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4章:陈山彪求助!/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瞧着林月兰冷冷的,根本看不出任何喜怒的表情,陈山彪心里直发怵,可还是硬着头皮点头,道,“是!”

“碰”的一声,林月兰手中的杯子,重重的往桌上一放,表情凌厉,声线清冷的说道,“陈山彪,你不说你这个儿子是个忠厚老实的,但在商场上却是个精明的主儿,为何这次还会上当受骗?”

陈山彪知道这次是他儿子太过感情用事,才会上当受骗,以至于现在被人设计到牢狱里去了。

陈山彪直接承认说道,“主子,我家飞儿只是太重情义了,才会被朋友所骗。不过,有了这次教训,他一定不会再感情用事。求主子饶过他一次吧?求主子救救飞儿,他已经关在牢狱里已经十多天时间了。

这十多天,无论我用什么方法,他们都不让我探监!我去找飞儿的朋友,根本就拒绝与我相见。还放话说,如果不赔偿他丢失宝贝的损失,他就要告到我儿把牢底坐穿!”

林月兰根本就不为所动,她冷冷的道,“他自已所犯之错,关我何事?任何做错事,就必须会自已的错误付出相应的代价!”听着很是无情,很是冷血。

陈山彪,“……”

他知道林月兰从来不做没有任何利处之事,就算他们已经算是合作伙伴兼属下也同样如此。

陈山彪磕头求请说道,“主子救我儿一命!这金源拍卖行的二分成,属下不要了,全部给主子,求主子救救我儿!”

当初,林月兰并没有把金源拍卖行全部据为已有,而是还是给了陈家20%的股份,及陈山彪的管理权。

这是林月兰为了给陈山彪的心,而给他的一种让利方式。

同时,这也算是陈家的所有资产来源。

陈家上上下下能过好日子,就靠这20%的股份分红。

可现在陈山彪为了救儿子,把陈家唯一资产也让了出去,以后,他们就真的只是替林月兰打工过日子了。

林月兰挑了挑眉梢,只却没有说话,只是很淡定的喝着茶。

蒋振南在一旁陪着林月兰喝茶,始终不曾出声过。

这是林月兰的事,他肯定不会插嘴。

更何况,这陈家父子也是太过不小心,就这么轻松的被人设计。

如果以后,他们还要替月儿做事,这事必须给他们一个深刻的教训,否则,他们还会感情用事,被他人利用,这可很不利于金源拍卖行的发展。

陈山彪跪在地上,没有再出声打扰林月兰,看神情的绷紧严肃,额头冒出大颗大颗的冷汗,及紧握的双拳,似乎都在暴露他的紧张,害怕和担忧!

安静的客厅里,气氛异常的凝固!

时间一刻一时的慢慢过去。

对于陈山彪来说,在这等待的时间里,是如此的漫长,如此折磨人的神经。

不知过了多久时间,陈山彪总算听到了林月兰的声音。

林月兰问道,“他那朋友丢失的到底是什么传家宝贝?”

陈山彪听到林月兰说话,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

他知道林月兰这样话,就代表着她答应出面处理这事了。

陈山彪如实的答道,“我听飞儿说过,那是一棵石珠,长了有六颗石珠子。”

林月兰听到石珠子,立即有些兴趣的问道,“你家儿子可亲眼看到过,那真是石珠子?”

石珠子,并不是说是石头雕刻的珠子。

而是一种植物药材!

形如石头,哦,形如石头雕刻的珠子!

这种珠子真就如石头,很是坚硬,需要用特殊的方法,才能碾碎成药。  这药的奇效,比千年人参毫不逊色,与千年人参有异曲同工之用,具有起死回生的功能。

只要病患还有一口气在,只要立即碾碎一颗这样的珠子服下,就能把他给救活。

但,石珠子这东西,并不是所有人都会使用,除非万不得已之下。

因为使用了这东西,人是活了,却减少了人的寿命,一般都不会活太长,年青人服用后,再多也就可以再活个一二十年,而老年人和体质微差,也就是增加五六年的寿命而已。

这是石珠子副作用。

其实按着林月兰以现代人的眼光来看,这石珠子虽能救命,却同时能致癌,一种新型的病症,往往是到了后期才开始发作,然后,接就死亡。

不过,很多大夫发现了这一问题,但是却没有办法处理,更是没有办法预防。

所以,不到性命攸关的时候,一般人,还真不敢用石珠子。

当然了,石珠子这东西,也不是一般人能拥有的。

而拥有石珠子的人,或家族也是把它当宝贝,就是为了在性命危急时刻,救下一命,然后再活个几年,或者一二十年,比总现在早逝为好。

林月兰问道,“你确定你儿子那朋友的传家之宝是石珠子?”

陈山彪听罢一愣,随即想了一想,他还真不能确定。

因为石珠子这东西,不是行家,还真分辨不了真假。

陈山彪有些不可置信疑惑的问道,“主子,你的意思那个拿着一串假石珠子给飞儿?”

林月兰冷眼看了他一眼,然后淡淡的说道,“也不是说不可能,但也可能是真的。你不一是一直在说,那周总督还没有打算放过你吗?所以,或许你那朋友手中的东西是真的,然后,周安平利用那人,给你们下了套而已。”

陈山彪立即疑惑的道,“那主子,那东西到底是真是假啊?我要怎么做?”

林月兰没有立即说话,只是低垂着眼帘,一只手轻敲着桌面,表情冷厉。

片刻之后,她说道,“你带着一棵六颗石珠子去李家,就说找到了,现在还给他。看他怎么说?如果幕后之后是周安平,那么他一定还会对你们父子有行动,哦,或许是对金源拍卖行及林记药铺有异常行动!”

这桩案件表面看着是周安平报复陈山彪,可实际上针对的却是她林月兰。

或许让威胁周安平让他放过陈山彪及陈家,让他心底起了嫉恨。

这几个月她都不曾青丰城出现,让周安平以为她放下了戒心,所以,就想来给她一个措手不及的教训。

陈山彪一愣,有些疑惑的问道,“可我哪里去找石珠子?”

“我给你!”林月兰清冷的说道。

既然周安平以为他好欺负,她就必须给他一个深刻的教训,让他知道,出尔反而的代价!

陈山彪听罢,心里一喜。

他就知道林月兰这个主子,出手不凡。

他很是感激的说道,“谢主子!”

“行了,你先下去吧!我休息一下,明天把东西给你!”

毕竟,她连续赶了三天的路,身心都有些疲倦了。

“是主子,属下告退!”陈山彪立声应道。

陈山彪退后去后,蒋振南疑惑的看向林月兰,问道,“这周安平也不像是出尔反而的人啊?既然已经答应你放过陈山彪,为何还要这样兜圈子设计他?”

林月兰摇了摇头,“不,他要设计的人不仅是陈山彪,而矛头直接对准的是金源拍卖行,也就是我!他明知道金源拍卖行已经到了我手中,而陈山彪父子俩是它的管理者,可他偏偏就这样下套?”

蒋振南听着林月兰的话,想了想,说道,“周安平这是嫉恨你对他的半半胁迫半是恩情?”

当初周安平得了重病后,林月兰给他治病的条件就是放过陈山彪一家子。

倒是没有想到,只是短短过了两三个月而已,这周安平还是忍不住对陈家下手,不,确实更确却的说,周安平这是很不满林月兰对陈山彪的求情。

想通了的蒋振南脸色一黑,有些怒色的说道,“看来这周安平当这个总督当得太过安逸了!”

林月兰摇了摇头说道,“用不着生气。到后面,还不知道谁设计谁呢?”

蒋振南一愣。

这是什么意思?

林月兰轻笑着说道,“赶了三天的路,休息去吧!”

随后两人都去各自的房间休息。

一进入房间,林月兰就跟小绿说道,“小绿,去那个陈永飞的那个朋友家里查探一下,看看到底有没有石珠子?”

小绿立即应道,“好的,主人!”

随后,小绿就变成拇指大小的小蛇藤,给溜出去了。

等小绿离开之后,林月兰立即进入了空间。

自从吸收灵气之后,这空间变了一个模样似的。

有高山流水,有繁枝树茂盛,最大的变化,就是种植下去东西,长得更快,且更加水灵,药材更加有效用了。

看着一片种植了各种各样珍贵的药材药田,林月兰笑了笑。

这些药材拿出去卖,或许她一夜之间就能成为首富了。

不过,灵气灵水浇灌的药材,还是不要流入那些不识货的人手,那真是太浪费了。

随后,林月兰又走到小泉边,看着小泉是明显的变化。

以前只是一条细流,流速缓慢。

现在已经明显变宽了,流速也增加了,清澈见底,水面上还有一层薄雾,这是灵水中的灵气在运转。

林月兰蹲下身子,喝了一口灵水,然后,再拿出一个牛皮囊袋,装了一些灵水,这让她准备给蒋振南喝一喝,强身健体。

片刻之后,林月兰就出了空间。

小绿打听情况还没有这么快回来,她就直接躺在床上眯一会。

不过,或许是真的累了,眯着眯着就真的成睡着了。

等小绿带着石珠子,带着消息回来时,林月兰还没有被惊醒。

小绿变成人形模样,看着有些疲累的林月兰,轻轻叹了一口气,然后,也自个的爬到床上,与林月兰共眠起来。

那一边,陈山彪回到陈家时,陈夫人立即上前过来,很是关心的问道,“老爷,主子赶过来了吗?”

陈山彪这个陈家家主叫林月兰主子,其他人当然也是跟着叫主子。

陈山彪有些欣喜的看着自家夫人说道,“嗯,赶过来了。而且听主子的意思,她愿意把我们儿子救出来了。”

陈夫人一听,眼睛一亮,欣喜的道,“老爷,是真的吗?那飞儿什么时候能从那牢狱之中出来?”

陈山彪表情一顿,随后摇了摇头道,“不知道。”

陈夫人的眼神立即暗了下去,有些疑惑的道,“怎么会?”

陈山彪说道,“夫人,不用担心!明天主子让我去试探一下那个飞儿的朋友。不过,我相信飞儿在牢狱里呆不了几天了,很快就会出来的。”

只是陈夫人还是有些担心的说道,“可是老爷,你说过这背后设计我们的人,明明是周总督啊?主子真的有办法,让周总督放人吗?”

陈山彪摇了摇道,“我不知道。但是,这个主子虽小小年纪,但却神通广大。当初我们设计了周总督一把,主子为我们求了情,让我们安逸了一些日子。相信,这一次有主子出面,我们同样能转危为安!”

陈夫人听罢,这心立即有些下沉,对于林月兰是否能够再次保他们平安,有些狐疑。

但她还是点了点头应道,“希望吧!”

第二天,林月兰睡个饱,神清气爽。

不过,她低下了头,看了看靠在她怀里安睡的小绿,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明明他可以不用睡的,结果,可以变成人形后,他时不时的要休息。

不过,林月兰也是知道小绿在适应当人的过程。

林月兰不在想了,给小绿拉好被子,就下床。

林月兰一有动静,小绿就跟着醒来。

他双手擦了擦惺松的眼,迷糊的看着林月兰道,“主人,你醒来了!”

林月兰笑着道,“小绿啊,还早,要不要再睡会儿?”

小绿摇了摇头道,“不用了,主人!本来我就不用睡觉的。”

很快,他整个人就清醒过来,想到昨天的任务,他立马对林月兰说道,“主子,我们去那个陈永飞朋友家里探了探。”

林月兰说道,“哦,发现了什么。你说来听听!”

小绿说道,“那人叫李宝全。那个李家之前与陈家的家势相当,是做布庄生意的。他家里确实有个传家之宝,那个石珠子。不过,他给陈永飞看的是真石珠子,可给陈永飞拿去打算拍卖的石珠子却是假的,却就是假的也没有给陈永飞,就一口咬定了陈永飞弄丢了他家宝物!”

林月兰立马有几分兴趣,说道,“哦,那李家真是资金周转不灵?”

------题外话------

推荐一下朋友五女幺儿穿越种田文:《山里汉的小农妻》,感兴趣的亲,可以去逛一逛,顺便收藏一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