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2章:妄想的林月如(三更)/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月兰和蒋振南去休息之后,林德山想到上午,还有几棵葡萄树没有牵架,就想着先去山里了。

最近时间,他都在赶些农活,干着这身体越来越好。

等林德山和张大夫一出林家苑大门口时,一眼又看到那个站在不远处的林月如,都有些不满的皱了皱眉头。

林德山对张大夫说道,“我再过去问问这丫头,天天站在这里,到底是什么意思?”

张大夫点了点头道,“嗯,去吧!”都已经问了这么多次,那丫头就不曾开过口。

林德山三两步走到林月如跟前,问道,“月如丫头,你天天站在门口,盯着林家苑,到底想要做什么?”

林月如长得很瘦小,一脸蜡黄,与林月兰穿越前的模样没什么两样,唯一不同的就是,林月如的眼神没有原身林月兰的真诚与善良,有的是怨恨与愤怒,也不知是针对谁。

看着走近的林德山,林月如紧紧的抿着嘴唇,不说话,但一双眼睛却有些倔强犀利,目光之中带着不甘和恨意。

看着这样的林月如,林德山心里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这孩子明显心性长歪了。”

林德山没有在说话,转身就离开。

就在他离开之际,林月如说话了。

她道,“明明她这么有钱,为什么就能拿出一点给我们?现在天天让我们给她干活,却只给点吃的,她的良心呢?被狗吃了吗?”

这是她一直以来想说的话。

但林月兰根本就不曾理会过她。

她就只能把这股怨恨和愤怒藏在了心里。

现在听到林月兰回来了,而且看着比以前更加漂亮美丽,穿着也是她从没有见过的衣服,这更让她心里愤愤不平了。

林德山听着了林月如的话,转过身子,犀利的眼神盯着林月如,问道,“这话是谁教你的?”

他一点都不相信,一个才十岁的孩子,心思会这样的复杂,会有这样大的怨恨。

这肯定有人在背后怂恿。

就是不知道这人是谁。

林月如紧紧的抿着嘴,带着凶狠的眼神瞪着林德山,就是不回答。

林德山叹了一口气,随后严厉的呵斥道,“不管丫头是多么有钱,但是,丫头已经不欠你们任何了!你想要过好生活,那你们自已去努力啊,总盯着丫头,算怎么回事!”

林月如反驳道,“可我们一是他们的父母,二是她的弟弟妹妹,她的钱不就是我们的钱。凭什么她霸占着我们的钱,不给我们用,还要我们给她免费干活?真是太自私无情了!”

听到这个,林德山简直要跳脚。

他也不管林月如是不是孩子,他黑着脸,严厉的说道,“月如丫头,我再跟你强调一遍,我家丫头现在是我林德山的孙女,跟你们一家已经一点关系都没有了,一点关系都没有了,听懂了没!”

林德山说完这句,也不管林月如是不是真能听懂,反正就是气呼呼的走了。

他再留下来,跟一个孩子去计较,他都担心像孙女所说血压会升高。

这样对身体极其的不好。

所以,为了身体着想,他深深了的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有些愤怒的心情,就离开了。

林月兰刚回到房间,就听到下人们很是愤慨的议论,林月如又站在自家门口,眼神很是凶狠的紧紧盯着自已的大门。

她想了想,没有立刻休息,就出来了。

恰好,蒋振南也从屋中走出来。

因为,他同样听到这样的动静。

两人没有说话,并排走了出来。

一眼就看到,站在不远处,眼神带着凶狠怨毒林月如,双双都蹙了蹙眉心。

两人来到林月如面前,林月兰很是轻淡的问道,“你到底要做什么?”

林月如一看到林月兰和一个很英俊高大的男人走出来时,眼底闪过惊慌,蜡黄的脸上,也显得害怕和畏惧。

可她没有退缩,就这么看着两人走到她的跟前。

她长得瘦小,现在需要抬头看向林月兰和蒋振南。

听着林月兰的问话,她的双手紧紧握成拳,带着污迹的指甲,恨恨的掐着自已掌心肉。

但是,她没有回答林月兰,只是用眼神盯着林月兰表达了她的愤怒和不甘。

林月兰皱了皱眉头,再冷淡的问了一遍,“我再问一遍,你天天站在我家门口做什么?”

林月如紧紧抿着嘴唇。

“好,你不回答,是吧?”林月兰根本就不想跟这个所谓的妹妹客气,“既然如此,那么我就让人把你送回去。来人,”

林月兰这一喊,她的身边就离开出现一个拿刀的护卫,“主子!”

林月兰冷冷的道,“把她给我送回去。还有告诉她的父母,如果她再不干活,那么,任何人的饭都不许给她吃!”

她对他们可没有一点同情之心。

“是!”护卫应下之后,就走到林月如面前,想要提起她的衣领就离开。

这下子,林月如开始挣扎,然后,说话了。

她说道,“我要住进林家苑去!这里明明就是我的家,为何我不可以住进去?让我们天天住牛棚!”

听到林月如的回答,林月兰简直觉得可笑。

周围的人,更是觉得可笑。

什么时候这林家苑,就成了她的了?

林月兰冷笑着说道,“什么时候我的家,成了你的家?你竟然想住进我家,简直是白日做梦!”

林月兰才不管林月如是不是原身的亲妹妹,还是个孩子,她就这么毫不客气的讽刺和轻蔑。

一个才三岁就会陷害亲姐的人,根本就不值得她的同情和可怜。

林月如大声的说道,“你叫林月兰,我叫林月如,你是我的亲姐姐,你还没有嫁人,所以,你的家,不就是我的家?所以,凭什么不让我住进里面去,还让我们给你干最脏最累的活?明明以前最脏最累的活,是你干才对!”

蒋振南听着林月如的歪理,冷冷的吐了两个字,“做梦!”

林月如蜡黄的脸色猛得一白,全身都有些颤抖。

不知道的人,都以为她是被人欺负成这样的。

林月如盯了一会林月兰,内心挣扎了一会,随后就对林月兰跪了下来,哭着道,“姐姐,求求你帮帮妹妹吧?我不想再住在臭臭熏死人的牛棚里?以前是妹妹我错了,我现在给你认错好不好?”

说着,她就磕头。

原身父母磕头,林月兰不能接,但对于妹妹的磕头,她却毫不在意。

不过,对于这样一个两个,个个都想着以磕头来逼迫她的林家人,林月兰真是感到烦不胜烦。

林月兰微微皱着眉头,对她说道,“我已经与林家断亲绝义,与你们没有任何关系。别说亲姐妹,亲姐弟,实际上,我们的关系,连一个陌生人都不如!”

林月如的脸色立即变得更加煞白,表情觉得很不可思议。

林月兰继续说道,“更别说以前,我和你之间的关系,说是仇敌也不为过。这,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所以,别在我面前说亲情父母姐妹什么的,因为,你们根本就不配!”

林月兰的话,可以说一箭射中心。

林月如听到这句,整个人再次颤抖了一下。

因为她也是想到了以前是如何对待林月兰这个亲姐姐的。

所以,在林家,她的日子比林月兰好多了,至少李翠花不会天天对她打打骂骂的。

林月如哭着说道,“姐姐,以前的事,我我是真的错了。看在同亲血缘的关系上,你让让我住进林家苑,就是里面做一个丫头也行,好不好?”

林月兰直接拒绝道,“我说了,你不用再想了。把她给我送回去!以后,绝不允许她再靠近林家苑半步!”

“是!”

对于林月兰来说,这根本就是小事一件。

不管林月如有什么样的想法,首先她的想法,就变成了做梦。

林月如挣扎着不肯离开,她很是愤怒大声的说道,“如果不让我住进林家苑,你一定会后悔的,一定会后悔的!”

林月兰冷哼了一声道,“真不知道你哪来这么大的自信!”

林月如心不甘情不愿的被护卫给拎回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