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2章:红薯粉条/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御书房

三个密封的黑色坛子,整整齐齐的摆在书案上。

皇帝宇文宇文珑焱很是疑惑的看着这三个坛子。

暗道,“难道这三坛是酒?是蒋爱卿口中的红酒不成?”

想着,他就想要打开其中一个坛子。

站在一旁的张公公吓得连忙惊惧的叫道,“陛下,不可?”

谁知道这黑坛子里装的会是什么东西,可不要什么毒蛇毒虫毒蝎子什么的,或者装了其的毒药什么的,总之,这样的后果,可是谁都承受不起啊。

张公公惊呼了一声之后,皇帝的手却并没有停止下来,继续拆封。

张公公连忙上前,说道,“陛下,让老奴来拆吧?”

说着,手就伸向前去,作势要抢过皇帝手中的坛子,阻止皇帝的动作。

但皇帝对黑坛子里东西似乎很放心,他说道,“张公公,不用担心,朕不会有事的。”

他的话一说,密封的黑坛子就拆开了。

皇帝往里一瞧,是一种黄褐色的液体,然后,再用鼻子嗅了嗅,闻到的却并不是酒味,而是一股清冽的香味,这种味道,他并没有闻过。

皇帝更加疑惑了。

红酒,红酒,顾名思义的就红颜色的酒;酒,酒,无论是什么样的酒,都应该有一股酒气酒味吧。

可是坛子里的东西,这两种都不占据。

他看向张公公,说道,“张公公,你来闻闻,有没有酒味?朕怎么闻不出酒味,难道是朕的鼻子出了问题不成?”

张公公听罢,小心的凑过去,鼻子缩了缩,嗅嗅这坛子东西的味道,随后就说道,“回陛下,老奴只闻到坛中一股清冽的香味,并没有闻出一丝酒气。”

之后,他又往坛中瞧了瞧,同样是疑惑的问道,“陛下,这坛中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啊?”

皇帝摇了摇头,随即想到了什么,然后,就从桌案前找出一封信函。

他有些迫不及待的打开这封信函。

看过信函之后,皇帝的眼睛突然一亮,表情也是很生动,随即后,带着兴奋和激动之情,对张公公说道,“张公公,把这坛子抱到御膳房子,让御厨用这东西做菜吃,朕今天晚上就要吃这东西所做的菜!”

皇帝一说完,张公公万分吃惊。

他脸上布满惊惶的说道,“不可啊,陛下!谁知道这坛子中的是什么东西,这东西做菜,万一……”万一中毒毒死了可怎么办啊?

皇帝拿着信函再看了看,说道,“张公公,不用担心,这是食用油!可吃做菜的。”

张公公一愣,“油?”什么油?难道是猪油?可是猪油这东西天天用来做菜吃啊?

皇帝不解释,只说道,“张公公,愣着干什么,还不把东西抱到御膳房去!”

“是,陛下!”张公公恭敬又惶恐的把一黑坛子的油抱到御膳房子中。

至于,这油会不会吃死人,自有御膳房中的人去鉴定。

张公公下去之后,皇帝拿着这封信,口中不声的道,“花生油?那林月兰果然是个聪明绝顶的女子。”

前人从没有人想过有花生弄出油来,而她却能,甚至弄出了一个榨油机出来。

皇帝很是疑惑,“林月兰,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似乎什么都知道?”

皇帝放任林月兰去发展,是因为这个国家相对于其他国家来说还很落后,很多百姓衣不蔽体,食不果腹,每年冻死饿死的百姓,不计其数。

所以,他迫切想要改变一下现状,让百姓们富裕起来,国家强大起来,国强民富,才能称霸天下,这是每个做帝王的野心。

他同样如此。

虽有六十多岁的高龄,可一统天下的野心,一直不曾歇过。

所以,看到了蒋振南的军事才能之后,才会着力培养他,更因为蒋振南南性格,才会让他信任蒋振南。

当然上位者,都有会有疑心,尤其是已经完全步入老年宇文珑焱,疑心更重。

如果林月兰好好当她的农女,发展她自已的农业,她嫁给蒋振南,他并不反对,但是,但凡林月兰能威胁到他一点江山社稷,那么他也绝不会心慈手软。

只是现在,他需要林月兰这样的能人。

张公公听说的这黑坛子是油,把东西抱进御膳房的时候,他就立马让御厨看看这到底是什么做出来的油?

御厨比较小心,听着张公公的话,圣上说这东西是油,而且还要用油做菜,立即让人去牵了一条狗过来。

用这油拌了一块大肉,让狗吃下去。

约摸过了半刻钟,这狗还是生龙活虎的,精神更好,且看这狗的吐舌嗅鼻子行动,就知道它还是要找方才的东西。

御厨说道,“张公公,看来这油没有毒!”

对于毒,狗比人更加灵敏。

如果真是有毒的东西,狗吃下去之后,就不会寻着再找吃的。

张公公问道,“刘御厨,你确定吗?陛下说这东西是油,可以用来做菜。那你能瞧出这是什么油吗?”

御厨再仔细瞧了瞧,嗅了嗅,摇了摇头道,“张公公,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油。但圣上说这东西可以做菜,相信陛下对这东西有数。”

不然,这要吃的东西,连检验一翻都不要,就让人送到御膳房,怎么也说不过去。

所以,只能说这东西的来历陛下一清二楚,而且很清楚这东西是谁送过来的,中途不会被人做手脚。

张公公听着御厨这么一说,也立即反应过来,只是他还是不太放心的道,“话虽如此,但咱们还得小心一点。但凡陛下出一点事,我们所有人都必须人头落地!”

刘御厨想了想说道,“张公公,我省得了。”

张公公道,“嗯,那杂家就告退了!”

“张公公请!”御厨很是恭敬的说道。

等张公公退下去之后,御厨就吩咐一个太监,说道,“把这只狗牵下去,好好观察,如有一丝不对劲,立即上报!”

“是!”

现在还没有吃午饭,离晚膳那一顿还是好几个时辰,趁着这段时间,倒可以好好观察这所谓的油的东西。

御膳房怎么弄,根本就不用皇帝操心。

看着来信,他心中突然涌出一股,想要去桃源村看一看的冲动。

只是,他毕竟是皇帝,不能随意出口,所以,对于去桃源村一事,必须好好的斟酌和安排一下。

……

林月兰和蒋振南对于皇帝收到这花生油是什么反应,根本就不在乎。

反正,这花生油是通过他手下暗卫梢过去的,至于吃不吃,他们也不在乎。

只不过,没有料到的是,就因为三坛子花生油,就让这个高高在上的皇帝陛下有去桃源村的打算。

因为榨油机制作成功,且成功的榨出油来。

因此,剩下的花生,林月兰立即让属下的人去办了。

再榨出来的油,林月兰让专门的人员,快马加鞭的送到各个酒楼,及各大产业的管事手中。

对于属下,尤其是左膀右臂的得力干将,她从为不吝啬给他们分享好东西。

然后,她让木工坊的人,再制造几只榨油机!

就一只榨油机,等花生收获季节时,根本就忙不过来用。

与柳逸尘的合作,只要柳逸尘收到足够的花生,随时就可以合作,双方利益。

至于柳逸尘怎么安排,对于这些榨出来的花生油,又是怎么销售出去,林月兰也根本就不会过问。

榨油机弄好之后,林月兰就想着弄出一台做粉条的机器。

米粉,红薯粉,土豆粉等等,一想到各种粉条,林月兰突然间十分想念,更加想吃了。

只是以前她机缘巧合之下,看到了卧式要楔子榨油机的设计及制造过程,可做粉条机器,她可是完全没有见过。

如果只是人工做粉条,那就很简单。

比如红薯粉,主要把红薯捣碎,然后加水,过滤,把红薯渣过滤过来,留下的是混浊的水,等这些混浊液沉淀下来,就成形成了红薯淀粉。

倒掉水,再用细密的纱布,把这些淀粉装起来,挂起来再掉水,等感觉已经完全没有水了,再打开纱布,把里面的淀粉捣碎拿出去在太阳底下爆晒。

等完全把淀粉晒干之后,就可以打浆糊了。

所谓的打浆糊,就是红薯粉掺合一定比例的水,一般是一斤淀粉掺2。5斤到3斤的冷水,放入盆内。

盆放入锅内煮沸,不断搅拌,成熟度达到八九成即可。

等打成浆糊之后,又放入干淀粉之中,可兑20公斤的淀粉面。

最后,是漏丝。

所谓的漏丝是勾芡好的淀粉面,变成一根根粉条。

漏丝前,还必须看看粉团是否合适。

如漏下的粉条不粗,不细,不断即为合适。

如下条太快或太慢,都必须加干粉或湿粉。

还有漏丝要准备的就是漏勺,48孔的,还要准备好两口锅,冷水缸两口。

漏丝时,浆糊要急巴搅匀,边拌边加温水,水温为50度。

当淀粉团离手时,抓起一团,少许自然垂落,如不断落,即可漏丝,。

在漏丝时,还要预备一锅开水,当锅内水沸腾时才漏丝。

待丝条从锅底浮出水面时,即可出锅,再经过一次冷水缸降温,用手理成束穿到木棒上,经过另一次冷水缸的不降温,不断摆动,直到粉条松散为。

最后,就是晒丝。将粉条拿到背风向阳处晒干。

林月兰会知道这些传统的做红薯粉条的做法,是完全归功于有个能干的外婆。

对于林月兰来说,她外婆几乎无所不能。

就因小时候闹过一次想吃红薯粉条,她外婆就自已做了很正宗很纯粹的红色粉条给她吃。

她外婆担心外面卖的红薯粉条不干净,为了宝贝孙女,她才愿意亲自动手。

林月兰记得,自从外婆做了红薯粉条之后,她就迷上了吃粉条,不管是当饭吃也好,或者做菜吃也好,顿顿必须要有粉条。

这人工做粉条,真是说来简单也简单,说复杂就是这东西太耗时又人力。

如果单单只是做来自已吃,毫不疑问,林月兰肯定选择人工制作。

但是,要对外销售的话,只是人工,根本就忙不过来。

所以,林月兰才想着,自已看看能不能制作一台做粉条的机器。

“唉……”房间之内,一大一小的两人,做着一模一样的动作,下巴靠在桌面上,双眸迷惑,同时唉声叹气的。

蒋振南瞧着两人,双眸里隐隐露出温柔又宠腻的光芒,随后,他笑了笑说道,“行了,你们两个就不要在这唉声叹气了吧。一时想不出来,就不要想了,我们出去玩一玩吧!”

蒋振南所谓的玩一玩,实际上就是进大拗山去。

小绿听罢,眼睛一亮,立即高兴的附和道,“好啊,好啊,姐姐,我们上大拗玩去。好久没有找小白了,也不知道它过得怎么样?”

从小绿变成人后,按着林月兰的要求,小绿不叫她主人,直接叫她姐姐了。

林月兰看着振奋不已的小绿,点了点头应道,“那好吧。我们上大拗山玩玩去!”

对于别人来说,大拗山就是一座危险深不可测的大深山,可对于林月兰小绿他们来说,那里简直是乐园。

因为到了那里,他们根本就不用隐藏自已,想要怎么玩就怎么玩。

小绿最爱的就是和深山里动植物们玩,高兴跳跃,外人也不会知道。

三人决定之后,就很快出发去了大拗山。

到了大拗山林月兰就放任小绿自由的玩耍。

林月兰和蒋振南就这么带着笑容,看着小绿上窜下跳的,仿佛是一家很幸福祥和的一家三口。

蒋振南看着异常高兴的小绿,笑着的对林月兰说道,“陛下说小绿是我儿子,我们这样三人出来,还真像一家三口啊!”

林月兰脸一红,带着些娇嗔的说道,“小绿是儿子,那我就是你女儿了?难不成,你要与你女儿成亲?”

蒋振南顿时哈哈大笑,说道,“如果月儿愿意有何不可?”

林月兰娇嗔的笑道,“蒋振南,你想得美啊!”

她这个年纪的嫩草,嫁给蒋振南这头老牛,已经让蒋振南很占便宜了,竟然还想占做她爹的份,想得倒美啊。

蒋振南再次笑着道,“与其当月儿的爹,我啊还是更喜欢做月儿的丈夫!”

“哼,真是想得美!”林月兰再次带着娇嗔说道,说着就跑开了。

蒋振南立马在后面追赶,说道,“月儿,这怎么算想得美呢?你我之间,已经是见过家长的未婚夫妻了,你不嫁给我,嫁给谁啊?”

“哼,像我这样的美人,只要我愿意,谁都可以嫁啊!”

“哼,除了蒋振南,我看谁敢娶你!谁娶我就废了谁!”

“你真是霸道啊!”

“哼,不霸道不行啊!”

两人在林中嬉闹了好一会,等两人都玩累了,就相互依偎在林中一条小溪河的旁边。

看着清楚的溪底,听着咕咕咚咚清澈流水声,两人觉得内心很是平静。

两人谁都没有出声,享受着这宁静的一刻。

不知过了多久,小绿找了过来。

“姐姐,姐夫!”

听着这声音有些不对,两人立即望了过去,却瞧见他有些惊慌失措的表情。

林月兰立即问道,“小绿,怎么了?”

按着小绿的本能,他很少有这样惊慌失措的表情。心中不由的咯噔一声,有些不好的预感。

可一下子他又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只是想要逗逗你们!”

林月兰立即笑道,“好你个小绿,变成了人,都变坏了啊!还学会吓唬姐姐了啊!”

说着伸出手,作势要打小绿。

小绿立马跑到蒋振南后面,伸出小脑袋说道,“姐姐,你打不到我,你不打不到我!”

林月兰立马腰笑骂道,“哼,谁说我打不到你的!”

说完,人也跑同样的想要跑到蒋振南后南去,不过蒋振南似乎有意护着小绿,立马转身,林月兰就扑了个空。

“好你个蒋振南,竟然联合小绿一起欺负我!”

“哪有,哪有,是小绿的手劲太大,我斗不过啊,月儿,你要相信我啊!”

“我才不相信呢。”

一场老鹰抓小鸡的游戏,在深山林中玩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