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8章:交心交情!/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马老大死了!

他是被一片树叶,穿心而死!

在他的双脚,一踏院落门槛之时!

马老大睁大眼睛,很是不可置信的瞪着林月兰,“你……你……”

林月兰笑着道,“马老大,我只答应你们,谁活着就放谁出去!这不,我不是已经放你出来了嘛!”

听着林月兰的话,马老大如马老二一样,“噗”的一声,从口腔里吐了一包血之后,头一歪,就死了!

同样的死不瞑目!

可眼神里,有惊恐、害怕、不可思议等等……

林月兰像是有些无趣的道,“啧,啧,堂堂一世南林寨马帮匪首,就这么死了,不过,倒是死不足惜!”

说完这句,林月兰也没有在再理会这具死尸了。

她脚步停在了马老三跟前,站定!

声音很是冷淡的说道,“别装了,马老三,本姑娘知道你早就醒了!”

趴在地上装死的马老三,一动不动!

林月兰挑了挑眉头,冷笑着道,“你以为装死就能逃过一劫吗?本姑娘只能说,你想得真是太美了!”

说完,她手腕上的绿镯子就突然动了,然后,在她的手中不断的变大,成了一根很是称手的藤条。

“啪”的一声,藤条直接甩在了马老三的背部。

马老三依然纹丝不动!

林月兰说道,“有趣!”

说完,手一抬,又鞭子下去了。

这一鞭子的力道,可是比方才那一鞭子重多了。

林月兰可是知道自已的力道,这一鞭子下去,就算再会忍耐的人,都会受不住的。

果然……

“嗯……”马老三的呻吟声响了起来。

“终于不装死了!”林月兰笑问道。

马老三抬起头,怨恨愤怒之色,直充眼球,他又怒又怕问道,“你这个恶魔,都已经把我所有兄弟都这么残忍的杀了,你为何还不能放过我?我与跟你有什么怨仇?”

他自认为,他们在这个院中,还没有抢到东西,还没有杀到一个人,自然也与这个恶魔,结不上生死仇怨。

可偏偏这个恶魔,眨眼之间,只是挥挥手而已,就把他的十五六个兄弟厮杀了,还用这么惨烈的手段。

林月兰对于马老三不知悔改的态度,简直可笑。

她淡淡的说道,“没有仇怨?马老三,你说的倒是轻松?如果我只是一个普通毫无反抗能力的女子,你们闯时这个院子之后,会放过我吗?不能吧!既然如此,你们现在的下场,只不过,你们没有这个能力去反抗而已,就如当初,你们滥杀那些无辜的妇孺一样,因为他们没有反抗能力,所以就任你们为所欲为,惨忍的杀害!而现在,只是换了一个立场一个对象而已!

胜者为王败者寇!”

马老三心如死灰,面如菜色!

他也如前两任当家一样,想到的就是:报应!

因为,他们做了太多了坏事,老天看不过眼,所以,就派了一个妖孽,来收了他们。

林月兰似乎还不够打击马老三,她蹲下身子,对着他说道,“马老三,本来你这些兄弟都可以不必死,假如你听了马老二的话,不要闯进这个院子,不要惹上我!只是可惜,啧……啧……”

说着她又站起身子,犀利的说道,“所以,你这些兄弟都是被你给害死的,被你的自大鲁莽给害得惨死的!你才是害死你兄弟们的罪魁祸首!”

马老三瞪大的瞳仁猛然得一阵剧烈收缩。

他的耳边,一直在回响着:你才是害死你兄弟们的罪魁祸首!

你才是害死你兄弟们的罪魁祸首!

……

他眼神突然涌出一股死寂!

兄弟们都死了,都被他给害死了,他还活着做什么?

整个人的表情麻木不仁,如木偶般的很是机械站起身来,用他那只没有废的右手,拿起地上大刀子,抹了自已的脖子。

死了!

来这的十六个马匪,全部死了!

林月兰眼神冰冷的看着马老三的自杀!

神情冷漠无情的望着院中的一片残尸烂骸,血流成海!

她手持藤条一袭白衣置身于这样的惨烈的场景之中,成为修罗战场上唯一的王者!

突然她眼神凌厉的看向一处,大声的喝道,“谁,出来!”

她一喊完,蒋振南就从一个角落里出来。

他站在林月兰对面,很是小心的喊道,“月儿!”

此次,林月兰没有像以往一样,对蒋振南嘻皮笑脸的喊,“面具大叔”或者是“南大叔”,而是表情冰冷的看着蒋振南,冷冷的问道,“都看到了吧?”

蒋振南没有隐瞒的点头道,“都看到了!”

“害怕吗?”林月兰很是犀利的问道,“这就是真正的我!”

残忍、无情、诡异、恐怖……

蒋振南眼里有说不出心痛,及心疼!

他一直知道林月兰很强大,还有一股诡异的能力,这在她单枪匹马的救下他那一刻,他就在知道。

只是,那时,她对那些黑衣人,是一招必杀,而不是像这样的残忍四分五裂,死无全尸!

他的月儿本来就是善良的,美丽的,只不过被逼迫嗜血成杀而已。

可他的月儿依然善良美丽,因为她的残忍无情只是针对那些坏人,对于自已人,她用心尽力去保护,不让任何人受到伤害。

蒋振南慢慢走到林月兰跟前,一只手拉着她的一只手,一只手把她额前刘海弄了弄,然后,微微低下头,在她饱满额前,亲了亲,说道,

“月儿,要说可怕,我才是真正的可怕之人。我杀过的人,成千上万,对于我所杀之人,我也不曾有过任何的同情,可怜。因为,我知道,我不杀死他们,他们就会杀我!

月儿,你同样如此。

如果你是个软弱毫无反抗能力的女子,那么今晚被残忍杀害的人,只会是你。

相对以前被他们所杀害的无辜之人,你,只是唯一能反抗并制住他们的人。

胜者为王,败者寇!

你不可怕,可怕的是那些用心险恶的坏人!

他们作恶多端多年,很可能老天都看不过去了,所以,此次,碰上你,也是他们的报应。”

说到这,蒋振南一只手再次抚了抚林月兰额前的刘海,很是认真的安慰道,“所以,月儿,你并不可怕!所以,你不要有心理负担,不要乱想,好不好?”

听着蒋振南说的认真严肃,每一句话,都能听说他的心痛和心痛,及对她的维护。

林月兰紧紧握着的拳头,终于慢慢放了下来。

如果方才蒋振南有一丝的恐惧和害怕,她就会毫不迟疑的把蒋振南给灭口!

因为,这样的男人最容易背叛!

而她,根本就不稀罕这样的男人!

所以,就算为了以解后患,她也不会再让蒋振南活着回去!

为了保护她自已,为了保护小绿他们,她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

别怪她自私与无情!

这是末世带给她惨痛的经验!

然而,蒋振南毕竟与那人渣不一样。

他没有表现出对林月兰有任何的害怕与恐惧,想反,她从他的眼神里看到心痛,及心疼。

如果一个人的表情可以作假,可眼神做不了假。

人的每一个眼神,是人类心里的最直接表现的反应,人,很难在眼神上作假。

她在末世之所以被渣男贱女欺骗六年,是因为她对他们的信任,蒙蔽了自已的双眼,完全看不到他们眼里虚情假意,所以,最后才会被他们骗上实验手术台,最后痛苦决裂与那些人同归于尽的死去。

重生之后,她有了深刻的教训,学会了去看人的眼神,辨别人与事的真假!

在蒋振南从角落里出现的那一刻,她犀利的双眸,就不曾错过他的每一丝表情,他的每一个眼神,都没有落过她的眼光。

所以,蒋振南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心实意,发自内心的!

林月兰听完蒋振南的话,整个提着的心,慢慢落了下来,之后,紧握的双拳,慢慢松开。

然而,林月兰的表情似乎还是狐疑的道,“你说的都是真心话,都是发自内心的?没有骗我?”

蒋振南立即严肃认真的说道,“月儿,我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发自内俯的真心话。如果月儿不信的话,也可以当场把我四分五裂吧!”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蒋振南内心紧张到不知如何才让林月兰相信时,他终于听到一声叹息声。

林月兰轻叹了一声道,“好吧,本姑娘就勉强相信你吧!”

蒋振南有些不敢相信自已的耳朵,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林月兰。

林月兰看着这样表情的蒋振南,不由的“噗嗤”一声,笑出了声,然后对着蒋振南道,“真是个傻子!好了,我再重复一遍吧,本姑娘对于你方才所说的每一句,勉强相信吧!”

蒋振南这次听清楚了,却激动的不知如何是好。

他觉得自已民整个人似乎无处安放,双手双脚很是僵硬,可是,他人却本能的紧紧抓着林月兰的手,紧紧抓着。

就这样的状态不知维持了多久,蒋振南又一个激动的把林月兰拥进怀里,小心谨慎却很是认真严肃的说道,“月儿,谢谢你的相信!请你一直相信我,我一定会用时间去证明,我蒋振南绝不会辜负你的相信!”

说着,他的眼角却不知不觉的流下了眼泪!

这泪是为林月兰,为他自已,也是为他们的未来!

林月兰感觉到自已的肩膀上湿润,她的心不由的触动起来。

或许是她自已太过偏执了。

不是每一个男人,都是那个渣男!

此刻,她是深切感受到了蒋振南的爱与情!

她反抱着蒋振南的腰,头靠在他宽阔雄厚又安全的胸膛上,声音有些嘶哑的说道,“南大哥,不要怪我!我只是保护想要保护的人,也同样想要保护自已!”

“嗯,我知道,我都知道!”蒋振南紧紧的把林月兰拥时怀里,感情很是真挚的说道,“月儿是我宝贝,我又怎么会舍得怪月儿呢?”

在这漆黑的夜晚,在惨烈又鲜血淋淋的画面,一对情人在这修罗场上,互敞心扉,互诉衷肠!

他们之间的感情牵绊,在这一刻,紧紧相依,直至白发苍苍,天荒地老!

他们紧紧相拥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小绿发出声音,他们才清醒过来。

小绿问道,“主人,这三具尸体你怎么安排?”

这三人就是马老大,马老二,及马老三。

至于其他死去的人,小绿早在自家主子和主子姑爷互相拥抱时,就让小伙伴们把那些东西给处理干净了。

没错,确实是干净了!

本来四分五裂怵目惊心的残尸烂骸,及那些如江河般的血水,都消失了,找不到一点踪迹!

如果还是这倒在地上,还在流水的三具尸体,谁都不会想到,在这个院子,发生过惨绝人寰的撕杀!

林月兰听到小绿的声音,立即惊醒到,还有第三者在场呢。

她立即感觉到不好意思,然后从蒋振南的怀里退了出来。

淡淡的瞄了眼三个死不足惜的人,说道,“这三个的脑袋留下来,其余的都处理干净了!”

小绿应道,“嗯!”

然后,小绿的两片嫩芽,弯了弯,不知和那些小伙们说了什么。

随后,蒋振南就亲眼看到,三条树枝一卷,三颗脑袋留了下来,而尸体,却被拖到了地底下去了。

没错,是被拖到了地底下。至于这些血迹,这土壤微微翻了翻就没有了。

对于这些树木来说,在地底下活动活动,是一见很简单的事情。

至于这些血腥味道,只见小绿膨大一些,在这院中溜了一圈,就闻不到任何血腥味道,取而代之的则是,这院中花开的芳香!

蒋振南虽有准备,但再次亲眼见到这些树木的活动,还很是震惊。

好在,他震惊却并不是好奇之人。

林月兰不隐瞒这个秘密,直面于他,不代表,她现在就要把所有秘密告诉他。

而对于他来说,他喜欢的只是林月兰这个人,只是人而已。

之于其它的东西,他一点都不在乎!

留下的这三颗血淋淋的脑袋,蒋振南有些明了林月兰的目的,不过,他还是问道,“月儿,你是想……”蒋振南用手指了指一个方向。

林月兰笑着点头道,“没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