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1章: 原身妹妹(二更)/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蒋振南又被数落了一会之后。

“行了,都站门口做什么?让人看笑话呢,都进屋去吧!”林德山看着外村也就是林家村的那些村民在外边看热闹,立即让所有人进屋子。

他们桃源村的事,可不想让林家村的人在外边看笑话去。

总得说来,林德山也是越来越反感林家村。

好在,因为他们已经独立成村,与他们林家村并不打什么交道。

而且林月兰买的那些田地,大部分是外村的,只是少数买下的林家村的,这水渠因为林月兰另劈渠道,也没有绕过林家村田地多少。

至于林家村的人呢,因为林月兰已经不属于林家村的人,至于以前克夫克亲克村的克星之命,已经微微松了一口气。

可现在,看到林月兰自从独立成村之后,这生活越过越好,农作物越种越好,人也越来越多,且这么长的时间,也没有看到桃源村发生过什么灾难祸事,慢慢的林家村有些人就愤愤不平了。

愤愤不平的结果,就是想要做一些坏事,破坏桃源村的农作物。

只是,他们想得太天真了。

他们还没有来到田里,山里刚有动作,就被人抓个现行,然后,就被林家苑的人,送到了县衙。

所以,这也是林德山越来越厌恶林家村的实际原因。

自已不勤快不如人,却去嫉妒他人,这种人,最可耻。

林月兰和蒋振南回到林家苑后,听到属下向她汇报,这段时间,林家村某些人的行为之后,林月兰眼底的厉光一闪,然后,就对他们说,“嗯,你们做得不错!”

以前会一次次放过林家村的人,是因为村长林亦为家的缘故。

但是,林家村的人,却一次次耗尽林亦为对林月兰恩德,所以,以后该怎么办就怎么办,相信林亦为爷爷也很明白,应该不会再来她的。

随即林月兰又问道,“林老三一家子,和林三牛一家子,有什么动静吗?”

林绪凌留在村中保护大家安全的大护卫,他说道,“自从上次林大宗挑事取消考试资格之后,林老三一家子就偃旗息鼓,安份了不少。不过,那李翠花倒是时不时去找林三牛干活,还时不时挑拨林三牛三个儿女,想要他们来林家苑闹一闹,不过,被陈小青及时发现,给制止了。”

林月兰挑眉道,“那林三牛去干活了吗?”

之前,她就明确说过,林三牛要在桃源村干活,那就必须好好干,绝不能矿工,否则,林家苑就绝不会再留他。

不留他,那么他们一家五口没田没地的,他们上哪找吃的去?

林绪凌摇了摇头道,“因为李翠花去林三牛家多次大吵大闹,还大骂林三牛不孝,看着一双父母年迈,也不帮衬一下,早知如此,还不如摔死他了事,等等骂的林三牛想多次撇下桃源村的活儿,去林老三家干活。不过,多次被陈小青拦住了。说林三牛要去了帮忙干活,那么,她就带着儿女们跳河死了算了,因为已经没有活路了。”

林绪凌说到这些时,心里还是有激动,替家主子愤愤不平。

同样是她的子女,为何就对大女儿如此淡漠绝情,就因为那老道士的胡言乱语吗?

不过,想到现在的主子越过越活,而他们却越过越差,林绪凌那点愤愤不平也慢慢平复了。

其实,应该感谢他们淡漠绝情,与自家主子断绝了亲脉关系,否则,那一群如吸血虫的人,吸在主子身上,甩都不可能甩下来。

林月兰听到林绪凌的汇报,脸上只是冷笑了一下。

林德山对林三牛和陈小青这对夫妻,真是

又恨又怨。

林老三一家人容不下丫头也就罢了,毕竟林三牛本身就不得他们喜欢,再加上那臭道士的胡言乱语,他们自然的就得为自已着想了。

可林三牛这对夫妻倒好,对这个命苦的大女儿见死不救,真是冷血无情。

不过,现在倒好,那对夫妻被林老三净身出户,除了身上所穿的衣服,连一双筷子,李翠花都不准他们带出去。

呵呵,这就是报应。

林德山突然想到了什么,说道,“丫头,那月如丫头似乎天天都会来林家苑门口站着,有时,站不长,可有时,一站就是一天时间,赶都不赶不走!”

林月如是林三牛小女儿,比林月兰小三岁,现在刚好是十岁的年纪。

但很多人都说三岁看老。

在林月如在三四岁的时候,就看林月兰这个姐姐不顺眼,时不时在背后搞些小动作,在李翠花跟前,上上眼药水,比如,这地林月兰刚扫过地,她就悄悄的撒些脏东西在地上,然后,就诬陷林月兰没有扫干净,害得林月兰被李翠花毒打,等等,好多事情。

还有,林三牛的其他两个儿子也心性不行,可以说不愧是林老三家的种,小小年纪,都是自私又贪婪。

有时林月兰不得不感叹一下原身,这原身的善良简直是林家的另类,所以,不得好下场。

这也是林月兰在不待见林三牛夫妻的同时,对于这原身的弟弟妹妹,也是置之不理的原因。

林月兰听罢,问道,“她为何这样做?”

林三牛和陈小青在桃源村干活,只是管他们饭,却不管工钱,至于那三个孩子,同样的,他们干活就给饭,不干活,就给饭。至于,不干活时,会不会饿倒,就不关林月兰的事了。

林德山摇了摇头,“不知道。问她,也不说,赶又赶不走,只是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林家苑的大门,有时看着,怪渗人的。再说一个孩子,我们打又打不得,骂又骂不得,只得让她一直在那里站着了。”

林月兰听罢,想了想之后,说道,“算了,不用管了,一个孩子,也闹不出什么动静。”

听到林月兰这样说,大家也就不说这事了。

林绪凌又汇报了一件事,说道,“主子,那个在林家村里正家的那个傻大个,有些奇怪!”

林月兰挑了挑眉,问道,“有什么奇怪?”

林绪凌说道,“一天夜里,我看到他飞鸽传书!”说到这,他有些忧心怀疑的道,“主子,他会不会是哪方势力的卧底啊?”

在林绪凌汇报这事时,林月兰的眼神却是睨了一眼蒋振南。

因为,他们都很是清楚,那个从山里救下来,然后在这是装傻干活的男人的真实身份。

不过,这人的身份,没有对属下说过,只是吩咐好好盯着这人,有什么异常,直接汇报上来就是了。

林德山一听到那个傻大个可能有问题,立即紧张的问道,“那傻大人有什么问题?你们抓到了那只信鸽了吗?上面有写什么?”

林绪凌摇了摇头说道,“老主子,我们并没有抓住那只信鸽!”

“那你们怎么没把人抓现行啊?”林德山急切的问道。

林绪凌有些迟疑的看了一下林月兰,不知如何回答林德山。

因为林月兰临行前,曾吩咐他们,只是注意那个人,对于他所做的任何行为,只管看着就行,不要去管。

因此,他们这些属下尽管知道那个有问题,却没有任何动作。

林月兰笑着对林德山说道,“爷爷,放心,那个的身份,我心里已经有数。他不会干伤害桃源村的事情!”

说着,眼神还特意看了一眼蒋振南。

蒋振南立即明白林月兰的意思,说道,“爷爷,那人我认识的。”

林德山等人看着蒋振南立即有些不明了。

既然认识,那何那人要装疯卖傻来桃源村干活,还三更半夜飞鸽传书啊?

不过,这些人疑惑归疑惑,既然林月兰和蒋振南都没有解释,那么就说明,这人的身份,是他们没必要知道,或者是不应该知道的。

毕竟,蒋振南的身份,摆在那。

“丫头,你和南小子赶路也累了,就去房里休息一下吧!”看着已经没有什么事需要汇报了,林德山赶紧催着两人去房子里休息。

林月兰和蒋振南都没有拒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