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4章:打断骨头连着筋(一更)/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月兰神色很是严肃教训,因为偷吃却不注意自已身体的爷爷。

林德山心里立即有些懊恼,看样子,以后要再偷吃,可能就真的很难了。

偷偷瞄了,桌子上光泽红润,看着很有食欲的红烧肉偷偷的吞咽了一下口水。

林德山再次保证道,“不了,以后爷爷真不偷吃了。丫头,你就信爷爷最后一回吧!”

瞧着林德山那股小孩子般执着劲,林月兰叹了一口气,说道,“好吧。爷爷,我再信你一回!再次,让我再听到偷吃,哼哼……”

实际上,林月兰这话也是对林德山说过很多回了。

林德山一听,心里一松,脸上一喜,说道,“那孙女,今天晚上我可以吃这红烧肉了吧?”

林月兰却笑着摇头道,“不行哦,爷爷!你偷吃了太多次,所以,这次你不能吃了。”

林德山的脸立即垮了下来,很是不高兴。

面对自已喜欢的食物在跟前,却不能吃,这简直是一种痛苦的折磨啊。

但是知道孙女是说一不二的性子,她已经不能吃了,他只能乖乖听话,不能下筷子,否则,以后他可真不能再吃这道菜了。

这一顿晚饭,大家都吃得很高兴。

除了林德山之外。

吃过之后,大家就坐在院中聊天。

林德山说道,“丫头,那月如丫头今天又来了。我怎么瞧着那丫头有些不对劲啊!”

林月兰点了点头道,“爷爷,我见过她了。”

林德山立即有些惊讶了,“你见过她了?”

林月兰道,“嗯。她来向我道歉,说想要住进林家苑,被我拒绝了!”

“啊?”林德山和张大夫倒是没有多大的疑惑,只是还是略为惊讶罢了。

林德山道,“这丫头差不多每天都会站在门口,原来目的就是为了住进林家苑,而且还是觉得理所当然!如果她真有把你当亲姐姐的话,根本就不会说出,你的房子,就是她的房子这话。”

明明知道林月兰与他们断亲绝义了,却还想要强加这样一份亲情血缘,只是为了自已过得更好。

林德山想了想,又提醒说道,“丫头,我瞧着那丫头心里似乎愤愤不平,眼神里明显能瞧出一股怨恨。这样的人,最容易走极端,你要注意一下!”

林月兰说道,“爷爷,这事我知道了,放心吧!”

就算林月如就真如她猜测的那样,也完全威胁不到她什么。

……

林三牛家

林三牛一回到家,就看到自家的小儿子头破血流,满脸血迹,立即吓了一跳。

他立即黑着脸问在家里的林月如,“不是让你在家好好带着弟弟的吗?他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陈小青一看到小儿子的模样,立即很是心疼的抱着林大荣,看着他头上的伤,急切的问道,“荣儿,你这是怎么了?”

林月如看着陈小青那急切又关心的眼神,低着头的眼底,闪过一抹愤怒和不甘。

随后,她就小声害怕的解释道,“我……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去河边洗了一下衣服,回来之后,弟弟就成了这副模样!”

陈小青问着林大荣,“荣儿,告诉娘,你的伤是怎么来的?”

林大荣听着陈小青的问,他怯弱的微微抬头看向林月如,看到林月如凶狠的瞪了他一眼,满满是警告,他立即吓得瑟瑟发抖,对着陈小青的问话,仿佛没有听到,表情呆滞,不回答!

林三牛立即“啪”的一声,一巴掌甩在了林月如的脸色,大声的道,“你这个死丫头,让你照顾好弟弟,你就这么照顾弟弟的,让他头破血流?还不知道怎么受伤的呢?你怎么没受伤呢?”

林月如捂着被打的一脸,心里暗恨极了。

又来了,又来了。每次他们一不顺心,就知道拿她出气。

无论她做任何事情,一旦没有做好,不是被打就被骂。

她受够了这样的日子!

明明,这些以前都是她那个好姐姐林月兰承担的,为何现在要她来承受他们的打骂。

看着林月如捂着脸,不能解释了一二出来,林三牛巴掌又来了,大骂道,“什么都不会干?我养你这么大,有什么用啊?还不如当初一生下来就掐死,你们这些讨债鬼!”

听听这些话,真是耳熟。

这不就是李翠花天天大骂林三牛一家子人的话吗?

这林三牛瞧着以前木讷孝顺,还以为是歹竹出好笋呢。

原来,这就是遗传。

这完全遗传到李翠花那自私没有人情味的天性。

以前没有爆发出来,是因为他一心想要孝顺,让爹娘另眼相待。

可是,自从被他的好爹娘赶出来之后,他心中隐藏的全部怒气,全都向妻儿爆发了。

特别是,他这个亲爹要低声下气在那个被赶出家族亲生女儿那干活,一家五口才能勉强活下去,那心里这股憋屈啊,只能向妻儿发泄了。

瞧着林三牛打了二女儿两巴掌,陈小青对着林三牛说道,“别打了。也不知道荣儿伤势怎么样?我们现在必须去找张大夫!”

可她一说完,就想到张大夫似乎在林家苑,脸色顿时有些难看极了。

但是,这人还是要去找!

林三牛大声的喝道,“找什么找,直接把人抱过去,难道他就不会给荣儿看了吗?”

低着头的林月如,眼神立即变亮。

……

正待众人听着林月兰讲外出的所见所闻,听得精彩时,一个下人过来汇报道,“师祖,林三牛一家子抱着他家小儿子过来看伤势!”

张大夫立即疑惑的道,“他家小儿子又怎么了?怎么三天两头的就受伤生病啊?”

但是,他也没有再多想,只是吩咐道,“你让他把人抱到村西头那边。真是的,每次让他把人抱到村西头,每回都来林家苑!”后面一句,明显是对着林三牛一家子做法的不满。

说完,张大夫就站起来往门口走去。

林月兰听说林大荣受伤,眼底的厉光一闪,随后,就对张大夫说道,“师祖,我和你一起去吧!”

她可是听说了,这林大荣是被林月如打伤的。

现在也不知道林三牛夫妻知不知这事。

林三牛抱着个孩子,站在林家苑门口,陈小青带着其他两个儿女,也在等待着。

看到张大夫出来,眼神顿时一亮,可是看到搀扶着张大夫出来的林月兰时,心里颤了一颤,脸上的表情有些惊讶。

不过,因为担心小儿子的伤势,她很是心急的说道,“张大夫,请你帮我看看我家荣儿的伤势严重不严重?”

林月如看到林月兰出来,立即唤道,“姐姐!”

不过,她这声呼唤却让所有人都皱了皱眉,包括林三牛,明显是不满。

但是,此刻却没有吭声。

林月兰看着打得红肿如猪头的林月如,再瞧了一眼黑沉着脸的林三牛,眉头则挑了挑。

她可记得林三牛不会打妻儿的吧?

可林月如脸上的两个大巴掌印,明显是林三牛的啊。

听着林月如的叫唤,林月兰冷笑着说道,“别这么叫,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所以,姐姐这个称呼我林月兰担当不起!”

林月如心中立即气极了,咬着下唇,就这么看着林月兰不说话,只是表情怎么看就是怎么委屈,及带着些控诉,似乎在说林月兰真是对她这个妹妹太绝情了。

林月兰双手抱胸,就这么似笑非笑冷眼的看着林月如。

她倒要看看,她到底是有什么样的目的。

林月如随即很是无辜的说道,“姐姐,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是一母同胞的姐妹。即使你与林家断亲绝义了,可是,这血缘关系上,我们可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姐妹!”

林月兰笑着点头道,“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我一点都不想认你这个妹妹,可怎么办?还有,你什么时候变得伶牙俐嘴了?”

林月如一下子表情就变得可精彩了,白了青,青了红,来回变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