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6章:选择物归原主!/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总督府

监督陈家和李家的下人向周安平汇报道。

“大人,那陈山彪下午再去了李家!”

“大人,上午陈山彪对李宝全说,在下午会给他答案。想必,现在陈山彪就是去给李宝全回复的!”

听着属下的汇报,周安平脸色严肃冷厉,他沉着眉眼,问向监督陈家的人,“这两天陈山彪有没有去过哪里?或者是见过什么人?”

前几天无论李宝全怎么逼陈山彪,陈山彪都没有任何妥协。

可为何,短短一天时间,这陈山彪的态度就转变的这么快?

他心里刹时间有过一丝疑虑,那就是他怀疑林月兰是不是已经来了青丰成,而陈山彪去求助她了?

林月兰拿着他的病情威胁他一事,他一直记挂在心上,有些嫉恨。

想他堂堂一个二品总督大官,竟然被一个毛都还没有长齐的丫头给威胁,无论怎么想,他心里都憋着,感觉屈辱。

因此,在他病好之后,他立即派人调查一下林月兰的背景。

发现,除了知道她是林记药铺的少当家之外,就知道她只是一个偏远县郡旮旯村里的一人农家女。

她的一身精湛的医术,也是跟着一个村大夫所学,或许是天赋异禀,她的医术却师出于蓝甚于蓝。

然后,靠着一身医术,再认了一个干爷爷——二十年前林家大少爷林德山,接手了林德山小小的林记药铺,再转身做了一个林记药铺少当家。

或许是因为一身精湛的医术,她的林记药铺才会越开越大。

调查到这些背景之后,本以为林月兰背后有背景的周安平,彻底不屑了,也没有什么心里顾忌。

不过,林月兰毕竟救了他一条命,这事在整个青丰城的上流层圈子中,都知道。

所以,他就算要报复也不能光明正大,否则,就会被人诟病为忘恩负义。

因此,他才会拐着弯利用陈家陈山彪,把金源拍卖行弄到手,来给自已出口恶气。

之前,林月兰会救下陈山彪,就是因为陈山彪把金源拍卖行给了林月兰。

但他倒是没有想到,这个陈山彪竟然如此硬骨头。

儿子都被抓到牢狱里受苦受累了,只要他把金源拍卖行转让,他儿子就可立刻出牢狱。

反正这金源拍卖行已经不是他陈家的,不是吗?

可偏偏陈山彪不这么做。

他宁愿让儿子在牢狱里受苦受难,也不肯把金源拍卖行转让,还在暗地里寻找李家那丢失的石珠子,同时,还找亲朋好友及合作伙伴借钱,准备用钱来还。

不过,在青丰城他才是天,不要他发话,只是一个暗示,下面的人,自然明白其意思。

因此,陈山彪那些亲人朋友及合作伙伴,都得到了上面的暗示,谁敢得罪青丰城一手遮天的头儿,因此,纷纷对陈山彪的到访避而不见!

那些日子,陈山彪确实差点急白了头。

他很是聪明,从亲朋好友合作伙伴的闪烁其词之中,就立刻明白了,有人不让他陈山彪好过,不放过陈家。

能让他这些亲人朋友合作伙伴忌惮害怕之人,在青山城,除了那位,还能有谁。

陈山彪立即明白了周安平,这一箭双雕的阴谋。

可是,知道又如何?

商不与官斗,即使斗,也根本就是鸡蛋碰石头。

陈山彪没办法,只能想到联系林月兰。

他不知道如何联系林月兰,但是林记药铺那边知道。

他就把这事跟林记药铺的管事说了一下,没有过多久,林记药铺那边就派人给陈山彪,告诉他,少当家会在三天后到达,让他在林家苑等候即可!

当然,这事即使监督陈山彪的人,并没有任何察觉。

因此,他并不知道林记药铺的少当家,金源拍卖行的幕后东家已然到此地!

现在听到属下汇报陈山彪突然有了决断之后,周安平才会有些怀疑,这林月兰是不是偷偷已经来了青丰城。

可是,他一直派人盯着陈家,林记药铺啊,可也没有发现她的一丝踪迹。

周安平想了想,对着属下的人吩咐道,“你再去林记药铺打探清楚,他们的少当家有没有回来?”

属下立即应道,“是,大人!”

等一众属下离开之后,管家面容忧虑,担心的对周安平说道,“大人,那林月兰之于大人毕竟有救命恩情。我们这样利用陈家,设计她,会不会对大人你的名声有损啊?”

周安平听着管家的话,有些不高兴的说道,“管家,本总督有设计过她林月兰吗?”

他只是暗示了一下而已,可并没有亲自设计林月兰,任谁也抓不住把柄。

“再说了,林月兰一个毫无背景的农家女而已,本总督需要顾忌她吗?”周安平沉声的说道,“再说了,即使她的林记药铺在青丰城的名声再响又如何?如果本总督真要让林记药铺消失在青丰城,她一介贱民,能斗得过官吗?何况,本总督至始至终都没有动她的林记药铺,本总督要的只不过是一家小小的拍卖行而已!”

在这没有外人,周安平也没怎么顾忌的说出自已的目的。

至于周安平为何要金源拍卖行?

其实很简单,拍卖行的利润十分高。

可以说,是一场无本买卖。

尤其是最近两个月,金源拍卖行拍出的物品,价值一个比一个高,且都是世间难得的精品和宝物,这利润当然就十分可观了。

这引起了对手广聚源拍卖行周行发的忌妒了。

虽说周安平对于之前入狱,周行发有落井下石之嫌疑。

但世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周行发知道周安平的心结之后,就暗中偷偷送了很多钱财和宝物给周安平赔礼道歉,才总算让周安平放下心结,原谅了他。

之后,周行发与周安平又恢复了来往。

在得知金源拍卖行竟然一改之前的颓废和无生意状态,仿佛一夜之间,就生意火爆起来,周行发肯定忌妒了。

再从周安平亲信的口中得知,陈山彪和周安平之间的过结,立即计上心头,不断的在周安平面前上眼药水。

周行发或许不知道金源拍卖行已经换了主人,但是周安平却是很清楚。

他起先是顾忌林月兰的医术和手段,后来调查出来,得知她只是一个农家女之后,心里那股被林月兰半是恩情半是威胁的憋屈,一下就爆发出来了。

后来,就想出了那样一石二鸟之计。

不过,他心里很清楚,那林记药铺他要不来,即使能要来,没有林月兰这个金牌大夫,这林记药铺迟早都只会变成一般的药铺,这根本就划不来。

因此,他的目标,才会对上金源拍卖行。

管家听着自家大人如此说,表面上虽有些放松,可心里仍然很是担心和有些不安。

他犹记得林月兰来总督府时,就因为一时的漫待,就根本没有给周总督任何面子,反过来直接把他们谅了三天。

三天之后,还是周府的人亲自上门道歉,她才应下给大人治病。

她治病还附加了一个要求,就是让大人不要再去计较陈山彪之事。

当时,大人迫于无奈答应了。

可才短短两三个月的时间,大人心里那股怒气被人一挑拨,就立刻爆发了出来。

他曾经劝过大人,无奈大人自已听不进去。

他现在只能盼望那个林月兰是真的只是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农家女,知道大人的设计之后,也只能吃下这个暗亏。

管家心事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另一边,李宝全听着陈山彪有了抉择之后,拿着茶杯的手,瞬间紧了紧。

然后,放下杯子,表情有些迫切的问道,“陈叔,看来你是想好了!”

陈山彪冷着脸说道,“那是当然!”

“那你的回复到底是什么?”声音变得更加急切了,双手紧紧握拳。

“我的回复是,”陈山彪声音在这空间响起,然后,就看到他微微低着头,从袖口中拿出一件东西,直接说道,“物归原主!”

“碰!”

看到陈山彪拿出的东西,李宝全立即吓了一大跳,杯子扔在了地上,都不知道。

表情满是不可置信,眼底流露出的惊讶与疑惑,显而易见!

他一只手指着陈山彪手中的那棵石珠子,嘴里结巴吃惊的道,“这……这……这是……”

陈山彪看着李宝全的失态,表情不由的露出一抹讽刺,他带着嘲讽般的冷笑问道,“这是什么?李大少心里不是应该比我更清楚吗?”

李宝全就是清楚,而且心里特别的清楚,所以,他才觉得不可思议。

明明这东西,被他藏起来了。

可是,现在为何会出现在陈山彪的手中?

这根本就不可能的事?

哦,不对,或许这是陈山彪拿了一件假货,来蒙他的。

对,一定是这样。

很快,他就镇定下来。

他脸色一沉,厉声的问道,“陈山彪,我敬你是永飞的爹,一直对你客气有加。可你为何,拿一件假货来骗我?你真以为这样就可以把陈永飞给救出来吗?”

陈山彪很清楚手中的这东西,其实就是李宝全的。

因为,这是林月兰很是明确的告诉过他,这东西就是从李宝全书房的暗格箱里给拿出来的。

陈山彪不知道林月兰一夜之间,是怎么在这么大的李府摸出这石珠子所放之地,但这事却是提醒他,林月兰的本事,的确不可小觑。

陈山彪听着李宝全的话,没有一声的怒气,反而冷笑着问道,“假货?李少爷,你可真好眼力,就只看了一眼,就直接说是假货,连确认都不确认一下。陈某真是佩服!”

他这些话明明是十足的讽刺意味。

因为,他很清楚,李宝全是在心虚,所以,才不敢确认。

陈山彪再说道,“李少爷,陈某也好生奇怪!你不说你的东西在金源拍卖行丢了吗?既然如此,陈某找到这东西,并且归还李少爷,李少爷应该高兴才是。可为何瞧着李少爷的表情,似乎根本就不高兴陈某找到你李家的宝物,反而一直咬定是假的呢?”

说到这,不等李宝全任何辩驳,他又接着很是犀利的问道,“难不成当初李少爷让飞儿拍卖的东西,也是假的不成?”

再接着,他凌厉的震喝一声,问道,“李宝全,你来告诉陈某,我手中石珠子,到底是不是你给当初给飞儿的?”

李宝全听着陈山彪的话,根本就无法反驳,也不知道如何去反驳。

他很是震惊的喃喃说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陈山彪紧皱着眉头,直接问道,“什么怎么可能?李少爷,把话给我说清楚!”

李宝全立马被惊醒了。

然后,他反应也算快,紧皱着眉头疑惑的道,“怎么可能就找到了呢?陈叔,你不是说这东西根本就找不着吗?现在,你突然拿着这东西上门,我怀疑假货有错吗?”

看着那一颗一颗石珠子上有些平滑和光亮的表皮,及有一颗明显的破损,他就知道,那明显就是他在家藏着的石珠子啊。

难道陈山彪让人仿的如此精准?

或者是,那根本就是他家的石珠子?

李宝全的心里立即忐忑了起来。

疑惑之心,越来越大。

陈山彪听罢,附和的道,“你说的倒是有道理。”

然后,话锋一转,就说道,“既然李少爷连确认都不确认一下,就否定了这东西是假货,那我就请人过为识别,这东西到底是真是假?还有这东西,到底是不是李少爷丢失的那棵?”

听到陈山彪要叫人来确认石珠子的真假,他的呼吸猛然的一凝,心里的那股不安,更是隐隐扩大。

他眼珠一转,对着陈山彪说道,“陈叔,我去方便一下,请您稍等片刻,如何?”

陈山彪点了点头,没有心急。

李宝山匆匆离开,可去的方向却不是茅厕,而是他的书房。

进入了书房之后,他拧了一下桌子放着的砚台,然后,“嘎啦”一阵响动,紧接着就看到墙壁上一个暗格出现。

李宝全立马上前去查看。

然而,看到空空如也的暗格。

他整个人立即感觉到天旋地转,差点昏死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