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0章:被数落的蒋振南(一更)/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经过了一些事情之后,他真感觉到,在外人看来战无不胜的战神将军,在月儿面前,真的很弱小。

本是应该是他保护月儿的,结果是月儿三翻四次的保护他,让他觉得自已很是无能又无力。

这些陪在林月兰的日子里,让他更是感觉到,他的作用好像只是陪伴和解闷,一点都帮不上她的忙。

不,他一定要强大,再强大起来,以后,给月儿一个安定太平的空间生活。

林月兰发现了蒋振南眼底的自责,心底瞬间有些懊恼起来。

以前,他们没有确认关系之前,这种讨厌麻烦的事,说了也就说了。

可是确定关系之后,这话就不可随意说了。

怪不得现代人老说,说话是讲究场合和艺术水平的。

瞧,同一句话,在不同的时间地点,不同的场合说出来,就是不一样。

林月兰反手牵住蒋振南的大手,说道,“南大哥,这话我只是随意说说的,你不要放在心上。实际上,对于我来说,那些所谓的麻烦,都不是麻烦。你也看到了,”

说到这,就笑嘻嘻起来,“呵呵,那些人,那些事,遇到我,不就是小儿科一样吗?我随意就能解决的。”

蒋振南知道林月兰是在安慰,他轻叹了一口气,然后把林月兰轻轻拥时怀里,自责的说道,“我总觉得很对不起你!是我拖累了你!”

如果可以,他也像普通男人一样,与妻儿日出而作,日落而归的田间悠闲生活。

可是,他的出生,皇帝的恩情,注定很难。

除非天下统一,再也没有任何残酷的战争,百姓们安居乐业,天下太平,他才能做一个普通的男人。

林月兰摇了摇头说道,“南大哥,我不对你!真的,以后,你不要再自责了,好不!”

“好!”

一道坚定的声音落下!

李府

“你们就要离开了吗?”李发枝问道。

林月兰点了点头道,“对,我们出来有一段时间了,而且在这里的事情要办的已经办完了。要回家看一看!”

现在家里,虽人员众多,桃源村的安全,没有什么问题。

可她毕竟在京城露了面,她也没有再特意隐瞒身份,所以,只要有人查,很容易就能查到她现在的身份。

因此,她还是有些不放心,得回去看一看才行。

李发枝看着林月兰有些不舍,心中有些苦涩,但是,林月兰只是他的朋友,他没有权利去干涉人家私生活和来往去向。

他点了点头道,“嗯,那李大哥就祝你们一路顺风!林妹妹,放心,你的林记药铺我会帮你护着的!”

他毕竟是青丰城的首富,虽无权无势,但有钱,在青丰城人面也广,能办事儿。

林月兰点了点头,说道,“谢谢!”

就在这时,李夫人接到下人的汇报,听说林月兰他们要离开,离开就屋中离开了,声音有些急切的问道,“林姑娘,你们就要离开了吗?”

林月兰点了点头道,“是的!”

蒋振南一看到李夫人出来,额头的青筋就突突的跳,心中有股不好的预感。

果然……

听着林月兰的回答,李夫人的眼底立即流露出不舍,她问道,“真要不离开吗?不离开不行吗?哦,可以不离开吗?我家枝儿是真的是个好男人,嫁给他,你绝对会幸福的,你一定不会后悔的,你就真的考虑一下吗?”

林月兰,“……”

李夫人,你这现代思维真是活跃了吧。

古代人不是奉行的,一女不嫁二夫的吗?

明明她都告诉了李夫人,她已经有未婚夫了,她竟然一点都不介意,怂恿她再找,找得人还是她儿子?

李发枝,“……”

有这样开朗的娘,真是让又好笑又好气啊。

蒋振南额头青筋跳,“……”还真是把他这个正牌未婚夫忽视到底啊。

蒋振南立马走到林月兰跟前,牵着他的手,对李夫人算是客气的说道,“老夫人,等我和月儿成亲时,一定请你过来喝杯喜酒!现在时间不早了,我们也该出发了!告辞!”

听着是客气,可任谁都感觉到了“嗖嗖”的冷风。

林月兰和李发枝再一次,“……”明明李老夫人不是这个意思的啊。

李老夫人,“……”都要成亲了啊,唉,儿子没希望了。

……

“丫头,你真回来了?”一道洪亮的声音,从林家苑里传了出来。

林月兰和蒋振南刚下马,接到他们回来消息的林德山匆忙的从屋中走出来。

林月兰把缰绳交给下来,对着林德山说道,“嗯,爷爷,我们回来了!”

林德山立刻拉着林月兰打量了一下,说道,“来,爷爷看看,有没有瘦了?唉,丫头,你又瘦了,瞧瞧你的下巴,都变尖了,明明就是瘦了。是不是没有好好吃饭啊?”

说到这,他没有好气的看向蒋振南,气哼哼的道,“南小子,你是不是没有监督丫头好好吃饭,你瞧,丫头身上的肉都掉了不少。”

蒋振南立即上前道:“爷爷,是我的错!”

林月兰摸了摸似乎有些瘦了下去的尖下巴,笑着道,“爷爷,我哪有瘦啊。明明是我又长开了些,以前的婴儿肥在慢慢消失啊。”

林德山却说道,“不管是什么原因,南小子没有照顾好你,这就是事实!哼,南小子,你成天带着我家丫头东奔西跑的,也不知道让我家丫头吃好吃点吗?”

明明他们天天都大鱼大肉的吃啊!

林月兰吃的可比一般成年男人都多。

好几次,在客栈大厅吃饭,林月兰饭量,让周遭的客人看得目瞪口呆。

可这些蒋振南不能说啊。

蒋振南的脸立即有些微红,很是诚恳的道歉,“爷爷,是我的错!”

林德山又指责道,“成天东奔西跑,又吃不好,肯定也是睡不好,尤其是骑马上路。南小子,你就不能弄一辆好的马车,弄得舒服些,在路上也不那么颠颇,丫头在马车上休息也是好的啊!干吗就让丫头骑匹马,这赶路太累啊。”

蒋振南打算弄一辆马车赶路的,可林月兰想要骑马啊。

他也阻止不了林月兰的决定啊。

蒋振南再一次道歉道,“爷爷,是我的错!”

周围的下人护卫都捂着发笑的嘴,看着老主子训斥未来姑爷。

个个明显有些幸灾乐祸来着。

也是,明明主子在村子里呆得好好的,可他一来,主子就跟着他跑了,让他们人满不是滋味。

之后,林德山絮絮叨叨的又指出了蒋振南的不是。

蒋振南在林德山面前就完全是个孩子,只得一一承认是自已的错误,“是我的错!”

“还有你瞧瞧,明明离家之前,丫头的皮肤是雪白雪白的,可现在明显是黑了。”林德山指着林月兰手腕上一块不小心蹭到的黑泥。

所有人嘴角都抽了抽,不过,都没有吭声。

林月兰也看着手腕上的一块黑污迹,其它地方都是雪白一片,嘴角同样的抽了抽。

去了一趟南云城,吸收了天地灵气后,这肌肤比以前更加的洁白光滑水嫩,就是在炙热的太阳底晒上三天,也不会黑一点。

不过,爷爷借故要教训南大哥,她就不吭声辩解了吧。

蒋振南没有一点生气和辩驳,仍然很是诚恳的道,“爷爷,是我的错!”

“还有……”林德山还要再指出什么不是时,张大夫站出来解救了蒋振南。

“行了,林老头,南小子已经知道错了,你就不要再鸡蛋里挑骨头了。”

林德山虎眼一瞪,有些不服气的说道,“张老头,我哪有对他鸡蛋里挑骨头啊。明明我说的都是事实。”

张大夫却没有理会林德山,只是笑眯眯的看着林月兰和蒋振南,说道,“平安回来就好,平安回来就好!”

他们的身份很不一样,一不小心,就可能让自已陷入险境之中。

林月兰和蒋振南很是恭敬的唤道,“师祖,我们回来了!”

------题外话------

二更13点,三更19点,四更22点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