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1章:保证契约!/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蒋振南在外人眼里,就是林月兰的护卫。

因此,林月兰走到,他就跟到哪!

不过,这两天,林月兰因为需要对付一下周安平,就没有让他直接跟随,而是暗暗跟随。

因此,在林月兰一进总督府时,蒋振南跟暗暗尾随了进去。

他趴在周安平的房屋顶上,时刻注意着周边的动静。

林月兰是很强大,但在他的心里,林月兰是需要保护的。

现在,听着周安平的厉声质问,蒋振南整个严肃戒备起来。

在周安平的眼里,林月兰毕竟只是一个普通人。

现在林月兰如此设计了他,他肯定是会下令让人抓了她。

周安平和周管家内心里紧张的等着林月兰的回答。

片刻之后,林月兰却冷笑着道,“呵呵,周大人,你把本姑娘想得太阴险了。我是个医者,既然答应了为你治病,自然的会为你治好。只是,”

说到这,她看向周安平的眼神,满是讽刺,继续说道,“只是这病却有些特殊!我方才跟你的管家也说过,这病呀,最忌讳心胸狭隘,郁结于心,否则,治好,也会很快复发!所以,这病,必须在三个月前进行复查!”

呵呵,实际上周安平的这病已经完全治好了,因为治这病,用了异能,所以根本就没有复发的可能。

只是,在得知周安平恩将仇报,想要对付她,得到金源拍卖行时,她就偷偷让小绿给周安平下了毒药。

这毒药毒发的症状,与肝胆积腹水复发的症状很是相似。

因此,除了她这个知情人,别的大夫根本就没有办法医治,也根本就不会料到,实际上周安平根本就不是病情复发,而是中毒!

听到林月兰说,这病最忌讳心胸狭隘,郁结于心,周安平的瞳孔猛得剧烈一缩。

林月兰这话,何不是在告诉他,他病情的复发,都是因为他自已作的。

“只是周大人,没等本姑娘来这给你复查,你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吞噬本姑娘那一点点可怜的财产。”林月兰接着说道,语气之中,很是明显的带着讽刺与轻蔑,甚至是一种鄙视,对周安平这种出尔反尔,恩将仇报无耻的鄙视和不屑。

周安平指着林月兰,气得脸色青白交织,他咬牙切齿的道,“你……你真……噗!”

周安平还没有把话了说出来,他自已就先气得吐血了。

周管家一阵惊吓。

他连忙上前,很是担忧的喊道,“大人,你怎么了?”

随后,他就对着外面大喊道,“来人!”很快,外面就走来一批拿刀的护卫。

为首的人看向周管家,恭敬的道,“大人!”

周安平刚吐完血,根本就无法回答。

周管家却严厉的命令道,“把林月兰给抓起来!”

为首的护卫一愣。

这林月兰不是来为大人治病的吗?

怎么突然要把人给抓起来呢?

不过,没等他命令属下行动,“噔”的一声,一道黑色的人影就落在他们的跟前,站在林月兰的面前。

除了林月兰之外,所有人的脸色都是一变。

总督府戒备森严,还时刻有大批的护卫巡逻,这人是怎么闯进来的?

林月兰拉了拉蒋振南,然后,从他身后站出来,很是平静似笑非笑的看着周管家,哦,确却的说,是看向周安平,淡淡的说道,“你们确定要把本姑娘抓起来吗?”

这意思就是,你们不要治病了吗?

周管家看了自家大人一眼,理解了大人眼里的意思之后,代为发话。

他厉声的道,“林月兰,因为你的疏忽,导致大人的病情重新发作。所以,大人的病,你治也治,不治也得治!还有,你既然犯下疏忽之罪,让大人受苦受罪,你必须承当所有责任!”

林月兰挑眉道,“所以呢,这责任是什么?”

看着揣着明白装糊涂的林月兰,周管家真是气打不一处来。

但是,他还是说道,“要不你下牢狱,要不,就是把金源拍卖行给转让出来!”

他家大人此刻如此执着于金源拍卖行,肯定威胁林月兰,要以此进行赔偿了。

一个小小的农家女,有什么资格,在大人面前如此的嚣张狂妄。

所以,他必须要让她明白,一个普通农民,对上有权有势之人,根本就是鸡蛋碰石头。

林月兰冷冷的问道,“如果本姑娘都不选呢?”

周管家一惊,没有想到,林月兰根本就害怕。

“那么,就以误诊之罪,收押你,接着就查封林记药铺和金源拍卖行!林月兰,如果识趣的话,就乖乖的把大人的病完全治好,再乖乖的交出陈山彪一家子,及金源拍卖行,大人可以放过你一条小命,放过林记药铺!怎么选择,你最好自已斟酌清楚!”

林月兰却很是镇定的问道,“哦,原来你们是打算威逼了啊?”

周管家沉默。

但随即林月兰的气势瞬变,她冷冽的说道,“周管家,本姑娘看没有搞清楚状况的是你们?难道真以为,就这些虾兵蟹将就能威胁到我?呵呵,真是笑话!”

说罢,蒋振南很是配合拿着手中的刀挥,围住林月兰和蒋振南的人,瞬间跌倒在地,包括那个护卫首领!

这下子,周管家和周安平的脸色再一次猛然大变,下意识的瞪大眼睛看着林月兰身边的男人,很是不可思议的样子。

他们没有想到,林月兰身边今日有这样的高手。

周管家脸色青红皂白的指着林月兰,凌厉却底气有些不足的道,“你……”

他们怎么也不曾想到,林月兰一个小小的农家女,对上他们这样的权势之人,怎么会一点都不害怕和惊恐,反而有一种盛气凌人,睥睨傲视的姿态看着他们。

林月兰嘴角抿着一抹冷笑,她犀利带着讽刺的道,“一个总督大人,心胸竟然如此狭隘,就因为放过陈山彪一事,就记恨于我,还在背后耍那些阴谋诡计,甚至是不惜权势要逼迫,如此的恩将仇报,本姑娘算是长见识了!”

周安平被林月兰说得脸色青白交织。

他吐一口血之后,疼痛有些缓解,他厉声的说道,“林月兰,如果你不多管闲事,本总督很是感激你的救命之恩!可是,你千不该,万不该,携着恩情,强令要求本总督放过陈山彪一家子,这置于本总督的威望于何地?既然你执意要保陈山彪一家,那就怪不得本总督出尔反尔!”

把林月兰的救命之恩,说得如此凛然。

林月兰摇了摇头,道,“我不管你的什么仇什么怨。本姑娘只是收人钱财,替人消灾!再说了,陈山彪父子已经成了我的属下,本姑娘更要护着他们。”

“所以,林月兰,你是执意要跟本总督作对?”周安平大声的喝问道,“要知道,本总督作为青丰城的最大官员,要你一个小小大夫,要生就生,要死就死,而且你那小小的林记药铺,很有可能明天就消失在青丰城,你信不信?”

他说这话,如果只是针对普通人,很有可能是会被威胁到。

可林月兰是谁呀?

从她在末世穿越过来之后,就不曾被任何人威胁过,即使那所谓权势更大的镇国公,及皇子皇孙们,都被她给针对了回去。

更何况,此刻,这个周安平命,还掌握在她林月兰手中。

林月兰不慌不忙的打开药箱,然后,拿出两根银针,很是随意的看了看,不紧不慢的说道,“我的命,不说你说要生就生,要死就死。但是,本姑娘只知道,如果你的病没有我的医治,明天就见不着太阳了。”

随即,她冷冷的眼神撇向周安平,继续道,“至于林记药铺明天是否消失,那我们就只能等着瞧了!”

周安平和周管家听罢,面色剧烈一变。

周安平心里发颤的指着林月兰,“你说什么?”

他的命,此刻竟然捏在林月兰的手里。

随即,他怒吼道,“林月兰,你敢!你这是暗害朝廷大官,是抄家灭族之罪!”

林月兰冷哼道,“呵呵,是本姑娘暗害的吗?本姑娘只知道是周大人心有郁结,导致旧病复发而死!”

周安平和周管家的脸色异常的难看。

“你……你真是太放肆了!”周管家愤怒异常的指着林月兰大骂道。

“你们都欺到本姑娘头上,还要本姑娘的命来着,难道就要本姑娘坐以待毙不成?”林月兰犀利的反驳道,“所以,不管是放肆放伍,本姑娘只想为自已而活。谁不让本姑娘活,本姑娘就不让谁活!”

最后一话,说得很是凌厉霸道。

周安平主仆两人一时被惊怔住了。

或许他们是真的小瞧了他们眼中,自以为没有任何背景的农家女。

“还有,你以为就凭着这些虾兵蟹将,就真能把我林月兰拿下。真是太天真了!”林月兰很是不屑的说道。

说着,她的手一挥。

然后,所有人顿时感到到一股很强很凌厉的气,随后,就听到劈里啪啦的声音。

接着就看到,周安平那张好好的床,四根床脚都被压断了。

周安平和周管家被林月兰露出的这一手,立即给惊住了。

方才那个突然出现的男人,露出的一手,已经让他们很是惊讶,但这里毕竟是总督府,人多势众,就算他武功再高强,要带着林月兰这个累赘出去,却是很困难之事。

所以,这男人,在他们眼里根本不足为惧,才会再次威胁着林月兰。

可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林月兰除了医术精湛之外,竟然也是个深藏不露的高人。

这一次的交锋,很明显是周安平占了下风。

良久之后,周安平深深吸了一口气,压抑着怒气,喝问道,“林月兰,你倒底想要怎么样?”

林月兰淡淡的反问过去,“周大人,这话应该是我问大人你才对。你到底想要怎样?”

想要怎样?

之前周管家已经明确说过。

要的就是陈山彪一家子,及金源拍卖行。

然而,局势瞬息反转。

他们很清楚,林月兰根本就不可能答应。否则,之前,林月兰也不会跟他们翻脸了,而是上前讨好他们。

周安平深深吸了一口气,脸上带着愤怒又无奈的神情,说道,“行。只要你答应治好本总督的病,本总督就不再追究陈家之事,也不会再要金源拍卖行,之前的事,我们一笔勾销!”

这已经是他的妥协了。

可林月兰却不满意。

她摇了摇头道,“不!”

周安平压下气的怒气,又差点因为这个字而爆发出来。

他咬牙切齿的问道,“那你还想要本总督怎样?”

林月兰直说道,“不是我要周大人怎么样?而是因为我已经不信任周大人,你的人品和承诺了!”

周安平和周管家的脸色瞬间变黑,可随即就变得涨红,这是被气的。

周安平涨红着脸,再次咬牙问道,“你到底想要怎样?”

林月兰没有立刻回答,而是一只手抱在胸前,一只手托着下巴,似乎在做思考。

片刻之后,她说道,“嗯。本姑娘想到了。”

除了蒋振南,所有人莫名其妙的看向林月兰,不知道她又想做什么。

林月兰很是轻淡的的说道,“任何的口头承诺,都不及白红黑字重要!”

周安平先是一愣,片刻就反应过来,很是不可思议瞪大眼睛的看向林月兰,问道,“你是本总督写个保证契约?”

“没错!”林月兰点头道,“只要大人你写了这保证契约,我才能真正的放心了。将来,也不怕你再次反悔,然后耍什么阴谋诡计。只要你对我的人,我的东西一动什么歪心思,那本姑娘就可以拿着那张保证契约书,给全城的百姓们瞧瞧,甚至可以上呈到当今圣上眼中也不一定!”

林月兰说得那个很是轻描淡写,很是理所当然。

周安平却阴沉着脸,紧紧的抿着嘴唇,一双犀利的眼睛却喷着怒火直直的瞪着林月兰,想也不想断然拒绝道,“这根本不可能!”

他堂堂一个朝廷二品大官,青丰城的总督,如果真是写下这样的一个保证书,就等于把自已的把柄送到林月兰手中,任意揉捏!

所以,这根本就不可能的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