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7章:灭光!/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月兰厉声的道,“呵呵,看来还不知悔改,还没有吸取教训!那本姑娘就不客气的,要好好的教训你一把!”

说着,林月兰一身白衣,从院落中那棵最大的树上飞身而下。

掠过马老三跟前,紧跟着就听到“啪啪”掌耳光的重重声音,接着就看到马老三滚到了马背下,而林月兰直直落到他的跟前,冷笑着道,“断了一只手,还想着杀人,真是不知死活!”

林月兰这一系列的动作,只是发生在片刻眨眼不间。

等他们反应过来时,看到的就是马老三已经趴躺地上,脸朝地,周围洒的都是鲜血,怵目惊心!

然后,他们就迅速注意到,站在他们面前的白衣女子,在火光的照射之下,她的颜容,在他们面前暴露无疑!

好美!

这是他们的第一个反应。

然后,眼里都是带着花痴淫色的盯着林月兰来看,这让他们似乎忘记了,之前的恐怕事件,都是因此人而起的。

二当家反应最快。

他犀利的眼睛紧紧盯着林月兰,大声的问道,“你是人是鬼?”

林月兰笑呵呵的道,“二当家,你认为本姑娘是人,还是鬼呢?”

小巴却在此时指着林月兰,对二当家说道,“二当家,她就是那个在街头赌石赌出祖母绿的那个人!她是人,她一定是人!”小巴似乎很是确定的说道。

马二当家立即严肃的问道,“既然是人,为何在此装神弄鬼?”

林月兰立即嘲弄的冷哼道,“哼,明明是你们入屋抢劫,杀人夺宝,还责怪主人装神弄鬼,真是天大的笑话!”

知道这一切都是人搞出来之后,马帮这帮马匪这被厉鬼吓得内心的害怕,想要逃离的恐惧,此刻,都消失不见!

有的,如来之前的目的,杀人夺宝,哦,现在增加一项,泄愤!

以杀了毁了这里的所以,才能让自已方才恐惧害怕不安得到补偿。

他们现在这样想,似乎完全忽略了此刻躺在地上,昏迷过去的马老三。

马老大脸上带着愤怒之色,对着林月兰怒吼道,“你这个臭丫头,敢装神弄鬼来吓唬我们,不给你一点颜色看看,你都不知道五颜六色。来人,把这死丫头给拿下!”

拿下,就是活捉!

他的属下立即有欣心情调侃道,“大当家,这是要把人抓到南林寨,当压寨夫人,是不?以后有这么漂亮绝美的嫂子,简直成了我们马匪般的另一宝啊!”

马老大冷哼一声,道,“当压寨夫人,她还不够格!只能当本大当家的玩物。兄弟们,等哪天大哥玩腻了,这女人很有可能就归你了!”

顿时这伙属下的眼睛立即变得亮亮了,看向林月兰的目光,更加的肆无忌惮,仿佛真成了他们的玩物一般!

“谢谢大哥!”

林月兰的脸色一冷,冰冷如腊月霜冻的声音,在他们每一个人耳朵之中响起。

“找死!”

说着,她的手一招,然后,在他们惊讶震惊惊恐不可思议的眼神之中,看到这院中树枝在疯狂伸长,然后,在不可置信当中,这些树枝如生绳索一般,灵活又利落的把他们一个个卷起来,卷上几圈,捆得严严实实!

再后,再掉到了半空中,双脚根本就无法动弹!

在院中,没有被树枝捆起来的人,也就剩下马匪三个当家!

林月兰瞧都不瞧一眼那些掉在半空中的人,只是眼神冰冷的看向马大当家,马二当家,却没有说话!

马老大及马老二,早就被这诡异的一幕,给吓得脸色青白。

饶是他们杀了放了再多火,烧了再多的房子,杀了再多的人,毁了再多的家,他们也从没有害怕惊恐,也没有像现在,这么的让人惊悚与恐惧,全身都在不住的哆嗦和颤抖!

在这一刻,白净光亮的肌肤,精致可人的五官,白裙飘逸,黑发随风而扬的美丽,全部变成了顷刻间夺人性命的鬼魅与恶魔!

这人,根本就不是人,明明是一只妖怪,一只魔鬼!

马老大和马老二惊恐不安的看着眼前的林月兰,他们是多希望,也像马老三一样昏迷过去,那比现在受到的惊吓,幸福多了。

马老二强装镇定,但语气的哆嗦,已经完全出卖了他的内心,他道,“你……你是人……还是鬼?”

林月兰轻笑着反问道,“你说呢?我是人还是鬼?这不,你们的人,不是跟踪了我一天了吗?会不知道我是人是鬼?”

林月兰几次特意强调是人是鬼。

但马老二却不敢相信的摇了摇头道,“不,不,你不可能是人?你是妖怪,所以,你才能指挥这些……”他用手指着那些伸张如触手般,还在飘动的树枝。

林月兰说道,“不管本姑娘是人是鬼还是妖,本来你们不要来惹我,不打杀人灭口的主意,我们之间可以相安无事的。就是方才,只要你凭着直觉,不要踏入这扇大门,直接退回去,你们盯上我之事,本姑娘可以同样的不予计较,你们去别处杀人放火夺宝灭口,本姑娘根本就管不着,也不屑去管。

可偏偏你们不知死活,明知不对劲,还跃入此院夺宝,想要杀人灭口,真是罪大恶极!”

此刻,听着林月兰这么说,不管是被吊在半空中的马匪,还是这个马大当家,都在心里暗自叫苦,很是后悔。

如果方才踏时院门时,大家都听二当家劝阻,或许他们都已经平安无事。

可偏偏除了二当家,所有人都精神激奋,热血奋勇,想要在院中杀人,从中获得杀人的快感,及鲜血淋漓的痛快。

终年打鹰还是被鹰啄了眼!

他们怎么也没有料到,这个院子这么不寻常,这么的诡异!

马二当家立即很是诚恳的说道,“姑娘,对于闯入贵院,我们马帮很是抱歉!你看这样,能不能放过我们这些兄弟们,我们就此退出院子,对于院中所事,我们绝口不提!如果还不满意,我们南林寨,有无数的宝贝,任你选择,可否?”

马老大听罢,有些惊讶的看向马老二,“老二……”那些宝贝,可都是他们千辛万苦的抢来的,就这么双奉上,他心里颇有些不同意。

马老二小声的对马老大说道,“大哥,难道那些东西比命还重要吗?再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

马老大紧紧皱着眉头想了想,犀利的眼睛看向林月兰,大声的说道,“我南林寨数十年,抢来的宝贝无数,如果姑娘想要,尽管拿去,只求姑娘放兄弟们一条生路。以后,我们南林寨马帮为姑娘唯命是从,如何?”

林月兰冷笑道,“不如何!”

马老大和马老二,脸色俱是一变!

马老二小心的大声问道,“那姑娘想要如何,只要姑娘说得出,我们马帮一定做到!”

林月兰摇了摇头道,“本姑娘不要你们做什么,只要”神情一变,冷冷的说道,“只要你们把命留下!”

这下子,所有人都惶恐不已。

他们明显的感觉到,这人说的不是开玩笑。

马老大却很是愤怒不安,却很是不甘心的说道,“为什么?明明我们根本就不曾动手!”

林月兰冷笑着道,“没错!你们是不曾动手,但是,如果不是本姑娘早就在等候你们的到来,本姑娘有能力阻拦了你们,你们在这里杀人恐怕杀得很快活吧!

你们杀人无数,早就应该知道,会有被人杀的得一天!

即使今天本姑娘不杀你,他日也有其他人杀你们!

只不过,你们现在运气不太好,偏偏盯上了本姑娘,撞到了本姑娘手上。

看来老天看你们穷凶恶极,作恶多端,看不过去,把你们送到本姑娘手上。今天,本姑娘不替天行道都不行!”

说完这句,林月兰也不跟他们废话,直接吐出两个字,“动手!”

马老大和马老二还不明白,这动手是什么意思时,立刻听到一声声惨绝人寰的凄厉痛苦大叫声。

他们抬头望去,吓得眼睛直接凸出,一股儿从马背上滚摔下来。

他们看到了什么?

那些被树枝捆在半空中的兄弟们,突然被树枝直接撕成四分五裂,鲜血如雨般喷涌而下!

太可怕了!

他们作恶这么多年,怎么也没有想过,连具完整的尸首都没有的惨烈下惨!

这让他们想到了些年杀过的那些人,各种死法的都有,用刀杀死的,烧死的,淹死的,强奸致死等等……

或许这就是人家常说的:报应!

作恶做多了,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

时辰一到,谁也逃不了!

南林寨马帮这十几年都是以杀人为乐,害人无数,从没有想到,总有一天,他们会得到这样惨烈的报应!

现在亲眼看到自已的属下,被他们颠覆的认知,那些树枝的撕裂,他们怕了,恐了,真的真的吓得如一摊泥。

马老大和马老二立即求饶的道,“大仙饶命,大仙饶命!以后我们再也不敢了,我就放过我们吧!我们必定会改邪归正,不再作恶了!求大仙饶过我们一命吧!还有,我南林寨金钱无数,全部给你,求你饶我们一命吧!”

林月兰对于他们哀求根本就是置之不理,她冷笑着道,“哼,当你们杀人放火要人命时,可理会过那些痛苦哀求你们的无辜之人!就因为你们想要宝贝,就夺走人家上上下下多少条无辜的人命!

现在来哀求饶命了,本姑娘告诉你们,晚了!”

她不是一个心善之人!

本来这些人没有盯上她,惹到她,她也懒得管他们杀了多少人,放了多少火,又抢了多少宝贝!

可偏偏这些人不知死活的盯上了她。

那就别怪她替天行道了,为那些冤屈枉死的人报仇了!

马老大和马老二面如死灰,因为他们知道,无论如何,眼前这人都不会放过他们了。

但两人怎么如此甘心就此死了呢?

两人互相对视一眼之后,两人突然站起身来,然后就朝门口跑去。

踉踉跄跄的跑到门口,可他们怎么开门,这门都打不开。

林月兰没有任何阻止的动作,就任他们在那胡跑乱撞,做着最后的挣扎。

最后,无济于事,两人立即瘫软的靠在门上。

就在这时,林月兰缓缓的走了过来,顿下身子,打量着他们的狼狈与不安,害怕与惊恐的表情。

然后,对着他们淡淡的说道,“如果你们两个人当中,有一个人活下来,本姑娘就放他出去,如何?”

听着林月兰的话,马老二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反问道,“你要我们自相残杀?”

林月兰站起身子来,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马老二很惊恐不安的对着林月兰吼叫道,“你这个恶魔!”

林月兰却玲玲的笑着道,“这个游戏不是你们常玩的吗?要人家父母相死,夫妻相杀,兄弟相残,怎么现在轮到你们了,怎么就成了恶魔了?”

马老二顿时哑口无言!

原来,他们马帮以前所做的一切,这个魔鬼都一清二楚!

就在马老二沉默之时,他的胸口突然传来剧烈的疼痛。

他眼睛不可思议的低下头,看着胸口处的刀子,他震惊的看向马老大,道,“大哥,你……你……为什么?”

马老大脸上有些内疚,但却理所当然的说道,“人不为已,天诛地灭!”

“可……可我们,结拜时,明明说过,有难同当,有福同享;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求同年同月周日死!”马老二断断续续的说道。

马老大此时却说道,“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现在,我还不想死,我想活着!”我想活着,你就必须死!

这话他没有说出来,可这意思,谁不明白。

马老二听罢,“噗”的一声,从胸腔处喷出血水,然后,头一歪,死了。

死不瞑目!

死时,这凸出的眼睛还死死的瞪着马老大,对他似乎有很大的怨气!

马老大心虚害怕的不敢看他。

然后,抬着头对林月兰说道,“你……你可以放我出去了吧?”

林月兰点了点头,“当然可以!”

马老大立即站起身来,打开了门。

这门一打开,马老大刚踏出门。

“啊!”

一声惨叫,响彻在这寂静的夜空之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