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0章:戏弄吴铭(三更)/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是谁,堂堂的第一暗卫心里不是很清楚吗?那何必在这装模作样啊?”声音直接犀利的道。

听到这话,不知为何,吴铭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然后,脸上带着些苦笑,无奈的问道,“那你这样把我吊起来,想要做什么?”

林月兰和蒋振南直接从一棵大树上直接飞了下来,抬头看着网里的吴铭,说道,“你直接下来吧!”他手上拿着一把柴刀,要下来根本就不是问题。

吴铭微微愣了一下。

就这么简单的放过他?他表示很怀疑。

不过,被吊在这里,确实不舒服,所以,他用柴刀把网开了一个大口子,然后,从里头直接飞落地上。

站在地上之后,看着站在跟前的蒋振南,有些尴尬,同时表情也是有复杂。

看来,他们一直都知道他的存在啊。

只是放任他在这里向那位汇报情况,好在,他向陛下汇报情况时,只是如初汇报,而不是添油加醋。

同时,他也想了一想,自从来到林家村后,到底有没有惹到两人,好像没有吧。

吴铭拱手对蒋振南打招呼道,“大将军!”

然后,恭敬的对林月兰道,“林姑娘!”

对于林月兰的事迹,他早就调查清楚了,所以,他是很佩服这孩子的。

不过,让他感到很是意外的就是,蒋振南和林月兰两人竟然会互相看对眼。

明明他们的年龄差距这么大,可以说蒋振南这是老牛吃嫩草啊。

他不了解他们之间的感情,但平时看着他们进进出出,眼神里都能看到对方的影子,都可以看出他们是真心相爱的。

林月兰围着吴铭转了几圈,哦不,可以说是从头到脚,眼光似乎很是刻意的在打量着这个人。

然后笑着问道,“我怎么也瞧不出你哪长出三头六臂出来?”

吴铭听着林月兰没头没尾的话一愣,很是疑惑的道,“林姑娘,这是什么意思?”

林月兰却没有直接回答,摇了摇头道,“没什么意思,只是随便说说而已。倒是你,”说到这,眼神犀利的盯着吴铭,意味不明的似笑非笑的道,“似乎很希望南大哥有儿子啊!”

吴铭,“……”这又是什么意思啊?蒋振南有没有儿子,与他有何干系啊?

不过,林月兰下一句话,他就立即明白了这是什么意思了。

林月兰继续道,“本姑娘听说,现在满京城都在议论大将军有个儿子之事,连圣上都好奇不已,是不是有这个事啊,吴大人?”

吴铭简直莫名其妙。

京城怎么会传出大将军有儿子之事?

吴铭皱了皱眉头,疑惑的道,“林姑娘,大将军什么时候有个儿子了?陛下又是怎么知道的?”他记得他根本就没有向陛下汇报大将军有儿子吧。

林月兰挑了挑眉,说道,“难道不是大人你向陛下汇报的吗?本姑娘听说,陛下接到一飞鸽传书,看了之后,立马就大笑起来,说蒋振南有一个儿子了。随后,没过多久,满京城都在讨论大将军有儿子之事。”

吴铭听罢,立马汗颜。

他算是知道怎么回事了。

肯定是陛下看到他飞鸽传书,告诉他蒋振南和林月兰收养了一个弟弟,然后就被陛下当作趣味,把弟弟当成蒋振南儿子,然后特意散布出去。

事实如此,所以,这个黑锅,他不想背也得背了,难不成真让陛下自已背不成。

这根本就不可能的事。

吴铭立即说道,“这……这是我的错!”只能承认了。

林月兰看了一眼表情没有任何变化的蒋振南,随即故作诧异,惊呼的道,“哇,你承认了?你竟然承认了!你怎么可以承认呢?你承认了,那本姑娘以后找你们陛下算一算账的时候,这账就不能记到他头上,以后找他要补偿精神损失费,不是少了一笔钱吗?”

蒋振南,“……”原来如此。

这小财迷,到哪都不忘记搂钱啊。

现在竟然想要搂到陛下身上去。

不过,想一想,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吴铭,“……”啊?这林姑娘是不是太大胆子了?向陛下要什么精神损失费?是不是有些异想天开啊?

不过,瞧着林月兰那清绝明艳又自信飞扬的脸,心中暗想着,这或许不会是异想天开。

林月兰接着道,“说吧,你给南大哥带给名誉损失,该怎么补偿?”

“啊?”吴铭不懂,“这是什么跟什么啊?什么名誉损坏?”

林月兰也不解释,而是自顾的说道,“名誉损失费该怎么算呢?哦,应该给以精神补偿,经济补偿及名誉损失补偿,算起来,至少要赔偿三万两。”

“那行,你就给三万两,我也不要我多了!”说着,林月兰直接伸出一只手,直接向吴铭要钱了。

她心里有些嘀咕,这钱的数量,好像都与三有关啊,三万,三十万等,看来要改改数字,是不是改个吉利数字,比如六八九。

吴铭听着林月兰的话,一头雾水,根本就没弄明白。

前一句,林月兰明明说要向陛下算一算账,后面一句,就直接问他要账,而且直接是三万两。

吴铭欲哭无泪的看着林月兰说道,“林姑娘,你的话我虽不怎么明白?不过让我赔偿那三万两,我倒是听懂了。可是,我哪去找三万两赔给你啊?”

他们暗卫营虽有月例,他们也用钱不多,可就是积攒了二十多年,也才上百两,与三万两的数字,相差甚远啊。

林月兰却很认真的说道,“你哪去找银子,本姑娘管不着。我只要到手三万两即可!”

吴铭立即向蒋振南投去求救的目光,唤道,“大将军?”

蒋振南轻咳了几声,说道,“月儿,要不,他那三万两我赔给你?”

“不行?”林月兰直接拒绝道,“不说你这个大将军还欠我三十万两白银,以后你的所有东西都是我的。我怎么可能让我自已的东西,赔给自已呢,那我岂不太亏了?”

蒋振南微微一愣,“……”随即就笑起来。原来月儿跟他不分彼此了啊。

蒋振南耸了耸肩膀,立即给吴铭投去了爱莫能助的表情,让他自已自求多福。

吴铭,“……”看来大将军以后一定惧内。

真是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尤其是这人是小人还是个女子时,更是如此。

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直接问道,“说吧,你们今天突然揭露我的身份,来找我,到底有什么目的?”

他可不觉得蒋振南和林月兰容忍他几个月在他林家村和桃源村蹦跶,现在突然来找他,是真的为那什么名誉损失及赔偿而来的。

林月兰和蒋振南互相对视了一眼。

林月兰耸了耸肩膀,有些遗憾的说道,“本姑娘以为皇帝身边的第一暗卫很好玩,结果,一点都不好玩!”人太聪明了,一下子就猜中了他们的目的。

蒋振南附和的点头道,“嗯,确实不好玩!”

吴铭一脸黑线,“……”

难道他们这么捉弄他,就是为了证实他这个第一暗卫很好玩吗?

别开玩笑了,好不!

还有,大将军什么时候也有这样的恶趣味了?

大将军不是一直是个冷酷严厉示人的吗?

林月兰看向吴铭,随后正色认真的说道,“本姑娘知道你潜伏在林家村,为得就是监督我的一切。不过,这算不算我的荣幸,让他一个君王,对我一个小小的农家女如此的重视呢?”

吴铭无法反驳。

因为他的任务,来这里确实是为了监督林月兰。

但君心难测,他作为皇帝身边的第一暗卫,也无法猜到陛下的目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