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3章:制作成功 抓贼/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想到了!”

从大拗山一回来,林月兰突然之间有了灵感,然后,立马投进了粉条机器的设计之中。

蒋振南和小绿对视一笑,然后很是有默契的离开了房间,不打扰林月兰的设计。

走出房间,蒋振南很是好奇的问道,“小绿,你也没有见过那粉条制作机?”

小绿摇了摇头说道,“我是在末世降临的,对于那个现代机器,很多都不知道,只有跟姐姐外出做任务时,才会认识一些东西,比如之前的榨油机就是如此。但很多没有见的东西,我也没怎么有印象。”

说到这小绿似乎也是遗憾,“如果早知道姐姐会被那对渣男贱女背叛害了性命,会穿越到这个时空,无论如何,我也要让我的那些伙伴和属下的相关资料全部收集起来。”

蒋振南听着皱眉头,有些疑惑的问道,“小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姐姐不是在梦中经历的吗?还有什么渣男贱女?”

对于林月兰和小绿的来历,之前林月兰给过他解释,但是却与小绿说得完全不一样。

小绿说完才反应过来,他似乎说漏了嘴,连忙紧紧的捂着嘴巴,摇了摇头,坚决不肯再说了。

蒋振南看着,也没有究根结底的盘问下去。

既然月儿没有告诉他,那不是对他不信任,而是她觉得没有必要吧。

毕竟,那一切都已经成了过去,再纠结下去也是惘然。

蒋振南看着蓝色的天空,轻轻叹了一口气。

小绿瞧着蒋振南的模样,心里立即产生愧疚,他有些揣揣不安的拉着蒋振南的裤脚说道,“主公姑爷,你不要误会姐姐,好不好?姐姐有些事情没有告诉,只是觉得没有必要告诉你。毕竟,那都是过去的事了。让她重新说起,无疑是在她的要愈合伤疤,再次被人拿刀割开。”

望着小绿担心的模样,蒋振南弯腰把小绿抱起来,摇了摇头说道,“月儿的过去是什么,对于我来说根本就无所谓,我只在乎她的现在。如果她的过去,真的是个很痛苦的回忆,那么我宁愿她忘记以前的一切,再重新开开心心的过起来。小绿,你啊,就别纠结了。我不会去究根结底,更不会去挖月儿伤疤的。”

小绿听罢,眼睛一亮,脸上重新浮现笑容道,“嗯,嗯,姐夫,姐姐这次选你真是选对了。”

谁想,蒋振南的眉头一皱,“这一次?”难不成在末世时,她有过男人?

小绿简直是想要打自已的嘴巴了。

自变成人之后,他嘴巴怎么变得越来越笨了,完全不会说话啊。

小绿摇了摇头道,“没有,没有。姐姐以前没有谈过恋爱!”

蒋振南,“……”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啊。

小绿额头黑线,表情有些低落,“……”他又说错了话啊。

蒋振南摸了摸小绿的头,安慰他道,“没关系!”

小绿眼睛再次一亮,说道,“姐夫,我们去找一找大黑蛇玩吧!”

大黑蛇,那只去年冬天在蓄水池中冬眠的大蛇,后来被林月兰带回林家园来了。

大黑蛇虽没有成精,却很是有灵性,尤其是被林月兰喂了灵泉水之后,这智商就大大的提高了。

自从得知属下抓了林家村的人在她的田里搞破坏之后,林月兰就利用上了这只大黑蛇。

林月兰交给它的任务,就是夜晚去田里山里巡逻。

虽然她的属下众多,但是,耐不住她的田产也多啊,

对于大黑蛇来说,这完全就是小事一桩。

任务完成之后,它就可以从林月兰那里获得任务奖励。

小绿和大黑蛇倒是玩得开。

所以,小绿很喜欢跟大黑蛇玩。

一开始,小绿跟大黑蛇玩时,林家苑的上上下下担心的不得了,生怕大黑蛇一个不高兴就把小少爷给咬了,但是在看到小绿与大黑蛇玩得不亦乐乎时,众人逐渐放开了心。

这只大黑蛇这么有灵性,不会有事的。

但林德山还是安排了护卫跟随,如果发现了一丝不对劲,立马就把人抱开。

蒋振南听着小绿说要找大黑蛇玩,额头立马挂了三根黑线,随后就把小绿放在地上说道,“小绿,你去找大黑蛇玩吧。姐夫还要去干活呢!”

他可没有小绿这般的闲心,去跟一只蛇玩。

小绿只得点了点头道,“嗯,那好吧!”

林月兰到了傍晚吃晚饭时,才从屋中出来。

不过,看着她神采奕奕高兴的样子,就知道这一次的设计很顺利。

吃完晚饭后,林月兰直接对林德山他们说道,“爷爷,师祖,我们可能又要闭关了哦!”

林月兰口中所谓的闭关,就是关在工房里,倒腾那些新东西。

几人听着,眼睛顿时一亮,问道,“月儿,你想出来了吗?”

他们顿时又期待着那所谓的粉条制作机的出世。

林月兰点了点头道,“嗯,是的。不过,”林月兰话锋一转,继续道,“爷爷,在我闭关前,我想亲手做一次红薯粉条,先让你们尝尝鲜!”

所有人一听,立即高兴的道,“好啊,好啊!”

只要林月兰做出来的新鲜东西,都是让人有一种欲罢不能的感觉,吃完还想吃。

柳逸尘听着林月兰又要做一种新东西,心里更为激动。

他问道,“妹妹,你所说的红薯粉条,是用红薯做出来的东西吗?”

“没错!”林月兰点了点头。

“那哥哥我倒是很期待啊!”柳逸尘说道。

红薯,家里还有。

这是去年林月兰自已种的。

都保存在地窖里,虽过了一个冬季,但还很新鲜。

林月兰称着大约一百公斤的红薯,让人洗干净,然后捣碎,接着,就加水入沉淀粉。

等液体沉淀到水缸后,就倒出清水,把缸底的淀粉铲到细纱布中,掉起来继续掉水。

当然,这手工做粉条并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做好的。

这些工序加起来,至少要四五天,这还是需要天气好,有太阳爆晒的情况之下。

林月兰的记忆之中,冬天做出来的粉条是最好的,很有嚼劲。

因为大冬天,这些粉条都是风干。

不过,因为现在她就想念着粉条,就动手做一些出来。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每一道工序,林月兰都会安排人去做,而她自已则是严格把关,不管是自已吃的,还是卖出去的,在质上是一定要好的。

林月兰还让已经完全成为木匠的蒋振南做了好几把漏勺,48孔各种型号的。

到底哪一把合适,也就只有试验过后才能知道。

选署——清洗——过滤——曝晒——打浆糊——漏丝——晒干

直到晒干最后一道工序完成,看着黄褐色一条条丝状带着透明色的粉条,很是惊喜的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林月兰看着明显成功红薯粉条,也是异常的满足。

她倒没有想到,自已竟然会这么给力,只是按着记忆之中外婆方法去做,竟然就成功了。

看着这三四十斤的红薯粉条,林月兰估摸着,一百斤红薯大约能做出15到20多斤的粉条,也就是,可能就是红薯里能弄出多少淀粉,几乎就能做出多少粉条。

“姐姐,这就是红薯粉条吗?”小绿大大圆圆的眼睛整个都是亮晶晶的。

末世与主人做任务时,抢得食物就有粉条,只是那时是抢来的,除了做为粮食填一下肚子,就没有其他想法。

可现在不一样,这是主子亲手做出来的,且这东西做出来,可不止是填饱肚子,还可做菜,可做热菜,可做凉菜。

林家苑其他人都围在这堆粉条中间,很是惊叹的道,“以前我们只知道红薯是用来果腹的,却不知道还能做出其他的花样来。”

“只是,主子这粉条是怎么做啊?”下人们好奇的看着林月兰。

粉条是做出来了,可是要怎么做啊?

林月兰撸着袖子,笑着道,“那今天晚上你们主子我亲自下厨做这道菜,怎么样?算对大家最近忙乎的犒劳!”

“哦,好啊!”下人们立即惊呼了。

要知道,主子现在越来越少下厨,偶尔下厨,也是因为过时节,或者对下人的奖励。

现在主子亲自下厨,怎能不让他们高兴。

主子的厨艺,即使后来的人,没有吃过,却听前辈说过,是如何如何的好,可以说一道很平常的青菜,都能吃出不一样的滋味出来。

林德山和张大夫看着新鲜出炉的粉条,暗戳戳的道,“这些东西可一定要藏好了,上次的花生油,好端端的不知怎么少了几坛。连个贼都找不出来。”

到了晚上,林月兰给了下人们做了一个猪肉炖粉条。

主家可以说完全是粉条宴了。

每人一碗酸辣粉,肉沫炒粉条、白菜炖粉条、小鸡炖蘑菇、麻辣大盘鸡,酱大骨炖粉条。

这些菜一上桌子,看得所有人都流口水,再说这菜还是林月兰亲手所做,色香味俱全,看得人人赶紧拿着筷子,抢菜。

什么桌前礼仪,客随主家,等等,在这些好吃的面前,全部都是屁话。

刹时间,没有人说话,都是拿着自已的饭碗,先把每一道菜先拨到自已碗里再吃,否则,你还没有开吃,这些菜都已经进了他人肚子,留下油腻的空盘子。

要知道,即使平常所吃的菜,只要林月兰下的厨,饭桌上的菜,都会被一抢而空,谁管你是主是客,是老还是少啊,抢到嘴里的菜,才是真的过瘾。

林月兰很是无语的看着大大小小老老少少,把十几个菜,一抢而空,只是吃一顿饭而已,至于像是几天几夜没吃东西的人一样吗?

“你们吃慢点,别噎着啊!”林月兰心是这样想,但是还得劝劝,“你们这样爆饮爆食可是不对,这对身体害处很大!”

林德山嘴里包着一口菜,说道,“难得丫头下一次厨,不吃个够,那就亏大了啊!”

他是很想念林月兰所做的菜,甚至每餐都想吃她做的菜,但是,他们都知道林月兰平时已经很累了,可不能让干活回来,还要亲自下厨,给他们做饭。

即使丫头愿意,他们也舍不得啊。

当然了,对于林月兰偶尔下下厨,让他们过过嘴瘾,他们还是赞成的。

一餐饭,在你抢我夺之中,渐渐落下帷幕。

之后,大家都在院中散步歇息。

柳逸尘在吃过这红薯粉条之后,仿佛又看到了一条金光闪闪的大道。

这种东西,可做主食,可做菜,可晕可素,久煮不烂,清香可口,很有买卖前景啊。

他这一次来桃源村,真是收获颇丰啊。

让他开拓了一条又一条的生意渠道。

虽说才刚刚开始,但是这潜力可是巨大的啊。

随后没有多久,柳逸尘又一次找上了林月兰。

俩人再一次合作了!

……

夜里

林家苑的厨房里,一道黑影在厨柜子乱翻动。

等在厨柜的一处似乎找到东西时,蒙着黑布黑影,眼睛蒙得一亮,立即伸手拿出东西,小心的拆开包装,然后,从里头拿出一扎东西,之后,再把包装包回去,把东西放回原处。

东西到手了,他准备离开时。

突然,这厨房的灯光一亮。

灯光下的黑影,瞳孔猛得一阵剧烈收缩,随即就想跳窗赶着离开。

只是窗户外边有人挡住了,黑影没办法,只得退回来。

“行了,青山大哥,别挣扎了。”

一道清冷的声音,幽幽的从门口传来,“我都已经点灯了,你都还想着逃跑啊。”

林青山也就吴铭难得脸色一红,然后,就拉下面纱,冷酷的叫道,“林姑娘!”

林月兰背靠在门板上,双手抱胸,一张倾城绝丽的脸,似笑非笑的看着吴铭,说道,“前段时间,爷爷一直在跟我唠叨,说放在储存库的花生油无缘无故的少了三坛子,又找不出是哪个贼,为此郁闷了很久呐!”

吴铭听罢,在昏暗的灯光之下,脸色变得更加绯红,甚至是有些无措的站在那里,似乎一个犯了错的小孩子。

“所以,我就想着,到底哪个胆大包天的贼,偷东西竟然偷到本姑娘偷上来了。所以,我就暗想着,这一次他会不会再来呢?”林月兰继续说道,“果然不出我所料啊,青山大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