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4章:粉条引起的事件/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御书房中,皇帝宇文珑焱看完一封书信之后,先是气势冲冲,片刻之后,又变成了龙颜大悦,使得站在一旁的张公公战战兢兢的,一双腿随着皇帝脸色的变化不断的打抖。

“真是太放肆!”皇帝先是一怒。

“哈哈……”随后就是又是哈哈大笑。

人人都知君心难测,这会即使跟在皇帝身边几十年的张公公,也不知道皇帝这是高兴呢,还是不高兴呢?

之后,他就听到皇帝指着桌案上一个包裹,说道,“张公公,你来打开!”

张公公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竟然有个包裹在陛下的桌案前。

但是张公公知道,这一定是暗卫营送过来的东西。

“是,陛下!”张公公很是恭敬的应道。

随后,手脚就麻利的打开包裹。

露出里黄褐色一根根硬硬的东西,看着像小木条,但却很明显不是。

张公公用手试了一下,很脆很容易掐断。

张公公很是疑惑道,“这是什么东西?怎么没有见过?”

皇帝笑着道,“你当然没有见过,朕同样也是第一次见。”

张公公问道,“陛下,这是……”

皇帝说道,“这是红薯粉条!哦,就是用红薯做出来的东西。”

张公公很是惊讶的看着这些红薯粉条,诧异的道,“这是红薯粉条?是用红薯做出来的吗?可是这又怎么做得出来?老奴听也没有听过啊!”

张公公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等自已反应过来时,立即有些惊惶了。

张公公连忙躬身道,“陛下,老奴……老奴……”逾越了。

这会儿皇帝心情或许算好吧。

他摆了摆手说道,“诶,别说你有这样的问题,朕也有这样的问题啊!只是,能回答问题的人,却不在这啊!”

张公公心里很想问这人是谁,但是他心里很清楚,他现在不能问。

可是跟随皇帝身边这么久,同时作为皇帝的心腹,有些事情,他是隐隐知道的。

只是现在这些事,不便公开罢了。

皇帝用手摸着这些红薯粉条,又想到另外一封信上所说的红薯粉条的做法,心里有一种隐隐期待。

虽然每天都吃山珍海味,八珍玉食等各种美味佳肴,但是再好吃的东西,天天吃,也会吃腻吧。

现在有这样一种可以做出美食的东西摆在跟前,他肯定也是欢喜的啊。

皇帝交代张公公说道,“张公公,让御膳房给朕做这红薯粉条!你把这东西给刘御厨!”

张公公看着这三四斤样子红薯粉条,皱着眉头问道,“可是,陛下,这东西即使是刘御厨也是第一次见啊!他恐怕……”他恐怕做不出来吧!

皇帝明白张公公话里意思。

随即他就从三封信当中,拿出一封,递给张公公说道,“这里有一张做红薯粉条菜谱,你拿去给刘御厨!”

张公公接过信函时,心里真的是不住的惊讶。

这人还真是心细啊,竟然连菜谱也一块寄过来了。

等张公公抱着红薯粉条,拿着信函离开御书房时,又被皇帝叫住了。

“等等,张公公!”

“陛下!”

“去坤宁宫和揽月殿通知皇后和皇贵妃,今晚陪朕吃晚膳!”

“是,陛下!”

等张公公离开之后,皇帝打开另一封让他又怒又气又好笑的信。

信里的字迹清秀隽永,爽爽有神,一眼就能看出是女性的字体。

信里告诉他,在她家厨房里,抓了一只老鼠,分别偷了三坛花生油,及一把红薯粉条。

再问他,这只老鼠,她要怎么处理?

很明显,这只老鼠就是暗卫营的第一暗卫吴铭了。

而林月兰来这封信的目的,却很是明显,就要他赎人,换句话的意思,就是要赔偿!

这林月兰真是太大胆子了。

不过,这吴铭是不是真来越没用了,不然怎么这么容易会逮着啊。

当然了,因为皇帝对林月兰的感兴趣。

他拿起笔,唰唰的写了一封信,交给了暗卫营的人。

至于这信送到哪里,暗卫营心里有数。

张公公把红薯粉条抱到御膳房时,刘御厨果然没有见过。

他听到这东西竟然是红薯做出来时,其惊讶程度不亚于张公公一开始听到时的情况。

刘御厨很是不确定的问道,“张公公,这真是红薯做的东西?”

张公公脸一黑,神情很是严肃的道,“刘御厨,难道你是在质疑陛下的话吗?”

刘御厨脸色一白,立即惶恐的应道,“卑职不敢!”

确实,方才张公公已经说过,这是陛下所说红薯粉条,结果他却还在质疑这话,这可是大逆不道之罪啊。

张公公轻叹了一口气说道,“刘御厨,你今晚好好做这道菜吧,陛下让皇后娘娘和皇贵妃娘娘一起用晚膳!”

刘御厨应道,“嗯,卑职知道了!”

等张公公离开之后,刘御厨的脸色还是微微苍白,手里拿着的一封信函,都快被手心里汗水给浸湿了。

等他发现时,表情再次一慌,等打开信函,看到里面的字迹依然清晰之时,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了下来。

刘御厨虽没有做过这红薯粉条,可是手里有菜谱,以他的功力,当然很容易做出色香味俱全的菜来。

当天晚膳,皇帝一后一妃吃得很是欢快。

“皇上,这是什么菜?以前怎么没有吃过啊?”周皇贵妃嗲着声音,带着一如既往的娇媚声音问道。

其实,晚膳只做用红薯粉条做了一道猪肉炖粉条。

皇帝立即笑着问道,“爱妃,你说这道菜怎么好吃法?”

皇贵妃回道,“肉嫩不腻,这条子是弹性有嚼劲,咸香适口。以前,妾妃从没有吃过,感觉很好吃!”因为不知道这叫粉条,所以,她就叫了条子。

陛下听罢,点了点头道,“嗯,爱妃说的没错。这菜确实好吃。不过,今天朕也是第一次吃!”

周皇贵妃先是一愣,接着显得很是高兴的说道,“陛下,这道菜竟然也是您第一次吃吗?那真是妾妃的荣幸啊!”

皇帝笑着点了点头,随后就问着一直沉默不语很是安静吃饭的陈皇后,“爱后,这道菜味道怎么样?”

陈皇后淡淡的说道,“不错!”

听着皇后这样回答,皇帝立即高兴的拿起筷子,夹着粉条就往她碗里放,说道,“爱后既然觉得不错,那就多吃点!你看你的身子,瘦得都没怎么有肉了。一会儿,朕再让张公公去御膳房拿些到坤宁宫,哦,不,以后有这菜的时候,皇后就与朕一起用吧!”

陈皇后不喜不怒的应道,“多谢陛下!”

说着,她夹起碗里的粉条就进了嘴里。

这一下,看得皇帝龙颜大悦。

要知道皇后的食量少得惊人,否则,也不会这么瘦。

现在看她多吃了两口这种红薯粉条,立即打定主意,让人多弄些过来。

周皇贵妃看着皇上与皇后的互动,气得在桌子底使劲绞帕子。

可面上的表情却不曾变动,依然是笑面如嫣,很是高兴的样子。

……

周贵妃一回到揽月殿,把手中的东西一甩,气得打碎了好几个花瓶。

她咬牙切齿的道,“陈婉月!”

周贵妃的奶娘王嬷嬷一看,立即使了一个眼色给一个小太监。

那小太监立即懂得,偷偷退了下去。

等周贵妃发泄了片刻之后,王嬷嬷瞧了瞧被摔在地上的东西,就上前问道,“娘娘,您不是陪着皇上用餐的吗?怎么气得这副模样?”而且瞧着,与皇后娘娘有关系。

为了这顿晚膳,周贵妃为此梳妆打扮了好几个时辰。

没有想到兴高采烈的过去,却是愤怒的回来。

周贵妃很是气愤的道,“皇上不仅让本宫陪着,还叫上了那个陈婉月那个贱人!”

王嬷嬷立即惊呼道,“哎哟哟,我的娘娘,小心隔墙有耳啊!”大骂皇后娘娘贱人,那可是重罪,到时就是自家娘娘再受皇帝宠爱,也少不得被陛下呵斥惩罚一翻。

虽然这是揽月殿没有外人,可谁能保证没有其他宫里眼线呢。

周贵妃并不是光有美貌,却是个胸无大脑没有理智的女人。

相反,她是个才貌双全,特别有理智心计的女人,否则,也不可能几十年,宠荣不衰。

只是这会她只是……

听着王嬷嬷的话后,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对王嬷嬷说道,“嬷嬷,本宫只不过气不过,为何那……她什么都不做,只要有她在,皇上的目光,永远在她的身上?前有个陈婉心,后有个陈婉月,是不是,我周心月永远都比不上她俩姐妹?”

明明乱美貌,论才华,陈家两兄妹哪有一点比得过她。

可偏偏她俩姐妹能得到皇上的青眼,让皇帝对他们上心。

王嬷嬷立即说道,“我的娘娘诶,你可千万不能沉不住气啊,你这么多年都忍过来了,可不能在这个时候放弃啊!”

周贵妃气不过的说道,“嬷嬷,你可知道皇上不知从哪弄来一种东西,呐就是这个,”她指着扔在地上的红薯粉条,“做出来的菜,他看着陈婉月多吃了两口,就一直给她夹,后来更说只要做这道菜,就让皇后过来陪膳。

可本宫呢,他就只给了我这么一把黑乎乎的东西,让我带回揽月殿,想吃的话,就让御膳房给做。嬷嬷,本宫真是很……”很生气啊。

王嬷嬷立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感情她家娘娘是争风吃醋了。

她开解道,“娘娘,这么多年了,你难道还没有明白过来吗?自古帝王多无情也是多情,咱们这个皇帝更是!他与前皇后是少年夫妻,后来夺嫡之争之时,前皇后更为他而死,前皇后在心里的地位谁也不能动摇。

至于现在的皇后,谁都知道,她只是她姐姐的替代品而已,皇后心里更是清楚。所以,她才会以冷漠待之,可皇上偏偏就吃这一套。

我的娘娘啊,皇上已经能宠荣你几十年不衰,已经是万幸,否则……,你现在的心思,不是放在这上面,你应该想想三皇子啊。”

王嬷嬷要说的是,如果你不知趣,皇帝有可能随时就换个人去宠爱。

表面上,他是对这个皇贵妃宠爱不已,实际上还不是为了平衡朝廷三方势力。

周贵妃心里很清楚,即使如此,她必须抓住皇帝的宠爱,做一个懂事明理的,负责逗他开心的解花语,这样子,她的儿子才会有机会荣登大位,她就会成为天下最为尊贵的皇太后。

到时,不管是陈婉心,还是陈婉月,不也是瞧着她的眼色过日子,要她生就生,要她死就死。

想到这里,周贵妃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对王嬷嬷说道,“嬷嬷,你说的对。成在大事者,必须学会忍!所以,本宫必须一而再的隐忍。等夜儿有朝一日,荣登宝位时,本宫就无须再忍!”

说这话时,她嫩白的双手紧紧握成拳头。

王嬷嬷说道,“娘娘能想开就好!”

随后,王嬷嬷就倒了一杯水给周贵妃道,“来娘娘,喝杯水,消消气!”

等周贵妃喝完水之后,宇文非夜踏进了揽月殿。

看到殿里的一片狼藉,他微微皱了一下眉头,然后,就笑着道,“是谁惹着了我美丽无双的母妃大人了呢?”

周贵妃此刻已经消气了,听着宇文非夜的话,她笑着道,“行了,你就会贫嘴,逗母妃开心!”

王嬷嬷很有眼色的对着他俩说道,“娘娘,殿下,你们先说说话,老奴告退!”

待王嬷嬷出去之后,周贵妃神色一敛,很是严肃的问道,“夜儿,那林家村的事儿查得怎么样?”

宇文非夜摇了摇头说道,“母妃,儿臣派人去查,似乎受到阻挠,到现在无一丝进展!”

周贵妃有些吃惊的道,“怎么会这样?母妃记得你曾说过,你派人去查过林家村啊?怎么这会又……”说到这,她猛然想到什么。

她说道,“那南园田庄那边有什么进展吗?”

宇文非夜摇了摇头,随后他问道,“母妃,您是不是想到什么?”

周贵妃说道,“母妃怀疑,这南园田庄和林家村似乎有什么联系?还有,今天皇上不知从哪弄来的一种食物,我怀疑是不是林家村有关系?”

宇文非夜表情有些吃惊的道,“这怎么可能?”

周贵妃严肃的道,“这没什么可能的?夜儿,看来我们的计划,必须加快进度才行,母妃担心夜长梦多!”

宇文非夜恭敬的应道,“是,母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