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8章:被吓死的刺客!/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府

“大人,”管家神色有些焦急的去了书房,找到周安平汇报道,“李家那边来人了。”

周安平神色清淡,拿着一本书在翻看着,听到管家的汇报,眉眼都不抬一下,问道,“嗯。那边陈山彪有选择了吗?”

这个时候李家来向他汇报情况,除了陈山彪的事之外,就不会有其它了。

管家说道,“大人,李家来人说,陈山彪拿出了一棵真正的石珠子,而且李宝全很确定,那东西就是他家的祖传之宝!”

听到管家的话,周安平把书一合,表情很是意外的看向管家,再问道,“你说什么?陈山彪真把东西找出来了?”

但随即,他的表情就显得有些愤怒与生气,他道,“李宝全不是说这东西被他给藏起来了,根本就没有在金源拍卖行丢失的吗?那陈山彪又到底哪来的东西?”

看着自家大人眼里的怒气,管家微微低着头,并没有接话。

周安平随即又疑惑的道,“那东西可以仿冒,会不会是陈山彪请的匠师,给仿照出来的?还有,”

说到这里,他的眼里一阵戾气,接着他继续说道,“就算陈山彪拿出的东西是真的,他就不会一口否认是假的吗?到时,只要把陈山彪搞下去了,那东西本总督必定让人找还给他。”

说实在的,这东西是个让人心动的。

周安平嘴上是这样说,会还给李宝全,实际上,心里却有另外的打算。

只是,这个打算,他现在没有让人得知罢了。

听着自家大人的话,管家又接着汇报道,“大人,来人汇报说,陈山彪可能知道李宝全会一口否认那东西是假的,所以,就请了青丰城内几个大夫跟去,为的就是鉴定东西的真假。”

周安平的眼睛猛得一睁,眼里迸发犀利的目光,他冷声的问道,“你说陈山彪还请了大夫过去?哼,本总督还真是小看了这个陈山彪!”

说到这里,他凌厉眼神盯向管家,犀利的问道,“他请哪些大夫?”

如果真是这些大夫坏了他的事,等此事结束之后,他必定让他们名声扫地。

管家汇报道,“同济医馆刘大夫,康仁医馆胡大夫,李记药铺的李大夫,还有,”说到还有时,管家的表情分外的严肃,及眼底微微流露了的诧异,接着汇报道,“林记药铺少当家林月兰!”

听着前面三个大夫,周总督表情毫无波动,有的只是冷厉,及眼底的一丝怒气,然而,听到最后一个时,他眼底的一丝怒气随即被诧异取代。

他问道,“你说什么?林月兰出现在李家?”

管家很是认真的应道,“是的,大人。”

随即表情有些担忧的说道,“大人,这陈山彪前几天除了焦头烂额的找人借钱,或想找关系,把他儿子从牢狱里捞出来,都快急白了头。

然而,这两天却突然变得安静异常,更让我们意外的是,他竟然真的找到李宝全根本没有丢失的宝物。大人,这会不会与这个林月兰突然到来有关?”

说到这,他又想到了什么一样,随即又说道,“大人,我们派去盯着陈山彪和林记药铺的人,可都没有把林月兰已经来到青丰城的汇报过来啊。大人,这有些不寻常啊!”

周总督听着管家的话,微微皱了皱眉头,随即有些不屑的说道,“就算有些不寻常,她一个贱农,又能拿本总督如何?就算她医术高超,可医术好的大夫,大有人在,少她一个不少,多她一个不少!本总督对她又何必顾前瞻后的。”

听着自家大人这样说,管家却有些不太赞同。

他顾虑般的说道,“可是,大人,这林月兰一来,陈永飞的案件就发生生了重大的转变啊。先前,我们是以弄丢李家传家之宝为名,把陈永飞弄进了牢狱。

可现在东西被陈山彪找出来了,那我们就不能再以这样罪名,押着陈永飞继续在牢狱里了啊。

大人,这可怎么办?”

周总督听罢,紧紧皱着一张脸,似乎在做深深的思考。

这确实是一个问题。

不过,很快他就说道,“既然这个问题不行,那我们就继续制造另一个问题。”

管家疑惑的问道,“大人,这可怎么说?”

周总督眼底的狠厉一闪而过,对着管家耳语了几名,之后,就对管家说道,“吩咐下去吧!”

管家心里一颤,随后点头道,“是,大人!”

……

李宝全拿着这棵石珠子上的六颗珠子,反复观察了一下,然后,很是疑惑的问着刘大夫,“刘大夫,哪颗珠子长根了?”

刘大夫很是疑惑的眼神看向李宝全,但还是伸手指了指一个很不显眼,看似长芽的地方,说道,“喏,就在这里!”

被刘大夫一指,李宝全很快发现最下面一颗珠子上面长出一个小小芽。

李宝全离开欣喜若狂。

他捧着这石珠子,惊喜的道,“是真的,真的长芽了,真的长芽了!我李家的传家之宝又长出一宝来了。”

这东西长芽了,意味着东西可以种植下去,同样的可以表示,他们李家除了这一棵石珠子之外,还可以再长一棵,而这一棵的价值可是价值连城,给李家带来一笔巨大的财富。

可心里同时又有着巨大的疑惑。

这东西在他李家珍藏了几十年,一直以李家的传承之宝在李家传了下去,本来有十二颗珠子的,现在只剩下六颗。

可这六颗的价值,同样是无价的,所以,李家每任当家人都特别珍惜。

但是,这些石珠子在李家珍藏了这么久,都没有发芽,等到了陈山彪手中交出来后,就发芽了呢?

不过,疑惑归疑惑,看到有一颗石珠子发芽,还是很高兴的。

就在李宝全高兴过头时,陈山彪的话,立即如一盆凉水泼在了李宝全的头上。

他说道,“李少爷,既然东西已经找到了,况且你本人也说过,只要找到东西,就可以对我家飞儿既往不咎。既如此,那你可以去衙门撤诉了吧!”

李宝全拿着石珠子的手一顿,欣喜若狂的神情更是一僵。

他已经不能否认这东西是他的了。

可是,这背后要搞陈山彪的人,是青丰城权势滔天的周总督啊。

他现在可怎么办?

李宝全一时之间毫无应对之策。

片刻之后,他苦笑着对陈山彪说道,“那……那是当然!”

心中却暗苦,因为,他知道后面那一位肯定不会放过他了。

陈山彪也没有多为难李宝全,只是点了点头应道,“那就请李少爷现在去衙门,撤了这告诉吧?”

李宝全只得点头道,“好吧,陈叔!”

当初他是以丢失宝物为借口,把陈永飞弄了牢狱。

之后,陈山彪来求情时,李宝全才有借口要赔偿,这才赔偿,要不就是三十万两白银,要不就金源拍卖行。

如果不想陈永飞一直呆在牢狱里,或者不想赔偿,那行,把东西完璧归赵即可!

好了,东西不但完璧归赵,而且还给他带来一个如此的惊喜,就算不想承认,也得承认了。

否则,不但丢失了李家宝物,他还坐实了诬陷陈永飞的事实。

可是有一点,他心里一直很是疑惑。

他问道,“陈叔,这东西你是从哪里找出来的?之前,我可听永飞说过,他不会去承认弄丢我家宝物一事!”

听着李宝全终于问到了这个问题,陈山彪看了一眼林月兰,得到林月兰的示意之后,陈山彪就冷冷的说道,“我家飞儿当然不会承认他弄丢你李家宝物一事。因为,”

后面一句,陈山彪还没有说,李宝全就大吃一惊的问大道,“因为什么?”

他的心不由的忐忑不安,因为预感告诉他,陈山彪的答案肯定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果然……

“因为这东西根本就是还在李家!”陈山彪眼神冷厉的盯着李宝全,犀利的说道。

李宝全脸色一白,立即变得心虚的说道,“不,这绝对不可能!”

陈山彪冷眼瞧着他苍白的脸色,语气冷冷的说道,“不管你相信不相信,但这确实是事实。至于,我为何会在李家找到,这就要问李少爷自已了!”

李宝全的瞳仁猛得一阵剧烈收缩,整个身子不由的退后几步,眼里脸上表情满是慌乱。

其他三个大夫,听到这样的答案,很是惊讶。

但随即就漠不作声。

这是他们之间的事,他们无权插嘴。

冷眼旁边,当作什么也没有瞧去。

可是,他们知道,今天过后,李家和陈家之事,必有大反转,而李家的不厚道,很可能会给李家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

李宝全正是因为很清楚这样的后果,才会慌乱不已。

然而,这已经不关陈山彪的事了。

如果李宝全是聪明人的话,事情真相大白之后,他必定要去衙门撤诉,不但如此,他还得亲自去接陈永飞出牢狱,再上提着礼物上陈家道歉,才能挽回些李家的负面形象。

至于那后面之人,根本就无法抓着这些不放了。

看着陈山彪等人远去的背影,李宝全手中拿着石珠子,整个人都是瘫住在座位上,嘴边只有苦笑。

管家看着自家主子这副模样,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小心轻声的问道,“少爷,事情已经变成这样,那周大人那边可怎么交代啊?”

李宝全摇了摇头,叹息道,“能怎么办?这一计已经失败。或许大人会迁怒,但事以至此,本少爷也回天乏术啊!现在就盼着,周大人能对我手下留情罢了!”

管家听罢,心中的忧虑更甚!

他们是不知道周大人为何如此针对陈家陈山彪,又为何如此执着金源拍卖行,为此,不惜找上了李家作为利用石子。

可是,千算万算,没有算到陈山彪的执拗,宁愿让儿子在牢狱之中受苦受累,也不会把金源拍卖行转让出去。

更让人意外的是,他藏得好好的东西,竟然会被陈山彪如此狡猾的找出来了。

这让他有口难辨!

走出李府之后,陈山彪拱手对着刘大夫,胡大夫和李大夫感激的说道,“感谢三位大夫的帮忙,等飞儿出来之后,我必携子上门感谢!”

三位大夫连连摆手,说道,“陈老板,真是客气了!我们几位也帮上什么大忙,这都是举手之劳的事,不必挂在心上!”

之后,几人就分道扬镳。

等三个大夫远去之后,陈山彪很是恭敬对林月兰躬身谢道,“多谢主子!”

如果不是林月兰把那东西给他,他真不知道如何去破这一局。

虽然他也不知道仅仅一天晚上,林月兰在李家是如何找出那东西的。

林月兰睨了一眼陈山彪,两手背后,淡淡的说道,“这事还没完呢?”

陈山彪一愣,“……”

那他儿子难道还不能出来?

……

夜深人静,一抹蒙面的黑色影子往李家东屋厢房飞去。

然后,用手戳了戳窗纸,拿出一根空心的婴儿手指细小竹子,对着屋子吹了吹。

随后,屋子里就冒出一缕细烟。

等这缕细烟飘散之后,睡在屋子里一对男女,立即变得睡得更加成熟了。

蒙面人从怀中拿出一把尖细的小刀子,对着门缝,插了插,立时听到门闩掉下去的声音。

之后,他就小心的推门进去。

走到床边,拿起手中的刀子,就往床上的人捅去。

结果,他看到了床上的其中一人变成了一条巨大的黑蛇,好大好大,犹如木桶般粗壮的大蛇,伸出个大脑袋,再伸出猩红色又长又大舌头,直接对着他舔脸。

结果,这人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很是凸出,随后,“啊”了一声大叫,就倒在地上,不醒人事了。

第二天,本以睡不好的李宝全,没有想到得很饱。

他一起床,往床头靠了靠,之后,就准备下床穿鞋子。

然后,他就看到了一个全身穿黑衣,蒙着黑色面纱的男人,就倒在他的床底下,可让他更为吓人的则是,这个的一双眼睛眼白外翻,眼珠凸出,明显是受惊的症状。

他猛得一慌,大喊道,“来人,来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