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0章:没闹起来的医闹/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方管事所说的出事,就是老生常谈的事故。

那就是医闹!

有人上林记药铺医馆闹事。

然而,这次来医闹的人,却是总督府管家。

那这事,可就不是普通的医闹,而是事大了去了。

林记药铺的方管事,是在林月兰要把林青竹调去京城之后,让林青竹重新招来培养的主管事。

方管事虽说当任管事没有多久,但是,在能力绝对不能小觑。

对于一般事情而言,肯定会处理妥当。

如普通的医闹,那根本就不用汇报林月兰,他都能好理的好好的。

可,现在的问题是,这根本就不是普通的医闹。

来医闹的人,是青丰城一手遮天,权势滔天的总督府。

这可不是他这种小人物,能够处理的啊。

因为,这事一旦处理不当,很有可能林记药铺明天就消失在青丰城了。

林月兰接到方管事的汇报,眉头一挑。

倒是有些出乎意料,周安平在派人刺杀李宝全失败之后,竟然会亲自上阵。

就为了她,一个小小林记药铺,一家小小金源拍卖行的少当家。

看来,这周安平并不是她想像之中的有容人之量啊。

也是,如果周安平真是心胸宽阔,有度人之量,那他也不会对陈家父子下手了。

林月兰跟着方管事出来,后面,还跟着其它三个大夫。

他们三人倒是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林月兰自已都出来了,他们留在那林月兰所谓的办公室,也没有多大的意义。

所以,就跟着一块出来。

可是,一出来,看到总督府的管家,坐在药铺的厅堂之中,满脸的怒气,立即觉察出,事情有些不妙啊。

心中,立即在犹豫着,是要留下来看这热闹呢,还是离开为妙。

三人互相对视了一眼之中,决定,还是留下来看看。

周管家怒气冲冲的坐在厅堂之中,看到林月兰出来之后,立即满脸愤怒的对着林月兰责问道,“林月兰,你不是说大人的病,已经完全治好了吗?为何这段时间,大人的腹部疼痛难忍?我告诉你,大人有个什么意外,你及整个林记药铺上下,任何人别想逃过?”

反正,这些贱民就是贱命而已!

如果真是大人了事,

杀一个,杀一双,就算杀了铺子上上下下的人,青丰城的百姓,都不敢出说任何一个字。

权势,就已经不是这些人可以得罪的起。

林月兰却并没有任何的害怕与恐惧。

她看着周管家,不慌不乱,沉着镇定自若的问道,“哦,周大人腹部疼痛难忍吗?”

不知为何,周管家对上林月兰那对明若玄镜的眼眸,心里“噔”的一声,很是慌乱及不安。

听着林月兰的问话,周管家隐忍着内心的慌乱及紧张,大声的应道,“那……那是当然!”

眼里的心虚,一闪而过!

林月兰听着周管家的答案,却很是淡定的点了点头,“哦,原来,周大人的病还没有治好啊!”

听着林月兰的回答,周管家立即愤怒不已,正待要兴师问罪的时候,林月兰一句话,让他的话,哽在喉咙里,嘎然而止。

林月兰像是现在才想起来,说道,“哦,这是本姑娘的疏忽。忘了告诉周大人,这种肝胆积腹水,很是容易复发!尤其是,那种心有郁结,心胸不开阔的病人,复发状况更甚。像这种病,即使本姑娘开刀动手术,把肝胆积腹水给取出来了,病人看起来,也回复正常了,但是还需要每三个月进行复查,以防复发。”

说到这,林月兰话锋一转,语气立即有些抱歉,说道,“哎呀,周管家,真是抱歉啊。算起来,周大人从治好病之后,到现在满打满算也有三个月了。

周大人现在腹痛难忍,估计是旧病复发。你们现在生气愤怒,兴师问罪,也是应该的。你等会儿,我现在就跟你到周府,为周大人查看一下病。方管事,去我办公室,把我的药箱拿过来。”

方管事很是恭敬的应道,“是,少当家!”

随即,林月兰又对着跟在身后三个大夫说道,“刘大夫,胡大夫,李大夫,抱歉,我现在有事去总督府一趟,这医术疑难杂症之事,我们回头再讨论!”

三个大夫连连拱手,说道,“林大夫有事要忙,肯定要先忙!我们回头再讨论!”

听到这,看到这,周管家及跟在周管家身后的一众下人顿时有些反应不过来,傻眼了。

他来这,本就是要在林记药铺闹上一闹,让大家都知道,林记药铺的少当家,并没有把周大人的病治好。

只要林月兰否认,那么他们就可以以“医术行骗”的罪名,把林月兰拿下。

可事情完全出乎他们的预料。

林月兰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没有医治好周大人的病。

只是说,这病治好之后,如果没有注意,还会复发。

所以,必须三个月复查一次!

而他们大人的病,到现在为止,刚好三个月!

这下,除了林月兰自已,谁也不能确定,这林月兰所说到底是真是假?

如果是假的还好,可万一是真的呢?

周管家此刻犹豫了。

他们之前上这里来,所谓的医闹,只是很确定,大人的病治好了。

所以,大人自认为可能不会再求到林月兰头上,所以,才会以自身做赌注,目的,一是报复林月兰出口恶气,这二呢,当然是还是那金源拍卖行,及陈家。

可现在倒好,这病竟然会复发?

周管家知道,如果这病真的会发复,除了林月兰能救之外,别无他选!

所以,他辨认不出林月兰所说的,是真是假,因此,不知道这计划是否要进行下去!

就在众人听着林月兰解释周大人再次腹痛的原因后,立即恍然大悟。

毕竟,他们只是普通人,并不懂医,即使这些旁观的大夫们,也是对肝胆积腹水这种病症,并不了解,更不用说,知道治好之后,还会复发。

顿时,想要医闹的不再医闹了,那些看热闹的人,也沉静着不说话,就是这么看着周管家。

一时之间,这气氛可以说,相当的安静,及,呃,美好!

等方管事从林月兰办公室里拿出药箱走过来后,很是恭敬的把药箱递给林月兰,说道,“主子,这是你的药箱!”

林月兰接过来之后,就对周管家说道,“周管家,走吧!”

可周管家却傻愣愣的,不知如何是好。

今天,他们是来这,让林月兰下不来台的,而不是被林月兰牵着鼻子走的。

就在这时,一个穿着下人服饰的人,匆匆跑了过来,对着周管家耳语了几句。

随后,周管家的脸色就猛然大变起来。

你有些不相信的再问一遍,“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下人回应道,“管家,这是真的。”

管家深吸了一口气,此时此刻,就算不想让林月兰去总督府,也不得不去了。

然后,他算是恭敬的对林月兰说道,“抱歉,林少当家。方才,是我太激动了,希望你不要介意!”

林月兰很是了然的点了点头应道,“嗯,本姑娘明白。周管家不就是太担心周大人的病情嘛。”

周管家听罢,一阵耳臊!

因为,真实原因,只有他们自已知道。

周管家作了一个“请”的手势,对着林月兰道,“林少当家,请!”

很快,一伙人浩浩荡荡的去了总督府。

当然了,这些热闹的人,却不敢去总督府看热闹了。

笑话,那总督府的热闹,是普通人能看的吗?

除非不想活了吧!

周管家带着林月兰回到了总督府之后,吩咐下人先招待好林月兰之后,就加快脚步,匆忙的赶着去周安平的屋子。

一进屋子,他就看到他家大人,手捂着腹部,疼痛不已,表情立即大变,上前关心又担心的问道,“大人,你这是怎么了?”

周安平没有回答他,只是眼神犀利带着期盼的看向管家,凌厉的问道,“林月兰来了吗?”

管家点头道,“来了!”

周安平立即命令道,“那还不赶快把人请进来,给本大人看一看!”

说来,他也是一股子怒火。

他本来就是假装病还没有被林月兰治好,然后,让管家到林记药铺兴师问罪去,接着,就以“医术行骗,医德有亏”罪名,让林月兰下牢狱,最后查封林记药铺。

林月兰坐牢狱之后,金源拍卖行自然就没有主子了,陈山彪父子为了救下林月兰,再只要他再威逼一下,他们俩还是乖乖的把金源拍卖行交到了他手上。

可是他千算万算没有想到,管家带着周府的一众下人,走了没多久之后,他的假腹痛,变成了真腹痛,而且腹痛难忍的那一种。

在那一瞬间,他很是怀疑,当初林月兰为他治病时,是不是留了一手。

或者是他的病根本就没有治好?

为的就是怕他反悔。

想到这,他的心猛下沉,又气又怒,恨不得现在就把林月兰抓来千刀万剐。

可是,他知道他现在的命,很可能就掌在林月兰的手心之中。

所以,他现在又不得不对林月兰暂计划。

他连忙让人去通知管家,阻止他的计划,还吩咐管家,要让他把林月兰带过来。

林月兰进了周安平的房间之后,看到的就是痛的发白大汗淋漓的周大人。

她走到周安平床前,气势非凡,居高临下看着周安平,声音有些冷淡的问道,“看来周大人真的很痛啊!”

跟在身后周管家,听着林月兰这没有一点恭敬的话,脸色突的大变,大声的呵斥道,“林大夫,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竟然敢这么跟大人说话!”

林月兰虽是大夫,可毕竟只是一个毫无身份的农家女。

周管家即使奴才,可是他却是二品大官员家里的奴才,那些二品以下的官员,见到他,都要很是恭敬的称呼一声“周管家”。

因此,他呵斥林月兰,就是想要给林月兰以警告。

只是,他似乎忘记了。

当初,他们只是怠慢了一下林月兰,最后却要让他们低声下气的把她请到总督府。

现在的境况同样如此。

林月兰眼神冷冷的扫了一下周管家,面无表情,随即冷笑着道,“周管家,本姑娘只是例行过问一下周大人是不是很痛而已,怎么就不能跟大人这么说话了?”

这态度,这语气,完全与方才在林记药铺时,形成了天壤之别!

一时之间,周管家根栖就没有反应过来。

不过,毕竟是大户人家的管家,走过的路,见过的事,不知有多少。

所以,他很快就反应过来,指着林月兰质问道,“你……你……你这是?”他本来想问的是,你这态度怎么变得这么快。

可是一想,好像有些不妥,就很快闭嘴了。

林月兰却面无表情冷冷的问道,“你们今天去林记药铺,根本就是闹事的吧!”

周管家一愣,看着林月兰那犀利的眼神,眼底里的那股心虚,立即隐藏不了。

林月兰也不是等周管家回答,而是直直的看着周安平,语气很是冰冷的说道,“从陈永飞这边下手,目标直指金源拍卖行!一计不成,再生一计!甚至不惜亲自上阵!周大人,小女子真是佩服!可即使是这样,可别把我林月兰当傻瓜!”

听着林月兰的话,周安平隐忍着腹部疼痛,怒问道,“原来你都知道!”

林月兰说道,“这里的阴谋目的太明显,即使我不想知道也难!”

随即,她就疑惑的看向周安平,问道,“周大人,你不是缺钱,更不缺势的主儿,为何非盯着金源拍卖行不可?”

其实,有些答案,林月兰心里很清楚。

可即使给清楚,她还要再问一遍,从周安平嘴里亲口说出。

但是周安平也是个狡猾的主,他并没有回答林月兰,转而问着另一个问题,“本总督现在腹部疼痛,是不是当初你医治时,留了一手?”

周安平犀利的盯着林月兰,周管家也是疑惑的看向林月兰。

可林月兰脸上的表情,根本就看不出任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