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2章: 一段空白/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丁大山疑惑李发枝为何发愣时,突然他的眼睛蓦然睁大,然后,表情上满是欣喜。

他兴奋的跑上去,笑着大叫道,“林姑娘,南公子,你们没事吧?”

林月兰和蒋振南很是奇怪丁大山的反常兴奋,疑惑的道,“我们没事啊?怎么了?”

丁大山微微一愣,随即说道,“方才像是地龙翻身,山摇地动的,你们没有感觉到吗?”

此时,小绿立即想起他变成本体,吸收天地精华时的情景,立即有些焦急的跟林月兰说了方才的事。

听着小绿的解释,林月兰立即明白了。

可能是小绿化成本体时,体躯太过庞大,而导致周围地动山摇,让丁大山他们误以为是地震来着。

林月兰立即笑着应道,“当然有感觉啊。只是浮动较小,震动不大,所以,也没有觉得这地龙翻身,真能翻过来。”

丁大山再一愣,“啊?”

但想一想方才的地龙翻身,确实能感觉到地动山摇,不过,这震感确实不大。

想到他方才逃命一事,他又立即微微脸红起来,有些不好意思了。

他笑呵呵的道,“嗯,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我就担心那里都是被山包围,一旦真是地龙翻身,那个地方很容易导致山体坍塌,到时,要逃命的话,还真有些困难。”

林月兰笑着道,“真是谢谢丁老板的关心。说来,这一趟,我有很大收获,还得多谢在丁老板啊。”

丁老板很是不好意思的说道,“要说谢谢,是我该谢谢林姑娘才是。如果不是遇见到,我那能一下子赚这么多钱啊。再说你要找的那个地方,我也只是带个路而已,也帮不上什么忙。”

说到这,他又很是好奇疑惑的问着林月兰,“林姑娘,我瞧着你空手去,空手回,难道不是去捡石头的吗?”

林月兰立即笑乐了,她道,“丁老板,你真是想太多了。世上哪有这么便宜,这么巧的事,捡了一块祖母绿,还能再捡一块翡翠。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些圈地开发原石场地的那些商人老板,不是根本不用愁了,那些地方没有翡翠不是。”

丁大山立即很是诚实的点头道,“说得也是。”如果真有这么便宜的事,那么那些翡翠玉石也会被人稀罕了。

不过,他心里却在暗自打算,无论如何,他还是会再去那个地方,再捡些石头去买。

毕竟,他的摊子上解出了顶级翡翠祖母绿,以后,他摊子生意肯定会很好的。即使任何一石头,也可能出高价。

反正,不管是买,或者卖的客人老板,南云城做生意,不就是靠“赌”吗?

丁大山再问道,“你们不是去捡石头,你们到那个地方到底干吗去啊?”

他是真的好奇啊。

林月兰笑着应道,“哦,我是学武功的,最近瓶顶期,很需要一个好环境来突破。丁老板,你也发现了,你所说的那个地方,呆在那里很是舒服,周围的草木都比别的地方,长得好,是不是?”

丁大山听林月兰这么一说,想了想说道,“确实如此。”

但很快他就反应过来说道,“林姑娘,你说你有武功,是真的吗?”可是看着柔柔弱弱的样子啊,根本就没有其他学武的女人粗狂啊?

林月兰挑眉道,“哦,丁老板不太相信啊。那……”

林月兰抬手反掌一霹,“碰”的一声,不远处一棵十来公分粗的大树,轰然倒下。

丁大山吃惊的张大了嘴巴,久久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弱女子,不但有武功,而且这武功内力还如此的高强。

看到这,他就想到当初卷钱财溜之大吉之事。

如果他没有再回去,把钱在送回去,被他们找到他家的话……

想一想就可怕。

好久,丁大山闭了闭嘴,有些敬畏的说道,“林姑娘,内力真是深厚啊!”

林月兰笑着道,“我也只是学了一些皮毛自保而已,丁老板过奖了。”

丁大山看着林月兰这倾城倾国的长相,想想,或许这真是林月兰为自保而学武的。

有了林月兰这样的解释,丁大山对于林月兰去那个地方的好奇和疑惑,也算是勉强接受。

为何说勉强?

因为他心里还是疑惑,比如,林月兰是如何从一块含有祖母绿的石头中,就判断出那个地方就是她武功内力突破的好地方?

就在丁大山心里有些嘀咕疑惑时,林月兰看着一直发愣的李发枝,很是奇怪的问道,“咦,李大哥,你这是怎么了?”

丁大山立即说道,“这李公子从刚才一直发愣到现在,我唤了几次,都没有唤醒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林月兰微微皱着眉头,疑惑的道,“是吗?”

随即,她就下马,走到李发枝跟前,发现他的焦距似乎聚集在某一处。

顺着这一处,林月兰望去,发现他看向的地方,似乎就是方才他们在修炼的地方。

她又想到小绿说的,方才他似乎化成了本体。

小绿的本体很庞大,哦,不,可以说,只要小绿愿意,他可以随意长到覆盖整个天下,也可以伸长到天际。

所以说,李发枝很有可能看到了小绿的本体,而震惊,把自已愣住了。

想通了这个,林月兰眼底的一道厉光,一闪而过,她是暗中拿出一枚银针,在李发枝的某一处一插,然后,一只手捏着他的一只手腕处,一为缕清淡色绿色烟雾,透过筋脉,直达李发枝的头顶。

片刻之后,林月兰放开了李发枝的手腕,然后,笑着拍了拍李发枝的肩膀,很是好的问道,“李大哥,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一个人站在这里发呆,我们几个唤了好几次,都没有唤醒你呢?”

当然了,林月兰那轻微的动作,丁大山根本就不可能发珊异常。

李发枝被林月兰轻轻一拍,清醒了过来。

看到林月兰笑嘻嘻带着些担忧的看着他,立即疑惑的问道,“咦,林妹妹,南公子,你们什么时候出来了?”

丁大山立即有些无语的凑上前去,说道,“李公子,他们出来好一会了。倒是你,怎么了?从我发现你,你一直在发呆,我叫了你好几声都没有应下?难道是被方才的地龙翻身给吓傻了不成?”后面一句,是丁大山自已嘀咕的。

虽说是在自已嘀咕,但这里所有都能听见。

李发枝脸色一黑,说道,“你胡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被地龙翻身就吓傻了呢?”

说到这,他停顿了下,眼睛微眯,有些疑惑的道,“倒是你,在地龙翻身时,你不是跑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被李发枝揪出弃同伴逃跑的事,丁大山的脸又立即一红,立即有些心虚的说道,“我这不是担心你们,所以又回来了嘛。”

说着,眼睛还偷偷瞄向林月兰和蒋振南,就怕他们说他不讲义气,丢下他们自顾逃命去。

不过,说实在的,林月兰和蒋振南真不怪他,也不会对他不屑和看轻。

毕竟,他们与这个丁大山没有什么交情,人在危急之下,逃跑自保是人的本能。

更何况,这丁大山在逃跑之后,又不放心的跑回来,也算是有情有义之人了。

当然了,林月兰不会把话说出来而已。

丁大山看着林月兰和蒋振南没有任何不悦的表情,偷偷松了一口气,然后,又对李发枝说道,“别说我了,李公子,我知道错了还不成。倒是你,你怎么会一直在发呆呢?如果不是林姑娘拍了下你,我们怎么唤也唤不醒你?你这是怎么了?”脸上有着明显的担忧和关切。

李发枝看着丁大山脸上明显的关切和担忧,也不跟他犟嘴了。

他皱了皱眉头,很是疑惑的看向林月兰,再瞧了瞧丁大山,问道,“你们说我一直在发呆发愣吗?”

丁大山疑惑的点头道,“对呀?难道你不知道你在发呆发愣吗?”

这就奇怪了。

一般来说,发呆发愣肯定是遇上了什么事,才会有那样的表现。

可现在,这李公子连自已在发呆发愣,都不知道呢?

李发枝蹙了蹙眉心,摇了摇头道,“我不记得了。我只得当时地龙翻身,你往回跑了,我就这么站在这。直到方才,林妹妹拍了拍我,我才清醒了过来。”

丁大山听罢,皱了皱眉头,疑惑的道,“可是,从地龙翻身,我离开到现在林姑娘他们回来,时间过了有两个时辰了。难不成,这两个时辰,你就这么一直站在,没有挪动?”

李发枝愣愣的道,“我……我也不知道啊。”

林月兰问道,“李大哥,除了地龙翻身,是不是还发生了什么事吗?”心里却暗道,“你方才看到小绿本体的记忆,都被我给洗了,能记得才怪!”当然了,这事她肯定不会跟李发枝说的。

李发枝自已都疑惑的道,“我……我不记得了!”

“啊?”丁大山根本就没有料到,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

心里却有些愧疚,如果他不离开,或许这个李公子就不会变成这样。

林月兰轻叹了一口气,说道,“李大哥想不起来就算了。总算李大哥,你平安无事不是。”

丁大山立即上前明显有些讨好的点头应道,“对,对,人没事就好。至于其它的事,想不起来就算了!”

随后,一行人就离开了这个地方。

李发枝对于看到大树的记忆已经被林月兰消除,但是,丁大山对于那个地方的记忆,林月兰打算在分别时候,让丁大山失去那段记忆。

就在分别时,林月兰拿出一碟银票,对丁大山说道,“丁老板,这是九万两银子,是当初说的七三分成,剩下的两成,归还给你。还有谢谢丁老板的带路!”

这完全是意外之喜啊。

丁大山很是激动喜悦的接过人林月兰所给的钱财,紧紧抱着说道,“谢谢林姑娘。”

但随即又有些疑惑了,“林姑娘,你不说只能给我一成的吗?怎么又把剩下的两成给我了?”

林月兰笑着道,“刚刚我不是说了嘛,谢谢丁老板的带路,让我和南大哥的功力又上升了一个阶层。这算是我们对丁老板的谢意。丁老板,你就收下吧。以后,拿着这些钱,好好的过日子,别想着那些如花如玉啊,你家婆娘跟着你多年,照顾一家老小,也不容易!要知道,你的婆娘曾经也是个姑娘啊!”

最后一句,完全是在劝说丁大山。

丁大山的本性不坏,只是可能是男人的劣根性。

与自已的结发妻子日子过久了,就会产生厌烦,认为她就个黄脸婆子,没有一点激情。

后来,一有银子,就会花在妓院里,找那些如花似玉的姑娘快活快活。

现在被林月兰提醒,他就立即想到,还没有成亲时,他家婆娘也是村里的一枝花,就被他这个小痞子给摘了来。

以前发誓过,一定要好好对她的。

可是,想到这两年的混账,他立即懊悔的说道,“嗯,多谢林姑娘的提醒,以后我一定与我家婆娘好好过日子。”

林月兰点了点头道,“嗯。丁老板有这个醒悟就好。不过,本姑娘还是要提醒丁老板一句,不是我在鄙视看轻她们,只是处在那样的环境之中,要让自已不脏,真的很难!行了,本姑娘就不多说了,丁老板好自为之!”

“嗯,谢谢林姑娘!林姑娘,南公子,李公子,多多保重!”丁大山很是真诚的说道。

其他两人跟他点了点头,应道,“保重!”

说完,三人就离开了。

就在三人离开之际,林月兰的右手一挥,一枚银针飞速的飞向丁大山的头顶,紧接着,一缕淡色绿烟,顺着银针,直接没入丁大山的顶部,片刻之后,银针和绿烟同时飞回到林月兰手中。

这个过程,除了很是灵敏的蒋振南,同样跟在林月兰身边的李发枝根本就没有察觉。

只是他心里一直有个疑惑,那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他发呆发愣,直接站在那里两个时辰。

至于丁大山,除了银针插入时,他微微顿了顿,之后,一直无事一般的很是高兴往家赶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