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4章: 拎不清的陈夫人(二更)/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山彪一家子来了之后,林月兰凌厉对着陈永飞问道,“陈永飞,这一次因为你的感情用事,过于轻信你所谓的好友,思虑不周,差点让金源拍卖行遭受重大的损失,甚至是差点让金源拍卖行变成了他人的。你说,我要该怎么样处罚你?”

陈夫人一听林月兰要处罚陈永飞,立即紧张了起来,心里忐忑不安很是小心的对着林月兰说道,“主子,我家飞儿已经知道错了!你看这一次能不能原谅他?他下次绝不会再犯的!”

林月兰没有应陈夫人的话,只是用犀利的眼神射向了陈山彪。

陈夫人护子心切,她能理解。

但是,此刻,陈永飞已经不仅是她儿子,也是她的属下。

她教训属下,别人就没有插嘴的份。

即使她要教训的人是她儿子也一样!否则,就乱了规矩,以后,她每每教训属下,作为父母都过来插一嘴,让她以后如何去管好这些人?

所以,在原则上的问题,她是绝不会有任何容忍!

林月兰随即凌厉的道,“还想有下一次!”

陈山彪心头一紧,转头就呵斥陈夫人,“闭嘴!你这个妇人,主子在问飞儿,你插什么话!如果闲着,就离开这回家去,否则,就安静的站在一边!”

陈夫人被丈夫呵斥,脸上满腹的委屈表情。

她也知道自家儿子错了,可是飞儿已经在牢狱之中受苦受难多日了,也算是受到深刻的教训,为何还要受到处罚?

这个主子,也太不通情达理了吧!

况且,这个主子太过年轻,太过漂亮了。

一个女子在抛头露面的外面随意奔波,一看就不是良家女子。

想到这,陈夫人用了一个白眼瞧向林月兰,但很快又看向陈永飞,很是不服气的说道,“飞儿已经在牢狱之中受了这么大的苦了,已经受到教训了,为何还要受处罚?”

陈夫人这个带着些不屑鄙视的眼神,虽闪过的很快,但在场的人,都瞧的很是清楚。

林月兰只是挑了挑眉,并没有生气。

陈夫人一个古代传统女人,对她这样整天抛头露面的女子,心底肯定有些看法的。

只不过,此刻,他们一家子都是她的属下,一家子都在她的手里讨生活,因此,不敢太放肆。

不过,尽管如此,可她林月兰却不是随意的人,所能挑衅的。

所以,陈夫人需要教训,但教训她的人,不会是她。

林月兰神情很是悠闲自得的喝茶,仿佛根本就没有听到陈夫人的话。

当然了,林月兰不会口,不代表蒋振南就允许一个妇道人家随意对他的月儿不屑与轻视。

蒋振南同样没有直接教训陈夫人,而是看向陈山彪,冷冽的说道,“陈山彪,你家夫人疼爱儿子,这自是能理解的。可不代表,你家主子就必须包容她的放肆!”

这是严厉的警告!

蒋振南代替林月兰发话。

陈山彪脸色一白,再次对陈夫人呵斥道,“你这个妇人,知道什么!飞儿在牢狱中受了苦受了累,那是他自已愚蠢所付的代价!可因为他的愚蠢,也让金源拍卖行名声受到了质疑,客户大量流失,使得金源拍卖行蒙受了巨大的损失!主子没有让我们赔偿,已经是给我们巨大的恩德了!

所以,飞儿他必须为他给金源拍卖行带来的错误和损失,得到相应的惩罚!

还有你,什么都不明白,就乖乖的给我闭嘴!如果你胆敢再说一句,信不信我把你赶回娘家去!”

教训完陈夫人,陈山彪立即对着林月兰躬身道歉道,“是属下对内子没有调教好,请主子责罚!”

陈山彪心里确实对陈夫人很是生气了。

平时,那个通情达理,贤惠大度的夫人,怎么在主子面前,变得这么拎不清了呢。

主子,是她随意可以轻视和挑衅的吗?

不说主子掌握着他陈家一家子的生活来源,就是主子对他陈家的救命之恩,都让他们陈家还不清了。

虽看他们陈家贡献了一家拍卖行,可是对比陈家的上上下下几十条人命来讲,这小小的拍卖行,根本就是小意思了。

所以,她有什么资格看不起主子?

陈山彪说要赶陈夫人回娘家去,也不是随意说的。

因为,他很是明白,如果不让陈夫人明白过来,很有可能,就她那一个眼神,一张嘴,就会给陈家惹来滔天大祸。

陈夫人听到陈山彪最后一句要把她赶回娘家的话后,脸色立即变白了,眼底的紧张和害怕暴露人无疑。

陈永飞此刻也认为他娘平时都是贤惠大度之人,怎么在这会拎不清了呢?

但是,却想到或许他娘是不愿意他再受苦,认为主子的惩罚,一定是让他再受一次苦,所以心里就急了。

想到这,陈永飞也不好说他娘什么,只能心里叹了一口气之后,立即跪下来,给林月兰磕了一个响头之后,很是真诚的说道,

“主子,我爹说的没错,因为属下的感情用事,愚昧,受人蒙骗,让金源拍卖行蒙受了重大的损失。我这个罪魁祸首受到惩罚是应该的。所以,无论主子要给属下什么样的惩罚,属下绝无毫无怨言!”

陈夫人听罢,又是满脸着急。

但是,此刻,她被陈山彪严厉的看着,用眼神狠狠的警告着她,她张了张嘴,最终什么也不能说。

陈永飞的头磕头贴着地面,林月兰没有发话,他也不准备站起来。

林月兰没有出声,拿起桌上的茶杯,打开盖子,轻轻的吹了吹,杯中的茶水浮现淡淡涟漪,林月兰轻轻抿了一小口,之后,就把茶杯放在桌子上。

陈山彪和陈永飞父子的心情很是忐忑和紧张。

他们很是害怕因为方才陈夫人的言语和态度,惹来林月兰的不高兴。

不知过了多久,林月兰终于说话了。

林月兰轻轻的道,“陈永飞,你既然有这样的认知,说明你是真的得到了教训。尽管如此,在我面前,你要受到的惩罚,依然免除不了!”

陈家父子暗暗松了一口气。

陈永飞很是识务的说道,“请主子责罚!”

林月兰点了点头道,“嗯,不错。是个可以调教的苗子!什么样的惩罚,主子我就不在这里说了,一会自会有人领你去接受惩罚!”

啊?

连什么样的惩罚,都不知道。

陈家父子心中是忐忑的。

不过,陈永飞已经准备好了,不管是什么样的惩罚,都能接受。

所以,忐忑之中,又不自觉的放松。

可陈山彪不一样,陈永飞毕竟是他唯一的儿子,说不心疼肯定是假的。

不过,这次,确实是陈永飞犯错在先,且他们已经是别人的下属。

既然下属犯错,受到一定的惩罚也是应该的。

只是,现在连什么样的惩罚都不知道,他的心里还是有些担忧和紧张的。

不过,他是相信林月兰,这惩罚,或许只能会让陈永飞进步。

可是,陈夫人不太愿意了。

儿子要接受惩罚,她已经妥协了。

但是怎么样的惩罚,却变得这样的神秘,万一要他儿子的命,她还能不管了吗?

毕竟,她也从老爷的的口中得知,因为这一次儿子的失误,让金源拍卖行损失了好几万两呢。

生怕儿子有什么好歹的陈夫人,立即大声的问道,“你们要把我儿子带到哪去接受惩罚?”

“碰!”

林月兰手中茶杯重重的放在桌上,面无表情,语气凌厉的对陈夫人说道,“陈夫人,本姑娘敬你是长辈,而且还是陈山彪的夫人,方才没有说的不是。

可这不代表,你能一而再,再而三的质疑我,挑衅我这个主子的权威!如果你不想你儿子陈永飞受到处罚,可以,把这些天金源拍卖行的直接损失,间接损失,及名誉损失,共计八万两,你拿出来啊。我立即让你儿子跟你回家,然后,让你们一家三口享受天伦之乐,从此以后,金源拍卖行的任何事,都与你陈家无关!

你陈家与总督府周大人之间的恩恩怨怨,你们陈家是生是死,都与我无关,这样如何?”

即使金源拍卖行以前是陈家的,可现在已经是她林月兰的。

这是陈山彪为了陈家应付出的代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