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2章:妥协/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总督的断然拒绝是林月兰预料之中的事。

所以,她只是摊了摊手,耸了耸肩膀,很是平淡的说道,“哦,那就没有办法了。大人你不写这个保证契约书,那本姑娘就没法给你治病了!"

威胁,威胁,这是赤裸裸的威胁!

想他周安平,在几个月前,被三皇子宇文非夜抓进牢狱之中陷害威胁,都不曾有过丝毫的妥协,甚至还能对抗三皇子。

可短短三个月时间,他却又被另一个无名小卒,他根本就不曾放在心上的农家女,给威胁了。

两次,他同样是性命相要挟,可这一次,他是真正深切的感觉到,自已的命是掌握在他人手中。

林月兰瞧着来回就换脸色的周安平,似乎并不着急。

她笑着说道,“周大人,不着急。本姑娘给你三柱香的时间思考!不过,三柱香之后,你没有给我一个明确的答案,那本姑娘就直接离开总督府。相信,你也看到了,本姑娘要离开总督府,那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说到这,她清澈的眸光看了看这个房间,又瞧了瞧外面,接着道,“我瞧着院子中的景色不错。本姑娘就先去院中看一看,欣赏一下。哦,到三柱香时间之后,有什么的答案,直接差人到院中寻我即可!”

说完这些,她根本就不去理会周安平他们有什么的反应,直接拉着蒋振南道,“走!”

然后,屋中的一行人,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林月兰嚣张的离开。

等看不到林月兰和蒋振南的身影之后,周管家气得脸色铁青,他指着他们的背影,很是愤怒生气的道,“大人,这……这……他们真是太嚣张了!

“唔……”

这是周安平腹部疼痛难忍的闷哼声。

方才为了与林月兰对峙,就隐忍着。

现在,林月兰一离开,他就感觉到那种蚀骨通彻心扉的剧烈之痛。

“大人!”周管家很是担忧的大喊道,随即就对着下人吩咐道,“去叫叫大夫,赶紧去叫大夫,把青丰城里最好的几个大人都给叫来!”

他们很清楚,此刻的林月兰根本就不可能为周安平看病。

所以,只能去找外面的大夫,看看这病情有没有挽旋的可能。

一旦有大夫能确诊并且医治这种病,那么林月兰及她的林记药铺在青丰城就真的活到头了。

下人赶紧去找大夫。

片刻之后,青丰城的三个名大夫就被请了过来。

这三人,呃,分别就是同济医馆刘大夫,康仁医馆胡大夫,还有李记药铺的李大夫,也是方才在林记药铺与林月兰在一起探讨医术的大夫。

他们并没有去哪里,他们就在总督府的门口徘徊。

因为,他们都很是好奇,周总督府的那种病,竟然会复发,那么复发的病,还需要再一次动手术吗?

如果要真动手术,他们是真的很想进去看看,这手术的过程。

只是,这里毕竟是总督府,他们根本就不能随便进去。

所以,只能在门口张望,想要看看有没有机会!

可是,没有过多久,总督府的人,就出来于找大夫。

刹那间,他们立即疑惑了。

林少当家不是里面吗,为何周总督还要找大夫?

难不成,是林月兰要找帮手?

这些人心里立即蠢蠢欲动起来。

极力的想要把自已推荐进去。

不过,来找人的人说了,要找的就是青丰城的这几个名望高的大夫。

自然的,这刘大夫,胡大夫,及李大夫,就被招了进来。

但是,三个人被下人带到周总督的屋子前,他们明显看到林月兰走在周家院子中,到处张望,瞧着像是在欣赏美景,很有闲情逸致啊!

他们本是想跟林月兰打招呼的,可是这周府的下人立即催促着他们快走,根本就不让他们接触林月兰。

这让他们立即狐疑起来。

可更让他们疑惑的是,他们进了周总督房间之后,发现周总督屋中的塌了下来,而且周大人的脸色毫无血色,极其的苍白,整个人看着也是软绵无力。

嘴里还时不时的发出闷哼之声,作为大夫很是敏锐的感觉到,这周大人明明是疼痛难忍发生的呻吟声。

三个大夫互相对视了一眼,眼里满是疑惑。

这林大夫不是在院中吗?周大人痛得这么厉害,怎么也不来瞧瞧。

周管家看到三个大夫的满脸的疑惑,立即呵斥道,“你们站在那做木头人吗?还不赶紧过来给大人看看!”

三个大夫立即上前。

先是刘大夫,拉过周总督的一只手,开始把脉。

过了片刻之后,胡大夫和李大夫分别上前为周总督把脉。

之后,三人都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周管家看着他的神色动作,立即问道,“大人这是怎么回事?为何大人看起来会这么疼?”

刘大夫上前说道,“管家,恕老夫医术不精,看不出大人的病情!”

胡大夫和李大夫同样上前,带着歉意的说道,“抱歉周管家,怒在下医术不精,根本无法看出周大人的病情!”

周管家脸色一黑,随即就大怒道,“枉你们号称青丰城的名大夫,现在竟然连大人的病,都看不出。你们还有何颜面称为名大夫!”

刘大夫,胡大夫和李大夫一听,面色顿时不好看了。

如果对上的只是普通人家,他们要争论一翻,可是,他们现在要对上的总督府,跟它对上,无疑是鸡蛋碰石头。

刘大夫黑着脸说道,“周管家,怒我们医术有限!如果真要逼着我们几人,妄给周大人的病情下定论,无疑是对周大人不负责任的态度,恕我们做不到!”

医死了周总督,他们赔命不紧,可他们害怕的就是连累家人。

刘大夫一说完,其他两个大夫跟着点头。

随即,胡大夫很是疑惑的问道,“周管家,恕在下愚钝,明明林少当家就在周府院子之中,为何不请她来给周大人瞧上一瞧?之前,周大人的病,本就是林少当家发现,并且亲手医治。按理来说,她更了解周大人的病情才对。”

胡大夫一说完,李大夫点头补充的道,“方才,在林记药铺时,林少当家就对周管家说过,大人这是旧疾复发。既然是旧疾复发,那就更应该请了解病情的林少当家才对啊?可为什么……?”

最后一句,李大夫没有问出来,但是大家都明白这意思。

就是说,周管家怎么不请林月兰,而是请来了他们三个。

其实,更让他们疑惑的是,如果这病连林月兰都看不了,那林月兰也应该在屋中,与他们一起探讨周大人的病情,而不是她一个人在周府院中溜达啊。

因此,他们心里隐隐有种猜测,但却不能问出来,说出来。

那就是,周大人和林月兰之间,肯定有过什么冲突,才会使得林月兰对周大人现在的疼痛撒手不管。

周安平疼的额头脑门儿,大汗淋漓,但是他看着三个有些畏惧的大夫,依然威严凌厉的问道,“难道你们对本总督的病情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三个大夫一互相对视了一眼,随即异口同声对着周安平弯腰拱手的道,“请大人恕罪!”

随后,三个大夫弯着腰,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吭一声,似乎在等着周安平给他们赦令一般。

这个屋子变得很是安静!

安静异常!

三个大夫低着的头颅下面表情,变得分外紧张与不安,甚至是一种生死在人手中捏着的恐惧与惶恐。

实际上,他们的生死,确实是被人捏着,而这个人就是青丰城总督周安平!

周安平听着三个大夫的话之后,心底乍然很是愤怒与不甘!

可事以至此,他也明白。

他手中权势掌着别人的性命,可他自已的性命,却又掌握一个小小大夫的手心里。

另一边

林月兰和蒋振南在周府院中很是闲散的看景,周府的下人们,不远不近很是畏惧的跟着。

两人走到一张石桌旁,就坐了下来。

蒋振南问道,“月儿,这周安平会妥协吗?”

毕竟,这保证契约真是答应下来的话,那么就等于把自已的一个大把柄送到了林月兰的手中。

也等于把自已的身家性命交给了另一个小人物。

为得就是让自已能够活下去。

林月兰淡淡的笑着道,“他一定会答应的。如果他真想活下去的话!”

她要周安平的保证,只是想要达到他不再侵犯她林月兰的利益的目的。

至于他针对其他人,他根本就管不着。

他不犯我,我就不犯他!

如果他足够聪明的话,就是最好的选择!

蒋振南没有在说话。

他相信林月兰做任何决定,都不是盲目的。

要怪就怪周安平这个人,真是太过忘恩负义,也太过贪婪了。

救了他的性命,却因为区区一件小事,让他记恨几个月,甚至是多次耍下阴谋诡计。

以他之前对周安平的了解,是一只狡猾的老狐狸,精明细算。

现在这样莽撞冲动的对付一个孩子,完全不像他之前的性格。

哦不,或许他是小瞧月儿的能力,只是以为她像普通人一样,随便被威胁一下,就会对他妥协毕恭毕敬,并把他要的东西送到手中。

哼,不得不说,周安平是不是想得太过简单了。

蒋振南和林月兰在院中,都看到了周府的下人,请了其他大夫去给周安平看病,却没有任何阻止,甚至眼神之中带着不屑。

两人可以想像得到,如果这三个大夫能看出周安平所得的病,并且有针对治疗的话,可能转头,就会调动整个府城之力,要把他们给抓进牢狱。

只是,呵呵,很是遗憾。

这个棋局,只会按着林月兰的布局来走。

……

周安平听着三个大夫的话,心中说不出的失望。

可似乎也在预料之中。

怪就只能怪他,真的太小瞧,林月兰这个在她眼中没有任何身份背景的农家女。

周安平摆了摆手,让他们三个下去。

三个大夫莫名其妙的被请来,又莫名其妙的被请回去!

然后就吩咐护卫首领,道,“去把她请过来吧!”

很明显,他心中依然有了答案。

片刻之后,护卫首领却一个人过来汇报,道,“大人,林大夫说三柱香的时间未到,您还可以有时间考虑!”

周管家一听,又差点跳起脚来大骂了。

他阴沉着脸,很是气愤的道,“大人,这个林月兰摆的架子真是太大了。”

随即心里却有些惊慌和担忧的问道,“大人,难道您真要答应她吗?”

里也着实后悔,当初没有完全劝住大人,以致于到现在,他家大人变得如此被动!

周安平听着管家的话,很是生气的冷冷的道,“不答应她,难道你就想要看着本总督死吗?”

周管家很是惶恐跪下磕头道,“不,大人,老奴绝不会这样想。老奴对大人的衷心,日月可鉴啊!”

周安平没有说话,只是眼神很是冰冷的看着跪在地上磕头的管家。

实际上,他何曾不知道管家的衷心。

只是,他现在只想迁怒,把心中的那股怨气发泄在周管家的身上。

周管家跪在地上,又说道,“大人,老奴的意思,我们可以在别的地方补偿她啊!不一定非得要签保证契约书啊!”

周安平一听,心中蓦然一动。

他道,“你说来听听!”

周管家说道,“大人,林月兰现在生气的无非就是我们在暗中算计过她。她之前会保下陈山彪一家子,无非就是陈山彪把陈家的金源拍卖行转给给了她。这说明这个女人,她是爱财贪财的主。所以大人,我们只要在钱财上给林月兰足够的补偿,再加上大人您承诺给林记药铺保驾护航,在钱势巨大利益诱惑跟前,只要是聪明人,都应该知道该如何选择?”

听着周管家的话,周安平紧紧的皱着眉头,似乎因为疼痛,也似乎是做深深的思考。

片刻之后,周安平再问道,“那你认为要给林月兰补偿多少?”

周管家想了想,然后伸出了三个手指。

周安平一惊,“三万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