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8章:宅室不宁,奢侈家具(三更)/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儿子脸上巴掌印,曾艳丽如此粗鲁野蛮的对待自已的儿子,大怒了。

她气呼呼的道,“反了,反了,真是反了!”

然后,一把拦在曾艳丽的面前,愤怒厉声的道,“曾艳丽,你一个妇道人家指着自已丈夫开口大骂,眼里还有没有伦理纲常,以夫为天的教养?信不信我立马让烨儿把你给休了?”

曾艳丽一点都害怕的,表情很是不屑的道,“哼,要休你们早就休了!我们是圣上赐婚,没有圣上的允许,我倒要看看,他蒋振烨是如何休我,你们镇国公府又是怎么休了我?”

闻玉静指着曾艳丽大声的说道,“就凭你敬夫婿,不敬公婆,没有一点做贤妻良母的端庄,我们就可以在圣上告你!”

曾艳丽听罢,拍了拍自已的胸口,一副怕怕的样子,说道,“哎哟,我好害怕哦!”

随即就盛气凌人很是不屑的说道,“既然如此,你们去告呀,看看圣上应不应你们!哼,别以为我真不知道,你们想要休早就休了,只可惜休不掉!圣上可是说了,我曾艳丽生是你蒋家的人,死是你蒋家的鬼!”

闻玉静真是想要气晕过去。

确实,如果能休掉曾艳丽,那么他们之前干吗为为退掉婚事大费解周张,做了一切丢尽脸要的事儿。

闻玉静气得脸色发青,大怒道,“你……你真是太放肆了!”

曾艳丽根本就不理会闻玉静这个婆婆的喝骂,直接说道,“哼,如果你们不把那个贱种送走,更放肆的还在后面呢!那你们就要时刻小心你们那个宝贝儿子,宝贝孙子!小花,我们回屋!”

曾艳丽带着自已贴身丫头走了。

留下两个气得跳脚,异常愤怒的母子。

蒋振烨痛苦的哀嚎道,“娘,我受不了,天天面对这个丑女泼妇,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娘,你给我想想办法,让我女人消失要我面前!”

闻玉静看着儿子脸上的痛苦表情,很是心疼。

可一时之间,她也根本不知道怎么办?

休不能休,又不能弄死她,即使是意外死亡,也弄不了。

因为,谁也不是蠢的。

镇国公府本来就不满意这桩婚事,如果曾艳丽一旦有什么意外,任何人的第一反应,肯定是镇国公府把人给弄没了,别说户部尚书府边不会善罢甘休,就是圣上和皇后娘娘那边也不好交代,说不定,还因此给镇国公府惹来大祸。

所以,闻玉静在短时间内,根本就不能有任何动作。

她只是在等,等时机。

她安慰着蒋振烨,说道,“儿子,我们再忍忍,再忍忍啊!”

蒋振烨捂着自已的脸,一股憋屈的大吼大怒道,“我忍不了,我忍不了!”

说着,就跑开了!

就在闻玉静想着要不要追上去时,突然一个下人匆匆赶过来,对闻玉静耳语了两句。

闻玉静看了一眼蒋振烨跑开的方向,就径直离开了。

某处院子当中,一个站在窗户前的背影,轻淡的说道,“信传到了!”

在他的身后,一个跪着的人影,恭敬的应道,“是,信传到了。她说,今晚会准时到悦来酒楼!”

“嗯,你下去吧!”

……

柳逸尘终于让人打听到林月兰和蒋振南的下落。

“主子,他们人现在在青丰城!”楼夜向柳逸尘汇报道。

柳逸尘挑了挑眉,有些疑惑道,“青丰城?他们怎么又去青丰城?”

楼夜却说道,“主子,你难道忘记了,林记药铺,还有主子赠送的酒楼成了林月兰的你来我往酒楼,及金源拍卖行,可都是属于林月兰的产业了。或许,是这些铺子出了事,林月兰和蒋振南两人就赶了过去吧!”

柳逸尘却摇了摇头,“事情恐怕没有这么简单!我们现在就去青丰城!”

楼夜,“……”

……

京城那边的动静,并没有影响到林月兰。

金源拍卖行没出任何异常,林月兰估摸着周安平已经考虑清楚了。

所以,吩咐属下继续注意一下异常,也没有什么安排和动作了。

“主子,周总督上门求见!”

林记药铺的方管事,来林家苑向林月兰汇报道。

三天时间已经过去,周安平如约找上了林月兰。

林月兰听到属下的汇报,挑了挑眉,暗道,“看来这个周安平是真的考虑清楚了,不然,这三天,无论是金源拍卖行,还是林记药铺都应该没有这这么安静!不过,这也算是一件好事。在青丰城,只要他不找麻烦,就没有人敢找麻烦了!”

林月兰点了点头说道,“嗯,你下去吧!你告诉他,半个时辰之后,我就来!”

方管事恭敬的应道,“是!”

方管事下去之后,蒋振南嘴角微微上扬,说道,“看来这个周安平是妥协了?”

林月兰笑着道,“面对生死之关,或许谁都会妥协呢!”

蒋振南认可的点了点头道,“没错!”

像周安平这样浸淫官场几十年,好不容易走到这样一个高位上,怎么可能对于生死这样的大事,这么淡然。

他们还有好几十年的荣华富贵没有享受,所以,他们是最怕死的一类人。

蒋振南再说道,“相信经过了这次大出血的教训,他周安平再也不敢对林记药铺和金源拍卖行动歪心思了。相反,经过这次的生死,他肯定会以交好的姿态,给交好你了。”

如果没有命,什么憋屈,仇怨,钱权势,都是空谈一场。

林月兰说道,“如果他能想明白最好。想不明白,我林月兰也不会怕他这次过后再下黑手!”

蒋振南点了点头。

随后,两人就去了林记药铺!

到了林记药铺,周安平已经让人请进林月兰的办公室。

林记药铺的外面围着一群有病,或者没病的人。

听说周安平那种病,治好之后,三个月后还可以病情复发。

现在刚好三个月,听说因为大人郁结于心,好像复发了。

这不,就直接来林记药铺找林月兰来着。

当然了,旧疾复发,如是没有保养得当,也怪不得人家大夫的。

因此,除了少数眼红林记药铺生意的人,倒也没有人去指责林月兰。

毕竟,病症复发,除了当事人,就算是神仙,也无法保证,不是吗?

当然了,也有些人疑惑,这周大人旧疾复发,林少当家不是应该去周府给周大人看病的吗?

怎么会是周大人亲自上门求医呢?

毕竟人家周大人可是青丰城最大官,人家招招手,任何一个大夫,都必须上门。

外面这些猜测,无论是周府还是林记药铺,都不会给以答案的。

林月兰和蒋振南到办公室之后,就看到周安平很是好奇的打量这间所谓的办公室。

这办公室是林月兰按着现代医生办公室来设计的,却很是宽阔。

屋内的窗户,装得不像那种有灰暗油纸,按装得是他没有见过,像是西域那种白琉璃的东西,很是透明,显得室内很是宽敞明亮。

一张银灰白的长形桌子,上面放了一些书本和宣纸毛笔,有几张三脚圆形凳子,不仅如此,靠墙的一张长椅子,又软又舒服。

周管家打量一下这个所谓的办公室,随即表情有些异样,他小声的对周安平,说道,“大人,看来这林月兰一点都不简单啊!”

周安平没有应答。

周安平同样的看着这些家具和摆色,双眼微微眯了眯。

他知道这些家具,都是一家叫林氏木工坊出品的。

但是,那家店铺的家具,因为漂亮新颖且用着舒服,在上流层中极度受欢迎。

可那里只接受排队定制。

即使是一般有权钱势的人家,要定制家具,都必须排上一至两个月,甚至是更长时间,且收费异常昂贵!

像这种软绵舒服的沙发,单人张的,都必须是成百上千两银子,而多人坐沙发,也是成千上万两银子,完全是上流层中的奢侈品。

别说普通百姓,就是一般有点钱势的人,都消费不起。

可林记药铺明明才在青丰城崛起没有多长时间,明显属于那种无权无势的小商户。

按理来说,且不说费用方面,就是在时间排队方向,即使要定制这些家具,至少目前几个月,还轮不到他们。

可今天,他偏偏在这里看到了这些上流圈中难等到的奢侈家具。

周安平觉得以前让人查到的林月兰的身份背景,或许只是表面的,更深层的,可能是有人刻意隐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