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3章:恐怖的心机手段/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万两?”

三柱香后,林月兰再次被周府护卫首领请到了周安平的屋子。

一进屋子,周安平就直接说,他不写那保证契约书,不过,他可以在别的方面补偿林月兰,算是赔礼道歉。

只是在听到他们补偿的数额及附加一个为林记药铺保驾护航时,林月兰立刻觉得有些可笑。

她似笑非笑的问道,“周大人,你是说你打算用三万两来进行赔偿?”

周安平和周管家看着那意味不明的笑容,很是不舒服,但是,却又不得不隐忍着。

周管家代替周安平回答,这一次他的态度算是恭敬。

他说道,“林大夫,这三万两是之前我们做法劝妥,给林大夫的歉意和补偿。更何况,至现在为止,林大夫不是没任何的损失吗?”

林月兰摆了摆手,对于周管家的解释根本就无法认同一般的说道,“周管家,这么看来周大人的命,也就只值三万两喽?”

“啊?”周管家和周安平先是一愣,接着就立即明白了林月兰的意思。

周管家大声的辩驳道,“大人的命当然是不只三万两!”

林月兰点了点头表示知道,然后说道,“既然如此,那你的意思,那三万两是补偿道歉,至于诊金是另付,是吧?”

“啊?”

他们之前商量时,根本就不曾想过付诊金之事。

“那好吧。既然你们要付诊金,本姑娘也不会拒绝。但是,你们应该道,本姑娘出手,对于穷人,则可一铜不取,对于富裕达官人,那按照病情一诊千金!”

周管家当然听说过林月兰出手救人的原则。

“还有本姑娘有三不救,欺压百姓的贪官污吏不救;十恶不赦,罪不可赦之徒不救;三就是要看本姑娘心情,心情好,本姑娘就可能会救,心情不好,本姑娘就不救!所以,大人,这三条不知你占了几条?”林月兰语气淡然的问道。

这话明显有带着侮辱的性质。

是在说周安平是贪官污吏,或者是十恶不赦,罪不可赦之徒。

周管家怒喝道,“林大夫,请你慎言!”

随后,他就深深吸了一口气,直接问道,“你直接说吧,你到底要多少,才肯出手救大人!”

林月兰同样伸出三个手指头。

“三万两?”周管家狐疑的道。

会有这么低吗?

林月兰摇了摇头。

“十三万两?”周管家很是惊讶的问道。

这个价钱却又有些高了。

这钱总督府不是出不起,可是就这么给林月兰这个小大夫,又有些不甘心。

然而,让周管家没有想到的是,林月兰还是摇头了。

周管家忍不住的问道,“那到底是多少?”

“三十万两银子!”林月兰答道,“再加上之前你们之前所提出的经济和精神补偿的三万两,总共三十三万两银子!那么,之前所谓的保证契约书,我可以不要了!在补偿上面,你们说三万两就三万两,本姑娘没有加外加价,已经委便宜你们了。”

听着林月兰的话,周管家和周安平简直要吐血了。

就是不加,可你的诊金费变相要的这么高,也已经算是加了啊。

周管家和周安平,听到这个天文数字,很是震惊的看向林月兰。

然后,周安平想也不想的断然拒绝道,“不可能!”

他总督府又不是商户,只是拿着朝廷俸禄的官员。

如果拿出这么多钱来,就给这么一个大夫,风声传出去之后,肯定会认为他是个贪官,收了贿赂,欺压百姓的坏官。

那他头顶上这顶乌纱帽就不要了,甚至连累整个家族。

更何况,他堂堂一个二品大官,被人勒索要钱财,这面子怎么都说不过去。

林月兰早就料到周安平会拒绝,她只是冷笑着道,“之前你设计陈山彪父子时,不也是要人家一个小小的商人,赔偿三十万两吗?要不就必须以金源拍卖行进行赔付吗?本姑娘只是把这个数字返回给周大人你而已!”

“还有,本姑娘听说,阴谋不成,还想杀人灭口!”

听到林月兰后面说的,周管家和周安平都是蓦然睁大眼睛,很是不可思议的看向林月兰,可他们没有想到更劲爆的消息却在后面。

“不过,本姑娘也不曾想到,我只是去外面遛了个弯而已,竟然就碰到这样的事。本姑娘是个见义勇为的良民,当然出手喽!”

“是你!”周管家和周安平很是不可置信震惊的盯和林月兰。

现在他们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他们派去刺杀李宝全的刺客,结果却被吓死。

之前,他们一直不曾明白,这刺客怎么会无端被吓死。

现在才知道,因为林月兰。

会医的人,一般会用毒!

所以,那个小黑一定是被林月兰给毒死的。

可这死法,看着就是被吓死的。

但是,林月兰又是怎么知道,他们会派人去刺杀李宝全的?

这一刻,周安平和周管家两个真正意识到,林月兰心机的深沉及恐怖可怕能力。

如果单单医术精湛,只是让人敬畏,并不可怕。

可是,一个少年,却有着如此精湛的医术,及如此恐怖的心机和手段,那就是真的让人内心里感觉到恐惧。

除非真不怕死的人。

可,周安平不怕死吗?

这怎么可能?

因此,这时,他这个在官场上混打摸爬几十年的人,内心深处也是感觉到了畏惧。

这种感觉似乎根本就没有理由的。

林月兰只是很淡定的说道,“该怎么样选择,周大人考虑清楚!这一次,我给你三天时间。这三天时间内,你们时候考虑好了,那就什么时候自已来林记药铺找我。本姑娘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一而再的往总督府跑了。”

林月兰已经不打算给周安平作这人情了。

周管家立即问道,“那大人现在的疼痛难忍可怎么办?”

林月兰翻了一下白眼,说道,“放心,周大人这一时半会又死不了。只要把疼痛忍一忍,就过去了啊!”

“难道你就这么让大人这么疼下去?”周管家很是愤怒的道,“我记得你有那种止痛药吧?上次你就给过大人吃过,这次为何就不能拿出来?”

林月兰根本就没有理会他的愤怒,而是很平淡的说道,“本姑娘的止痛药是很贵的。上次本姑娘会大方让周大人免费吃下止痛药,那是因为看着大人像个好官。至于现在嘛,哼哼……”

这不屑的语气,很明显是对“好官”定义的侮辱。

周管家整张脸气得青红皂白。

这是他们理亏再先,他们现在根本就无法反驳林月兰。

周管家咬牙的问道,“那你的止痛药到底有多贵?”

“一千两一副,一手交情一手交货!”

“好,我们买下三副!”

这药上次他们用过,自然知道一副药可以止痛一天。

三副药,刚好止痛三天!

很快,周管家就去取了三千两银子,从林月兰手中买下三副止痛药。

等林月兰和蒋振南离开周府之后,周安平心中突然涌起一股哀凉。

他觉得自已这一次对林月兰的设计,真算得上是赔了夫又折兵,更是吞下自作自受的一种苦果。

有权有势的人,都是贪生怕死之徒。

所以,交好一个名医,为自已的身子保驾护航,已然是他们的必经之路。

可他倒好,却反其道而行之,偏偏因为自已的一些私愤和狭隘心理,让自已去得罪了一个随时可以为自已健康保驾护航的大夫。

周管家看着面色苍白,眼里却流露出悲凉的周安平,很是担忧的问道,“大人,您怎么了?腹部还很疼吗?我已经吩咐下人去煎药了,大人,您在忍忍!”

周安平却突然重重叹了一口气,对着周管家说道,“管家,当初本总督就应该听从你的劝告。放下心中的郁结,不要去招惹林月兰。哎,真是小看了林月兰这个农家女了!”

没有任何身份背景,却能在他们面前沉着镇定,游刃有余的反击,甚至是毫无惧色的进行威胁和逼迫,使他们却又不得不妥协!

这哪里是一个普通农家女所有的凌厉气势。

或许,他们查到的只是表面上的东西吧。

只是可惜,他明白时,已经太晚了。

世上没有后悔药。

这一次为了活下去,他不得不为自已的错误,付出沉重的代价!

林月兰和蒋振南一出来,呃,应该是林月兰一出来,就受到刘大夫,胡大夫和李大夫的包围。

刘大夫很是疑惑的问道,“林大夫,你明明在周府,为何周大人还要求我们去给他诊脉,确认病情啊!要知道,之前,我们从没有发现过周大人身上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李大夫也说道,“更奇怪的是,周大人分明是逼着我们几个,诊断出他他的病情。不说是他的旧疾复发吗?那就是以前的病了,可为何却要我们几个大夫下定论呢?”

胡大夫附和的点头道,“就是呀,周大从这是怎么回事啊?明明医术最精湛高明的大夫就在周府啊。”

实际上,他们三个人更想问的是,“林大夫,是不是周大人开罪了你,你不给周大人看病,或者是你开罪了周大人,周大人怕让你看病?”

可是,这是林月兰和周大人之间的事,他们没有这么愚蠢就问出来。

林月兰只是对着他们笑了笑,摇了摇头说道,“三位大夫,你们的问题,我也不知道如何回答。不过,我现在有事,就先行告辞了。你们有什么事的话,可以到林记药铺那里询问。”

然后,林月兰和蒋振南就这么施施然的离开了。

三个大夫,来了周府一圈,一头雾水的离开。

回到林家苑,陈山彪已经带着妻子陈夫人和儿了陈永飞上门道谢来了。

“多谢主子的出手相救!”陈山彪很是恭敬真诚的感谢道。

陈夫人和陈永飞也跟着鞠躬道谢。

陈永飞是第一次见到自家父亲口中的主子。

之前,自家父亲说让他做出成绩之后,主子才会来见他,是跟他开玩笑的。

所以,他们一大早起来,早早来到林家苑,为的就是感谢主子。

只是,他完全没有想到,这个主子比他想像中的更加年轻。

比他想像中的更加美丽,说倾城倾国也不为过。

在此之前,他从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美丽的女子。

陈永飞暗暗摸了一下,怦怦乱跳的心脏,他知道,他是对自家主子一见钟情了。

但是他很是清楚明白,他永远也配不上自家主子。

所以,他的这段恋情,还没有开始,便已经结束了。

不过,他暗暗发誓,他会永远忠于林月兰这个主子,并且用生命为她守护一切。

虽说他现在很渺小,微不足道。

但,他总有一天会强大起来的。

此刻,林月兰和蒋振南都不曾想过,这个在他们印象之中,感情用事,且又憨厚诚实的陈永飞,会对林月兰一见钟情,并且还为了林月兰不断变得强大,成为天下闻名的拍卖行老板。

当然,这只是名义上的老板,实际上的老板是林月兰。

可这也是够蒋振南吃醋的。

每每在陈永飞来向林月兰汇报工作时,蒋振南都会紧紧跟随,还时不时的用冷眼嗖嗖的盯着陈永飞。

至于陈永飞呢,对上蒋振南,却毫不示弱。

这让蒋振南有一点点心塞。

当然了,这是后话,现在不提也罢。

此刻,陈永飞眼睛亮亮的盯着林月兰,心里压抑不住的慕名激动与兴奋。

他道,“多谢主子的出手相救。如果不是主子,属下的性命堪忧啊!”

蒋振南见到陈永飞的这种表情,莫名觉得很不喜。

这是不是对情敌的直觉啊。

“哼!”蒋振南冷哼一声,直接骂道,“蠢货!”

这一下子,让陈永飞面红耳臊!

他张了张口,想要为自已辩解。

可一想到,他会落到那样的下场,确实是他自已犯蠢,怪不得任何人。

陈永飞紧闭着嘴巴,没有反驳蒋振南骂人的话。

陈山彪连忙说道,“没错,确实是蠢货!他不吃一次亏,就不知道人心险恶!”

陈夫人向来疼爱儿子,听着一个陌生人直骂着自已的儿子蠢货,她就忍了忍没有反驳,但心里满不是滋味。

可听着丈夫骂儿子,很是心疼的道,“老爷,飞儿已经知道错了。你就不要再骂了吧!”

陈山彪瞧着自家夫人,张了张嘴,最后只得说道,“真是慈母多败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