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1章:京城来客!/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老三一家连带着林三牛一家子,就这么因为几个孩子的恶意,而被林家村的人,给驱赶出了林家村。

虽说这一切的幕后推手,是小绿和林月兰。

可是,这也是他们自作孽,现在只是承担后果而已。

所以,林月兰一点都不觉得愧疚,很是心安理得,甚至心情更是开心的要做什么就做什么。

两三天的调整时间,再加上老天作美,五百斤红薯弄出来的淀粉一百多斤,算起来足够用来做试验。

按着林月兰的计算,如果是打浆糊,漏粉,过水都是用纯人工的话,这一百多斤的淀粉至少耗费两天的时间,主要是漏粉太占时间。

但是,如果现在是半人工半机器的话,估计也就是用上半天到一天的时间。

当然,这是排除意外之外。

淀粉弄好,芡粉也弄好,林月兰直接让人先把三分之一的淀粉,放到和面机的大斗盆里,再配上一定比例的水,然后,利用人力不断推到杠杆轴,使得大斗盆里那根木棍不断的搅动,至少搅快搅慢,那就看和面程度了。

林月兰一直在旁边观看着和面情况,要快要慢时,就喊一声令。

不过,这效率确实快。

不到半个时辰,这和面机就把四十来斤的面给和好了,比上次她直接让三个人用了一个时辰,才全部和面成功缩短了不少时间。

这算下来,这效率堪堪高了三倍。

这个速度效率,林月兰算是比较满意了。

面和好了,就是漏粉了。

这漏粉也是需要人工拉动,好控制速度快慢,等到多方试验,掌握最佳力道,及调和时间时,那就需要培养牛马驴动物作为拉力来干活,这就省了很多人力,同时人也没有这么累。

这次漏粉,与和面机一样,最终比人工漏粉少了一半多的时间。

这还是第一次试验,人工人力都还无法控制好的情况之下,结果就这样的好。

接下来的两次试验,真是一次比一次好。

林月兰综合对比了一下,这确实比纯手工制作,这效率提高了三倍以上。

“不错!”林月兰自认为是比较满意的。

其他人跟着的很是惊讶。

毕竟,不管是纯手工制作,或者是现在半人工半机器制作,他们都参与其中,没有想到,自家丫头(主子)制作出来的东西就是不一样。

他们家的主子,这脑子开了窍,简直就像一个神人一样,变成了无所不能啊,在她面前,再大事,都不是事,轻轻松松就能解决。

粉条机制作成功,林月兰又制作了一些米粉条。

虽都是粉条,但口味和劲道却完全不一样。

然后,林月兰用这两种粉条,制作了各种各样的美食,酸辣粉,凉拌粉条,各类青菜肉类炖粉条等等,天天吸引的林家苑上上下下口水直流。

每天最期待最快乐的事情,就变成了等吃饭。

当然,一般人等吃饭,是为了填饱肚子,而林家苑的人,等吃饭,是为了吃好。

这就是对比。

在林家苑式做工的人,以前想也不敢想的事啊。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天也是越来越热,稻田里的谷穗是慢慢的弯下了腰,慢慢的变成金黄金黄的。

没错,忙碌时间是眨眼一过,就到了割稻收获的黄金季节。

不管是林家苑的上上下下,甚至是整个安定县的百姓们,看着谷粒饱满,颜色金黄,一片片,沉甸甸的稻田,这喜悦不言于表,笑容整天挂在脸上。

“瞧着,今年的收成,比以往好了不知有多少。”

“没错!”

“没有想到,刘大人让我们强制用这种法子种田,效果竟然会这么的好。”

“嗯。今年下的种子,一亩地比以往少了七八十斤,但这收成明显却比以往多了几成!”

以往他们下种是以天女撒花的方式,每亩地至少下种百来斤,然后直接撒到了田里,然后让它们自然生长,田里保持水,到时,他们就锄锄杂草,下下肥,这肥料也是人粪畜牲粪便的,看看是否长虫子,一旦发现长虫子,立马捉虫子,这样精心呵护每一亩稻田。

但是,即使如此,最好收成,也才一亩地四五石而已,差时,也才两三石,有时遇见天灾时,则是颗粒无收,日子过得很是凄惨。

本来被县令大人强制按着一种种植方法来种田,很多人出于传统和保守,不敢冒风险的心态,是本能拒绝的。但是,不照做,却必须面临每亩地五两银子的罚款。

五两银子,那不是要把他们一家子的心血积蓄一下了被掏空了。

因此,他们不得不照做。

可现在看来,他们是真的很庆幸当初县令大人的强制,否则,他们现在就看不到这金黄一片,瞧着这收成可能比以往好了不知多少。

“瞧着样子,至少亩产五石!”

“嗯,五石以前可是最好的收成,现在瞧瞧大伙儿的稻田,应该都能收到亩产五石啊,更好的六石七石应该都有。以前我们都是羡慕的份,没有想到,今年我们也会有这样的大收成。”

“是啊,这种大收成,可是以前我们想也没有想过的事。”

“是啊,想也没有想过。我听说,这种田法子,可是林家村,哦现在听说桃源村的一个人给想出来的。去年下半年,她家稻田亩产八石呢。咱们县令听说之后,就找上那个人,然后,才有了全县郡强制这种法子种田。”

“天啊,亩产八石,她到底是怎么种田的,竟然会有这么高的产量?”

“听说就是按着这种法子,只不过人家就是聪明有能力,能做到这么好!”

“如果以后我们的田也能亩产七八石,那我们也可以天天吃上精米,不用担心挨饿啊!”

“不过,话说回来,现在虽不能做到亩产七八石,亩产五六石,也比以前好了不知多少,也不用挨饿啊!”

“嗯,说得没错!”

……

现在全安定县的百姓都在议论田产收成之事。

安定县刘大人这些日子也是微服私访,到处查看了一翻,对于这样的结果,真是满意的不得了。

这可是他的政绩啊,这是他在接任安定县县令第一年啊。

这种百姓吃饱穿暖,安居乐业的祥和日子,可是赤裸裸的好政绩啊。

同时,他是很庆幸当初,没有明抢着林月兰那种功劳,而是以合作的形式,利益双赢!

更何况,从他接到密旨之后,他就很明白,那种功劳,根本就不是他能抢来的。

因为,林月兰这个人实在太过神秘。

谁能想到,她一个小小的农女,竟然能够直达圣听呢。

……

毫无疑问,林月兰的稻田,比别人的更好,每株稻穗上,结满了谷子,且谷子粒粒饱满,金黄金灿灿的。

林月兰看着已经成熟的稻谷,再估摸着这些天的天气,都是晴天良好,所以,就直接选了一个日子,对这些稻谷进行收割。

只是在收割之前……

“叩见陛下!”林家村林亦为家里,林家人不在房屋中,对着突然出现在家里皇帝宇文珑焱进行拜见。

“嗯,起来吧!”皇帝威严的道。

皇帝带着张公公,及几个护卫,乔装成商人,以家属的名义来找吴铭。

这是一个很正当的理由。

要知道想当初,吴铭就是以失忆的借口,才留在林家村林亦为这里的。

所以,现在家属来寻,很正常。

只是,两人身份,一个是皇帝,一个是暗卫,在家属位置上不好定啊。

皇帝却直接让他的第一暗卫变成了亲侄子。

当林亦为听说林青山(吴铭)的亲大伯找来时,既是惊讶又是激动的。

毕竟,林青山从在大拗山救起,就失去了记忆,留在林家村也快半年了,要找寻他的家人亲属,却毫无头绪。

没有想到,突然间林青山就有亲人上门来寻亲来着。

“青山,这真的是你亲大伯?”林亦为之所以有这样的疑惑,则是因为林青山失忆这么久,没有想起任何东西,这会儿突然有个自称他亲大伯的人来寻,当然有些疑惑和担心了。

林青山点头道,“里正叔,这是我亲大伯。我方才一看到大伯,就什么也想起来了!”这当然只是措辞而已。

林亦为,“……”失忆时,一直叫他为里正爷爷的,现在变成了里正叔。

他现在很确定,林青山确实是恢复了记忆。

皇帝宇文珑焱很是真诚和善又真诚的对着林亦为道谢道,“真是谢谢里正这么久以来照顾我的侄子!”

说着,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张公公,然后,张公公立即拿出十锭金灿灿的元宝,递给林亦为。

既然乔装成大商人,那么肯定是不缺钱的主儿,一出手十锭金子,当然是小意思了。

一锭金百两银,十锭金子就是上千两银子。

里正林亦为看到这个林青山的叔叔,竟然一出手就是一千两银子的报答和感激,立即吓了一大跳。

他连忙推拒道,“文老爷,你真是太客气了。我……我其实并没有做什么。把他从山里抬回来的人,是村子里的人,把他救醒来的,是张大夫,我只下留下他,住了些日子而已。自从他醒来后,他就帮我家干了很多活,如果按照工钱算起来的话,我根本就是得付给他工钱。现在哪里需要文老爷,您的钱呐?”

一千两银子,那可真是大手笔啊。

他家虽不缺钱,但也不是很富裕,对于一千两银子这样的一笔巨,那可是相当的诱惑。

不过,林亦为这人,品行向来端正,为人正直,不应该得的,他一个铜板都不会要。

林青山,哦,现在真实姓名文铭,从第一天醒来之后,就很卖力气的给他们干活,后来去了桃源村干活,拿到的工钱,全部交给了他。

你说这样子的情况之下,他哪能再白白得人家一千两银子。

只是林亦为看着这文铭的亲大伯,心里总感觉到有些本能的发怵和敬畏,像是面前深渊,一种深不见底的恐慌。

可是看着这个文老爷子,慈眉善目,气度不凡,却隐隐透露出威严,一种睥睨天下,上位者的气势威严。

林亦为不知为何有样的感觉,但他心里猜测,很有可能这位文老爷并不是什么商人,而是其他身份,只是商人身份,更方便出行。

当然,这是人家的事,林亦为也不便多问。

听着林亦为拒绝这么多的钱,文老爷子心底微微惊讶。

必定,在他的认知当中,这十锭金子之于一个普通村民来说,是一笔巨款啊。

这可是相当大的诱惑。

文老爷子神情微微严肃认真的说道,“诶,里正大人,可别这么说。你救了我家铭儿是事实,我一介商人,满身的铜臭味,不知用什么方式来表达感谢,那我只能用些小钱,来表示你们对我家铭儿的照顾了。所以,这钱你还是收下吧!”

后面这一句,明明听着很平常,可是林亦为听着就有一种命令的意味。

就是说,这钱,你收得收,不收也得收!

林亦为立即摇了摇头,立即认为是感知错误。

到了最后,林亦为推拒不过,只得讨价还价一翻,到最后,就收了五锭金子。

林亦为觉得难为情,可又无奈,最后,他轻叹了一口气,对文铭和文老爷子说道,“既然如此,那这钱我就收下了。你们伯侄二人,许久未见,应该有话要说,那你们先聊,我就先离开了!”

文老爷子和文铭并没有拒绝。

等林亦为一离开,吴铭神情立即变得很是严谨敬畏,对宇文珑焱下跪拜见。

宇文珑焱坐在位置上,神情很是威严的道,“起来吧!”

这神情表现,哪有方才和蔼可亲亲大伯的模样。

“谢陛下!”

“你把最近在林家村和桃源村所发生之事,一五一十汇上来!”

吴铭,“……”

明明陛下国家大事,日理万机的。

现在偷偷出宫,微服私访就不说,竟然对两个小村子之事,这么的感兴趣。

这是不是有些不对啊。

当然了,吴铭当然没有任何异议。

他把林月兰制作各类粉条及美食,林家村林月兰的亲族被感,及最近大伙儿都忙乎着收稻之事,一一向陛下汇报。

虽平常会飞鸽传信,把这些事向陛下汇报一次,但是毕竟信息有限,寥寥数语,根本就无法想像这些事件当中精彩的过程。

“哦,你说那林老三夫妻,陈小青母女,哦,也就是林月兰的原先爷爷奶奶和亲娘亲妹,都是同一天时间被雷霹了?”皇帝似乎很感兴趣的问道。

吴铭点了点头应道,“是的,陛下!”

皇帝立即好奇的问道,“这事怎么会这么瞧?难不成真是老天有眼,在暗暗帮着林月兰吗?”

发生了这样的事,皇帝对于林月兰这个人物,是越来越有兴趣了。

他已经来了林家村,那就更觉得迫不及待的要见上林月兰一见了。

这样一个身世普通,经历却不普通的农家女,到底长得什么样的三头六臂,竟然会有那样的智慧和能力?甚至是连老天不似乎都在无时不刻的帮她。

皇帝微微眯着双眼,若有似无的淡淡问道,“林月兰,这个蒋爱卿的未婚妻,到底有怎么样的过人之处?”

吴铭一愣,“……”陛下,你到底想要了解那个魔女哪一方面啊?

没错。

吴铭觉得林月兰,这个小小年纪的少女人,很是深不可测,比蒋振南这个战神将军更难懂。

她小小年纪,聪明机智,武功高强,培养了无数的武林高手,而且任何问题都难不倒她,几乎无所不能。

有很多时候,他都要怀疑,林月兰这个少女,并不是克夫克亲之命,而是神人下凡。

吴铭把对林月兰所见所闻所了解的,一一向陛下汇报。

听闻之后,陛下立即有些沉默,神情威严,似乎在做思考。

随后,他就说道,“明天,我们就去桃源村!”

接着他又说道,“来时,朕看到桃源村村口石碑上,刻着龙飞凤舞写着‘桃源村’三个大字。朕瞧着那条进去的路两边,好像都种满了桃树,花草,风景美丽独特,就像一方世外世桃源!桃源村,桃源村,难不成林月兰真的想要打造一座世外桃源不成?”

吴铭,“……”他不知道啊。

不过,以他最近的观察,林月兰似乎确实有这样的打算。

“回陛下,属下不知!”

皇帝摆了摆手,道,“算了,问你是白问。等明天,朕见到那个林月兰之后,再来问问!你且退下去,朕想要休息了!”

林亦为很是热情是为他和张公公安排了房间。

虽说这些房间,看起来狭小,有些黑暗,茶几床柜有些破旧,但也算是整洁,没有让人感觉到很多农村家那种恶心难闻的味道。

不过,他进林家村时,一眼就瞧到那座雕梁画栋,很高大很漂亮的建筑。

他知道那栋房子,就是林家苑——林月兰的家!

“张公公,明天我们进林家苑瞅瞅去,顺便在那里住下来!”皇帝似乎很高兴的说道。

张公公躬身笑着应道,“是,陛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