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9章:不甘的周总督/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府

书房之中,周总督正在与青丰城的官员正在商量事情,管家突然过来,神色焦急,看到书房中的几个人之后,他匆匆走到周总督的耳边,耳语了几名。

周总督听罢,看不出任何脸色变化。

但随即,他就对几个下属说道,“今天本总督有事情,你们下次再来汇报!”

几个属下互相对视了一眼,随即就陆续告辞的道,“大人,那下官告辞!”

等这四五个下属出去之后,周安平的神情俱是一变,凌厉的问道,“事情确定吗?”

管家点头道,“确定,大人!”

随即他又说道,“大人,这事情变得很是诡异啊。那小黑的身手,是我们周府护卫当中身手最为敏捷的人都比不过,胆子也是很大。可是,就是这样的一个,竟然死在了李宝全的房间里,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他竟然是被吓死的。”

仵作验尸时,告诉他们,这小黑的胆子被吓破了。

听着管家的汇报,周总督紧紧的抿着嘴巴,紧紧皱着眉头,犀利的目光之中闪过一丝不可思议。

之后,周总督再问道,“被吓死的?知道是被什么东西吓死的?”

管家摇了摇头道,“还不知道。据李家那边来说,这李宝全一醒来,就看到他的床底下躺着一个死人,吓得他差点魂飞魄散!”

周总督疑惑的道,“这小黑不是被派去杀李宝全的吗?怎么这人没有杀着,他自已却被吓死?”

管家摇了摇头,神情严肃的道,“大人,这事真有些邪门儿啊!”

除了死者小黑之外,外人根本就无从得知任何真相!

“大人,今天李宝全就会撤销诉讼。陈永飞也会被放回来,小黑失败,这样一来,我们就可能拿陈山彪没有办法了!”管家有些忧心的道。

本来杀了李宝全,夺了李家宝物,那么,这又开始会陷入一种死局。

这局的目标,再次指向陈山彪。

嫁祸给他的理由:杀人泄愤,杀人夺宝!

然后,周安平就可以直接出面处理这个事了。

可是,这一切,却被小黑的突然死亡而嘎然而止!

让他们完全处于很是被动的状态。

可目前来说,他们除了放过陈永飞,放过李宝全之外,已经没有其它办法让这个局继续下去。

然而,让管家担忧的则是,他们大人,似乎对金源拍卖行很是执着啊。

周总督也没有料到,事情竟然发展到如此地步。

他紧紧皱着眉头,似乎在做深思。

随后,他又问道,“林月兰有什么动静?”

管家汇报道,“据盯着林记药铺的人传信回来,说她一大早就去了林记药铺,但是青丰城的各药铺医馆或许早就得了信,知道林记药铺少当家会在药铺坐堂,所以很多大夫早早就聚集在林记药铺门口,为的就是一睹芳容,或者说是为一睹林少当家精湛医术,尤其是昨天跟着陈山彪去过李府的三名大夫,或许是昨天林月兰跟他们说过什么,一大早就满脸兴奋的站在门口等着了。”

对于林月兰的医术,管家不得不承认,堪比神医。

救了多少被青丰城内名大夫断定只能等死的病人,尤其是他家大人,平时看着健康,大夫也没有发现其它问题,倒是这个林月兰一眼就瞧出了他家大人的病。

只是因为他们周府的怠慢和忽视,让那林月兰很是不高兴,谅了他们三天,使得他们差点着急上火,最后救了他家大人,可却是半是恩情半是威胁他家大人,要放过陈山彪及他的一家子,只是因为陈山彪把陈家的拍卖行转给了她。

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啊!

林月兰那个见钱眼开的女人,就是因为自已得了这些钱财,就要迫使他家大人放下对陈家的仇怨。

所以,这口气一直被他家大人憋着。

后来,待查清了林月兰身份背景之后,再加上林月兰突然在青丰城消失了几个月,还再加上另一个原因,金源拍卖行这几月都是财源广进,让对手周行发眼红,怂恿了大人。

最后,大人才会让那股怨愤付诸行动。

让人调查到了李家李宝全与陈山彪的儿子陈永飞是从小到大的好朋友,并且还调查到李家传承好几代的宝物。

因此,大人立即计上心头,设计了这一出仙人跳。

可到了最后的结果,跳进去的人,反而是……

管家暗中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他很希望自家大人不要再执迷不悟了。

因为,他深深的感觉到,那个林月兰可能真的很不简单。

即使,她只是一个农女。

本来,他家大人的计划是万无一失,只要李宝全配合完好。

可现在,局势瞬间转变,对他们很是不利。

想到这,管家轻声的劝道,“大人,要不算了吧!毕竟,林月兰对大人您有救命之恩。如果被青丰城百姓们知道,你做出这样的事,对于您的名声大大不利啊!更何况,现在我们设计的这一出,已经被陈山彪等破了局,派去杀李宝全的人,也无故被吓死。这很明显,肯定是有人在幕后做帮手。如果老奴没有猜错的话,这人很有可能就是林月兰。”

然而,此刻的周安平对于这一系列事件给愤怒的冲昏了头脑和理智,根本听不进管家的劝告。

他阴沉着脸呵斥道,“本总督自有打算,不用你多嘴,下去吧!”

管家表情一僵,随即只得无奈的躬身应道,“是,大人!”

等管家下去之后,周安平一直阴着脸,久久的坐着,一只手垂放在桌子,紧紧握拳,他重重的一敲桌子,眼神阴狠,嘴上说道,“本总督就不信,斗不过一个小丫头在。”而且没有任何身份背景的小丫头。

片刻之后,他走出书房,就立即对下人说道,“准备轿子,本官要出去!”

……

陈家

陈永飞被李宝全亲自从牢狱里接出来之后,还一头的雾水。

他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明明之前李宝全一口咬定是他弄丢了李家宝物,除非赔偿,否则,就一辈子呆在牢狱里。

可他很清楚,他根本就不曾弄丢过李爱宝物。

因为李宝全是在他给他看过东西之后,第二天就说他搞丢了宝物。

实质上,他根本就不曾再看过,更别说拿了李家宝物,这又怎么去弄丢?

那一刻,他不知道李宝全为何要这样陷害于他,但是他是真的很生气,很愤怒。

可无论他如何辩解,那衙门的人,根本就听不进去,二话不说,直接把他抓到牢狱里。

之后,他被关在昏天暗地牢狱,虫蚁蛇鼠到处爬,还要时不时遭到大刑伺候,为的就是要他承认,偷取李家的宝物。

但是,他陈永飞虽憨厚实诚,却不是一个愚蠢之人。

从他进了牢狱里,被拒绝与亲人相见,甚至严刑逼供等等,他就参透到了,这一切都是针对他,哦不或者陈家而设计的阴谋。

他不知道外面他爹和他娘及陈家怎么样子了,但只要忍住不签字画押,那么,任谁都不敢对陈家怎么样?

他不知道暗无天日的牢狱之中多长时间了,可有一天,这个他曾经的好友,及又是陷害他的仇人,竟然亲自接他出狱了。

陈永飞看了大夫上好药之后,躺在床上,很是疑惑的问着陈山彪,“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怎么又出来了?那李家丢失的宝物找回来了?”

一说到李家的宝物,陈山彪就一股子怒气,他怒道,“那李家的宝物根本就不曾丢失,一直是被李宝全那混蛋藏得好好的。”

听到李家水曾丢失宝物,陈永飞很是诧异,“什么?”

陈山彪看到儿子眼底的疑惑,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飞儿,这次你能平安出来,真是多亏了主子。否则,我们陈家这一次能不能过去,还是个问题。”

陈永飞再一次诧异的问道,“爹,你说主子来了?”

陈山彪对着儿子点头,然后,把李宝全要他赔偿三十万两银子,或者拿金源拍卖行去赔,他无奈之下,托了林记药铺的主事,给林月兰写了封信,告诉她实情,没有想到,她很快就过来了。

来了青丰城的第二天,她就交给了他一串据说李家丢失的宝物,并且告诉他,让他直接告诉李宝全,这东西就是李家找到的。

这样一来,这死局立即变成了破局,让李宝全无奈的撤诉,还要亲自去牢狱接人,及上门道歉。

听到这里,陈永飞也是明白了。

主子真是神通广大,一来,就找到了破局的关键了。

这让陈永飞立即对林月兰这个主子很是感激。

只是,他忽然想到一个问题。

“爹,李宝全为何执着于金源拍卖行啊?明明这拍卖行已经不是我们陈家的了,李宝全不是知道的吗?”

陈山彪眼神立即有些冰冷,但还是对陈永飞说实话,“飞儿,曾经爹做错了一件错事。就是有人找上爹,要爹去陷害周总督,而爹也照做了,这样,周总督就被抓进牢狱里了。

可是,没有过多久,周总督就出来了。

我怕周总督的报复,为了保陈家一家大小,我就找上了主子,请她帮忙。只是她帮忙的代价,就是要了我们金源拍卖行,好在她心善,还给我们二成的盈利。而她帮忙的代价,就是为周总督治好病。

或许,就因此惹怒了周总督。

我们陈家平安无事两三个月后,周总督想趁着主子不在,想来了一箭双雕!一是把以前的仇怨报复回来,二是,就是让主子吃个哑巴亏。”

听到这里,陈永飞立即懂了。

他点头道,“所以,实际上后面真正要对付我们的人,是周总督!”

“没错!”陈山彪点头道。

接着,他又道,“我虽然不知道主子是怎么找到的李家宝物,但是,我陈家因此幸免于难。只是,恐怕周总督不会善罢甘休啊!”

陈永飞疑惑的问道,“爹,这怎么说?”

陈山彪眼神有些出神,他说道,“在今天早上,李宝全的床边突然有一个穿着全身黑衣的死人。如果,爹所料不错的话,此人很可能派去刺杀李宝全的,只是不知怎么阴差阳错,使得他自已死在了床边。听说,还是吓死的。”

陈永飞微微低着头,似乎在思考着他爹的话,随即他又有些疑惑的道,“爹,你怎么这么肯定这人是周总督派去刺杀李宝全的?还有,他的死法似乎很古怪啊。一个杀手,怎么可能就这么简单被吓死?”

陈山彪再叹了一口气道,“爹不是肯定,只是说猜测!可却有十之八九。至于,那名黑衣刺客,到底是怎么被吓死的,谁也不知道。”

陈永飞“哦”了一声,然后又想到什么,表情立即有些激动的道,“爹,我什么时候可以见一见主子啊?我怎么也要感谢主子的救命之恩啊!



陈山彪的脸色一黑,一只手重重的拍了一下他的后脑勺,冷声的说道,“主子说,你这么愚蠢,智商这么低下,这么容易被人设计,没有资格见他!”

陈永飞立即懵了,眼神很是迷惑的看向他爹,“主子真是这样说的?”

陈山彪点头道,“这是当然。你以为爹是在说假话?”

陈永飞摇了摇头。

陈山彪再说道,“主子还说,等你什么时候不再这么愚蠢,这么感情用事,再把金源拍卖行经营好时,她自然会召见你的!”

陈永飞听罢,立即很是精神的点头道,“嗯,爹,你告诉主子,请她放心。我陈永飞吃一堑,长一智,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了。还有,我一定会把金源拍卖行经营好,要成为全国,哦不,是全天下最好最大拍卖行!”

陈山彪很是满意的点头道,“嗯,你能这样想,爹就放心了!”

……

林记药铺

虽然门前有很多大夫,等着一睹林月兰的芳容,但林少当家,可不是这些有一点皮毛医术的小大夫,都可能见的。

林月兰一到办公室,就让管事,把青丰城的几位名大夫,请进来。

虽说这几位大夫是请教林月兰的,但是,这些大夫也是见多识广,很多东西,让林月兰受益匪浅。

就在他们几个谈话其乐融融时,突然林记药铺的方管事,神色匆忙进来汇报道,“少当家,出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