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5章:小摊主还钱/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拦在林月兰面前青红鼻肿的男人,正是那位卷款潜逃的摊主!

他欲哭无泪的说道,“姑娘,我错了!”

林月兰挑眉故意好奇疑惑的问道,“你是谁呀?拦住我们做什么?”

摊主立即解释道,“姑娘是我呀!方才卖黑石头给你的摊主啊!”

林月兰恍然大悟的点头应道,“哦,是你呀!怎么才不到半个时辰,你咋就变成了猪头模样了呢?是出什么事了吗?”

被林月兰射中中心,摊主那个懊悔啊。

说起来都满满是泪啊。

从他卷钱逃走开始,也不知道他是走了什么霉运。

跑路时,被石头绊倒了好几次不说,他娘的,每一次受伤,都是在同一个地方,那就是这张脸。

摔了好几次了,简直不能再难看了。

这了就罢了,毕竟摔几次,也没什么。

可是更倒霉的却在后头,在他不知道第几次摔了一跤之后,有正巧碰上一伙吵架打架的人。

一个拿着刀子的人,不知道什么眼光,要杀的对象不瞄准,却直直对着他而来,吓得他闭着眼睛,以为就此要终结此生了。

可命运也是如此惊奇,那个疯子一般的人物,被一个有些武艺的人,一脚踢开了,而他最终留下了这一条命。

活下来之后,他突然俯地大哭起来!

认为自已一定是因为不讲信用,卷钱溜走,而受到报应来了。

哭了一顿之后,他立即返回去找林月兰。

比起金钱来说,还是命更加重要!

现在他瞧了瞧四周,然后,摸了摸包袱里的金钱,他小声的说道,“姑娘,要不我们借一步说话吧!”

林月兰当然也知道他要说什么。

也没有再为难他,然后四人走到一家酒楼,要了一个包厢。

李发枝很是惊讶的睁大眼睛,看着这个小摊主,把方才的卖石料的钱,全部推到林月兰面前,而且一脸青红如猪头的模样,表情却很是诚恳的说道,

“姑娘,我真是做错了。我不该应下了的事,没有兑现,你看看,这副模样,就是报应,”

这人指着自已的脸庞说着,一下刻,却心有余悸的说道,“更为危险的是,我差点连命都丢了。”

说到这里,他很是懊悔反省着自已说道,“我知道,一定是我卷了这些钱逃走,老天看不过我做坏事,遭到报应了!”

他是真的吓怕了。

一双手把放在桌子上的银子银票,往林月兰跟前推去,“这些钱我都不要了,你都拿去吧!”

林月兰一只手翻了翻这些银子银票,表情是似笑非笑的说道,“老板,这么多钱,你真的不要了?我估摸着这里至少三十五六万两吧?”

小摊很是心痛的说道,“有三十八万六千五百三十两!”

这么多钱啊,全部都要交给这个姑娘,想想都是很心痛啊。

可是,再心痛又如何?

他拿着这些钱,差点连命都没了。

没有命,他要这些钱干什么?

退一步说,即使他没命了,这些钱可以拿到家里,给家人用还行。

可家里老老小小,再加上自已一个婆娘,没有一个男人,她们手上就是有钱,也会同样会惹来祸事。

毕竟,如果被那些坏心眼的人,知道他们家有这么一大笔钱,又没有一个主事的男人,肯定会把钱抢过来,更有可能会为了这些钱,而伤害他家那些人。

所以,为了这笔钱,而让自已家破人亡,怎么都不划算。

还不如,把钱还回去,一家人平平安安过日子。

李发枝看了眼林月兰,再瞧了瞧小摊主,很是疑惑好奇的问道,“林妹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怎么把钱都给你?”他指了指低着头的小摊主。

林月兰没有隐瞒的说道,“方才我跟老板说,如果我买下的那块能开出出玉石,那么他的摊子这些石头,必定一下子能卖出去。所以,我就让老板在卖那些石头时,往高价喊着卖,越高越好。不过,我要求分七成!”

听着林月兰这么说,李发枝的第一反应,就是“奸商”!

李发枝很是不可思议的看着林月兰说道,“林妹妹,你……你真是会赚钱啊!”他本想说奸商的,但想想不妥,就改说另一词了。

林月兰笑着道,“李大哥,过奖了!”

随即看着小摊主又继续说道,“不过,这个老板似乎不讲诚信。卖完这些石头,看着我的注意力都在解石上,卷起这些钱立马溜走了。还想一文都不给我呢!”

她似笑非笑的看着小摊主,似乎早就料到了小摊主的下场一般。

看着林月兰那对他来说,有些渗人的笑容,他又立马认错的说道,“姑娘,我错了,我这不是把钱送回来了吗?请你不要再用这副表情看着我,怪渗人的。”

李发枝看着老板的模样,虽不知道他拿走这些钱后,发生了什么事,但一头鼻青脸肿,也能想像一定很惨。

所以,他才会认为这是报应吗?才会把拿走的钱,又给送回来。

林月兰说道,“行了,老板,你这个还算有良心,还算厚道,知道把钱送回来,那么本姑娘就不难为你了。不过呢,”

小摊主咽了咽口水,很是紧张的看着林月兰,小心的问道,“姑娘,不过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感到眼前的女孩子,让他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畏惧与威压,所以,他才会在吃了一翻苦头之后,把钱送回来的。”

林月兰淡淡的说道,“不过原先说好三七分成的,现在只能变成一九分成了。当然了,你一,我九!”

听着林月兰的话,小摊主立即欣喜的抬起头看着林月兰,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姑娘,你说一九分成?”

“嗯!”林月兰点头,随即反问道,“怎么,不愿意啊?那行……”那行我全部收下了。

“愿意,愿意,怎么不愿意!”小摊主立即点头,生怕不点快点,林月兰就不给他钱了。

他本来就不打算能从林月兰手中拿到钱的,可现在却依然能拿到钱。

虽说不是三七分成,可一九分成,分到的钱也不少啊,大概有四万多两。

这对他来,也同样是一笔巨款。

如果不是林月兰,或许别说四万多两,就是四千两,他这一辈子也不知道能不能赚到。

只是林月兰却突然说道,“老板,我还是希望你答应我一件事!”

小摊主愣了下,片刻就反应过来,点头说道,“姑娘,有什么事尽管说吧。有什么我丁大山能帮上忙的,我一定帮忙!”

蒋振南和李发枝都有些好奇的看向林月兰。

这小摊主只是一个普通百姓,有什么可以需要他帮忙的。

李发枝却也更加疑惑了。

要说,他对这个南云城同样很是熟悉,有什么事需要帮忙的,也应该跟他说才对啊。

怎么去找一个才刚认识的普通人呢?

林月兰很是严肃的说道,“丁老板,我想要知道,那块黑石头是从哪里捡来的?”

小摊主和李发枝都很是诧异的看着林月兰。

李发枝更是微微惊讶的问道,“林妹妹,你是怀疑?”怀疑那里还有能出祖母绿的石头。

但是,想一想这根本就不可能的事。

这又不是市场的大白菜,怎么可以出现了一块,再出现了一块?

实际上,这与守株待兔有什么区别啊?

小摊主说道,“我可以告诉你们那个地方,也可以带你们去那个地方。只是姑娘,”他是真的很狐疑了,“你怎么肯定那里还有可能再出一块祖母绿?”

要真是这样,那他什么活不干,就专门把那里的石头搬回家,然后,偷偷把石头里的翡翠全部解出来,直接卖翡翠得了。

可,他也知道,这只能出现在梦里,根本就不现实啊!

林月兰轻轻摇了摇头道,“我有我自已的目的。我不是非去那里找祖母绿,或者翡翠什么的!况且,那里也不一定有翡翠了。”

听小绿说,有灵气的翡翠玉石,可都是长年累月,吸收天地日月精华,才能聚集些天地之灵。

但是,这需要天时地理,才能实现,否则,就是每一块翡翠,都可能有灵气了。

所以,她要找到的就这块翡翠聚集天地之灵的地方,说不定有意外的收获。

听着林月兰这话,除了蒋振南隐隐有些猜测,其他俩人是真的真的很是狐疑的看着林月兰,显然是有些不相信的。

当然了,林月兰做事有自已的目的,当然不是非得跟他们解释清楚才行。

丁大山很是狐疑的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我答应带你们去那个地方。只是,什么时候出发?”

林月兰果断的说道,“就明天!远吗?要不要准备一些东西?”

丁大山说道,“远是不太远。南云城周边的河流大山,都有是原石开场地,我当然不可能去那些地方捡石头。我就去一个较为偏僻的地方,进出都比较艰难。你……”后面一名没有说出来,实际上就是在问,你受得了那样的累吗?

林月兰也明白他所说的意思,她道,“你放心。我可不是娇滴滴的大小姐。”

丁大山点头道,“那行,明天我们可能要出行一天,那就准备好干粮就好,当天可以返回!”

就算捡石头,他还有个家要照顾,不能离开太远太久,所以,也就是在附近找找而已。

李发枝很是狐疑的看着丁大山。

虽说南云城这地方,可能是看到的每一块石头,都有可能是有翡翠,可真正能藏着翡翠的原石,一般是在大山里,或者是大河流里。

所以,那些地方,都被商户圈起来,开发了,普通人一旦闯入,轻则只是被送到官府,杖责几下,罚罚款,更或者关押一段时间即可,这些还是那些心地比较好商人所做下的事情,至于那些阴狠毒辣的商人,只要抓到在自已场地捡石头的,一律打死,甚至可能牵连一家大小。

因此,那些普通人还真不敢随意闯入那些地方。

所以,他才不太明白,丁大山到底会去哪里捡石头?

林月兰四人在酒楼吃过晚饭之后,就离开了酒楼,各回各地去了。

在离别前,丁大山拿着他手中的四万多两银子银票,小心的藏好,不被人发现,而盯上之后,才赶紧离开。

自然的,林月兰他们三人回到李家院落去。

夜深人静,漆黑伸手不见五指之时……

李家院落之外,偷偷摸摸的站着十几个人。

哦不,不是偷偷摸摸,而是直接点着火把,个个骑着高头大马的男人。

其中一个看似为首的壮汉,把一柄大刀子抗在自已的肩膀上,胡须巴扎,只看到一对凶狠毒辣的双眼。

他大声的问着旁边一个个子较小的人,“小巴,你确定是这家吗?”

小巴很是肯定的道,“大哥,就是这家。从那个姑娘从黑石头解出祖母绿之后,小弟一直尾随在他们的后面。后来,他们被一个鼻青脸肿的男人给拦住了去路,就去了酒楼,我和几个属下一直盯着酒楼的门口,直到他们出来,跟着他们来到这里!”

没错。

这十六个人是这附近的马匪。

所谓的马匪,就是他们在马背上进行抢劫杀人放火,奸杀淫掠,无恶不作,让人十分痛恨。

这南云城的官府,几次出动,都没有把他们给抓住。

只是他们的行踪太快,抢了东西,杀了人之后,就立刻骑着马离开。

他们抢的东西,不是钱财,而是那些好东西!

他们当中的这个小巴,有一个爱好,就是赌石。

这一次,他在逛街头时,碰巧看到林月兰随随便便买下一块石头,就开出了一块祖母绿,眼里顿时发光。

他先是尝试着问林月兰会不会卖,他出五十万两,结果,被人打茬之后,林月兰也直接说不卖。

对于好东西,他们是势在必得的。

既明的不行,他们就来暗的。

他派人先去通知老大,然后,他带着两个属下尾随林月兰,摸清他们的住处,到了晚上好下手。

这不,他们就来到了李家院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