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4章:祖母绿/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随着“出绿了”一声大喊,所有人都开始惊呼起来。

“天呐,真的出绿了!”

“出绿了。而且看着这品相,肯定是品质不太一般的翡翠啊?”

随着大家震惊于出绿的事实,方才看傻子一样看着林月兰的人,及那些幸灾乐祸之人,目光顿时变成了羡慕忌妒恨了。

三两银子,换来一块翡翠,即使是品相低等的玉石,也是赚了啊。

因为这东西直接卖到玉石翡翠铺里,至少是十两以上,况且瞧着这玉的品相并不低,这价值肯定不值十两了。

不过,也有一些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那种人,立即泼冷水的说道,

“这才看到一块表皮而已。谁知道这块绿就是一层表皮,实际上根本就是一块废料。”

“说得也是啊!那我们再等等看下去!”

所有人又开始观看起来,似乎在静待结果!

随着那一声“出绿了”的惊喊,围观的人,同是越来越多。

只是,现场却是很安静!

林月兰挑了挑眉,继续看着那妇人擦石。

又大概过了一柱香的时间,随着那块石上表皮绿色越来越多时,很多人都静默了。

没有像刚开始一样大喊,“出绿了”那样的惊讶。

“天啊,这是一块祖母绿!”

随着绿色的增多,眼尖的人,立刻辨识出,这竟然是一块天价祖母绿!

伴随着这一声喊,现场先是安静的只能听到擦石的声音,但随即,就惊呼了起来。

哦不,可以说是很是激动起来。

比他们自已开始祖母绿还激动。

他们这普通人,即使天天在这赌石城赌石,也很难见有人开出祖母绿,甚至是有人在南云城一辈子,都没有见过祖母绿。

祖母绿就是握在皇权贵族之中,那可是价值连城,主要是因为,祖母绿太过稀少,这简直是权贵的象征啊!

所以,现在亲眼见到一块这么大的祖母绿,还是当场开出的祖母绿,他们亲自验证的祖母绿,这怎能不让人激动。

“三两银子,开出一块天价祖母绿,这姑娘的运气真是太好了!”此刻,已经生不出忌妒之心,只有羡慕的份。

“早知道这块是祖母绿,别说三两,就是三万两,三十万两,我也愿意买下来啊!”

“去,去,去,这还用你说!如果我早知道,我就是倾尽身家之力,也要买下来啊。”

“只是可惜,就是有钱,难买早知道啊!”

所有人无不是叹息的说道。

要说,最傻的人,恐怕就是卖这块石头的人吧。

他嘴上哄着客人说,这块石料能出玉,出那个价绝对值!

可那毕竟是做生意,哄着客人来着。

要是知道这块丑陋不堪的黑石头,能出价值连城的祖母绿,别说给他三两,就是给他三十万两他也不卖啊!

只是,他偏偏就以三两银子卖了出去,还沾沾自喜的以为,占了人家的便宜。

结果……

摊主懊悔的捶胸顿足,只是于事无补!

卖出去的东西,他又不能抢回来,就算退一步来说,他能抢回来,可是,瞧瞧身后站着腰间别着大刀的壮汉,一看武力值就不低,他能打得过吗?

算了,做买卖的,本就是有亏有赢,更何况,这也是人家运气好,才挑中了这块料。

要知道,这块石头,已经放在这里三个多月了,却无人问津!他都想要扔了。

结果,人家一到他摊上,就一眼相中了这块石头,老天就该让她发财啊。

摊主自怨自艾了片刻之后,他立即想起,这块黑石头在解石之前,林月兰说过的话。

林月兰对他说,“老板,如果这块黑石头解开了玉石,你摊子的生意,一定大火,到时,你每一块石头就往高价喊去。喊得越高越好,不过,老板,如果你这些石头卖出去了,肯定有我很大的功劳,所以,我要分七成的钱。如果你答应,我就现在解石,如果不答应,等你把这些石头全部卖出去了之后,我就直接抢钱,一走了之,让你什么也得不到!”

当时蒋振南听到最后一句时,嘴角都不由的抽了抽。

这让他想起第一次见到林月兰时,她就是以天价把东西卖给他们的,根本就和强盗没有什么分别了。

现在,她财迷本质又露,直接威胁到了一个小摊主身上。

当然了,她喜欢怎么做就怎么做,他是绝对不会干涉的。

小摊主当时听到林月兰的话,很是不可置信,可是,又立即觉得是一次机会。

但是一想到,如果真要分这个人七成的钱,又顿时觉得肉疼。

虽不愿意,最后还是赌一把。

没成想,这姑娘还真开出了玉石。

最主要的是,不仅开出了玉石,还开出的无价的祖母绿。

真是懊悔啊!

不过,就在众人对这块祖母绿羡慕议论纷纷时,摊主接到林月兰示意的眼神,然后灵机一动,大声的喊道,“诸位,诸位,这位姑娘就是在我的摊子上买下这块石头,才解出祖母绿的!我这里肯定还有能开出玉石的石头,大家过来瞧瞧哦,机会难得,错过了,就没有了哦!”

他这一喊,有些人先一愣,但很快就有人反应过来,立即挑了一块石头,问道,“老板,这一块怎么卖?”

“两千两!”摊主眯了一下眼睛,喊价的说道。

那人立即说道,“你抢劫啊!卖这么贵!”

摊主理所当然的说道,“赌石不就是这样。万一你买到像姑娘这块石头这般呢,是不是就发大财了啊?”

那人还是有些犹豫的说道,“可……可是这也太贵了吧?”

摊主很是有底气的说道,“你也可以不买啊!”

最终那个咬牙,买了下来。

说像人说的,赌石赌石,要做的本来就是一个“赌”字。

随后,后面一些石头,被摊主喊价越来越高,有的看着与林月兰买下那块石头相似的黑石,都是一万几万喊价的,还很多人争着抢。

片刻之后,这个摊主的石头都卖的光光的,而他手上也已经赚了三四十万两。

这些钱,是大多数人摆一辈子的地摊,都赚不来的大钱啊。

手捧着这些金钱,他整个人都在发抖,心里又惊又恐,但更多的则是惊喜。

这么多钱,他一辈子都没有见过。

可现在,就在他的手心里捧着,说不激动,那肯定是假的。

但一想到三十八万两当中,有七成是别人的,又是心痛不已。

他偷瞄了一下林月兰,看着林月兰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他,他一咬牙,就拿着这些钱,想要偷溜。

反正,这几个陌生人,不知他姓啥名啥,家住哪儿,所以,就算偷偷溜走,他们也绝对找不到。

打定主意之后,他再注意了一下林月兰三人,看他们真的没有注意到他,就拿着钱偷偷溜了。

蒋振南看着溜走的背影,微微眯了眯眼睛,没有追上去,随在林月兰身侧。

不过,他拉了拉林月兰的衣袖,指了指摊主快要消失的背影。

林月兰先是点了点头,表示知道,随后,就摇头,表示不要追。

然后,蒋振南也就没有理会那个溜走的摊主。

李发枝在这块黑石开出了祖母绿时,就惊得张大了嘴巴。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块黑不溜秋的东西,里面竟然藏着无价之宝啊。

惊讶了片刻之后,他又惊叹了一声,“知道这林妹妹不简单,可没有想到,在赌石上,她同样不简单啊!”

随后,他就很是好奇的问着林月兰,“林妹妹,你是怎么知道这黑石里有翡翠的?”

他可是记得,他带着林月兰逛了快一条街了,都没有让她停足看一下这些原料,可就偏偏到了这里,一眼就瞧上了这块黑石头,还好像很有兴趣的样子。

同时,他暗自庆幸,方才没有劝林月兰不要卖,以他多年的经验,已经认定这块石头不会有翡翠的,但是,为了让林月兰高兴,他花个几两银子也是值得。

可事实就是,他花个几两银子,哪是只是值得,而是太值得。

三两换了一个无价之玉啊!

面对着李发枝的好奇,林月兰勾了勾唇角,笑着应道,“我不知道。我只是凭着感觉才买下来的!”

但李发枝是很明显不太相信。

不过,林月兰也没有过多解释,他在心里轻叹了一声,也就没有再追问下去了。

李发枝心中有些遗憾,但看着明显露出庐山真面目的祖母绿,他又问道,“这么一大块祖母绿,你打算怎么处理?卖吗?”

这祖母绿,要不就是被权贵之人,印做扳指儿,代表着身份和权势,要不就做吊坠耳环手镯,成为贵妇人手中很是名贵的首饰。

看着这么一大块,能做好几个扳指儿,及一些吊坠儿,玉镯也能做两三个。

不管是做什么,那可都是价值连城啊。

如果真要卖的话,那可真是一夜爆富,一跃之间,可能就是个百万富翁啊。

李发枝心里惊叹了一声。

只是林月兰却摇了摇头,直接说道,“这东西我不会卖,我还有用处!”

这东西是直接扔在小泉的泉眼里的,哪能拿去做首饰或者卖了。

李发枝顿时诧异,很是吃惊的问道,“难不成你要留下成为祖传宝物?”当然,他这只是开玩笑的成分居多。

不过,他心里听着林月兰说不卖时,还是有淡淡的遗憾。

如果林月兰打算卖一些,那他肯定要买下一两件来。

反正他也不缺钱。

可林月兰不卖,他也不好要求人家一定要卖。

林月兰只是摇了摇头,并没有回答李发枝。

等那位妇人擦石完毕,再小心的在木桶中,把石屑洗干净,捞出来,所有人都惊呼了一声。

真是太漂亮,太耀眼了!

祖母绿就是祖母绿,怪不得价值连城呢。

妇人小心的把祖母绿递给林月兰,说道,“姑娘,请收好!”

她也是平生第一次看到过,接触到这无价祖母绿。

在她擦石时,一得知这块翡翠,竟然是难得祖母绿,吓得这手一顿,差点不小心,就磨损了这块祖母绿,到时,就是倾家荡产他们也赔不起啊。

林月兰接过这块祖母绿,又从布袋中,拿出一百两银子,对着这家人说道,“真是辛苦你们了。这点钱,就是打赏你们的了!”

之前,解石之前,已经讲好了价,五百文!

先付一半,中途时再付一半。

所以说,这解石的钱,已经给完了。

这一百两,则是完全作为顾客打赏他们的。

老人家接过银子,很是激动的感谢道,“谢谢客官,谢谢客官!”

他们不会拒绝客人的打赏。

同样是这一行的规矩。

因为客人打赏,代表着对他们的手艺认可。

看到林月兰手中耀眼夺目这么一大块祖母绿,立即有人问道,“姑娘,卖吗?如果卖的话,我以五十万两买下,如何?”

五十万两买下,转手可至少卖五百万两。

因为,这东西可以做成首饰拆开来卖的。

这人话一出,立即有人嗤之以鼻冷笑着道,“真是好打算。这么一大块祖母绿,你就想五十万两买下,你真把人当傻瓜不成?”

讽刺完那人之后,他也问道,“这位姑娘,会卖吗?我以二百万两银子买下,如何?”

“哈哈,真是五十步笑百步!你不也是把人当傻瓜了?”那人一说完,就被方才那个嘲笑过去了,“这样吧,姑娘,我出三百万两,如何?”

林月兰却摇了摇头,“各位不必争了。这东西,本姑娘不会卖的!”

就算这东西再值钱,再珍贵,也珍贵不了一直陪伴她的小绿,小空和小泉他们。

听着林月兰说完,很多人都觉得可惜的摇了摇头。

他们都不是缺少钱的主,他们只是缺少有价值的东西而已。

这姑娘不卖,他们也没辙。

当然了,有人暗中打着主意的就不知道了。

林月兰拿着东西,就和蒋振南及李发枝离开了。

不过,倒是没有往回走,而是继续往前走。

只是在离开时,林月兰和蒋振南互相对视一下,微微点了点头,意思不言而喻。

三人继续往前走。

才走了一段时间,就有个人脸青鼻肿的拦住了林月兰他们的去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