几乎没有人相信。

如果随随便便在大街上买一块石头,就能出玉石,那这些商铺时的原石还会有人买吗?

不过,看着林月兰那严肃认真的态度,一下子有人就狐疑了。

当然,这赌石,很多人都看年龄及经验。

一瞧这一行人,个个都是很年轻,且他们出现在南云城是陌生脸,根本就不可能有这个经验。

所以,这姑娘应该是再蒙!

实际上,也是在赌!

老人家点了点头,然后,拿过黑石头,很是慎重认真的放在解石台上。

固定好,检查不会出什么纰漏之后,就和一个年青力壮的男人,拿起旁边即使的家伙,一把刀背很厚刀刃很是锋利的刀,及一把大铁锤。

父子俩配合的很好,解石的时候,也是非常慎重和小心。

一个稳重刀子,一个拿着铁锤,小心的垂下去。

这没有一定的臂力和技术,真的很难做到。

旁边的妇人,看到父子俩满头大汗,立即上前给他们擦一擦,还时不时在解开的石缝上加几滴水,减少摩擦。

大概过了一刻钟,第一面已经解开了。

接着,老人家又在固定台上,固定好要解的另一面。

大概一个半时辰之后,这四四面面要破开的皮,已经破完了。

剩下的,就是擦石了。

围观的人也是满有耐心的,一个半时辰,全程旁边解石过程。

当看到,石皮已经切开了,却完全没有看到里面的任何东西,大部分人很是失望,有人更是幸灾乐祸。

这剩下的成年女人拳头大小的石块,真有翡翠?

谁也不相信!

李发枝也是狐疑,不过,看着众人嘲笑鄙夷眼神时,怕林月兰伤心,他立即对着林月兰小声的安慰说道,“林妹妹这块石头解不出翡翠也不要难过。赌石的人,一千个一万个当中,也不一定能赌中一个。我铺子里很多精挑细选的原石,如果你喜欢的话,全部解了也行,开出的翡翠玉石全部算你的。”

林月兰有些无语。

这都还没有解完呢,怎么大家都认为没有翡翠了呢?

要知道,那剩下的那拳头大小的石块里,不仅有翡翠,而且还是……

林月兰笑着说道,“那谢谢李大哥了!不过,我们先是把剩下的解完吧!”

随即,她对那老人家说道,“老人家,麻烦你们擦石了!”

老人家点了点头,拿过石头瞧了瞧,然后,直接递给了妇人。

他在一边拿着拿着烟斗开始抽起来。

老妇人接过时候石头,拿起旁边的工具,很是熟练的开始擦起来。

又过了大概半柱香的时间。

“啊,出绿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