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6章:小绿变成人出现(三更)/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林月兰和蒋振南按着之前的计划,往大拗山走去。

来到大拗山深处,小绿立即变成一个三岁的白白胖胖的小男孩。

白色的肌肤,绿色的眼睛,头顶上顶着三片绿叶,这手臂胖的是莲藕一样,一节一节的,很是可爱。

不过,瞧着小绿的绿眼睛,头上的绿叶子,林月兰想了想说道,“小绿,眼睛可以变成黑色,头顶上的绿叶可以隐藏或消失吗?”如果真以他这副模样出现,很有可能真被人当成妖怪呢。

小绿想了想,说道,“这些是我的本色,不过,我可以用障眼法隐藏,外面的人看着很是正常。不过,姐姐不受障眼法的影响!”

他们已经是同根源了,障眼法不受用。

说着,他就闭着眼睛,再睁开眼时,他说道,“姐姐,可以了!”

林月兰瞧着没有变化的小绿,很是狐疑。

不过,旁边的蒋振南却说道,“确实变了,眼睛黑色,头顶上的绿叶也没了!”

林月兰这下信了小绿。

然后,看着小绿说道,“小绿,只要把你带回去,爷爷和师祖一定很乐上了天去。你这么的可爱!”

在大拗山采了些药材之后,没过多久,林月兰和蒋振南就往回桃源村。

因为他们想早点给两位老人家一点惊喜。

再回去时,蒋振南手臂中抱着一个白白胖胖的三岁小男孩。

一路上,碰到的林家村,都是用很是疑惑的眼神看着两人,心里嘀咕着,这孩子会不会两人的私生子啊。

片刻之后,林月兰和那个外来男两人不仅私订终身,还冒出了一个私生子,瞧着有三四岁的模样,真是太不知廉耻,小小年纪就会勾引男人,还把孩子生了下来。

这样的流言,很快就传遍了林家村及桃源村,却似乎故意忽略林月兰的年纪,才十三岁,生不了这么大的孩子。

林德山和张大夫气势汹汹从干活的地方回来,表情是是愤怒。

“真是可恶!他们简直是在胡说八道!”林德山很是气愤的道,“丫头才与南小子定下关系没有多久,哪里冒出来的私生子啊?还有你,老家伙,你怎么还笑得出来啊?”林德山怒视着张大夫,很是不满的道。

张大夫抚了抚长白胡须,笑眯眯的道,“我们现在生气有什么用。还不如先回家看看情况再说。再说了,林家村对于我们家丫头的事,向来是添油加醋,巴不得把丫头说得越不堪越好。你这样的生气愤怒,只会让人以为丫头的事是真的。”

听着张大夫的话,林德山想了想,说道,“你说的有道理!”

之后,两人就加快了脚步,回到了林家苑。

两个老人家一看到白白胖胖的孩子,之前的阴郁一扫而光,立即快步走了过去,抢着抱孩子,笑着说道,“这孩子又白又胖的,真是可爱!”

说着,还亲了亲小绿的脸颊。

等两个老人家逗弄了一下孩子之后,才反应过来。

这孩子是哪来的啊?

随即想到那流言,林德山立即沉着脸问道,“丫头,这孩子是哪来的?



小绿瞧着林德山的脸色,像是被吓着一般,随即哇哇大叫起来。

边骂边用小胖手擦着眼泪,说道,“姐姐,你骗人,你明明说爷爷会喜欢我的。可现在爷爷明显是很不高兴啊。呜呜……”

“……”林月兰暗暗翻了一下白眼。倒没有想到小绿这家伙,竟然还是个演戏高手啊。

抱着孩子,一时无措的林德山,“……”

这孩子怎么说哭就哭了呢?

后来,经过了林月兰和蒋振南的解释,才知道这孩子以前是大户人家的孩子,只是家族一夜间,被匪盗抢劫入室,全部被灭口,而他被爹爹藏在一个大花瓶之中,躲过一劫。

后来,一个对他爹很是衷心耿耿的护卫,活了下来,找到他,然后,打算带着他去投靠远房亲戚,结果,误闯进大拗山。

护卫为保护他,与猛兽打斗时,不幸身亡。

就在他以为自已会被这些野兽吃掉时,恰巧遇到了来大拗山采药的林月兰和蒋振南,然后,这孩子就被他们给捡到并且带回了家。

实际上,这个故事是漏洞的,比如这孩子看着才三岁,既然家族被灭时,被他爹给藏起来了,但也肯定目睹了家族被灭的过程。

既然如此,这孩子肯定会受到严重的心灵创伤,可是瞧着这孩子,没心没肺,快乐无忧的样子,哪有经历过这样的事啊。

还有,即使这孩子和误会误闯大拗山,亲眼看着平时保护自已的人,与野兽打斗的血腥场面,也同样至少被吓倒,可瞧着明显没有的样子。

林德山和张大夫心里虽有狐疑,但看着林月兰和蒋振南的样子,明显很清楚这孩子的真实来历,顿时放下心来。

他们很清楚,他们都是做事有分寸的孩子,既然这孩子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却编造那样一个亲人死光,再无亲无故的谎言,那就说明这孩子的身份没有任何问题。

至于是不是两人私生子的事,他们把这个问题已经抛在九霄云外去了。

所以,白白得了一个白白胖胖很是可爱的孩子,他们高兴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会被去戳穿质问这孩子的真实来历。

“哎哟,长得真是可爱。”林德山笑眯眯的抱着孩子,任他抓着自已的胡须,很是和蔼可亲的问道,“来,孩子,你告诉爷爷,你叫什么名字?”

小绿高兴激动的说道,“我叫小绿,爷爷!”做人真是好玩。

特别是做一个孩子,想要怎么玩就怎么玩,没有人舍得说。

以前,他就瞅着两位老爷子的长胡须,就想抓在手里玩一玩,但是因为不是人,且不能以真身现身去玩,所以,一直不敢玩。

林德山听着小绿的话,立即狐疑的道,“你就叫小绿?没有姓氏吗?”

小绿立即反应过来,说道,“哦,爷爷,我叫林小绿!”

林德山更是狐疑的看了一眼小绿,再瞧着林月兰,最后确定的说道,“林小绿?这名字……”是不是有些太随便了啊。这可不像大户人家给自已子孙取得名字。

林月兰立即解释道,“爷爷,我问过这孩子,他说他不记得以前叫什么名字了。所以,这名字是我取的。我看着这孩子与我有缘,就让他当我弟弟,姓林,至于小绿这名字,因为在深山之中发现,那里绿野葱苍,繁枝茂叶,我就给他了小绿这名字。如果以后,他不喜欢这名字,他可以自已该过来的。”心里却是嘀咕着,小绿一直都是叫小绿的,他也不会改名字的。

听着林月兰的解释,林德山算是勉强接受。

不过,林德山仍然有些担心的道,“这孩子真的是无亲无故,不会再有人来找?可万一有人来找,那肯定要送还人家的啊。”他可是很喜欢这孩子的。

林月兰看着担忧又不舍的林月兰,笑着道,“爷爷,不用担心。小绿看着很小,却很是懂事。他说可能不有什么亲人,估计就没有什么亲人了吧。如果以后,他真有什么亲人上门来寻,到时候还人家就是。”那怎么可能。小绿本来就是她的。

故意忽略之前,说的投奔远房亲戚一事。

听到还人家,林德山抱紧了一下小绿,然后,眼神狠瞪了一下林月兰,说道,“丫头,你说得倒简单!”如果人家亲人真来寻,确实只能还人家。

林月兰被爷爷凶了,只能无奈的摸了摸鼻子。

张大夫说道,“行了,林老头,那是以后的事,现在担心有个屁用啊。这孩子既然来了这里,就是缘分,我们好好养着就是。瞧瞧,这孩子穿得这么单薄,怪让人心疼的。”

被张大夫一说,林德山才发现,这孩子就穿了一个绿色肚兜,却什么也没有穿。

现在是春复交替的时节,还是有点微凉。

有时早上起来,大人穿一件单薄的衣裳,都是觉得凉,更加说一个孩子,更需要保暖。

林德山又瞪了一眼林月兰,说道,“丫头,你就不会让这孩子穿件衣服吗?万一着凉了可怎么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