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7章:被嘲笑奚落的一群人(四更)/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着爷爷的教训,林月兰摸了摸鼻子,真有种爷爷有了孙子,不要孙女的节奏啊。

林月兰立即有些无奈的说道,“爷爷,家里没有孩子的衣服啊!我打算给他披一件大人的,他又说不要,说不冷!”小绿确实不要穿衣服啊,因为,他不会觉得有冷热。

不过,要林月兰用同情的眼神看了一眼小绿,有一种“自求多福”意思。

林小绿接到主人的眼神,想到他要那种很不方便的衣服,立即不干了。

他大声的反抗道,“爷爷,我不要穿衣服,我不要穿衣服,穿上衣服很热,而且很不方便,我不要!”

如果真穿上人类的衣裳,他以后要变身出去,就麻烦了。

因为这衣服不可能无缘无故变没的,这万一哪天出了差错,被人发现可怎么办?再说,这衣服天天穿了又脱,脱了又穿,真的很麻烦,很不喜欢。

林德山虽很是宠爱这个突如其来的白胖孙子,可也不会任这小子乱来。

一个孩子,大凉天的,不穿衣服怎么行。

林德山严肃的道,“不行,孩子不穿衣服不行!不然,受了风寒可怎么办?”

瞧着小绿那要哭的样子,林德山很是心疼的劝说道,“小绿啊,你不穿衣服,就会生病,生病的后果可是很严重的啊。一场病下,轻而身体瘦弱,重则就可能被病魔夺了生命。瞧瞧,我家孙子白白胖胖的,如果你生病了,爷爷肯定会心疼死的。”

林小绿向林月兰投去求救的目光,只是被林月兰直接忽视,很简单,让小绿自已处理。

碰到这么不靠谱的主子,小绿瞬间在心里翻了一下白眼。

小绿又不甘心的向蒋振南投去求救的目光。

蒋振南向来是以月儿至上的姿态,这很明显蒋振南要甩包给小绿自已,所以,蒋振南看天看地,看月儿,就是不看小绿。

小绿郁闷的吐糟了一句:妻奴!

之后,小绿心不甘情不愿的点头答应,“那好吧!”

穿了就可以脱嘛。

只要在两个爷爷面前穿着就行,只要爷爷们看不见的地方,可以立即脱下来。

反正他脱衣服很快。

林德山立即吩咐下人,让人做几套孩子的衣服出来。

这孩子总像抱不够,亲不够一般。

只是,他毕竟是上了年纪,体力支撑不住,没有多久,就不得不把孩子,交给一直跟他争孩子的张大夫。

张大人乐呵呵的从他手中接过孩子,然后跟他为断的玩,也是部是亲小绿的脸蛋。

这让小绿可郁闷了。

你们抱就抱吧,为何总亲脸啊?

亲脸,总是亲得他一脸的口水。

但为了让两个爷爷开心,他每一次都还要回亲一下,乐得两位老爷子,顿时哈哈大笑起来,一个劲的说,“乖孙子,乖孙子!”

看着两位老人家开心的模样,而小绿很会配合,顿进让林月兰放心下来。

虽然她一而再跟小绿说这人情世故,可小绿总得一步一步来才行。

不过,现在看着他哄两位老爷子这么高兴,她就知道她白担心了。

随后几天里,因为小绿的到来,林家苑的一众上下都很喜欢这个突如其来的小少爷。

这个小少爷白白胖胖的,很是可爱,且又聪明懂事。

虽有时时候很会戏弄他们,但每每都是让人又气又好笑,带给他们很多的欢乐。

林家苑突然冒出了一个小少爷,听说是林月兰从山里捡来的一个孩子,被她当成了弟弟,很是疼爱。

吃得最好的,穿得最好的,玩也是玩得最好的。

这事根本就没有任何隐瞒,瞬间传到了周边的几个村子。

听到这个消息,刹时,很多人立即对林老三一家子,包括林三牛一家子在内,都指指点点,明里暗里说风凉话,很多人更是冷嘲热讽起来。

“哎呀呀,翠花,你知不知道,那兰丫头对她的那个捡来的弟弟有多好啊!”说着,表情上明显是露出的讽刺和讥笑,诚然的还带着羡慕,这羡慕当然是那个入了林月兰眼的孩子。

如果她的孙子得到了林月兰的青眼,那么他们一家吃穿根本就不愁了。这当然只能是想想而已了。

接着她又对李翠花说道,“翠花,如果兰丫头对你家几个孙子孙女,有对那半路来的弟弟有一半好,都不知道有多好啊。唉……”明显的嘲弄和惋惜。

李翠花的几个孙子孙女,可是林月兰有血缘关系的兄弟姐妹,只是可惜了,林月兰根本不待见他们,更谈得上是厌恶,尤其是出了林大宗陷害的事后。

现在呢,林月兰宁愿要一个陌生的人当弟弟,也不要她的亲兄弟姐妹。

李翠花本来就不待见林月兰,更是恨不得她死。

现在有钱了有田有大房子,却不知照顾一下她的兄弟姐妹,现在却对一个不知打哪冒出来的野种那样的好,简直是要气死她了。

不守,有了前几次的教训,而且现在林家越来越落魄,都与林月兰有直接的关系,所以,李翠花现在根本就不敢再去林家苑闹了。否则,这后果,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只能背后里在大骂了。

以前与林家几个孩子玩得交好的村伙伴,自从林月兰在村中崛起,而林家名声越来越坏时,村里的同伴都疏远了他们,尤其是在林大宗被取消考试资格之后,在大人耳提面命的情况下,对林老三的几个孙子孙女变成了嘲弄,天天欺负他们。

“哎呀呀,如果我有个这么有钱的妹妹,我对她好都来不及,怎么可能天天骂人家呢?现在倒好了,人家林月兰宁愿对一个陌生弟弟那么好,却不愿意给你们这些亲哥姐弟妹一个铜板,真是太遗憾了,你们说是不是啊?”

他一说完,后面的人,立即大笑起来,附和道,“是啊。真是太遗憾了!”

村子中有个年纪十五六岁的小伙子,身后跟着一与他年纪相仿的少年,站在他们对面的就是林大牛和林二牛的儿女。

林大牛的大儿子林大光,是林家老大,不过,也才是十六岁的年纪,是个冲动鲁莽不考虑后果的小伙子。

他指着面前的小伙子,怒声的说道,“林大狗,关你屁事!你们给我让开!”

林大狗是二狗子的亲哥。

林大狗笑着说道,“林大光,这是不关我的事,但我乐意说,你管得着吗?啧啧,真是可怜,妹妹有钱锦衣玉食,你们却要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干着活!如果是我,我肯定会祈求那妹妹可怜一下子自已,然后让她给个一铜半个子儿的,那多好啊,你们说,是不是?”

“是!”后面的人,又跟着笑起来。

此时,林二牛的大女儿林大花听着这人的话,眼睛猛得一亮,眼珠转了转,似乎瞬间有了主意。

林月如拿着一家子的衣服,在河边艰难的洗了起来。

因为,她被林三牛打了几棍,身上都有伤,林三牛又不找张大夫给她看一看,她现在弯腰都很困难。

她在洗衣服时,听到的都是林月兰如何对一个捡来的弟弟如何如何的好,林家苑的上下如何如何的宠,低着头的眼睛,立即闪过恨恨又愤怒的厉光。

好个林月兰,她下跪求着让她认她这个妹妹,却被她讥笑冷嘲热讽,现在却对一个陌生来历不明的孩子,这么掏心掏肺的,真是气死她了。

不行,无论用什么方法,她都要住进林家苑,享受那样的好生活。

可是,打伤林大荣这样的事,以达到住进林家苑的目的,完全是行不通的。

看来,还得另寻方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